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在车里开着车座爱的小说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一章

文学

轰隆一声巨响,禁制破碎,石门上被破开了一个大洞。

同时,一道暗红色的光芒照耀而出的同时,还散发着滚滚热浪袭来。

那股气息炽热无比,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小太阳似的。

段山河的脸色一变。

这样的气息,可不像是正常神兵能够发出来的。

莫非,这座宝库中安置的并非火神之锤,而是什么奇异的火焰不成?

他顺着炽热气息传来的方向定睛一瞧,陡然心中升起无尽狂喜。

那是一座硕大的铁炉,高有七八丈,炉内正有火焰熊熊燃烧。

无尽的热浪和暗红色的光芒正是从炉内散发而出。

而在铁炉上方,还放着一把硕大的铁锤。

那把比他的身体还要庞大的铁锤同样也传出了一股强大的气息!

“这是?”

段山河呆了呆,突然明悟过来:“看来维斯比王室不仅拥有火神之锤,还有一座火神铸造神兵的铁炉!”

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从书籍上看到的关于维斯比王室的记载。

这个王国的王室高手,好像从来都没有缺过威力强大的神兵利器。

虽然在几次遭遇灭国之危的关键时刻他们曾使用火神之锤渡过难关,但平日里他们可没有动用火神之锤的习惯,而是将那柄神器当做最后的威慑,只在关键时刻使用。

但维斯比王国的历代强者,一直都没有缺过趁手的武器。

其余诸国还以为这个维斯比王国拥有厉害的武器铸造大师,现在看来,应该是跟着做火神留下的铁炉有关。

维斯比王室定然是依靠这座能够铸造神器的炉子,炼制出的那些威力强大的武器。

虽然这座铁炉非常巨大,普通人根本不能使用这座铸兵炉打造兵器,但对强者来说,并不是没有办法克服这些困难炼制神兵。

段山河又看了一眼铸兵炉上摆放的那柄硕大的铁锤,以及其他一些工具和宝库内部的许多炼器材料,哪里还不明白这些。

看来,其余各国都被维斯比王室给蒙骗过去了,别人都以为维斯比是凭借火神之锤威震一方,却不知他们还有一件能够不断铸造强大武器的铸兵炉。

难怪维斯比王国这么多年来一直保持相对强盛的状态,始终没有衰落下去过。

即便他们有时候人才不足,也可以拿出威力强大的神兵请其他强者加入王国,从此对其余各国保持强大的威慑!

段山河心念电转,脚下没有丝毫停留,口中狂笑一声,迈步就要踏入宝库当中。

巨灵宗也有专门炼制神兵的铸兵堂,毕竟那么多弟子,不可能所有神兵全部都从外面购买,那花费也实在太大了,即便大宗门也承受不起这等消耗。

所以段山河打算将这座铸兵炉带回去,不管是自己用还是送入铸兵堂换取功勋,对他来讲都有好处无穷。

这毕竟是一个高等世界的强大神灵铸造神兵用的炉子,这种不同世界炼制神兵的方法定然能够给宗门那些炼器大师带去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

至于他自己,已经将目光望向了那柄硕大的铁锤。

以他高超的眼力,当然看得出那柄大铁锤上蕴含的法则和威力。

原本他一个人面对外面那么多强者还有些发怵,先前还在想着如何脱身而走。

但现在他不担心了。

只要将这柄火神之锤拿在手中,以他的实力定然可以施展出强大的威能,不再畏惧外面那些维斯比王室的强者围攻。

这是出于一个炼体修士的强大自信,同时也是因为这方世界的神灵虽然能够将法则之力作用在武器上,但他们炼器的方式跟修行界截然不同。

修行界的法宝神兵可以使用特殊的祭炼方法使其认主,只要主人留在法宝内部的印记没有消散,外人就难以使用,甚至若是没有强大的力量镇压,还会被主人召唤回去。

但这一界的神兵却还没有听说过又这种能力,也许是他暂时还没有接触到更高等级神器的原因,反正段山河觉得凭借自己的实力,肯定能够使用没有神灵印记的火神之锤,只要能够发挥出这柄神器的几分威力,就足以击败外面的那些强者,最终从容离去。

