我的岳大人吴芬:韩国三级年轻小的胰子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一章

****************************************************************************************

诚意?

瞧着蜘蛛魔神一本正经郑重其事的样子,我有些懵,来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一层,甚至因为双尾这家伙基于猫的报复心,并没有告诉我了不起的客人是谁,半路上才猜到的。

因此,在我的预想中,大家见了面以后,应该是一番虚与委蛇的亲切友好交谈,末了如果有戏,可能会邀请对方到地狱山看一下本救世主打下的江山,这般你来我往,话中有话,狐

文学

假虎威,暗地里互相试探一番之后,再坐下来好好谈正事。

未曾想到,蜘蛛魔神一上来就直奔主题,这就好比网友第一次线下见面,网卡里刚落座,对方左手右手往桌子一拍,一对丝袜,一把AK47,嘴里说着搞快点,抢了银行好回老家结婚。

这就很猝不及防了。

“打扰一下,这位忘了名字的蜘蛛小姐,你似乎误会了什么。”

在我大脑蒙圈的时候,白龙小姐姐突出一个静若处子,动如脱兔,以让人安心的军师之姿,站在我身旁,露出从容不迫的笑意。

“为什么,我们必须向你表示诚意?”

“巨龙么?真是麻烦。”蜘蛛魔神仔细瞧了艾卡莱伊几眼,眉目微微一皱:“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你们与吾合作,难道不应该拿出相应的诚意?”

“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是合作?”艾卡莱伊嘴角微微一勾,姣好的柳眉伸的比往常要直,使得眼角多了几分尖锐,平日那个清纯文静,宛若高洁的女神的她,气质完全变了个样,带着三分妖艳,七分危险的感觉,就像……一条美女蛇。

这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最高境界么?妈妈我好怕,但又好安心。

“看来你们并没有合作的意思。”蜘蛛魔神双手抱胸,眼神渐渐晦暗,身为魔神,哪怕面对巨龙,虽然无法摆出高傲姿态,但也丝毫不虚,此时两人之间,正在形成一股让人压抑不安,随时可能爆发的风暴。

我要不要站出来缓和一下气氛?不,这种时候应该相信艾卡莱伊,你看恶龙蕾娜就很淡定了,完全一副“我就是来打酱油的随便艾卡莱伊你怎么折腾出了事有我兜着”的放权姿态。

这家伙,只是甩手掌柜做习惯了吧。

“合作,当然可以,但是蜘蛛小姐,在合作以前,我们应该梳理清楚,到底谁更需要合作。”

“莫非是吾不成?吾已经等了一万年,完全不在乎再多等一会,到是你们,与七巨头决战的时间,已经快到了吧,有多少分把握,你们自己应该很清楚。”

“你说的都对,但唯独有一点,反正不是我们最急。”面对倚老卖老的蜘蛛魔神,年纪轻轻的艾卡莱伊毫不示弱。

“我们确实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和挑战,这一点瞒不过你们,但是,蜘蛛小姐,请你务必记住这一点,无论输赢,从一开始,我们就从未将你们的力量纳入进来,你们的力量强大,但危险,对我们而言,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

“当然,其实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艾卡莱伊的眼神,带着几分散漫,玩味,以及强烈的,顾盼生姿的自信:“这一战,我们输得起,输了,只不过是退回大陆,静待下一次进攻的机会,说实话,这一次反攻,能将这枚钉子插在地狱那么多年,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就算此时壮士断腕,也足以激起我们的信心和士气,下次,下下次,步步为营,直至达到预期的战果。”

“蜘蛛小姐,你们呢?连战斗的勇气也丧失了,对吧。”

面对彻底沉默下来的蜘蛛魔神,艾卡莱伊不失礼貌的给予了最后一击。

“哦,差点还漏了一点,对我们而言,只要把七巨头赶回地狱,就算是胜利,并非一定要和七巨头拼个你死我活,传承十罪的魔王魔神,是怎么也杀不绝的,而你们,如果不干掉七巨头,将它们的十罪之力取而代之,那么这场战斗就将毫无意义。”

“现在,蜘蛛小姐,让我们再来好好的确认一下,到底谁更需要合作?”

