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的女生很会夹:一女多男肉文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一章

第1章神陨

叮……叮叮叮……

空荡荡的屋子里,手机铃声急促地Щщш..lā

陈尧专注地盯着自己面前的屏幕。

砰。

随着他右手一个轻敲,画面上,不远处的火药桶轰然爆炸,夜色瞬间被近乎橙色的火光染透。

陈尧面无表情地回拉鼠标,黑洞洞的枪口稳稳地移向了被爆炸逼出起跳动作的三道人影。

砰,砰砰。

战况燃烈如火,可陈尧修长有力的手指落在键盘上的声音,却是微不可闻。

两秒钟之后……

右上角被一串残忍的爆头图标,和被击杀者血红色的ID刷屏。

“啊啊啊,大神求眼熟!大神求携带!”

“请收下我陈酿十五年的膝盖,鸡肉味,嘎嘣脆!”几个好友申请夹杂在一阵大呼小叫里弹了过来。

陈尧静静地摘下了耳机。

叮叮叮……

手机已经抗议很久了。

陈尧借住在离学校很近的表姐家里,因为表姐和姐夫都已经搬走了,一百多平的屋子里只剩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套桌椅和一台电脑,手机单调的铃声像是能在空空的室内撞出回音来。

“你好。”陈尧接了电话。

“陈尧吗?”那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女声。

“是。”

“你的探监要求,已经被批准了。”

“嗯。”

“核对一下,你探视的犯人为秦一烛,十九岁,男。有没有问题?”

“没。”

“探视时间是今天下午两点到两点十五分。因为你跟秦一烛没有亲属或者监护关系,时间只有十五分钟。带上你身份证或者户口本的原件,准时到达植物园监狱。”

“好。”简短的通话之后,陈尧站起身,左手在键盘上Alt+F4了一下,右手鼠标一推,秒敲了关机的按钮。

……

八月底的正午。

全国三大火炉城市之一的江城市,正沐浴在太阳无处安放的激情中。

强烈的阳光反射在公交站站台的广告牌上,工人正挥汗如雨地换下秦一烛的代言广告。

秦一烛,《生死狙击》七鬼神之一,独裁战队队长,目前职业圈商业价值能排前三的明星选手。

三米五乘一米五的大幅喷绘正中央,是一双光彩夺目的眼睛,带着笑意的目光里闪耀着一种锋锐的自信。

哗啦……

画布被工人从铝合金框架里扯了下来。

“哎,谢谢,让一下。”几个等车的人急匆匆地从画布上踩了过去,挤上了刚停靠在站台边的一辆公共汽车。

不一会,画布上多出了几个脚印。

秦一烛那双明亮的

文学

眼睛,也蒙上了一层灰。

“我就说,打游戏能有什么出息?这块广告牌上个月才刚换上去的吧?这不,又给扯了。”站台上一大妈拎着菜篮,摆了张唏嘘脸。

“乱说什么?”也在等车的一个小年轻不乐意了,“秦队是出事了!没出事之前人家粉丝上千万,一年代言收入就够你买几辈子的菜!”

“出事?那不是他出事吧!欺负大妈看不懂游戏?可大妈看得懂新闻啊!这不,都轮着播了几天了——什么著名职业战队队长秦一烛,用键盘钢板殴打队友霍小乙致双腿骨折?”买菜大妈笑得一脸讥讽,说话一个结都不打,“他那些收入,赔偿伤员跟付广告商的违约金够不够啊?”

“秦……秦队肯定是有原因的。”小年轻的脸色变了变。

“当然有原因了!”买菜大妈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笑,“你见过哪个犯罪分子做坏事没原因的?”

那个小年轻脸一红。

他是有心争辩,但是,大妈说得又没错,不管有什么原因,秦一烛故意伤人是事实。

虽然一窝媒体抓心挠肝地想刨出秦一烛打伤霍小乙的原因,可秦一烛偏偏对此只字不提,受害人霍小乙更是拒绝见记者。

就算有脑残粉要强行帮他们秦队掰话,这前因后果都搞不清楚,怎么掰?

秦一烛自己都说了,做错事就是做错事,借媒体玩悲情讨可怜那是侮辱自己,粉丝再不甘心却也只能跟着他集体闭嘴。

“唉,这年代啊,打个游戏都能打成明星了!也不看看打游戏的都是些什么人,三教九流,头发染得跟小混混似的……天天在游戏里打打杀杀,长大了能不犯罪吗?”

