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伦h,惩罚扒开抽打花蒂

禁忌伦h 第一章

“歌者,不就是卖唱的嘛。”

十几岁时在酒馆里当过打工人的伊露丽,有些嫌弃的撇撇嘴。她当时所在酒馆的卖点,就是异人,包括精灵、冬林魔、夜魔、海之子等等。无一例外,都是女性,且大多都是亚人,也就是和人类有稍许特征区别的种族。

至于兽人、牛头人、矮人、蜥蜴人等体貌特征差异太大的种族,在高档酒馆里基本没有,只存在于某些比较重口的地下酒馆。

一般来说,这些异人,或者说亚人,都是各地被贩卖到阿拉贝的奴隶,没有任何自由,没有任何权利,生死都受老板的摆布。

在伊露丽的酒馆里,就有一位夜魔女因为嗓音出众,身段窈窕,每天的工作就是为宾客卖弄风情,唱歌跳舞,算是头牌,生活待遇不错。

但从本质上来讲,头牌和伊露丽没区别,在阿拉贝城都是卑贱的种族。这在她们登上阿拉贝城的土地开始,在奴隶行会就登记在册的,并且在手腕处都留有奴隶印记。

包括现在,伊露丽的手腕处就有奴隶行会,利用一种极难抹除的炼金材料所刻下的奴隶徽记。被某个买主购买后,还会加刻属于该买主的特定徽记。

之所以不刻在更显然的脸上,主要是考虑她们需要从事的行业,大多需要一张漂亮的脸蛋。

当然,并不是所有异人都是奴隶。一些异人贵族以及商会,有时候也会来到阿拉贝城做生意,不过需要在港口管理处,自主办理相关手续。

埃斯蕾娜、伊露丽她们被迫离开裂石群岛,来到阿拉贝城,实际上是偷渡客,只要查验手腕,奴隶身份就会暴露。

缇娜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伊露丽,她虽然年纪不大,也没去过酒馆,但她知道精灵和魔法师有着源自祖辈的恩怨,许多精灵都曾被当做奴隶贩卖。

“不是的,她是真正的歌者。”缇娜依据记录上的内容,耐心的解释道:“她的祖父母是是狐人贵族,经常来阿拉贝城做生意。但后来带领僚属定居在这里,在城外购买了农场和酿酒庄园,在城里则经营一家酒馆,酒馆的名字叫做冬暮之花。”

说到冬暮之花,缇娜看了眼伊露丽,见她表情没有多大变化,顿了顿接着道:“冬暮之花在阿拉贝城的贵族圈里很有名气的。”

“她们的歌姬一定很妖娆,容易揩油水吧?呵呵……”

在伊露丽的眼中,酒馆就是酒馆,是那些肥头大耳,粗鲁肮脏的混蛋们肆无忌惮的展示人性丑恶的地方,他们端着酒水,喷着吐沫,吹着牛皮,色迷迷的眼睛肆无忌惮,试图从任何角度窥探春光。他们在任何但凡有一点机会时,就会伸出恶魔之手揩油,一旦得逞就哈哈大笑,一旦失败就骂骂咧咧。

“呃……”

缇娜的脸蛋发红,在见多识广的伊露丽面前,她的确是个不谙世事,只见光明,未睹黑暗的白纸。

北地除了有魔龙、魔怪等千奇百怪的魔物盘踞之外,生活着许多奇怪的亚人种族,狐人只是其中之一。还包括冬林魔、夜魔和雪族等等,各自有着各自活动的地区。狐人体态娇小,成年狐人也只有正常人身高的一半,虽然力量上很差,但狐人天资聪颖,善于外交和沟通,热衷于商业贸易,武力主要依靠驯服的各种强力魔物。

“是这样的。我听父亲说,因为冬林狐人生活的地方很寒冷,所以他们都喜欢喝酒,更善于酿酒。他们所酿造的酒十分特别,唔,我没喝过酒,不知道究竟为什么特别,但在阿拉贝很受贵族阶层欢迎,包括许多魔法师都喜欢光临他们的酒馆。”

