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高考在宾馆提要求、道具play走绳结

儿子高考在宾馆提要求 第一章

回去之后,卢总师立刻向上级主管部门打报告,表示希望将商飞集团的图-204作为我国固定翼反潜巡逻机的载机平台。

有KJ-200空中预警机、KJ-500空中预警机以及在研的YU-7空中加油机珠玉在前,上级领导当然不会有意见,大笔一挥:同意!

站在领导的角度,他们其实更希望卢总师一开始就选择图-204客机,毕竟相比于其他的飞机,图-204已经在多款特种用途的飞机上证明了自己在平台方面的优势,如果可以,他们更希望直接指定图-204,只是考虑到为了不干扰研发人员的思路,他们才没有这么做,现在项目组自己主动选中了图-204,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领导们只有高兴。

考虑到反潜巡逻机不同于预警机以及空中加油机,需要对机身结构做出多项改动,必须得到商飞集团的通力配合,所以在上报上级主管部门批复之后,卢总师带着自己的团队来了商飞集团,就这件事与商飞几天协商。

刚刚从莫斯科回来的王大志,亲自来机场迎接卢总师一行人:“卢总师,欢迎,欢迎。”

看到王大志,卢总师连忙快走几步,上前一把握住王大志的手:“王总,不好意思,这次要叨扰了。”

王大志就哈哈的笑了起来:“什么叨扰不叨扰,大家的带来是我们商飞集团的的荣幸……”

双方一番寒暄之后,随即上了商飞集团开来的小巴。

上了小巴,卢总师就急不可耐的向王大志问道:“王总,我们这次来的目的,相信您已经知道了,我想要知道,对机身结构做出这么大的改动,咱们这边有没有问题?”

民航飞机改装军用反潜巡逻机的技术难度是最大的,不同于空中加油机、电子侦察机、空中预警机等等这些特种用途的飞机,这些飞机大致上还能够保证飞机的机身结构大致不变,最多就是对个别部位进行补强,但反潜巡逻机不是这么回事,我们参考米军的P-8A多用途反潜巡逻机就知道,P-8A对波音737-800的机身进行了相当大幅度的改动。

首先就是为了满足发射声呐浮标的要求,机身的后半部分被开了多个孔,如何保证在开了这么多声呐浮标的发射系统的同时还要满足机身本身气密性的要求,这是一个问题;

其次,反潜巡逻机除了要具备“发现”这一能力之外,还要具备“攻击”能力,也就是说,要具备发射鱼雷等反潜武器的能力,P-8A多用途反潜巡逻机具备11个武器挂点,其中两侧机翼下6个,机腹弹舱内5个,既然要在机腹的位置开个“窗户”,布置弹舱,那么如何保证飞机的整体结构不受影响?这也是个问题;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对于波音这样的超级巨头而言,这当然不是问题,他们对波音737这款飞机已经吃到透的不能再透了,当初卢总师他们之所以在Y-8运输机以及图-204客机之间犹豫,其实多少也是有这方面的考量:商飞集团对图-204飞机的掌握能够达到波音集团对波音737的这种如指臂使的程度吗?他们接手图-204客机才多少年?

儿子高考在宾馆提要求 第二章

@@@@

我有罪。

过年在女朋友这里过年,原本打算不碰网文了。

但是现在……

新书出现了。

《末世播放器》

一场诡异的病毒,刹那间遍布全世界,末日降临了……

寄生丧尸,动物丧尸,生物丧尸,辐射丧尸,改造丧尸,丧尸进化者……

人类中也出现进化者,与丧尸对抗……

末世开始的一个月后,防护基地普通人聚集地中,宁致远的播放器发生了异变。

播放器中的电影动漫电视剧,成为了宁致远末世中唯一生存的依靠。

…………

希望大家支持一下新书!!!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儿子高考在宾馆提要求 第三章

玄阳像是没有感觉到敖淼淼骂声难听似的,淡然摇头,语气仿佛是在规劝别人般的诚肯平和,给人一股不得不信的力量:“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想要做事,就要直面芸芸众生。”

“倘若我们怕人非议,索性躲避在这山上修行叩道就好了。可是,既然我们选择走出去,人潮汹涌,便要做到唾面自干。”

“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与我何干?云梦山开山立宗千年,是为天下苍生而活,而不是为了某个人或者某几个人而活。”

敖夜和敖淼淼对视一眼,敖淼淼轻轻叹息,说道:“敖夜哥哥,人家比咱不要脸多了…….咱们比他多活那么多年,怎么只长智慧,不长脸皮呢?”

