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旺搞秦芸雨全文阅读,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老旺搞秦芸雨全文阅读 第一章

多君相门女,学道爱神仙。

素手掬青霭,罗衣曳紫烟。

一往屏风叠,乘鸾着玉鞭。

——《送内寻庐山女道士李腾空》李白

……

见两人即将开打,刚才躲在远处的那帮公子哥儿借机围在樱花军团小娘们的身旁,借机献媚。

衙内们纷纷对着白复指手画脚,轻蔑不屑。更有甚者,冲着白复就啐一口。

为首的崔公子手持折扇,俯身对身旁一位美艳小娘道:“梅蕊表妹,此人是我舅父手下,庶民一个。误打误撞,才在球赛夺魁。

不过,得罪了永王和广平王,够他喝一壶的。估计将来很难在长安立足,迟早要被弘文馆扫地出门!”

白复闻言,不以为意,冲崔公子优雅一笑。吓得崔公子禁不住后退两步。

……

白复负手而立,衣诀翻飞,面如岫玉,仿佛换作一人。虽一身芒鞋布衣,但倜傥风流,宛如白衣卿相。

这群美貌的小娘被白复桀骜不羁的气势镇住,顾不上搭理身边这群哈巴狗似的衙内。一个个眼神炽热,幻想着如何能引起白复的注意。

樱花女将美目涟涟,心道:“难怪师父不让我下山,世间真有这样的男子。”

……

樱花女将率先发动进攻,全身旋转而至,长剑如风车飞轮,抡圆砍向白复脖颈。

旋转中,裙摆飞舞,宛如花瓣绽放,引来无数欢呼尖叫。

白复岿然不动,眼光牢牢锁住樱花女将的左手。

果不其然,就在鲜花绽放的瞬间,樱花女将左手短剑从花瓣中电射而出,犹如怒放的花蕊。

“锵啷”

“虎奔”长剑从白复背后出鞘,白复手一勾剑穗,剑如疾电,直刺樱花女将短剑剑锋。

“以长击短,以强凌弱!”

樱花女将长剑看似凌厉无匹,然而,全身劲力都在左手短剑之上。倘若格挡长剑,短剑就会在对手出剑的瞬间,利用对手重心的移动,侵略如火,攻入对手要害。

如同两军交锋,派前哨军骚扰敌军,暗地里埋伏一支奇兵。一旦敌军倾巢出动,则派奇兵杀入中军大帐,夺旗杀将。

白复深谙剑道之理,避“虚”就“实”。如同调动主力部队剿灭这支奇兵。

樱花女将见自己的策略被白复识破,剑法一变,右手长剑下劈,左手短剑横斩。

长剑如虚空落泉千仞直,雷奔入江不暂息。短剑若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

两柄剑交相辉映,攻守互搏,几乎没有任何破绽。

白复腾空而起,双腿凌空劈叉,一剑斩下,如高峰坠石,凌厉无匹。

樱花女将双剑一架,划出一个十字,将白复的剑格挡出去。

白复借着封架之力,一个空翻,倒飞回来,再刺一剑,如劲松倒折,落挂石崖。

白复白衣飘飘,翩若惊鸿,引来无数少女尖叫,不少樱花军团的拥趸开始阵前倒戈。

针对白复凌空乱潈射,樱花女将左右连刺,剑洗青壁。如流沫沸过穹石,以快打慢,以柔克刚。

老旺搞秦芸雨全文阅读 第二章

第122章临江事了,江南,我来了!

林跃坐在那里,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一般。

但是他的脸色却是一阵红,一阵青,又是一阵白,一阵紫的,看起来又吓人,又诡异。

“公子他……他这是怎么了?”雅妃完全弄不明白怎么回事,担忧的低声问道。

李忠有些口干舌燥,看了她一眼,惊疑不定的道:“你们公子他是不是学了什么秘法?”

雅妃连连摇头:“我不是很清楚,到底怎么了?”

咽了口唾沫,李忠睁大着眼睛道:“他不久前使出了武道宗师才有的手段。”

“不可能!”

想都不想,雅妃直接断然的否决了他!

因为雅妃也清楚的很,不管林跃多么的妖孽,多么的惊才绝艳,也绝对不可能以这个年纪成就武道宗师的!