伊露丽可是个标准的小酒鬼,作战这段时间,物资短缺,她早就馋坏了,立即眼里发光精神奕奕:“接着说,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记录上有描述,这位狐人女孩的歌喉轻灵美妙,她所演唱的歌曲,能够让人的心情平静舒畅,甚至是魔法师乐于在她演唱时冥想。传说她的歌曲,能给他们一种精神上奇妙安宁,就像沉浸在某种超然物外的状态中。”

“她因此受到魔法师的关注,在十岁那年就接受测试,发现体内的确有力量波动。接下来的两年都算正常,但就在去年,她接受测试时,宝石碎裂了。”

伊露丽眼珠子一转,这太符合条件了,还是个善于酿酒的小可爱。

“她叫什么名字?”

“菲奥娜·雪尾。这是她在阿拉贝城的名字,菲奥娜的意思是美丽的。她的狐人名字记录上只有发音,叫菲菲,雪尾是她的家族名称。”

“菲菲?”

“后来呢?还有其他记录吗?”

“只剩结语了,她并不适合成为魔法师,考核终止。”

禁忌伦h 第二章

万佛殿乃海外上宗大教之一,传承自上个元气潮汐复苏时代,号称佛门源头,自然拥有关于‘战神殿’的记载。

九祖作为万佛殿老祖一级的人物,非常清楚战神殿代表着什么。那可是陆地神仙层次的强者都无法擅自闯入的地方,传闻中某位至强者所留下的手段。

只不过,随着上个元气潮汐时代的落幕,战神殿同样消失,再无踪迹。

九祖没想到的是,在这座大陆上,竟然会出现战神殿这三个字。

九祖脸色微微凝重。他第一个念头便是金刚寺方丈口中的战神殿,是否与他所了解到的战神殿重名。

毕竟,战神殿这三个字虽然不常见,但也并非真的举世唯一。

只不过,金刚寺方丈后面说到的魔龙,却是让九祖惊疑不定。

如果仅仅只是战神殿,倒可能是巧合重名,但再加上魔龙,却是与万佛殿对于战神殿的记载吻合。

“你没有骗我?“

九祖神色郑重,盯着金刚寺方丈,一字一句道。

战神殿里的那头魔龙,在上个元气潮汐复苏时代,可是数位陆地神仙联手都

文学

奈何不得,最后反而灰头灰脸的被赶出来。

这样的凶兽,就算是佛门的大罗汉出手,恐怕也是无功而返,怎么可能会陨落在一位罗汉尊者手上?

“出家人不打诳语。”金刚寺方丈双手合十,低声说道。

“是了。”九祖仿佛突然想到什么,“上个元气潮汐复苏时代距离现在,恐怕已经过去一万多年。”

“这般漫长的岁月,战神殿即便仍旧存世,但那头魔龙想必也是气血衰败,一身实力应该快要跌出神话境了。”

九祖想到这,微微颔首,顿时想通了。

魔龙作为妖族,寿元固然远超人族,但代表魔龙没有寿元大限。

否则,这个世界早就让妖族统御了,还有人族什么事情?

而寿元大限之下,气血衰竭,实力暴跌,让一位罗汉境的尊者斩杀,倒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不过。”

“就算魔龙真的快老死了,但自身天赋神通仍旧在,少林寺的那位罗汉尊者,能够斩杀魔龙,肯定有些手段。”

九祖心里思索着。

他倒是没有怀疑金刚寺方丈是否会说谎话。

九祖刚才一直以领域观察金刚寺方丈反应,对方如果有任何假话,必然瞒不过他。

再说,按照金刚寺方丈的描述,这件事不说路人皆知,但起码并非是什么秘密,他只要出去再确认下不就行了?

金刚寺方丈怎么敢在这方面欺骗他?

“或许,我所寻找的‘佛’,便是与这有关?”

九祖念头疾转,最后抬头望向某个方向:“看来得去一趟少林寺了。”

九祖冒着与长安城那位神话交手的风险,进入唐国,就是为了他感受到‘佛’的气息,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线索,怎么可能放弃?

想到这,九祖一步迈出,消失在原地,朝着少林寺赶去。

金刚寺方丈与诸位护寺法王相互看了眼,最后,某位护寺法王忍不住问道:“方丈,此人到底是什么实力?”