目光对视良久,彼此流露出的,都是顶级猎食者的尖锐眼神,那气场,那氛围,就像前后两座大山将我夹在中间,喘不过气来。

最后,还是蜘蛛魔神率先退让,她轻叹一口气,露出赞许之色。

“你叫什么名字,难以想象你竟然是一头巨龙,吾从未见过像你这样智慧与美貌并重的巨龙。”

“艾卡莱伊。”白龙小姐姐优雅的提了提

文学

裙摆,微笑道。

“我们亲眼目睹大陆的诞生,见证了天堂与地狱的起落沉浮,我们并非缺乏智慧,只是认为,那些甚至无法在时间长河里留下印记的渺小尘埃,并没有讨论智慧的资格,除非它能通过我们的实力考验。”

“巨龙的骄傲,吾现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难怪你们能创造出如此辉煌的历史。”蜘蛛魔神也回以淡然的笑容。

反正就连我都听懂了言下之意。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二章

风小五拿出来的东西正是雷系神级法则晶魄。

这枚法则晶魄正是风小五当初在试炼塔开启的时候,在那雷系能量组成的湖泊当中,用阵盘转化而成的。

刚转化成功那会儿,这枚法则晶魄是一个银色传说级法则晶魄。

后来风小五完成了药剂师进阶任务,获得了10张强化符。他用一张强化符,将那枚银色传说级法则晶魄强化成金色神级法则晶魄。

这枚雷系神级法则晶魄一拿出来,周围的所有雷系法则就像遇到了帝王一样。无论是雷系魔法元素还是更高层次的雷系法则,在这一刻似乎全都老实得像一只小猫一样,都不敢再造次了。

“这怎么可能?小五手里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就在风小五将神级法则晶魄拿出来的那一瞬间,站在院子外边的宫羽大师也被周围雷系法则的变化影响了。宫羽大师用精神力一探查,就发现风小五手中拿着一枚雷系神级法则晶魄。顿时,宫羽大师双目圆瞪,忍不住惊呼出声。

风小五拿出来的这个东西太惊人,也太逆天了!

宫羽大师急忙把精神力散发出去,一张精神力大网笼罩在方圆数公里之内。在这范围内任何人的动作都逃不出宫羽大师精神力的监视。

如果发现有其他势力的人窥视风小五这边,宫羽大师必将毫不犹豫的将其击杀。

宫羽大师绝不允许任何人将风小五手中有神级法则晶魄的消息传出去。

风小五拿出神级法则晶魄,精神力探入神级法则晶魄当中浩瀚如海的雷系法则能量中,用精神力捕捉到一丝丝纯粹的法则能量。

然后风小五将这一丝丝纯粹到极致的雷系法则能量,融入到自己的精神力当中。然后使用自己的精神力操控周围的游离雷系魔法元素,朝雷霆羽雕灌过去。

庞大的雷系魔法元素灌注到雷霆羽雕的头颅当中,让雷霆羽雕转化出了更多的魔力,这让原本已经很吃力的雷霆羽雕顿时轻松了许多。

风小五知道仅仅这样还不够。

风小五用精神里裹挟着一丝最纯粹的雷系法则探入虚空当中,将那原本已经消散的差不多的劫云稳定住。

然后风小五将劫雷当中的雷系魔法元素,还有没有消散尽的雷系法则一起引导下来,朝雷霆羽雕的方向落下去。

咔嚓!

轰隆!

弱化版的小劫雷劈在雷霆羽雕的头上。

然后,这个小劫雷当中的雷系魔法元素和雷系法则,都化为纯粹的能量融入到雷霆羽雕的头颅当中。

有了这些能量和法则加入,让原本岌岌可危的雷霆羽雕稳定了状况。

雷霆羽雕急忙利用这些能量,继续锤炼自己的肉身,并且将精神层面的“势”转化为对魔法元素绝对掌控的“领域”。

只有“领域”完全形成,才标志着正式踏足为九阶圣域。

这个过程很漫长,所需要的能量更是庞大到恐怖的程度。

风小五就这样,时刻以精神力控制神级法则晶魄当中最纯粹的法则能量,引导魔法元素和法则能量汇聚到雷霆羽雕体内。

风小五现在毕竟还没有掌握雷系法则,他手中的那枚神级法则晶魄也不是什么认主之物。

所以,雷系神级法则晶魄当中那纯粹的法则能量,对风小五的精神力有很大的伤害。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三章

年的中国足球,还没有到“人人喊打”的地步,毕竟在刚刚过去的2004年响,国足们还史无前例地拿到了一个亚洲杯的亚军。而且“甲B五鼠”“上海滩风云”还没有被很多人所熟知,因此的哥聊足球,聊中国足球并不会显得有多么突兀。

意识到燕凌风没有领的兴致,的哥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开出租的要是没有眼力见儿,是不会赚到钱的。

到地下车,燕凌风一边咂舌京城的车费昂贵,一边抬起头来四下看了一眼。首都毕竟就是首都,首善之地,连普普通通的居民楼都修的这么大气。小区门口迎上来一个保安,很有礼貌地敬礼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是来找人的么?”

