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多p的刺激 娇妻被多p的刺激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一章

来晋简直要乐疯了。

心说好我的可耐小妹妹了,你要真有钱的话,我还不好意思忽悠你呢。

既然没有钱,那就吃住在来福客栈,就算是龙少的龙力士大军过来,打扰了你和龙蝶儿吃饭,你就说你烦不烦,怒不怒吧!

来晋立即又是赌咒发誓又是拍着胸脯,大声许愿:

“可耐小妹妹,没有钱算什么?

既然你叫我来晋一声叔叔,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是不是?

既然是一家人,那还能谈钱?

谈钱伤亲情,谈亲情伤钱。

但是这是俗人的理解和局限,咱们来福客栈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龙祖降临意志,赐福给我们兄弟姐妹的,第一神奇福地。

所以,别说吃住了,可耐妹妹你就放心在此住着,这些小姐姐们,都得陪着你,你想要什么就说话,想要去哪里买东西,别的没有,咱们有钱啊是不是?

只要是你可耐妹妹想要的,只要是这龙巢城之中有的,那就是你的!”

然后,直接使着眼色,示意那群迎宾小姐姐们,过来伺候着龙可耐。

这些小姐姐,见惯了各色人等,眼色那是不用说的,就是难伺候的主儿,也能哄得你心花绽放,更别说,此时迷哄一个璞玉般的小女孩了。

于是立即围拢上去,叽叽喳喳,各种好言好语赞美,各种吃食玩乐诱惑,立即就将没见过多大世面的龙可耐,哄得热泪盈眶,仿佛见到了经久不见的亲姐妹一般。

对于来晋,更是心中充满了感激和亲近,觉得这个蜀黍,虽然有些怪,但是心眼儿真的很好呀!

龙可耐就是从龙芽山村出来的一个小土妞,在龙首城城主府,当了没有几天的小公主,虽然也算是锦衣玉食吧,但是哪里比得上龙巢城这种繁华?

加上她本就是偷着出来跟上林二狗的,兜里没有带钱。

饿了好几天,此时各种碗碟搬上桌子来,著名大厨的手艺展示出来,直接就让龙可耐迷失在美食的海洋之中。

龙蝶儿,那是吃生冷长大的,何尝吃过如此美味?

现炒现做,几十个大厨都忙不过来。

刚端上桌子,龙蝶儿的口器动一动,就一扫光了。

急得龙可耐跳脚:

“你吃那么快,我才吃几口,你饿我也饿,凭什么你吃的比我多?”

龙蝶儿

文学

翻了一下兽眼,根本不理龙可耐的抗议。

十五级龙兽,实力虽然厉害,但是营养也要跟得上啊!

要不然,我龙蝶儿,能随便一个扑扇,就千里万里?

一人一兽,吃得风扫残云,快乐无边。

来晋和手下男女龙力士,却看得一个个眼皮乱跳,嘴角乱抽。

这要是一个月吃一半顿,还能支应得起,要是一天来一顿的话,估计连一个月都坚持不了,来福就得卖房子卖地了。

然而,相比于龙少的威胁来说,这点付出那就是必须的。

一头疑似七级的变异龙兽,足以抵抗龙巢城一支七级龙力士大军。

俗话说,舍不得孩纸,套不住龙狼。

再说了,龙可耐这么可爱,龙蝶儿这么强大,能够长期待在来福客栈,成为来福的一员。

我们兄弟姐妹,哪怕是不黑心不贪心,经营下去,也能过一个小康生活是不是?

轰隆隆!

刚刚开吃不久的龙可耐和龙蝶儿,被外面天地的轰鸣之声惊动。

龙可耐是凡人,心中有些害怕。

龙蝶儿可是十五级龙兽,对这样的剧烈震荡,根本就没有感觉。

龙可耐看了一眼龙蝶儿,再看看此时,一个个战战兢兢,浑身颤抖的来晋,以及一群小姐姐们。

“谁呀这是?

