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啊撞的好吗鲤鱼乡 苏茜和小明的快乐生活

好深啊撞的好吗鲤鱼乡 第一章

激烈的战斗,让人间之里彻底化作废墟,好在早有预料的居民们提前撤入避难所中,未像当初那般出现大规模人员伤亡。但包括建筑在内的各类财产就没这么幸运了——毕竟是跟穿越者军团的决战,纵使幻想乡已为此准备百年,仍不可避免造成了严重损失。

好在一切皆是值得的。随着结界解除,伤痕累累却难掩得色的王志在声望与风见幽香搀扶下现身,这场波及几乎所有已知世界的战争宣告结束。幸存者们如今有充足的时间与精力,去构思接下来该何去何从;而距离博丽神社不远的山脚别墅,也迎来了它长年缺席的男主人。

伴随朝阳升起,房门无声无息间被打开,留着齐耳短发的女性猫着腰,蹑手蹑脚走了进来。机械化的双手捏住被单猛地朝上掀起,罗恩脸上满满的期待,在看清对方容貌刹那荡然无存。“你怎么在这,亲爱的指挥官呢?”

幼女娇小的体型跟可爱的容貌,与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成熟风韵形成了强烈反差,配合刚醒来时的慵懒神情,在令人心醉神往同时,亦不免心生名为‘违和感’的情绪。当事者小手在半空中虚抓数下,一无所获唯有坐起身,满脸无奈之色打了个呵欠。“…哦啦,这不是罗恩吗?早上好哟~~”

倘若换做其余人,纵使在提督被褥中发现对方,重巡舰娘多半冷嘲热讽几句也就罢了;但脑海中浮现起金发幼女最近老是腻在王志身边,以他妻子之一身份自称的行为,新仇旧恨加一起的某人爆发了。“早啊,得不到指挥官欢心,只能靠躲进他被窝来自我满足的八云紫小姐~~”

尽管笑容不减分毫,但面部肌肉的细微抽动却证明罗恩的讥讽并非毫无效果。铁血舰娘见状,装作有些惊讶地捂住樱桃小口道:“哎呀,看我这记性,都忘了您好歹是指挥官的‘前妻’之一呢。听说您刚刚取回力量,需要花费数十年才能恢复,在那一天来临前,我会好好‘代替’您照顾指挥官的,请放心把他交给我吧。”生怕对方听不出言外之意,罗恩在谈话中,刻意加重了个别词汇的读音。

“哦嚯嚯嚯嚯——”

“嗯呵呵呵呵——”

发出有些干巴巴的笑声,二女彼此对视片刻,不约而同迅速举起手。“别小瞧人家,新人!”“我的半身,咬她!”

转瞬之间,宣泄而出的能量就撕碎了房中大部分家具。巨大的爆炸声同时响彻整栋屋子,连在庭院练习的王志,都不禁放下手中巨剑。“什么鬼,明石和夕张又玩脱了吗?”

“应该不是~”不慌不忙品了口茶,绿色短发的花之大妖意味深长瞥了眼桌对面。看到某人满脸恳求之色,她最终幽幽一叹,转而把话题引至另个方向。“反正屋子进行过强化,让她们闹闹也无妨…对了,她的事你打算怎么办?”见对方满脸疑惑不似作伪,风见幽香樱唇微分,用悦耳语气补充道:“藤丸立香。”

刚刚举起的长剑停在半空,王志保持下劈姿势一言不发。如果说《刀剑神域》世界的并肩战斗,为二者缘分埋下了伏笔;那么洪都给予迦勒底逃难者们的帮助,则为俩人情感埋下了种子;在第三异闻带由穿越者们发起的‘新圣杯争夺战’中,以‘从者–御主’身份同生共死的经历,则让种子发芽并茁壮成长。最终在不久前的决战中,直面心意的少女率领英灵军团登场,从正面抵挡住了敌军主力,为王志施行斩首战术立下汗马功劳。

或许,也该给她一个答复了。将艾斯特变回人形打发走,王志慢慢走回桌边坐下,沉吟片刻后摊开双手。“等洪都的修复工作完成,我会去一趟型月世界,跟她好好谈谈…你笑什么?”