只是,就在他即将彻底迈入宝库内部的时候,心中突然一寒,一股庞大的危险感觉涌上心头。

段山河一惊,陡然转身,就见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千百道金芒,带着锋利的气息向他身上席卷而来。

他口中暴喝一声,抡起手中灵宝神兵,向那些金芒打去。

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过后,金芒尽皆被他打碎。

但有了这短短的时间耽搁,已经有维斯比王室的强者赶到近前。

那是一个身体壮硕的中年人,身上穿着半身甲,赤裸的手臂上肌肉隆起,充满了力量的气息。

中年人手持一柄锋利的战剑,脸上满是怒容,在呵斥声中挥剑就向段山河劈了下去。

而在此人身后,还有不少实力不弱的护卫跟随而来,远处更有几道强横的气息赶来。

段山河脸色大变。

他感到不对头。

方才那些金芒,绝对不是维斯比王室强者施展出来的手段。

甚至,他可以肯定也不是这一界的强者所能使用手段,因为只需看一眼他就知道那是修行界的修士才能使用的神通!

他知道,肯定有修士躲在暗中,而且还跟自己一起进入了这座宝库。

对方肯定也看中了那柄神器火神之锤和铸兵神炉,所以这才暗中出手,拖延自己的脚步!

“是谁?”

他怒吼:“哪派道友如此龌龊,竟然使用这种拿不上台面的手段算计于我?”

因为使用的是碧落人族的语言,所以维斯比王国的这些人根本就听不懂他在叫喊些什么,还以为他在使用某个地方的方言辱骂他们,所以中年人脸色更怒,手中战剑挥舞如风!

段山河一边招架使剑强者的进攻,一边往四下里看去,试图找出躲藏在暗中的修士。

同时,他也不敢耽搁下去,否则一旦被维斯比王室的强者全部赶来围攻,他肯定不是对手,最后不要说夺取神兵了,能不能全身而退都还两说。

既然没有第一时间找到躲在暗中的修士,他也不强求,猛然一锤打出,强横的力量硬生生将正在跟他作战的强者打的倒退十数丈远。

但就在他再次转身准备进入宝库内部的时候,又有一道金光化作锁链无声无息的缠向他的脚腕。

砰!

段山河一脚踩下,硬生生踩碎了金光。

可惜有了这一瞬间的耽搁,他的对手已经再次冲上,死死的将他拖住,不给他夺取火神之锤的时机。

“啊……”

段山河暴跳如雷:“你到底是谁?竟敢一再坏我好事,当真以为某家找不出你?

你我同入此界,虽然都是为了夺取试炼名额,但也没必要为了些许宝物就弄得不死不休,阁下当真要跟我巨灵宗为敌不成?”

他眼中灵光大放,横扫宝库各方,还没等他寻找出躲在那种的人影,数十个护卫就已经来到了近前,跟那中年强者一起围杀于他。

这些护卫当然不被他放在眼里,随手一锤下去就能打死数个,但终究还是给他带去了不少麻烦。

内层宝库能够存放七八丈高十几丈方圆的铸兵神炉,空间当然不会小,所以这些人进来打斗却也不显拥挤。

他们没注意到,其中一个护卫的影子中分离出来一道阴影,悄无声息的顺着存放神兵利器以及各种打造神兵的材料货架木箱之间的阴影,遁入了铸兵神炉的影子中。

然后,秦风显出了身形。

不过他气息收敛的好,再加上众人正在激烈的战斗,所以还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但是,当他伸手拿起那柄硕大的火神之锤的时候,想不引起旁人的注意都不可能。

更何况火神之锤就放在了铸兵神炉的上方,锤子被拿了起来,也就遮住了铸兵神炉中散发出来的火焰光芒,在内层宝库中留下了一片硕大的阴影,遮蔽住了众人的视线。

正在激战的众人陡然感到眼前一暗,抬头一看,顿时色变。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三章

“是不是在这里分辨方向?如果只是这个,恕姐姐无能为力,姐姐手上的定位环就是唯一能在这里分辨方向的,不过只能自用,一旦离身或是受损都会迷失。”

“当然,有一伙人还是没问题的,他人用自然更不可能,魔族也有类似的宝物。”

段德拉起皓腕,打量着手表状的器物,浑然一体是基本,这东西在段德看来,炼制手法并不怎么高明,若是任由自己解开,应该有九成把握。

这上边有一排十六个微光细点,其中有七个已经熄灭,九个闪光。

“萧姐姐这玩意在你受创时被破坏了?”

