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日本无线上网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一章

顾夜恒从温婉亭的住所搬走后,温婉亭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温广文。

温广文只是笑了笑。

“爸,你怎么还笑的出来,现在顾夜恒跑去找季溪了,万一上次袭击顾夜恒的事真是季溪跟叶枫两个人找人做的,那顾夜恒岂不是有危险。”

“哪有这么多危险,现在章慧玲的老公那个什么神探不是在顾夜恒身边吗,再说之前的袭击事件是不是季溪跟叶枫两个人做的还有待考证。”

“可以您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温广文摇着纸扇告诫温婉亭,“顾夜恒的事你最好少管,他搬走就搬走了,你以后不要再去找他。”

“为什么?”温婉亭十分不解,“顾夜恒失忆了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对我们温家来说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只要我嫁给顾夜恒,爸爸您以后也就不用看魏清玉他们的脸色。”

温广文摇头叹惜,“婉婉,你把事情想的也太简单了,你以为魏清玉会让你成为顾家的少奶奶?”温广文说道,“我们温家知道魏清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你要是嫁给了顾夜恒,到时候顾夜恒要是想查魏清玉的事,你是帮顾夜恒还是帮魏清玉?”

“当然是帮顾夜恒。”

“然后呢?帮他查魏清玉,你觉得魏清玉会让我们温家全身而退吗?到时候别说你这个少奶奶,要是被顾夜恒知道我们温家也参与其中,我们温家也会全都完蛋。”

温广文继续说道,“现在安城的局势十分微妙,我有预感大风暴马上就要来了,所以我们温家最好的作法就是什么事都不要做,老实在家待着。”

“那我要待到什么时候?”

“自然是等到顾夜恒解决了安城的问题,一切风平浪静后,那个时候顾夜恒如果还是单身,你再做你少奶奶的梦。”

温婉亭满心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

郭耀辉到安城的当天,顾谨森就给季溪打了一个电话,把郭耀辉要来安城的事告诉了季溪。

“郭耀辉这个名字你听起来有没有一些耳熟。”顾谨森问季溪。

季溪不知道顾谨森问这些的目的,她含糊地应了一声。

顾谨森跟季溪解释,郭耀辉是章慧玲的老公,帝都市海田分局的刑侦队大队长。

季溪哦了一声,“我想

文学

起来了,我给章副总当秘书的时候见过他一次,当时章副总跟我说他们是高中同学。”

“这个郭队长到安城来出差吗?”季溪问。

“不是,是专程过去找我哥的,哥在安城待了快一个月,老爷子放心不下,而我实在是走不开,姑姑刚刚怀孕吐得厉害,也只能麻烦这个姑父过去看看了。”

没想到郭耀辉到安城来的理由比薛茹清还要合理,不过想想顾家确实应该派个人过来看看顾夜恒的情况。

想想顾夜恒受伤失忆一个人在安城,先不说是不是人生地不熟,就顾夜恒的这个实际情况,换成别人家早就会过来人了,但是顾家呢却派了一个简碌过来。

简碌并不是顾家人,只是顾夜恒的一个秘书。

也不知道是顾家人丁不太兴旺派不出人来,还是家人之间太过于冷漠。

季溪觉得是后者。

首先,顾夜恒跟顾老爷子之间并没有多少感情。顾夜恒十五岁离开帝都,九年之后才回来,回来这些年他又一个人住在外面,跟顾老爷子之间几乎是零交流。

而顾谨森跟顾夜恒两个人的成长轨迹没有交叉,可以这么说四年前,顾夜恒跟顾谨森也只是一个彼此知道彼此存在的关系,就算后来顾谨森被允许到帝都,但是跟顾夜恒依然很陌生。

那怕顾谨森在人前喊顾夜恒为哥,但并不能掩饰他们这对同父异母兄弟的貌合神离。

唯一对顾夜恒上心的反而是毫无血缘关系的章慧玲。

想想顾夜恒的人生,也挺孤单的。

季溪也就理解为什么章慧玲会跟她说顾夜恒这些年不容易,同时她也能理解顾夜恒为什么那么的高冷跟毒舌。

其实顾夜恒跟她一样,很少能体会到家庭的温暖,唯一不同的是他比她有钱。

但是有钱的人更孤单。

听顾谨森说完郭耀辉的事,季溪问他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想让她招待一下郭耀辉,如果是这样她这边倒是没有问题,先不说这个电话是他打过来的,就她跟章慧玲之间的关系也应该尽一下地主之宜。

