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婕子系列小说|白丝双马尾被疯狂输出

小婕子系列小说 第一章

天地会六大仙王长老,只有杀神的对手高攀,和武神的对手一个仙王还活着。

不过这个活着也仅仅是暂时的,他们二人根本不是杀神和武神的对手。

从速度,力量,破坏力各个方面,全面被压制,不断的被重创,连伤势都来不及恢复,完全没有一点抵抗之力。

他们能坚持到现在,除了本身就是仙王后期,实力强大之外,还分别有一件开天级法宝,这才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击杀。

叶无忧也被六尊神之守卫的力量惊呆了,他没想到这六个石像这么强。

本来还以为这些神之守卫只有相当于仙王实力,没想到战斗力却是仙王天花板。

从这一站可以看出神之守卫的力量全开,足以秒杀普通的仙王初期中期。

不过这消耗也是非常巨大的,每个石像体内都填了一亿仙晶作为能源。

除了六尊神之守卫,其他仙王级石像战斗力应该没有这么恐怖,不过现在看来也用不上了。

叶无忧静静的看着天空中,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杀神石像的完整刀法,比他当时通过考验时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更加的玄妙和神奇。

那诡异的弧度,和恰到好处的挥刀,给人一种很艺术的感觉,但是那每一刀的杀气和强大的攻击力,又让人如梦中惊醒。

武神的枪法同样高深莫测,时而枪出如龙,霸绝天地,时而行云

文学

流水,绵远流长,时而快如雷霆,惊鸿一现,时而由弱渐强,万道枪芒。

如果忽略这是两尊石像傀儡,只看动作和气势,这就是两个真正的人类一样。

两个石像,仅凭手中的石质武器,竟然能压着两个手拿开天级法宝的仙王后期打。

除了巨量仙晶提供能量外,更主要的是战斗意志,战斗本能以及各个领域中非比寻常的战斗技巧。

这只是石像,如果真的是两个人类,获得了神之称号,那该有多强。

毕竟石像是不会思考的,他们眼中只有目标,体内只有一套完整的战斗程序。

说好听点,那就是正直,说难听点就是死板,不懂的应变和防御,它们都是以强大实力碾压对手,打完一套攻击。

如果是一个人类仙王后期的杀神对上石像杀神,势均力敌,无法碾压的话,那石像定然不是对手。

高攀和另外一个仙王被杀神和武神打的险象环生,不断受创,但还在咬牙坚持。

高攀大声喝道:“田长老,坚持住,等董会长来了,我们就得救了。”

“好!”

高攀的开天级法宝也是一口大钟,田长老的开天级法宝是一面大鼓。

两人汇聚到一起,钟鼓齐鸣,神音浩荡,实质化的音波可以有效的化解杀神的刀气和武神的枪芒。

原本这钟鼓之声也是威力绝伦的杀招,奈何他们的对手是石像,并不会被钟鼓之声所影响。

但是远空的吃瓜群众就没那么幸运了,很多人被这钟鼓合鸣之声震的口吐鲜血。

就连叶无忧也感觉脑袋嗡嗡的,体内气血躁动,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这钟鼓之声似乎可以引动人体内的血液,震动人的灵魂。

叶无忧不准备耗下去了,再度下令,让剑神,战神,力神,斗神分别去围杀高攀和田长老。

这四个大块头没了目标,早就挂机看戏了,这就是傀儡和真人的区别,傀儡就是按照指令做事。

四个神之守卫的加入,顿时让高攀和田长老叫苦不迭,原本钟鼓和鸣,带来的最后一点防御当然无存。

小婕子系列小说 第二章

鸿钧道人走了,带走了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不敢再行杀伐之道,便唤来多宝:“多宝,你师不在,你身为大师兄,应该承担起你该尽的责任,速带领同门,回碧游宫清修,不可再动杀念。”

大势已去,连天道鸿钧道人都惊动了,多宝纵然不满,这会只能认命,道:“弟子遵命。”