吃个饭进来就是了,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龙可耐咽下去一口大肉,小手摸着自己的小胸脯,差点被噎死。

此时一个小姐姐,赶紧端过一杯水来,让龙可耐喝下去。

“没事的,可耐妹妹你继续吃饭吧!”

龙蝶儿大吃不休,但是眼中的冷意,让整个餐厅之中的温度都下降了。

来晋没敢直接让龙蝶儿出手,感觉到自己的来福客栈,此时都在震颤摇晃,似乎随时都要坍塌的样子。

来晋咬牙,直接就冲向了店门口。

此时,整座来福客栈,都已经被乌压压一片的龙兽,以及万余六级以上的龙力士围得水泄不通。

来晋一眼就看到,悬停在店门口的百余龙力士,都是和他一个级别的强者,心中绝望,但是也充满希冀。

特别是看到最前方,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嘶哑着嗓子,指天画地的大骂,立即就冷笑起来。

“你个罪孽深重的狗东家,你还有脸求着你主子给你做主?

这么些年,你做了多少不是人的事情,你自己没点逼数吗?

怎么地,被我领着穷苦的兄弟姐妹割了你的命,你不服不忿了?

那当初你坑骗掠夺其他无辜人的时候,咋那么心安理得呢?

告诉你,别看你呼呼喝喝来了一大帮子走狗。

不好使!

现在的来福客栈,那是龙祖庇佑的地方,胆敢乱闯,胆敢胡乱杀人,信不信龙祖暴怒之下,降下灾殃,祸及你们九族?”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二章

“你这小子到底是谁?”

封魔见这一幕,也惊诧不已。

姜神武能够在赤焰麒麟体内找到那滴南宫家族的血脉传承,算他有点本事。

但是,想要毁了这滴血脉传承,以现在姜神武的力量,根本就做不到。

别说是姜神武了,即便是桀,也未必做得到。

对于姜神武来说,根本就不可能摧毁那滴血脉传承。

可事实是,那滴血脉传承的确没有了。

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他再也感应不到任何气息。

姜神武凭什么能毁了南宫家族的血脉传承?

封魔像是发了疯一样,使出浑身解数,也要拿下姜神武。

他招招狠辣,却是把握着一定的分寸。显然,他并不想杀了姜神武,而是打算活捉姜神武。

对上比他强了不少的封魔,姜神武疲于躲避。

“你有能力摧毁那滴血脉传承,却不敢与我一战?”封魔语言中尽是鄙视。

“这不废话么?以我现在的修为跟你打,那不是找死么?”姜神武奇怪的瞥了一眼封魔。

一番大战之后,封魔终于舍得离开那团黑色的阴影了。

看清楚他的模样,姜神武有些讶异。

封魔的真实模样就像是骷髅上镀了一层皮,加上他周身散发着的阵阵黑色死气,一点都不像个正常人。

封魔没有听姜神武的话。

他确实从一开始就没把姜神武放在眼里,也知道以姜神武的能耐无法化解那滴血脉传承。

但是,现实是,那滴血脉传承确实被姜神武化解了,要不然他肯定会死在赤焰麒麟的火焰之中。

如此矛盾的答案,只能让封魔猜测,姜神武拥有第二重不为人知身份,亦或者拥有逆天的法宝。

“跟我装傻?”

封魔冷笑着,

“没关系,等我把你带回无极阁,你慢慢装。”

听到无极阁这个字眼,姜神武心神一动。

“以你的能力,去哪里不好,偏偏去无极阁?”

桀话一出口,身形紧随着而来,将封魔的攻势抵挡了下来。

“我们难道不一样么?”封魔立马反驳,“你不也做了那小子的走狗么?你认为你的地位会比我高么?”

“你们不一样。”姜神武出言解释了句,“我把他当做伙伴。”

姜神武不管在桀的心中,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但姜神武心里认定,所有与八神星盘签订契约的生灵,都是他的伙伴。

桀没作声。

封魔却是讥讽的大笑着:“伙伴?伙伴是什么东西?能变强么?”