“唔噗咕噜~~”因为用手捂住嘴,有着星星眼的金发美少女发出有些怪异低沉的呼吸声。“…呵,只是觉得夫君你反差很大罢了~”花了点时间平复情绪,总算止住笑意的食蜂操祈脸上写满戏谑,把目光投向一旁。“如果是过去的夫君,肯定二话不说先把那个什么咕哒子推倒再说;但我记得夫君你之前坦白过,好像跟那小丫头最过分也就是一次舌吻,如今你这么有自制力,我反倒有些不习惯呢~”

尽管继承记忆时就对曾经自己的风流有所感触,但从貌美如花的异性口中听到,还是让王志有些尴尬。“呃…以前的事就算了。”成功被带走注意力,不再关心刚刚那场爆炸的王志打了个哈哈,刚想招呼众女同自己回屋用餐,却看到某人在结城明日奈陪伴下朝自己快步走来。“干嘛,仿生人那又出纰漏了?”

伴随深渊被彻底祛除,昔日意图颠覆世界的仿生人军团终于恢复理智。鉴于她们与后续机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王志最终将其进行了拆分:最不受待见的塞壬一族,被改造成工程军团,负责毁灭世界的重建与复兴。提督承诺当她们履行职责后,将赐予她们一个崭新世界从头开始;与人类关系最密切的第三世代‘舰娘’,则被允许留在那个世界,尝试与人类和平共处,迎接战争平息的新时代;而曾是塞壬打造的战争机器,过度追求战力导致缺乏理智与泛用性的第二世代‘深海’,则在雷泽尔率领下返回她们曾经为人时所居住的世界,并在被塞壬损毁的家园上从头开始。

虽说计划很完善,但考虑到各派之间的纠葛,王志特意将麾下大部分舰娘留在洪都,以保证行动不因意外而失败。见三笠急匆匆赶来,他第一反应是某些不甘的野心家们又搞啥幺蛾子,这种毫不怜香惜玉的态度,理所当然遭遇了某人鄙视。“出个毛纰漏,整个朗德·贝尔队还没离开呢!一整支超级机器人军团,连拉古斯宇宙数以亿计的敌人都给打穿,硬生生撕裂空间屏障的存在,给那些政客一百个胆子都不敢乱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三笠不顾对方浑身是汗,直接揪住王志手腕开始往外拖。“你今天有空吧,跟我走一趟,天天盯着那帮深海和塞壬,我都快烦死了!”

好深啊撞的好吗鲤鱼乡 第二章

“好了!”张吾拍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现在每个人都得到了属于自己的魂骨,从现在开始,大家分散开来,接近全力吸收魂骨,尽可能的强大自己!”

“未来,已经变得非常凶险了!”张吾无奈的说道,哪怕是自己,也无法全部的指导未来会是如何的了,因为,历史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斯沃鲁兹的出现,死神教会以及其他不明势力的出现,实在是让自己有些头疼。

众人点点头,要知道,光是一个死神传承,遗落在外面的权柄就有三个,而在众人手中的只有骸骨权柄,血肉和灵魂还遗落在外,据众人猜测,死神教会手中的,应该是血肉权柄。

而斯沃鲁兹的手中,则是灵魂权柄!

“还有,大家手中的龙骨我早已通过血脉压制住了,但是强大的力量依然不会有所衰减,所以大家一定要尽可能的坚持住,如果实在坚持不下来的,就将多余的魂力灌入表盘吧!”

众人点点头,随后分散开来,开始吸收魂骨,这将是所有人的一次大提升!

……

银龙王的心中有些惶恐不安,脑海中总是浮现出那个非常年轻的面孔,那个可恶的家伙,不但拿走了自己的身子,甚至还想要自己的魂骨!

可,可是,他真的好年轻啊!十几岁的年龄,就达到了其他人一辈子都到达不了的境界,这哪怕是在龙族,也不会这么的强大。

虽然龙族在一出生就到达了普通人一生都无法到达的等级,但是接下来的路会变得异常的难走,甚至需要数千年乃至数万年的时间来打熬。

不过龙族唯一比人类占优势的就是,龙族的生命悠长无比,数千年,数万年的时间,对于龙族来说,也只不过是打个盹的时间罢了!