元始天尊摆摆手,让十二金仙让出一条道,供截教弟子离去。

这一仗,截教万人,足足损失了近半,大多都死在文殊广法天尊和道德真君二人手上,九耀二十八宿将,仅剩八人,随侍七仙,只剩乌云仙和马遂,四大弟子,龟灵圣母遭灵宝大法师偷袭,死在龙虎印下。

无当圣母、乌云仙等人一个个面带悲戚,几千同门永远倒在地上,伤亡如此惨重,这是她们从未想过的,看来大战,不是靠人多就能取胜的。

待截教弟子走了干尽,元始天尊向接引、准提道:“这次,劳两位道兄相助,这阵内红黑之气,道兄可择有缘之人而取。”

封神榜只有三百六十五个名额,这么多灵魂,根本就安排不过来,与其让多余的人入了轮回,还不如尽数给西方教,作个顺水人情。

“多谢道友慷慨。”

接引打了个稽首,将乾坤袋打开,尽收那红气,只不过这一仗未能覆灭截教,原本制定好三千红尘客,只收了一半。

至于九耀二十八宿,这些人与西方教无缘,接引不敢收。

收完红尘客,接引和准提作辞回了西方,有了红尘客,离西方教大兴不远矣,至于虬首仙几人,出于投桃报李,接引将他们留在姜子牙身边,等周灭成汤,功德圆满,再回西方。

这会,元始天尊才有空清点人数,发现十二弟子独不见了太乙真人和黄龙真人,面色不喜,这一场封神大战,截教没灭,自己反而损失惨重,受制于人。

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元始天尊可不敢再动报复截教的念头,毕竟鸿钧道人的话言犹在耳,他不敢违背师命。通天教主的六魂幡都能对圣人造成伤害,更何况鸿钧道人的手段,圣人在他眼中,如同一个孩童站在大人面前,两人的力量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这场劫数已过,尔等回山清修,不能再踏红尘半步。”

十名金仙齐声道:“弟子领命。”

太乙和黄龙阵亡,十二金仙的名头不在,阐教别说统一道门了,能保住以前的威名就不错了,和截教俨然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赤精子松了口气,这场大劫总算过去了,自己没有上榜,这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了。

元始天尊摆摆手,示意弟子们回山。

燃灯心情复杂上前,跪在元始天尊面前,告罪道:“师尊,弟子未能照拂十二金仙,折损两人,弟子愿意受罚。”

元始天尊淡淡道:“事已至此,本教罚你有什么用,能让太乙和黄龙活过来么。也罢,本教也知道一入阵内,你身不由己,起来吧。”

燃灯谢道:“多谢师尊。”

元始天尊看了他一眼,道:“燃灯,我教经此一战,元气大伤。本教这一番回昆仑,以后不管红尘之事,你身为本教弟子,须光大本教,传承道义。”

燃灯心中冷笑,这会知道重用他了,早干什么去了。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准提给他开出的条件,可比阐教副教主丰厚多了。

过不多久,他将投入西方教的环抱,与阐教划清界限。

小婕子系列小说 第三章

两天后,唐风月已能游出两百多米的距离。

说是两百米,其实是四百米。因为他要预估自己身体承受的极限,在恰当的地点游回去,免得被冻死。

草地上,唐风月运功,一点点将身上的冰霜都融化。

待的日子久了,唐风月对枯槁老人起了心思,笑道:“老伯伯,您神通广大,当年定是宇内第一高手。相见即是有缘,不妨教小子几招?”

枯槁老人摇摇头,笑道:“老夫所在的时代,奇人异士无数,谁敢自称天下第一呢?”