燕凌风尽管年纪不大,但天生了一张“紧急集合”的脸庞,再加上身高使然,因此保安完全没有想到所谓的“先生”还不满18岁。

“找人。”燕凌风尽可能用听上去比较顺耳的“京片子”回答道,所以他的话也尽可能的简洁。“狗眼看人低”这句话,在很多场合下,都已经被无数次证明过了。燕凌风还指望着进去找陆云雪呢,可不希望被保安当成“外地人乡巴佬”给拒之门外。

“哦。”保安狐疑地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之后又问道:“那先生来这边登个记吧。”

登记之后,燕凌风问清楚了方向,微笑对保安致谢之后,这才不慌不忙地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小区门口有一个咖啡厅,咖啡厅里的临窗卡座上,坐着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如果燕凌风往这边看一眼的话,一定会认出来,其中的一个女孩,正是他苦苦寻觅的陆云雪。

坐在陆云雪对面的,燕凌风同样也认识,刘芷薇的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愁容,但这并不影响她调侃陆云雪,抬起手腕来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开口笑道:“还不到20分钟,这家伙够心急的啊!”

陆云雪白了刘芷薇一眼,表情犹豫地揉了揉自己粉雕玉琢一样的脸蛋,苦笑一声道:“都怪你,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刘芷薇故作诧异道:“让他滚蛋啊!从哪儿来的就滚哪儿去!”

“走吧。<>”陆云雪愁眉苦脸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招手埋单,然后又对刘芷薇说道:“只要我不露面,他就会一直在门口等着的。”

“你这么信任他?”刘芷薇这一次是真的吃惊了,瞪圆了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陆云雪问道。

“嗯。”陆云雪点点头,两个人在一起,如果不能够彼此了解彼此信任,那叫什么恋人呢?过家家还差不多。

依然是这家咖啡厅,但是刘芷薇已经不知去向了,坐在陆云雪对面的人换成了燕凌风。

愁眉苦脸地咽下一口“蓝山”,燕凌风像是喝了****一样痛苦不堪地咂了咂舌头,忍不住抱怨道:“这东西苦不拉几的有什么好喝的?雪儿咱们吃饭去吧,我好饿……”

陆云雪定定地看着燕凌风,眼神中藏着化不开的浓情,但是她的表情却很平静,“祝贺你,终于实现了你的梦想。”

“额……”燕凌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陆云雪的话中,并没有讽刺的意味,但他还是感觉到了陆云雪心中那若有若无的怨念,嘿嘿傻笑一声,燕凌风厚着脸皮起身挪到了陆云雪身边坐下。

陆云雪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太多不耐或者厌烦的表情来,扭头看向燕凌风一本正经地问道:“凌风,你相信爱情么?”

“相信,当然相信了啊!”燕凌风信誓旦旦地回答道:“爱情不是面包,但爱情却比面包重要。没有面包,还有面条,但没有了爱情,这个世界剩下的只有一个个没有思想也没有灵魂的僵尸。”

“恶心!”陆云雪莞尔一笑,纤纤玉手伸出拧着燕凌风的耳朵轻轻转了一下,“那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有至死不渝的爱情么?”

燕凌风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心说难怪那么多艺术青年都漂在北京,原来这地方文艺氛围真的很浓郁啊,陆云雪这才过来几天,就被渲染成了一个文艺青年了。<>

“你犹豫了。”陆云雪幽泳了一口气,“其实这原本也是正常的,要不然你也不可能会一直坚持着要找到我。”

“不是……”燕凌风张了张嘴,本能的想要辩驳,但却发现自己无从驳起,只能表情纠结地闭上了嘴巴。

“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我们之间的爱情,所以你才会等在体育馆的大门口,凌风,我说的对么?”陆云雪看着燕凌风,燕凌风也在看着陆云雪,片刻之后燕凌风迟缓地点了点头,在和陆云雪的交往过程中,他一直都处在一个被动的地位。当然,除了前世的那次提出分手之外。

“在水云的时候,其实我就知道了。”陆云雪声音平静地说道:“你一直都在怂恿子俊和芷薇分手,因为你不相信距离会产生美,你不相信一个女孩,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到了大城市之后还会固守那一份有点幼稚也有点可怜的爱情。对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