“可能我们比较需要智慧吧。”敖夜说道。

“……”

敖淼淼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敖夜哥哥。

「哥哥怎么连自己人也捅刀啊?」

「简直是敌我不分无差别攻击…….」

「不愧是自己喜欢的敖夜哥哥呢。」

——–

“我们来到这个星球很多很多年,见过很多很多好人,当然,也遭遇过不少坏人…….有赤裸裸的坏,有偷偷摸摸的坏。有伪君子,也有真小人。”

敖夜看向玄阳,沉声说道:“把杀人下毒作恶多端说的这么正义凛然冠冕堂皇的坏人,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那些人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其实是不相信的。他们自己不信,所以说的时候就有些心虚……你和他们不同,你是真的相信自己在做这种事情。”

“因为那本《鬼眼经》,你们觉得谁有危险,就要把谁杀掉…….数百年上千年,你们就是这么干的。难道被你们杀的那些人当真全部该死?难道死去的那些人……全都是十恶不赦之徒?”

“倘若他们一生中没有杀人,没有作恶,你们一言不合便把人给杀了……我倒是想要问问,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是这个世界的危险因素?”

“大道三千,各人有各人的道,我辈并不强求。”玄阳淡然说道。“世人不能理解,那便不要理解好了。云梦山行事,何须要向人解释什么?”

敖夜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我挺喜欢你们这种傲气的。敢做敢当,强硬到底。”

“有些坏人啊……坏事做绝,一旦找上门去的时候,还没把他给怎么着,他就开始哭天喊地跪地磕头说自己上有父母下有妻儿什么的…….油腻腻的,杀了都觉得脏了自己的手。”

敖夜看着玄阳,说道:“你这种人,杀的干脆利落,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我也是这个意思。”玄阳看向敖夜,出声说道:“我也不想探究你们是什么人了。前事作罢,仅凭你杀了我云梦山弟子…..这云梦山便要让你有去无回。”

玄阳说话之时,手里的锄头朝着地面重重一拍。

砰!

《斗转星移》!

面前的花动了、草动了、参天古树动了、石桌动了、棋盘动了、就连那鸡鸭肥鹅老狗也一起动了。

他们风风火火的朝着敖夜和敖淼淼所在的位置扑了过来,竟然组成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空间大阵。

而刚才还站立在面前的玄阳却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雕虫小技。”敖淼淼出声说道。

说话的时候,便已经挥舞着小拳拳一拳砸了出去。

轰!

强烈的劲流席卷而出,那刚刚动起来的花草古树石桌棋盘有着瞬间的停顿……

继而就像是飘荡在狂风里面的一片树叶似的,呼啦啦的被撕的粉碎,然后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退了出去。

咔嚓!

当那棵千年老树倒在地上砸的粉碎,世界再一次恢复了宁静。

玄阳老道的身影也再一次出现了。

他看着面前的敖夜和敖淼淼,眼神有些凛洌,表情也有些阴沉。

他知道这两个家伙很厉害,但是,却没想到他们厉害至此…….

一拳!

仅仅是一拳,就破了自己的斗转星移?

“看来还是我低估了俩位…….”玄阳出声说道。

弟子解决不了的,他以为师父能够解决…….

没想到师父也没能解决。

“你能说出这句话…….”敖夜看向玄阳,说道:“证明你对我们的实力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我们可能比你想象的我们还要更厉害一些。”

“那便让我再试一次。”

玄阳话音未落,再一次挥舞着手里的锄头朝着地面拍了过去。

轰隆隆……..