唐风月升起好奇之心,问枯槁老人当年有哪些高手。

“老夫已忘了自己的名号。不过当年老夫有两位好友。一个自称无知的和尚,一个双眉雪白的道士。”

唐风月仔细想了想,可惜脑中仍没有枯槁老人所说那两人的信息。

“老伯伯,您教我几招呗,也免得江湖上一些无知之辈忘了你的名头。”唐风月随口奉承。

枯槁老人立刻答道:“可以啊。”

没等唐风月跪地拜师,枯槁老人又说道:“不过老夫主修的乃是纯阳童子功,一辈子碰不得女人。你小子能忍住吗?”

唐风月讪讪一笑:“呵呵,老伯伯,我开玩笑的。”

原来是童子功,就算练到天下无敌老子也不学啊。一辈子碰不得女人,还不如立刻死了算了。

枯槁老人早就看出他的性格,摇头笑道:“虽然你不能成为老夫的弟子,不过相逢即是有缘。而且老夫那个记名弟子,将你引到这里来,证明你这小娃娃是他看中的。老夫倒是可以教你另外的功夫。”

唐风月大喜。

以他的眼力,早就看出这枯槁老人很不简单。这样的武林奇人稍微教自己几手,估计就够自己学的了。

“小娃娃,你想学什么类型的武功呢?”

唐风月立刻问道:“有没有壮阳的?”

枯槁老人嘴角一抽:“没有!”

唐风月嘿嘿笑道:“那有没有既轻松好练,又能天下无敌的?”

枯槁老人笑骂道:“好你个小娃娃!世间若有此功夫,还轮得到你练吗?”

“不如这样,老伯伯你将除了童子功以外的功夫,全部练一遍,小子看着学?”唐风月一脸贪心。

枯槁老人估计也被他的无耻打败了,说道:“真没想到,唐圣华那个顽固,会有你这么滑溜的后代啊。”

唐风月啊了一下,嘴巴张得老大。

无忧谷第一代创派师祖,人称无忧老祖,但其真实姓名无人可知。唯有无忧谷中的嫡系弟子,以及当年与老祖关系极近的几个人,才有资格知道他的名字。

唐风月没想到,枯槁老人随口就喊了出来。要知道,唐圣华可是五六百年前的人物啊!

“老伯伯,您是老祖的朋友?怎知我的身份?”

唐风月一脸惊骇莫名。自从出道江湖以来,眼前这个老人是给他震撼最多的人。

枯槁老人一招手,一股不可抗拒的柔和力量便将唐风月吸摄过去,道:“你身上有无忧心经的气息,与唐圣华那顽固一模一样。”

一股奇异力量,从枯槁老人枯瘦的手中传入唐风月的脑中。

下一刻,潜伏在唐风月脑中,属于无忧心经的力量,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似曾相识的故人,以前所未有之姿活跃起来。

刹那间,唐风月物我两忘,仿佛陷于无忧无惧,天地自宽的神奇状态中。

“无忧心经,过去一千年不曾有人练成。唐圣华啊唐圣华,上天缘何如此垂幸你唐家,在你之后的六百年,又是你的后人有此缘法!”

枯槁老人轻声一叹。那股无忧心经一阵波动,竟似有着人的得意之情!

“你这个顽固!罢了,既是你的后人,老夫便成全他一回。且看千年一场轮回,未来天下大变,你的后代能否如你一般,血战八方,笑傲群雄!”

一股力量如同潮水,涌入唐风月身体内。

无忧心经原本只是一颗种子。但想要让它生根发芽,无疑需要无比漫长的时间。

可在枯槁老人内力的催动下,无忧种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壮大,膨胀,忽又收缩。在此过程中,无忧心经的气息不断凝练,提升。

如果一开始,无忧心经在唐风月脑中只有一缕,那么此刻就变成了几十缕,直至数百缕。

“拔苗助长,过犹不及,这是极限了。”

枯槁老人收回内力,松开手。

无忧心经传来一阵感激之情,还似有一种怀念和喜悦,最后全部收缩于唐风月脑中。与一开始相比,这颗种子变得生机无限。

唐风月不会知道,正是枯槁老人的一番善意成全,令无忧心经提升的时间缩短了许多年,彻底改变了他未来的武道之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