“张吾嘛,我记住你了!”银龙王的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对方说时空龙王被他干掉了,这是自己简直无法想象的事情!

那种存在,居然会被杀死吗?

但是,如果是真的呢?人类有这么强大的存在,龙族的未来又在哪里呢?自己强行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时间,银龙王的心中是止不住的忧愁甚至是绝望!

……

“主上到底什么时候归来,我有些坚持不住了!”威武雄壮的光头男子苦笑到:“小世界的压迫越来越强大了,这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不要着急,我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之前感受到了龙神的气息,肯定是主上找到了龙神陨落的地点,我们只需要再坚持一下,主上很快就会回归的!”

凭借着深厚的功力,黑衣男子几乎是一个人承担了一半的压迫,纵使如此,他依然看起来不是那么的艰难。

突然地,一个银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头顶,双手弹出,原本快要愈合的裂缝很快再次扩大了一倍。

“走!”清冷的声音响起,这对众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主上回来了!

黑衣男子也松了口气,如果主上再不回归的话,自己就算再强,也很难抵挡小世界的压迫!

好深啊撞的好吗鲤鱼乡 第三章

就在卡塔琳思考的时候,莱恩也在端详着这位女沙皇。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在听到贝利亚的建议之后,莱恩的第一反应真是差不多得了,他现在没兴趣和卡塔琳再发生点什么,首先是苏莉亚这几天就会抵达,那是他的正牌妻子,其次是他现在身边真的不缺女人,莱恩目前将一切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即将到来的战斗上。

再者,贝利亚想要我干嘛?

真就蛤布斯堡喽?

当然莱恩不得不承认贝利亚所讲的整个内容中还是有一部分有道理的,卡塔琳作为女沙皇和米斯卡女王的血脉,她天生对基斯勒夫人有着极强的号召力,同时米斯卡女王的血脉让她的实力相比起同阶的欧若拉来说要高出一大截。

别看莱恩麾下现在很多圣域强者,但对目前的情况来说,圣域强者可是绝对的稀缺货色,有一个是一个,尽量拉拢为上。

而尴尬的地方就在这里,莱恩和卡塔琳以前不是没有见过面。

那是好几十年前了,当时莱恩还是个整天和维罗妮卡混一起的小骑士,在嘉兰议会还存在的时候,双方打过照面,卡塔琳对这个穷小子居然能够赢得维罗妮卡的芳心奇怪不已,而莱恩也对这位基斯勒夫高傲又冷漠的王储没啥好感。

如果上来就是一顿舔,别说莱恩现在不可能干出这种掉价的事,就算真的这么干了,双方都会很尴尬,本来就互相观感不好。

那么如果是单纯的商业谈判呢?

莱恩倒是想这样搞,可听贝利亚说,女沙皇不是想来单纯商业谈判的,她是想要来跟自己生个继承人的。

这就尴尬了。

所以莱恩只能这样做,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层层解开,层层递进。

而就在莱恩还在思考的时候,卡塔琳却闭上了眼睛,她直接说道:“我选3。”

“哦?!”莱恩这下惊讶了。

“我不能放任基斯勒夫继续这样下去,我不能看着那些老兵们靠着出售勋章过活,我是红沙皇之女,是米斯卡女王最后的血裔了,我犯下的错,一切由我承担。”卡塔琳冰蓝色的双目中泛起了决意:“重铸基斯勒夫荣光,我身为女沙皇义不容辞!”

莱恩定睛盯着她看了好几秒钟,似乎在观察这到底是不是女沙皇,还是别的什么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良久之后,莱恩放声大笑,太阳王哈哈哈地笑个不停,然后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忍不住连连点头:“没想到啊。”

“没想到什么?”卡塔琳顿时脸色发黑,女沙皇态度恶劣:“你想和贝利亚一样羞辱我么?我说了,为了复兴基斯勒夫,我愿意付出一切,包括我自己!”