“什么实力?”

金刚寺方丈扫了这位护寺法王一眼:“你觉得,能够仅仅凭借气息,便将我金刚寺数千弟子压制,会是什么实力?”

这话一出。

众多护寺法王脸色一白。他们刚才心里也有所猜测,但一直没敢确认,此刻听到方丈如此答复,自然心里震撼万分。

“方丈,这人如果是位佛门尊者,我等为何以前没有听说过啊?”开始说话的那位护寺法王试探问道。

“我也不知。”

金刚寺方丈微微摇头,脸上浮现一抹担忧:“但少林寺,恐怕有麻烦了。”

……

皇宫。

唐皇眉头一缩,望着龙案上呈递的情报。

“一位少年僧人?”

“一巴掌拍死一位绝顶大宗师?”

唐皇喃喃自语着。一般来说,不管是蜕变一次的绝顶大宗师,还是蜕变三次的一品大圆满,固然存在实力差距,但绝对不可能大到碾压的程度。

而情报上的这一幕,只有一个可能。

那位少年僧人,实力已经超过武道九品,迈入罗汉尊者的层次了。

至于具体处于罗汉尊者什么高度,唐皇就不知晓了。毕竟,任何一位罗汉尊者,都能一巴掌拍死一位绝顶大宗师。

“陛下,那位少年僧人,可能是万佛殿的人。”道一门的那位老道士开口道。

“万佛殿?”

唐皇放下情报,望向老道士。

老道士来自海外道一门,见多识广,因此唐皇一有疑惑,便将老道士请出来解惑。

老道士也乐得如此,经过这段时间相处,他也能看出,唐皇在苏秦里有着一定地位。

这样能够交好唐皇的机会,老道士又怎么可能放过呢?

因此,对于唐皇的任何疑问,老道士知无不言,哪怕涉及到道一门的隐秘,也会毫不犹豫的说出口。

“不错。”

老道士点了点头。

“这位少年僧人,不久前去了一趟金刚寺,然后离开金刚寺,朝着南方而去……”

禁忌伦h 第三章

听到夜耀的话,玛修这才回过神来。

如何吸收魂环,流程她已经听夜耀说了很多次了,所以,她本能的将目光放到了不远处躺倒在地,身处血泊的灰林龟上。

也直到这时,她才看到了灰林龟是何等惨状。

原本厚重、庞大有如假山的龟甲几乎崩裂殆尽,隐藏在龟甲下,那粗糙的身体也遍是血痕。

在它的背上,可以看到,一道几乎贯穿了它大半个身体的惨烈剑痕,从上往下看,隐约可以见到里面几乎完全破碎的内脏。

有如巨石般的头颅无力的垂

文学

落在地上,一张巨口微微喘息,以彰显它仍然还有一口气。

不过,从它眼中越发黯淡的神光来看,如此伤势下,哪怕是以它庞大的生命力,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快去吧,再拖一会儿,我们就得另找魂兽了。”夜耀站在玛修身旁轻声说道。

随即,夜耀手中就多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这是夜耀在来这里的路上买的。

并非什么太过精良的武器,不过,配上玛修现在的十级魂力,足以了结这只灰林龟的性命。

玛修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玛修愣愣的看了灰林龟一会儿,然后就像是受惊的小兔一般,猛的挪开了目光。

“师父……我怕……”玛修的声音一时有些发颤。

“啧,这个场面对于六岁的孩子来说还是太血腥了吗?”夜耀苦恼的摸了摸脑袋。

这到底确实他一时间忽略了。

毕竟,当年他和唐三猎杀魂兽的时候,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唐三自不必多说,就算是他,对于杀魂兽,倒也没有太多不适。

不同于杀人,杀兽这种事……

他前世见多了。

不过,玛修现在的反应,恐怕才真正像是一个平民家出身的六岁孩子吧。

但是,这一关终究还是要迈过去。

于是,夜耀柔声道:“没事的,不怕。”

“师父帮你。”

“闭上眼睛。”