顾谨森说不是,郭耀辉到安城后简碌会进行安排,而且顾夜恒现在在温婉亭家里,温婉亭应该会招待的。

“那好。”

季溪跟顾谨森又随便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顾夜恒从温婉亭的房子里搬出来让季溪给他安排住所时,季溪才想起这件事。

她把顾谨森给她打电话的事告诉了顾夜恒。

“所以你接下来该住在什么地方由简碌说了算而不是让我给你安排。”

顾夜恒那边沉默了一会,突然问季溪,“顾谨森经常给你打电话吗?”

“知道我在安城后给我打过两个,你问这干什么,不会真以为顾谨森喜欢我?”季溪提醒顾夜恒,“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

而且季溪觉得顾夜恒吃醋都是借题发挥,他根本就不是吃醋,他是借吃醋找她的麻烦。

就像学校里那些调皮的男生,总喜欢找借口欺负自己喜欢的女生一样。

果然,顾夜恒说他不是吃醋只是问问,然后他又问顾谨森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在她肚子饿的时候给她送吃的。

“是的。那个时候我妈晚上上班,白天睡的昏天黑地自然是不会给我做吃的,我每天蹲在防盗门前等着他给我拿吃的,我能活下来多亏了他。后来他被你爸接走了,我也大了会出去捡点破烂换馒头吃。”

听完季溪的讲述,顾夜恒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了。”

季溪当时并不明白顾夜恒为什么要问这些事,直到后来他跟顾谨森说,“看在你曾经对季溪有恩的份上,不管你做了什么,一笔勾销。”

那一天季溪才明白,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真的能让人变得柔软。

其实顾夜恒早就变了,在他第一次向她妥协的时候,他再也没有跟她说过“你是我无聊时的消遣”这种欠扁又伤人心的话。

而顾夜恒也不在为了能做一次恶而去行一次善。

这种变化让顾夜恒越来越有人情味,越来越让人觉得温暖。

所以季溪决定给顾夜恒一次机会,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郭耀辉要在安城待三天,他对外宣称到安城来的目的就是查出那天袭击顾夜恒的人是谁,然后再把顾夜恒接回去。

在魏一宁安排的接风宴上,郭耀辉端着酒杯当着魏一宁的面劝顾夜恒,“你这三年多来四处寻找季溪的下落,我相信季溪肯定是知道你在找她,但她一直没有主动跟你联系自然是不想联系,我觉得你应该放下这段感情不要再纠缠。”

在一旁坐陪的温婉亭紧张地看着顾夜恒,她想知道顾夜恒的态度。

顾夜恒没有说话,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仰起脸问郭耀辉,“你知道三年前季溪为什么要离开帝都吗?”

“我知道一些。”魏一宁抢着回答道,“好像是夫人不喜欢她,加上她妈妈在安城这边名声不太好。”

“名声不太好?”顾夜恒故意问,“说说看,怎么个名声不太好。”

于是魏一宁把季溪母亲玩仙人跳的事情告诉了顾夜恒。

“其实……顾总,这件事情呢大家一直都不敢跟您讲,主要是您对这个季溪小姐用情太深,再说这件事情吧季溪小姐不一定知情。”魏一宁站起来给顾夜恒倒了一杯酒,颇有深意地又说了一句,“当然,如果季溪知情那就是另外一件事

文学

了。”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二章

看明白文件上的字,于沐山就笑了:“二位的意思是,怀疑秦天同学作弊?”