地面开始出现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裂缝,地壳朝着两边撕裂开来,露出中间一道深不可测的大洞。

那裂缝仿佛是长了眼睛一般,朝着敖夜和敖淼淼的脚下疾速蔓延而去。

不仅仅如此,就连天上的流云、山谷的野风、溪里的河水,水里的游鱼也一起动了……

整个云梦山仿佛都动了起来。

《天地为棋》!

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

不管是白棋还是黑棋,只要站在棋盘之上,便会遭遇屠缪之悲,舍弃之苦。

头顶黑云如锅底,压迫而来。

脚下裂缝还在不停的蔓延,稍有不慎就会落入这深谷黑洞之中被其吞噬。

四面八方有野风有水箭,每一样都能要了人的性命。

“站着别动。”敖夜出声说道。

“哦。”敖淼淼委屈的答应了一声。

她好久都没有活动筋骨了,她以为今天能够过足瘾呢…….

不过,她的心里还是非常享受被敖夜哥哥保护的这种幸福感的。

毕竟,敖淼淼也是一个小女生……

小拳头能捶爆一座山的小女生。

敖夜站在原地不动,右手握拳一拳轰出。

一道金色巨龙从他的拳头间窜了出来,以摧枯拉朽之势一飞冲天,冲破了头顶倒扣而来的黑云,那让黑色的障云以及里面躲藏的魑魅魍魉仿佛遇到了炽烈的太阳似的四处躲闪,瞬间消弥于无形。

敖夜和敖淼淼的身体金光闪闪,就像是被一道金色的光照给包裹起来一般,而那从四面八方扑杀而来的野风水箭还没有触碰到那金色的光罩便止步不前,更改方向。

风水雷电被人为操纵,便通了人性。

人若勇敢,它便勇往直前。

人若胆怯,它们便畏惧不前。

显然,玄阳从这头金色巨龙身上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

那头巨色巨龙翱翔于九天之上,然后拖拽着更加庞大的身体俯冲而下。

金光的神龙盘旋在半空之中,云梦山之上,金色的双眼四处窥探,打量这云梦山的一切。

也在搜索玄阳老道的身影。

玄阳老道消失不见了。

——-

云梦山。长生井。

山腹禁地,有一密谷。

长生井便在这密谷之中。

据说历代云梦山师叔伯修行到了一定境界,仙陨之后,便会将其棺椁投放至长生井中。

每一个云梦山修行弟子,皆以此身能入长生井为荣。

玄阳以「缩地成寸」的道家绝技,一路急赶闯过重重关卡来到长生井前,双膝着地,往井口一跪,沉声说道:“弟子玄阳,有事求教。”

井口空空,内里死寂。

长生井以长生为名,但是周围寸草不生,就连云梦山随处可见的虫鸣鸟叫都听不着。

“弟子玄阳,有事求教先贤。云梦山有强敌闯入,势不可挡。请求支援。”玄阳跪伏在地,以头磕击石板。

长生井里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弟子玄阳…….”

玄阳磕击的更加用力,额头已经鲜血淋漓。

长生井内,除了每次的升棺仪式,几时有人敢来惊扰里面的清静?

可是,自己却被强敌所迫,不得不赶来求援。

他打破了长生井里面的规矩,也证明了自己的无能。实力不济,修行不足,所以才会被人打上门来而束手无策…….

额头的鲜血顺着石壁四处流淌,一滴滴的滴落进长生井中。

「唉…….」

长生井内,传来一声沉沉的叹息声音。

这叹息声音阴沉缥缈,仿若来自无间地狱。

可是,这声叹息传进玄阳耳朵里却仿若天籁,他磕头磕的更加用力,朗声说道:“弟子玄阳,请诸位先贤救援云梦山…….如若不救,云梦山千年基业便会毁于贼人之手。”

长生井内,并排摆放着数十具棺椁。

这声叹息声音便出自一具棺椁之中。

明明是埋葬死人的地方,却传来活人的说话声音。

“云梦山弟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何人敢扰我修行?罪该万死。”

“还是出去看看吧…….既然能够让玄阳逃到长生井求救,想来是上好的美味…….”

——

砰!

一声棺椁的棺材板突然间炸裂开来,一道黑色的人影冲天而起,朝着长生井上方飞掠而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