段德似笑非笑的盯着萧玉,这话很是直白,萧玉却是摇了摇头。

“我知你阵器双绝,可这东西不是你想的那般简单的,就是任你拆解你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若是不信,你直接动手便是。”

简单不简单段德不感兴趣,既然此物主人已经允许,那就无须假惺惺客套,段德没得选择,若是真的弄不到切实可行的指路宝物,他也只能独自离去。

至于为何,不需要过多解释。

“不可取下,只要取下这定星镯就失去效用!”

萧玉无奈的提醒扒她镯子的段德,这货毛糙的手一定,嘴角抽搐的用眼神确定萧玉所言,只得以源力缓缓渗入探查。

“这玩意叫定星镯么?呵,还真是贴切,科技感十足不说,却也有防丢失功能,先进玩意啊。”

段德抓着也不松手,萧玉可以清晰感受手腕上属于他那奇特的真元在一遍遍的窜动,令她颇为奇异的是,定星盘的警兆并未被他触动。

萧玉之所以没说,也想他知难而退而已。

“你为何非要独自离开?这就是个没有生路的囚笼,于我们修士来说是,对面的魔族也是,几乎就没有安全之所可以给你容身的。”

“相比于未知的危险,我更不相信人性,尤其是这里畸形扭曲的环境下生存着的人,不但修为极高,心性恐怕更是难以揣测。”

段德并未隐瞒自己心中的顾虑,也没有那个必要,这种环境,这种局势,这种传统,造就出的奇葩人性,定制的奇葩规矩自是让正常人难以接受的。

他不喜欢随波逐流,宁死不屈有时候也能形容个性,段德此时虽然不算什么功成名就的成功人士,但也绝对不是逆来顺受容易被洗脑的类型。

道德捆绑估计是这里最常用的驱使方式,但是在这种氛围下,用此方式还真就很奏效,偏偏段德最反感就是这个。

“修者界自先辈至此,一代代强者隐姓埋名宁做最卑微的小卒,不顾惜性命阻挡异界入侵,他们做得,我也做得,你为何不能?何况以你的实力,在此当会委以重任。。。”

段德暗道果然不出所料,手上的探查并未终止,暗道此物当是自己遇上最难以琢磨的器物,脸上却是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盯着犹自劝说的萧玉。

萧玉能看得懂他的意思,心中暗自不喜,这种不顾大局的却有大能力的修士,反倒比敌人来得要可恶,对整个修者界的伤害也会更加巨大!

她心中的变化只在一霎,却怎么能逃得过段德的注视?段德没有怪她,也无从怪起,只道,道不同不相与某而已。

“收起你那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们还能是朋友的。”

良久,越说越起劲的萧玉却看出段德极度的不耐,心中邪火猛窜,却在此时段德一句话将她惊醒。

段德撤开覆在定星镯上的手,将萧玉放下来,也不再跟着前面的晁玉春,二人停留在一颗陨星之上。

萧玉虽然在段德没怎么计较成本的灌输下恢复很快,将死之伤却也不是这点儿时间可以抹去的,踉跄两步,段德探手扶住方才站稳脚跟。

萧玉站稳后脸上一阵潮红,不着痕迹挣开段德的手,看了眼渐渐远去的队友,又看着段德。

“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么?魔族在两年前不计后果增兵猛扑,不落之城第九城早在一年半之前就已陷落,此时魔族已打至第五城!并绕后切断了第五城的后路,我们,是送补给的其中一只小队!你,还要走么?去毫无意义的送死?”

冷淡的话语,字字泣血般的渲染,就是段德也不得不刮目像看,好一个演说家,只可惜不再地球从政!

“第一,不管深渊战场是否守得住,魔族降临修者界已成定局,而今只是他们内部没能理清而已,这里牵制住了修者界太多的尖端战力,在这种几乎是公平的战场大环境上白白损耗本就不智!”

“第二,不要用什么理所应当的理由来挟持我的思想,不说你做不到,就是你们修者界联盟的头儿也绝对做不到,段爷从不吃这一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