那个小年轻气得手抖——她这都联想到哪里去了?

《生死狙击》已经运营十五年了,它是当年第三批游戏动漫出口计划的扶持项目中做得最好的一个,不但为国家赚回了大量外汇,而且其自主引擎的军用版也早就列为了电子技术科技战的课题模板之一,不久前已经投入了无人化战争的训练使用。

《生死狙击》有着不逊于足球联赛的完整赛事分级体系,甚至有着远超其他赛事的关注度和直播力度,不少国家的电信运营商、航空公司甚至军队,都对知名战队有赞助,A级联赛的职业选手,至少有一半都是在校大学生,出国比赛也是运动员签证,不至于就因为做了个发型,就随口被划归到“小混混”一列去了吧?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二章

奕君说的陆隐自然知道,当初石娇就以此作为劝说,让陆隐争取化圣之位,好帮已经到了年限,需要去无边战场的虚向阴,因为在无边战场,光祖境强者就死了超过二十人,更不用说半祖,那是数不胜数。

那就是生死磨盘,没有人能确定可以活着离开无边战场。

“与其说无边战场是六方会防御永恒族的决战之地,不如说是六方会入侵永恒族最前线”,奕君说道。

陆隐诧异,“入侵?”,这点他倒是没听人说过。

奕君道,“永恒族为什么要死盯着无边战场不放?就因为一旦他们放手无边战场,任由无边战场被六方会控制,六方会便可直入永恒族,近可攻,退可守,这是永恒族无法接受的,所以两方都在无边战场疯狂增加人手,彼此消耗,每一天,每一个时辰,乃至每一个呼吸都有人死亡,那是人类自有意识以来,最大,也是最残酷的战场”。

陆隐手指轻敲桌面,他第一次听到这种事,原来如此,怪不得可以有无边战场这么大的战局,如果他是永恒族,不可能跟六方会在一个战场上互耗,肯定想办法入侵各个时空,甚至集中七神天一个时空一个时空的剿灭。

永恒族之所以不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做不了,一旦没有足够的力量防御无边战场,六方会便可打入永恒族。

唯一真神一旦有机会就可摧毁各个平行时空,而大天尊这种强者,包括虚主,木之主宰他们,一旦有机会,他们也可以直入永恒族,摧毁对于永恒族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双方都承受不了这个损失,所以才有了无边战场。

对了,陆隐忽然想起来,枯祖独自一人杀入永恒族,他是怎么去的?是否也经过无边战场,如果经过,是否在无边战场留下过厮杀的传说?

无边战场又是否是唯一一个可以直入永恒族的地域?理论上是这样,永恒族不可能随便入侵到始空间还有六方会,那么人类也不可能随便进入永恒族。

陆隐在这刹那想到了很多。

奕君还在说着,陆隐静静听,这个女人对无边战场确实了解,今日不算白来。

足足喝了七杯茶,奕君才说完。

陆隐感慨,“没想到无边战场比我想象的更残酷”。

奕君道,“不去无边战场,永远无法理解那种残酷的战局,寻常修炼者别说见到虚太境,就算虚变境都难以见到,但在无边战场,或许进去的第一天就可能碰到虚太境强者,近而,消失,这是很正常的,有人甚至都没能在无边战场留下超过一个呼吸”。

陆隐端起茶杯,“奕君姑娘,我佩服你,能在无边战场立功,怪不得会受此待遇”。

奕君道,“玄七公子不必佩服我,若非那些战友帮忙,我也无法立功,更无法带回父亲,如果玄七公子不嫌弃,可以叫我奕君”。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奕君”,陆隐笑道。

奕君眨了眨眼,“那我是不是可以称你为玄七大哥呢?”。

“当然可以”。

足足大半天时间,陆隐都在跟奕君谈天说地,这个女人对于虚神时空很了解,如果不是暗子该多好,陆隐叹息,不过如果不是暗子,她也无法从无边战场活着回来。

此女究竟是自愿背叛人类成为暗子,还是被成空控制了?

不融入她的记忆根本看不出来。

陆隐带着老癫走了。

奕君遥遥相送,在他们彻底离去后,她脸色沉了下来,说了那么多,她完全没看清此人来的目的,仅仅是了解无边战场?