看着她断然否定的样子,李忠很想告诉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在天庆武馆自己亲眼目睹的那一幕,却是那么的真切!

连连摇头,李忠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该相信常理了,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些疑惑不解的道:“他现在体内有一股极强的吸力,好像在自我疗伤,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两个人谁也没办法,也不敢乱来,只能守护在林跃身边。

一直到傍晚时分,林跃才缓缓睁开眼睛。

当他睁开眼的那一刻,一道精光在他眼底绽放,只是一闪而逝,就恢复了正常,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雅妃一直在旁边守候,立刻过来:“公子,你醒了?”

“我昏迷了多久?李忠呢?”林跃微微皱眉。

“李忠背你回来的时候公子就昏迷着,到现在几个小时了,他在外面守着,柳家,慕容家还有方家的人都来拜访,全被他拦在门外了。”雅妃连忙道。

林跃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强壮,充满了力量。

他心中暗喜,道:“让他们一个个的进来吧,我先上楼换下衣服。”

林跃回房间冲洗了一下,将满身血迹的衣服换下,随后缓步下楼。

柳家前来拜访的是柳鸿恩老爷子和柳少云,林跃以礼相待,吩咐雅妃上好茶。

柳鸿恩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直接将一张黑卡双手呈递给林跃:“林先生,这是我们柳家的一份薄利,还请先生收下。”

“只怕我无功不受禄吧。”林跃淡淡一笑。

“是这样,我们想请先生担任柳家名誉客僚,先生只需挂一个名号即可,再说青歌也住在这里,这张卡也算是她的租金了。”柳鸿恩倒是很会扯关系。

“老爷子你客气了,这别墅本来就是你们柳家的,我只是暂住,按理说应该是我付租金才对。”

“这万万使不得啊!”柳鸿恩连忙摆手。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爱孙和林跃关系很好,但依旧不敢贸然说话,处处谨慎小心,生怕得罪了林跃,这可是连半步宗师都可以斩杀的超级存在啊!

别说这样小心谨慎的和他说话了,就是让他在林跃面前一直装孙子,他也愿意!前提自然是林跃可以保佑他柳家。

看着柳鸿恩那一脸沧桑,林跃淡淡一笑,将黑卡收下:“既然如此,小子恭敬不如从命了。”

柳鸿恩喜出望外,激动的全身直哆嗦!

从此,柳家不但可以打着林跃的名号,更是能和江南林家扯上关系,柳家兴旺,指日可待!

三人又寒暄片刻,柳鸿恩爷孙才开开心心的离去。

慕容远山带着慕容城进来了,只是和柳家爷孙不一样的是,慕容城竟然被五花大绑着,一进来,他就跪在了地板上,显然是得到了慕容远山的授意。

老旺搞秦芸雨全文阅读 第三章

“欢迎光临。”

衣着整洁的侍女礼貌的向着沈渔问好。

这是一家灵符教馆,扬州城最有名的两家。

来到扬州城之前,沈渔专门问过,这两家道场那一家教导的比较好,答案是各有千秋。

问柏青霜,柏青霜推荐了另外一家,不过沈渔还是选择了这一家,原因呢……消费者的眼光是雪亮的,想知道高档消费场馆那家好,看看门前的热闹程度就知道了。

虽然两家门口都是车马稀少,但是这一家的人流还是多一点。

于是,沈渔放弃了柏青霜推荐的博雅居,来到了水鱼馆中,这家道场之所以叫做水鱼馆,因为创始人在大江之上观游鱼而突破难关,于是将自己的道场命名为水鱼馆。

沈渔还是很欣赏这个名字的,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学习制符。

这个世界,只要你有钱,就能学到很多最基础的东西。

“不知道先生,想怎么学习?”

“最好的、最贵的方案。”

沈渔的手指点了点桌子说道。

“先生,我们有个班,马上就要开始,四个人一个班,你可以……”

“不,我要单独授课,单独讲授,可以吗?”

沈渔这次来到了扬州城,携带有大量的金银珠宝。

“可以,先生你看,这是我们的报价单,我们的馆长会过来……”

这时候一男一女走了过来,男子的眉目和高三公子有点相似,年长了不少,而女子沈渔认识,前天在小巷子里,遇到的那几名女性中的一位,当时米夫人抱怨她,说她为了扬州城的产业,当时反对和沈渔联合起来等等。

“这位就是前天你们遇到的高手?”