“就调查的情况来说,很有这个可能,如果是普通的同学,倒也无所谓,她刚刚在跨年晚会上出尽了风头,要是闹出这样的事儿来,对她的影响会特别不好。

我们怀疑,是有人故意的想要造星,所以呢,希望于校长配合我们,找出那个居心叵测的,以免影响到秦天同学的声誉。”

说着,李主任又叹口气,“其实,这样的孩子,就算是文化课再差,也不会影响到前途,满分,这不是摆明了要毁了她吗?”

于沐山一脸的无语:“你们大概忘了,跨年晚会是发生在考试之后的。”

“所以才说是有目的的针对嘛,而且,还是认识秦天同学,知道秦天同学底细的,我估摸,这种事儿你也不清楚,不如,找秦天同学过来,咱们好好聊一聊,让她锁定一下对象。

然后,咱们再一起制定一个公关计划,最终的目的就是,风平浪静的把这件事儿揭过去,半点儿不要伤害到秦天的名誉。”

说着,李主任再叹气,“对于这样的天才钢琴家,上面肯定非常重视,接下来,肯定要有一系列的动作,咱们,是绝对绝对要把一切阴谋扼杀在萌芽状态。”

“就你的意思是,秦天这成绩,一定是假的?”于沐山头痛的抚额,“咱能不能不要这么武断,我就想问问你们,这次的试卷,怎么可能泄露出去?

好,退一万步来说,就真的泄露出去了,又是怎么能保证让阅卷的老师,把作文都给她打满分?要知道,满分的卷子,是一定会过度关注的。”

“很简单,提前知道题目,提前把作文帮着写好不就行了?“李主任一脸的理所当然,“总的来说,倒也真的是挺下血本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秦天虽然是中了别人的道儿,但其实是她自己的选择,对吧?”

“是的。”李主任点点头,“没人能禁得住这种诱惑吧?”

“她要真的是那样禁不起诱惑的,哪还需要等到这个时候才上跨年揭露身份?早露个脸儿,一切不就全解决了?”

李主任和苗主任就有些犹豫,的确,SKY.Q的知名度摆在那儿,要是真的想要出名,哪需要用化名?又哪需要一直不露脸?

做为埃娜的师父,只要她愿意露脸,地位绝对比埃娜更超然,这种诱惑,难道不够吗?

但,一个在国外留学二年多的,是如何做到满分这样的逆天成绩的?而且,调查了一百名学生,七十名对她成绩不相信的,所以,就算他们想要相信,也找不到相信的理由…….

思及此处,李主任还是决定道:“不如,还是找秦天同学了解一下?”

“行。”于沐山点头,“我个人是相信秦天的,你们一定要了解,我可以找她过来,但,如果你们冤枉了她,就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她道歉。”

“好。”对此,李主任痛快的应下来,“我愿意这样做,如果真的冤枉了她,这样的做法儿,也能堵住那些胡说八道的嘴。”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三章

安亲王的父亲和皇帝的父亲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也就是说,安亲王和皇帝是堂兄弟。

他是亲王,地位贵重,想要查出常安城一名女子的底细,还是很容易办到的。

因此,很快就查到了。

当他知道那凶悍的美貌女子,竟是新晋太子的太子妃,姜家的嫡女姜宁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

这女子,何止是凶悍。

外人不知道,他身为亲王,还能不知道姜宁与淮王以及淮王妃之间的恩恩怨怨?

那会儿太子还在守皇陵,她独自一人,便能与淮王淮王妃斗的风生水起,你死我活。

即便是有姜家在背后帮忙,也足以令人吃惊了。

这不是个好惹的主儿。

何况,如今她已然是太子妃。

再打听,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儿子当街调戏人家,才惹祸上身,挨了一顿打。

这不是活该吗。

安亲王左思右想,想着对方不好惹,这事儿就忍了。

可是,家里老太太那边没法交代。

老太太哭天抹泪的,仿佛被挖了心肝***着儿子去给孙子出气。

没法子,安亲王只好说出缘故,是李宝澹调戏人家,才挨了打。

老太太再一问,对方竟然是新晋太子妃,顿时老脸垮了下来。

安亲王府虽然贵重,却如何能与太子相比?

何况,姜家也不是好惹的。

但这口气,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