“去,查一查跟在玄七身边的那个老者是什么人”,奕君吩咐,她消息虽然灵通,却也不可能查到陆隐加入天鉴府,这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没多久,天鉴府跟景云族都不会泄露。

身后,一道影子消失。

“府主,目前只能证明这个女人跟云舞有联系,却无法证明她是暗子”,老癫道。

陆隐道,“云舞的事没有外泄,云舞把猩红竖眼藏起来,证明她们之间,奕君无法联系云舞,只有云舞可以联系这个奕君,而且是通过见面的方式联系,这就好操作了”。

“你是说?冒充云舞?”,老癫道,说完立刻摇头,“不行,她们之间见面肯定有特殊方法辨认对方,同为暗子,决不可能通过样貌来辨别”。

“我自有办法”,陆隐说了一句,随后道,“我们天鉴府人手不够,走,带你去找人”。

老癫好奇,“找人?没人愿意加入天鉴府,而且我天鉴府收人很严格”。

陆隐没理他,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通过与奕君对话,他知道虚季与虚月在哪里,他就是想把这两人拉进天鉴府。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三章

直播间弹幕爆发!

【啧啧啧,这就叫做几家欢喜几家忧。】

【看到沈清执那个表情没有?男人,你的名字叫嘚瑟!!】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准备原谅他,睡觉这个男人笑起来竟然该死的迷人!】

【prprpr】

【啊啊啊啊忽然get到了沈清执的苏点,直播间沈清执的粉丝呢,挎着个菜篮子来买菜,求沈清执演过的甜甜的恋爱剧。】

【……楼上想屁吃呢,沈清执出道以来从来不演恋爱剧。】

【啊,那他演的什么?】

【刑侦悬疑,还有变态变态的凶残大反派!!】

【???貌似也有点带感是怎么回事?】

【……】

【不要歪楼,沈清执现在站的那个位置,我看他分明就是故意站出来给楚妩看到的,你们还说于澄然心机绿茶男呢,我看最心机的明明是他才对!】

【沈清执路人影迷,无意间看到这个直播间,现在心情复杂。】

【姐妹我理解你,崩崩你就习惯了,哈哈哈哈甜甜的恋爱嗑起来也不错,毕竟执哥至今没演过男女感情戏,当爱情片看也不错?】

【也行,只怕他自己入戏太深,假戏真做啊……】

组队失败,于澄然同样垂头丧气的去到了待选区。

“小于啊,要坚强。”

过来人肖玄朗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种事情一回生两回熟三回就没脸没皮了……习惯就好。”

于澄然:“……”

不好意思,他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呢!

但为了符合人设,且一片真心错付的男二角色也相当吃香,面上,于澄然仍维持着失落伤心问:

“肖哥,我是不是很逊啊?看起来非常不适合谈恋爱……”

然而,直男肖玄朗注定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

“你想听我说实话啊?”

于澄然心底咯噔一下,可面上仍然要说,“是、是啊……”

他委委屈屈的,“我想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肖哥你说实话吧,我顶得住,不用害怕伤到我。”

他一点都不想听,请你一定要闭嘴!

可肖玄朗要是能看懂气氛,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只见他左看看右看看,又拍拍这位澄然弟弟的肩膀,“小于不是我说,你这脸是比别人差了一点……”

于澄然:“……”

冷漠.jpg

不好意思,他现在一句都不想听!

他直接背过身去,当然面上还要做出一副受到打击的模样,但肖玄朗的直男开关既然已经发动了,又怎么可能是你想停就停呢?

“没事,脸是爹妈父母给的,生来就决定了,改不了,除非你整容。但——”

“我们可以在别的地方曲线救国啊!”

肖玄朗语气振奋,搞定于澄然刚慌了,紧接着,他的肩膀又被十分大力的拍了两下:

“小于啊,以后你就跟着我一起练肌肉吧,只要练出一副健硕的肌肉,女孩子就不会只关注你的脸了。”

于澄然试图自救,“但,但是肖哥,我要演偶像剧的啊……”

醒醒吧,他这种爱豆转偶像剧的小生不可能联肌肉的!

奈何,肖玄朗听不懂人话,“那又有什么关系?等你肌肉脸出来,你可以转变戏路……”

“不!”

终于,于澄然忍无可忍的打断了他,总是被粉丝评价成小路一般澄澈的眼眸此刻显得幽幽:

“肖哥一身肌肉,刚刚还是被溪云姐拒绝了。”

被扎到了命脉的肖玄朗:“……”

弹幕:

【哈哈哈哈哈!】

【肖玄朗真是一个神奇的男人,谁跟他同框,无论是在告白还是在感伤,下一秒画风就会往搞笑的方向发展hhh】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