封魔大笑的时候,周身有着阵阵灰色气息蔓延出来。

随后他的举止行为忽然间变得僵硬起来。

而在这一瞬间,封魔的攻势骤然间增强。

给姜神武的感觉,此时的封魔攻势要比方才封魔的攻势强上好几个档次。

最让姜神武不解的是,封魔攻势变强的同时,气场也不太一样了。

那双满是讥讽的眼里,瞬间变成了死寂般的空洞。

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

“闪开。”

桀淡淡喝了句。

姜神武应声迅速往后掠去。

“八神星盘!”桀又补了句。

姜神武拿出了八神星盘。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三章

王牌特训营基地,主控室。

“叩叩。”

“进来。”

王直打开门。

布满监控的大房间里,主教官洪恩,副教官杨心冉和艾孜买提都在,另外还有一个熟悉身影。

见到王直,四人目光聚首。

“你来了。”

王宁似乎猜到了王直会过来。

杨心冉也是一笑:“我们刚还在说,王直你一定会出现。”

“谁都有好奇心嘛。”

王直拿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打从扑克塔一役后,你们一直神神秘秘的,地下室抓到的那些原能者,连一点讯息都不透露。”

“他们中……”

“是不是有些特别身份?”

主控室陷入了短暂的沉静。

杨心冉和艾孜买提都没有说话,王宁则把目光投向主教官洪恩。

许久。

“对。”

洪恩终于点头:“十五个原能者中,已经查清楚其中十个身份,除去南越各大势力及官员之外,还有两个特殊身份的原能者。”

“曰国?”

洪恩点头:“没错,其中一个‘上井田冲’来自曰国最大的地下势力——山吉会。”

“和安井社有关系吗?”

“不知道,还在查。”

王直想了想:“假设山吉会和安井社是合作甚至从属关系,上井田冲出现在邪恶扑克领地,意味着邪恶扑克和安井社很可能是同盟关系。”

“如果不是……”

“邪恶扑克的靠山,很可能就是曰国的山吉会,对华夏的图谋和一系列动作也就能说得通了。”

王宁道:“邪恶扑克的一系列行动,培养间谍,渗透敌国,都很像曰国的作风。”

“另一个呢?”王直问。

“自由冒险者‘寒鬣’,高等进化云顶原能者,实力比邪恶扑克的大王要强十倍。”洪恩道。

自由冒险者!

王直眉头一深。

只有在大海上磨砺的原能者,才被称之为自由冒险者,而能达至高等进化云顶原能者实力的,虽然数量不能说少,但要按比例来看,绝对是凤毛麟角。

足可在其中一片海域称王称霸。

“他来自太平洋海域的‘苍’。”艾孜买提道。

苍!

王直和王宁心同时咯噔一下。

“南国七大元老势力中的苍?”王宁有些诧异。

洪恩点头:“但目前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苍和邪恶扑克有其它联系,两者之间有点风马牛不相及。”

“寒鬣自己怎么说?”王直问。

他倒是认为,越不可能的恰恰越有可能!

洪恩道:“他说在海域呆累了,回来享受享受,朋友介绍过来玩的,过阵子就走了。”

“以寒鬣的实力,当时真要走,我们未必拦得住他。”艾孜买提道。

“但就算我们捉住他,也不可能将他定罪。”

众人再一次陷入沉默。

相比山吉会的上井田冲,寒鬣的身份更敏感。

曰国对于华夏的图谋,不是一天两天,就算人前毕恭毕敬,也只是表明功夫,骨子里怎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不是什么秘密。

但如果寒鬣身份坐实,给邪恶扑克撑腰的后台是‘苍’,那就可怕了。

可怕的不是一个苍。

而是在次元时代崛起,掌握大量资源和强者的南国!

威胁

文学

的,也不只是一个华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