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上:雪白的臀部

坐在木马上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坐在木马上 第二章

不只夏瑞泽那边冲锋陷阵成长巨大,李古仙带了一群徒子徒孙随着我的气运一路杀伐,成长更是惊人,这一场天道战也让我看懂了不少的关窍,双方天道互噬,孰强孰弱自然是主要的参照标准,但实际上互相接触的时候,谁的天道更加扎实,针对性更强一些,而对冲的时候,一旦有天道克制,那是吞噬多少强大多少,很快就能够从互相平等实力转变成碾压态势。

所以李古仙和夏瑞泽这类拥有一堆杂乱天道道基加持的,在天道战中获得了相当大的优势,他们是属于强势吞噬类的道极,当然,他们本身道统的锐利,个人的能力也占优不少。

而媳妇姐姐那边道统虽然没有那么杂乱,但却能够轻松的灭人念头,这就是六道至尊的手段,由此而延伸出去,也不难想象传说当年六道天和混乱天的大战,六道仙尊一击灭掉始炁仙尊念头,导致始炁天现在成了无主之天了。

之所以始炁天能够被元炁仙尊和玄炁仙尊控制,其实也是始炁天本身还有一些基础天道在维护,所以能够进行移动和发动进攻,但这些都不重要了,眼下始炁天已经成为了创世天的一部分了。

我这边攻打太始天采取了划水逐步推进的政策,蚕食的速度并不快,所以三太天不但把隐藏实力都调动起来,还抽调了太始天的力量,所以二炁天被围追堵截,难免叫苦不迭,频频向我这边求救。

我其实现在不救也有自己的原因,因为这二炁天狡猾无比,向来也是各种留余地,以至于每次都能够绝处逢生,如果现在我就帮助他们,谁知道他们脱困后会拿出什么杀手锏来,所以我得把他们逼上绝路,反正这三太天主攻的方向和我不谋而合,他们更害怕二炁天。

三太天局势喜人,我这边则稳扎稳打的推进,这段时间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月,二炁天虽然没有给吞噬超过三分之一,但也是够呛了,而三太天那边即便是吞得多了,可也不见增长太多,毕竟太始天那边薄弱,难免也就给我有机可乘,当然也不是只吞噬了太始天,就连太初天和太素天那边我也没少吞噬,所以整体看吞的不多,实际上却是不少。

因此三太天看似对二炁天穷追猛打,实际上却给我从后方掳掠走了不少根基,即便它们还能控制,但也察觉到了我的目的。

“呵呵,都说自混沌一开,元祖仙之后,这开天辟地的创世仙尊也不容小觑,老仙我本来还不相信,如今算是信了,一个月虽然短暂如光敛去,老仙我还觉得不过是碰巧,现在这账单一算,着实不对头,创世仙尊可从原先开始,吞噬了不知道多少的气运了吧?整体而言,你是多了两个始炁天都有了?”太初仙尊是很聪明的,想要忽悠他肯定是不行,我也算是小心翼翼尽量吞一些无关紧要的了,但终究还是给他逐步盘查出来了。

坐在木马上 第三章

“哦?”

姜不虚微微一愣神,不禁问道:“你可还有什么疑惑不解的地方吗?”

“确实有。”

江缺恭敬地点点头,内心茫然着。

“说来听听。”

也不差一时半会儿,姜不虚便也不介意。

他反倒是很好奇着。

江缺还能有什么疑惑的地方?

莫非,还涉及到他不成?

正疑惑间。

江缺开口问道:“前辈,既然轮回破碎,天地间的修行者也因寿元限制,那这天地间的强者们又去哪里了?”

是离开了?

还是说没有呢?

又或者,还存在着?

如果天地间的大佬们都还活着,又该是以一种怎样的方式活着。

江缺之所以想知道这么多东西。

主要是自身实力不强,以后出去历练万一遭遇到,也好有一个说辞。

或者说。

有一个心理准备。

正好姜不虚应该和那些大佬是同一类人。

想来,他应该知道些情况。

下一刻。

听到江缺之言后,姜不虚整个人都愕然起来,“你问这些做什么?”

“晚辈怕死。”

江缺沉吟地回答道。

姜不虚:“……”

这个理由竟让他无从反驳,也无法去反驳什么。

毕竟谁都怕死。

怕死并不是一个贬义词。

这是人之本性。

他姜不虚也很怕死。

要不然也不会龟缩在这一片禁地内,等待着大机缘,或者是天变时代。

若非如此的话,他早就死了。

“天地间,确实存在许多大佬级别的存在。”

姜不虚思忖片刻

文学

后,还是对江缺说道:“九天十地内,各族都有这样的强者存在。

他们寿元将尽,他们活不了多久。

可因为轮回无存的缘故,导致他们如我这般想走转世重修的路是不行了。

于是。

要么和我一样化一禁地,改变禁地内的法则,躺进去等死。

要么就用秘法、秘术,或者是一些珍奇的宝物、丹药等等手段。

打造棺材,躺进去苟延残

文学

喘着。

并且还美其名曰叫做‘闸血自斩’,停寿以期未来。

实际上。

这种方法最多也是苟延残喘之道罢了。

能活一时,却活不了一世。

相当于活死人。

一旦未能等到大机缘,或者天变时代没有来临,他们若是提前醒来必死无疑。

多则三五月间便会死,少则三五日间便要陨落。

从此以后再无机会。

这便是当今的诡异局面,诸神界实际已快要进入末法时代了。”

只不过这种末法时代体现出来的效果,最先是从上层开始的。

许多老一辈的至尊早就闸血自斩。

他们再也没有机会。

甚至,就连一些大道级的存在也不行了。

要么突破修为能多活一些时日。

要么就只有闸血自斩。

这些选择当年姜不虚是亲自经历过的,也因此茫然难解。

他内心苦涩痛苦。

实在是没有想明白其中的道道。

或许,这一切都是因为轮回被人毁灭的缘故吧。

是没有轮回的后遗症。

否则,天地间绝对不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寿元没有,突破成为难事。

长生更是无从谈起。

说不定啊。

便是因为轮回的缘故导致长生物质减少了。

江缺如此地猜想着。

但……

这只是他的猜想罢了。

具体如何还需要再仔细研究一番。

他现在也不知道。

事实上。

他说得一点错都没有。

这天地间确实有不少大佬存在,也确实有不少强大之辈。

但这种所谓的强大之辈,现如今都变得凄惨无比起来。

他们的命运早在几百万年前的那场恐怖大战中,就已经注定了。

“大家都是苦命人,都逃不过命运的束缚,挣脱不了寿元的限制。”

姜不虚淡淡地说道:“没有轮回之所,修行仿佛被人砍断路,断了生机与未来。

诸天大佬都开始闸血自斩,开始苟且停寿而活。

世间一切,都太过艰难了。

以前是越老越有用,越老越值钱,但现在竟变得不一样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