那名男子表情有点倨傲,看着面色枯黄的沈渔点点头,“玉娘说你的武功不错,有没有登记过?”

沈渔不由自主的翻了一下白眼。

江湖人自然也有路引等东西,但是那些伪造的东西就是用来糊弄人的,平日里谁愿意每到一处,就在天机榜下登记自己的身份?

就连官府也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现在这位中年男子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这位是高怀远,节度使大人的长子。”

那名妇人连忙介绍道,向沈渔使了一个眼色。

“见过高大人,我才来到了扬州城,明天就会去登记身份。”

沈渔没有刻意的激怒这个人,也没有表现出鄙夷等神色,态度很好地应付道。

“嗯,其实扬州很不错的,大帅府也欢迎各路英雄。”

高少帅悠悠的说了一句,那句话就是随口问一句,就像是警察随便问某个人带身份证没有,他的地位根本没有必要针对沈渔。

只不过听闻扬州城来了这样一个高手,于是问一下。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也没有和沈渔打招呼,转身离开了。

萍水相逢,如此而已。

……

三天后。

高少帅离开之后,流程继续走下去,没有什么故意刁难沈渔,必须让沈渔说清楚为什么要跟着她们,没有设置难题,要沈渔证明什么,才能传授制符等等。

她们如果这样做,沈渔直接转头就走,去另一家学习而已。

至于说两家联合起来,都不教导沈渔学习制符?

无所谓,天下这么大,总有一天山水相逢。

下面就是学习制符。

接触了制符,沈渔发现这东西很有意思。

另一个时空,大汉帝国也有法师,不过因为种种的限制,能力并不怎么强,而在这个世界,法师们无疑找到了新的道路。

那就是借助器具等施展法术。

无论是灵符笔、法杖还是别的,起到的都是沟通、放大的效果,沈渔所学的制符就是其中的一种手段。

将内力通过符笔进行转换,变成了法力,然后绘制到特制的符纸上,等到使用的时候,用内力或者真气激发,就可以施展开来了。

沈渔学的很快,练武这么长时间,他已经达到了【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的【内三合】境界,筋骨运行时候,真气可以准确配合,心手合一,完美如意的掌控真气和身体。

因此上,对于普通人来说很难理解和绘制的复杂灵符,沈渔可以很轻松很完美的划出来,再加上他对天地灵气的感受力,沈渔学起来基础灵符,短短三天就入门了,让老师赞叹不已,大声夸奖沈渔的天赋极好。

“多谢老师。”

沈渔很客气的向着苗玉娘点头致意。

然后,他再次拿起了灵符笔,凝聚了心神,调用了内力,在符纸上画出了灵符。

“不,应该是感谢你学习制符。”

创建水鱼馆的前辈早已经去世了,留下的儿子病弱,于是让姐姐苗玉娘负责主持,这个女人为人处世还不错,懂得看眼色也懂得抱大腿。

虽然不识真龙,在跟随沈渔一事上做了错误的决断,不过想一想她全家都在扬州城,大大小小的产业也在此地,就能理解她的无奈了。

这三天,沈渔的老师是苗玉娘和另一位灵符师,她们不仅仅因为沈渔的武功高强而殷勤教导,更重要的是沈渔舍得花钱。

灵符的学习很昂贵,除了数百两银子的学费之外,灵符笔、符纸、特制墨汁等都很贵,这些东西还会持续消耗,除了不差钱的人之外,中等家庭都负担不起这种持续的支出。

当然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武道比起灵符的学习实在是太有压倒性的优势了。

沈渔学了三天花了近千两银子(有点乱花),这些钱足够培养出五名脱产习武的武士了,他们只要练出了真气,就能有产出了。

而灵符呢?

大部分的灵符,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一个几两银子的引火符就是一根火柴,清水符的价格足够大家多带一点水,而这些武者都可以做到。

现在灵符师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大家有点钱学点本领到身上比起买工具不是更好——就像是穿越到古代,大家是愿意学习内力呢,还是选择一把枪械?

前者可以反复的使用,而且出色完成大部分工作还能强身健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