“不……我无意羞辱您,红沙皇之女。”莱恩大笑着连连点头,他的神色中终于露出了尊重之色,太阳王靠在椅子上:“之前贝利亚跟我说您有痛改前非之意,在马林堡客居数年你诚心悔过,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一开始不相信,但现在我相信了。”

“你相信我有能力复兴基斯勒夫?”卡塔琳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但还是不爽,于是女沙皇起身,捧着木匣:“既然我做出选择了,那可以了吧,我先离开了。”

“等等。”莱恩站了起来。

在卡塔琳惊讶的目光中,莱恩将条件一和条件二的地契文书、商铺文书、魔法卷轴和寒冰魔法书一齐送到了卡塔琳的手中,莱恩英俊不凡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这些也送你了。”

“全送我?!”卡塔琳张大了嘴巴。

“全送你。”莱恩露出了真诚可信的表情:“身为女士的圣杯骑士,我不会用谎言去欺骗您,您和我们是一边的,对么?”

“感激不尽!”卡塔琳没有拒绝,她当场收下,女沙皇真的很需要这些。

“那么,合作达成,让我们勠力同心,为了眼前的战斗,为了基斯勒夫,为了旧世界,为了凡世帝国!”莱恩伸出了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卡塔琳有些手忙脚乱地将东西收好,然后赶紧伸出裹着黑色蕾丝手套的修长手指和莱恩伸手相握,在双方指尖触碰的一瞬间,女沙皇感觉到似乎有一股电流沿着双方的握手传入自己的体内。

莱恩却一触即放,灰骑士基因原体再次倒了两杯红酒:“让我们满饮此杯,冬幕节到来了,在这里,我祝我们的女沙皇陛下,冬幕节玉快,阖家欢落!”

“噗~”卡塔琳被逗乐了,女沙皇噗呲一笑,用手半遮住脸,接过酒杯,心想莱恩这是哪里的口音啊:“好,我也在这里祝我们的太阳王陛下,冬幕节玉快,阖家欢落!”

一杯红酒下肚,莱恩表示自己还有事情要忙,让卡塔琳去找欧若拉和特蕾莎继续商量计划,同时安排贝利亚为卡塔琳提供和别的公爵对等的伙食和生活待遇,然后继续办公。

“啧啧啧,其实你坚持的话,她晚上会留下来的。”维罗妮卡从房间的阴影处走了出来,女议长笑嘻嘻地直接坐在了莱恩的腿上:“完了,以前那个纯情的小战士不见了,现在留下来的是情感大师莱恩,一套接着一套,一层接着一层,就连女沙皇都落入了你的圈套!”

“画大饼谁都会。”莱恩搂住维罗妮卡,在自己首席女廷臣的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关键是必须表现出诚意。”

“诚意?几张地契,一本魔法书,你就将一位拥有独特血脉之力和政治象征的圣域高阶强者绑上了我们的战车。”维罗妮卡微微有些酸意:“而且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莱恩似笑非笑,黑心老板突然笑道:“不过,她居然能够悔过,也是不容易。”

“在遭遇了挫折之后,人们往往才会开始思考。”维罗妮卡点了点头。

另一边,坐在回去的马车上,基斯勒夫的女沙皇只觉得自己心脏砰砰砰地挑个没完。

她现在很兴奋,很激动!

她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种状态了,女沙皇一双长靴忍不住抖个没完,她用力地掐着自己的腿,再确认了一遍。

没错!是真的!莱恩不仅答应帮助她复国,还将条件一和条件二的东西全部送给了她!

卡塔琳的呼吸急促不止,她只觉得一股热血从胸口直冲脑顶,她现在的心情简直

文学

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个太阳也太靠谱太大方了吧!人又强、出手又阔绰、又懂得说话,长得还帅!原本听高等精灵大使说莱恩是个只有武力值的大猩猩,特别能打的猴子,结果现在真正见了面,才发现是个又大方又帅气又充满着英雄气概和救亡危难的男子汉,大英雄!

该死!为什么维罗妮卡、特蕾莎她们就能慧眼识珠,早早地就看中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

该死!为什么基斯勒夫就没有这样的男人呢!

该死!为什么当初没有早早地就派人找上莱恩合作,偏要等到这个时候呢!

一个光芒四射的身影在女沙皇的心中冉冉升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