玛修如言闭上了双眼。

夜耀将匕首递到玛修手上,虽然玛修身体微微一颤,但是好歹还是握紧了冰冷的匕首。

虽然玛修闭上了眼睛,但是夜耀想了一下,还是空出一只手捂住了玛修的眼睛。

然后夜耀带着玛修,一个起跃,就落到了灰林龟的头顶。

夜耀一边捂着玛修的眼睛,一边再次释放出武魂,在灰林龟还算完好的透露上开了一条细微的缝。

比起背上的伤势,这道完全不起眼的伤势,在灰林龟全盛时期,最多不过是一道小伤罢了。

不过,现在却会成为它最致命的伤口。

将灰林龟最坚韧的皮肤、角质层和一部分血肉划开,夜耀确保了玛修手中的匕首能够真正贯穿灰林龟的头颅。

于是,夜耀说道:“将心神放空,不要多想,然后运起魂力,凝聚在匕首上。”

听到夜耀的话,玛修虽然脑海中不时地闪过灰林龟狰狞的身体,但还是努力将大脑放空,强迫自己什么都不去想。

好在,相比于对于杀生、还有对于尸体的恐惧,夜耀的话在玛修的心中还是更为重要。

没多久,玛修就已经做到了完全放空自己。

然后本能的运转魂力,按夜耀所说的将魂力凝聚在匕首上。

散发出淡淡寒气的黑色匕首,突然升起了一层淡淡的白光。

“好,接下来……”夜耀轻声道。

夜耀抓着玛修的手臂,将她的手臂带至合适的位置。

“现在,用尽全力,将手臂挥下。”

玛修猛地吸了一口气,灰林龟地惨状不可遏制地再次出现在她地心中。

“师父……我办不到……”玛修的脸色有些苍白。

刚才所见的一切,对于她来说,还是太刺激了一点。

夜耀心中不由有些悔意。

早知道这样,刚才他就不应该图爽快把场面弄得那么大。

老老实实像平常一样,别给龟龟弄的太惨,少流点血,也不会这样啊。

但是,事到如今……

“用力!”夜耀骤然一声大喝。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玛修浑身一个激灵,然后本能的听从着命令,手中带着魂力的匕首猛然挥下。

一道鲜血喷洒而出,被夜耀随手以魂力击退,没让这些血沾到他的小徒弟身上。

如果沾到了,那他这徒弟恐怕得吐上几天,甚至以后还会留下阴影……

他这个师父做的也太失败了。

匕首精准的刺入了灰林龟的颅中。

灰林龟原本还有些许颤动的头颅猛的一僵,然后再无声息。

或许,这么干脆利落的一击,对于他来说,还是解脱。

玛修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原本就发白的脸色更是惨白一片,身体更是抖得跟筛子一样。

“师父……我……我……”玛修根本连话都说不清了。

“没事,就是这样,玛修做的很好。”夜耀轻声劝慰道,然后立刻抓着玛修离开了灰林龟的脑袋上,落到了叶泠泠的身边。

将手挪开,但是玛修已然紧紧的闭上自己的双眼,愣是不愿意睁开。

叶泠泠深吸口气,狠狠的剐了夜耀一眼,那意思很明显。

有你这样当师父的吗!

然后一把将玛修拉了过去,不断地低声劝慰。

夜耀则是蹲在地上唉声叹气。

这年头,做个师父怎么就这么难呢?

不仅要着急土地的修练、魂环选择、未来发展、还要关注徒弟地身心健康,以后可能还有前途、姻缘什么的……

我好难啊!夜耀发自内心的感叹道。

眼角随意的瞥了一眼,发现灰林龟身上确实升起了一个黑色的魂环后,夜耀也不着急了。

安慰孩子什么的,他一个大男人是搞不定,还是教给叶泠泠吧。

他相信,叶泠泠肯定能搞得定玛修。

叶泠泠大概柔声安慰了小一刻钟,玛修的神情终于是好看了一点,最起码敢睁开眼睛了。

“师父……“玛修一张小脸埋在叶泠泠的怀中,微微侧过脑袋看着夜耀,委屈巴巴的说道。

夜耀摸着脑袋干笑两声,也是有些尴尬。

“咳咳,好了,既然这一步结束了,那我们进行下一步。”夜耀看着玛修眼中浓浓的幽怨之色,不由赶紧说道。

“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一步,吸收魂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