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一晚上要了小姑娘三次

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第一章

第1015章大结局下

三天后。

一大清早,古妍儿一醒来就开始整理着出行要带的行李。

自己的。

柯贺哲的。

还有六个孩子的。

八个人的东西,整理起来真的好累呢。

可是柯贺哲说他忙,她就只好一个人整理了。

大包小包,整理好了一个人的就放在一边。

于是,费时两个小时,她弄好了八个行李箱放在门口。

章启天已经到了,看到她有气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太太,可以出发了吗?”

古妍儿点点头,“好了。”然后起身,望着孩子们,“走,出发了。”

三个大的在前面飞奔,三个小的由保姆抱着分别上了三辆车。

没办法,孩子多呀。

等到三个小的长大了,再出门就不用这样的麻烦了,只需要带一个保姆

文学

就够了。

他们要去国,去接伍少辰,这也是柯贺哲这次出国回来后带给她的好消息。

他找到伍少辰了。

不过,那小子有个要求,除非是他们全家去接他,否则,他就不回。

于是,被逼无奈一心想要卸了国青帮帮主之位的古妍儿只好勉强同意了。

再也不想当什么帮主了呀,听着挺威风的,可其实,每天都要累死多个脑细胞,再那样继续下去,她不要活了。

然后等回来,她就与柯贺哲大婚了吧。

那家伙认认真真的弄了满屋子的勿忘我向她求婚,没想到她答应后他就没了下文,再也不提婚礼的事情了。

仿佛,他从来也没向她求婚过。

可她很想趁着现在还年轻身材还不错,也没有大肚子了好好的穿一次婚纱,再来一次象样的婚礼。

那是女人的梦。

她做过了一次梦,可那次大着肚子就觉得不过瘾,就想再做一次。

私人飞机,一家八口加上保姆,挤得满满的。

飞机起飞了,机舱里也热闹了起来。

古妍儿看着孩子们,就觉得这个家要是想清静下来,就只有睡觉的时候了,不过,她却极喜欢这样的热闹。

飞机在十几个小时后降落在了国。

当抱起晓予走到舱门前,一眼看到飞机外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古妍儿是飞奔下去的。

“哥。”连着晓予一起扑进伍少辰的怀里,想了他几年了,终于再见,就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伍少辰轻拍了拍她的背,这才扶着她缓缓直起身形,看着她怀里的小人,“是晓予吗?”

“是滴,舅舅好。”晓予眨吧眨吧大眼睛,心情愉悦的也在审视着这个传说中的舅舅,果然很帅气呢,好看,不过比她爹地还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这话,她绝对不告诉伍少辰这个舅舅。

“来,这是舅妈,叫舅妈。”伍少辰微一侧身,一个漂亮的金发碧眼的混血就到了眼前,古妍儿有些激动的握住了她的手,“雪嘉妮是不是?”

“嗯嗯,我是。”女人搂住了古妍儿,左贴了一下脸,右贴了一下脸。

古妍儿知道,这是她的嫂子。

一不留神,再见伍少辰,就连嫂子都有了。

调皮的把视线向下再向下,结果,她很快就失望了,雪嘉妮的小腹平平坦坦,根本连孩子的影子都没有。

“我……我们还没结婚呢,就等在这里结了婚,我们就跟你们一起去国再去国,去很多很多的地方。”

古妍儿点头,这才了然为什么一定要她来这里了。

原来是来参加伍少辰和雪嘉妮的大婚。

一行人上了房车。

两辆房车,才能载满他们这一大家子的人。

道路两旁的秋色怡人,美的让人连眼睛都舍不得眨。

古妍儿也不知道去哪里,反正,有柯贺哲在,她万事不用操心,只要时时的瞄着几个孩子是不是安全就好了。

车行大约一个多小时,视野里出现了一片原野,原里中一座城堡兀立在金色的秋意中,美轮美

文学

奂。

那样的美,让古妍儿兴奋了,“贺哲,我们住这里,是不是?”

“嗯。”

“这是嫂子的家吧?真不错。”古妍儿由衷赞叹,还没进去,只是这样远远的看着就喜欢上了。

于是,不等车子停稳,她一点做母亲的样子都没有的带着几个孩子就冲下去了。

神秘的城堡,美丽的秋色,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美,美的让她连来接人这事都给忘记了。

反正雪嘉妮这是板上钉钉是要嫁给伍少辰的了,她也懒着操心。

冲进了城堡,顿时被里面的布置惊呆住了,“哥,你和嫂子今天结婚?”

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第二章

回来不久,顾老太太就着手办理两人的婚事,由于温家和顾家都是声名显赫的家族,婚礼自然少不了各界名流和贵胄。

婚礼定在第二年的三月份。

时间很快过去,来到婚礼的这一天。

他们举行的是教堂婚礼,在当地最大的教堂举行,各家媒体聚集,只为抢到第一手的资料。

典礼结束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之后大家又前往顾氏名下最豪华的酒店参加婚宴。

婚宴结束后,温浅浅已经累得不想动了。

“我们今晚还回去吗?”她背靠着酒店卧室的沙发,半眯着眼睛看着男人。

顾延溪喝水的动作一顿,“累了?”

“嗯。”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就明天再回去。”

“嗯。”说着话她就要睡着了。

男人放下水杯,唇上带着一抹笑,走过来,“洗了再睡。”

“你先洗。”要不是男人走得近,或许就听不清她说了什么。

“一起。”顾延溪一把抱起窝在沙发上的小女人,大步走向浴室的方向。

温浅浅被他的动作惊醒,脑海里回响着他刚刚的话,脸上顿时浮起一抹娇羞,“我的婚纱还没有脱呢。”

说话间男人已经进了浴室,又用脚把门关上。

“我帮你脱。”男人附在她的耳边说道,滚烫的气息都喷洒在她的耳廓。

——end

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第三章

现在学员多,作坊要的人有限,想进学院的作坊并不容易,需要是培训班上前一二名的学员才有资格竞争。

袁梅娘的手本就巧,她人又聪明,学东西快。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安身立命的本事,以后她们母女三人过得好不好,就得看她的本事如何了,因此比所有人都要努力。

缝纫机除了上课,课后一段时间也能来练。这点时间她是从来不浪费的。缝纫机室关门了,她就自己在脑子里琢磨。

两个女儿大概是在孙家受了太多苦,所以小小年纪就格外懂事。特别是大丫,在孙家时就做很多事了,这会儿跟着母亲到这里来,过上了不再被打骂的日子,别提多高兴了,平时也不用母亲操心,把自己和妹妹照顾得很好。

袁梅娘见了,就格外心酸,学习也越发努力。

平静安宁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个月的培训期很快就过了。袁梅娘在考试时得了第一名。

第一名是可以进作坊做事的。

进作坊做事,有固定的基本工钱,另外还会根据工作量再发一部分奖金。比起自己租缝纫机接单,收入更稳定。而且有作坊做依靠,也不怕孙家和袁家人来闹事。

袁梅娘自然选择了进作坊。

马夫人和文夫人听到袁梅娘得了第一名,留在了作坊,很是替她高兴。

袁梅娘就在学院附近落了户。

她仍赁的原来这间屋子。

虽说要跟其他人一起共用一个院子,但有伴,而且别人都知道这是学院租的院子,不敢来找麻烦,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否则她和离的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两个孩子,来个地痞流氓小混混,她的名声就得全毁了。

白天上工,晚上她还会带女儿去学院里上识字班——女子技术学院晚上会办识字班,专门招收女性学生。收的费用也不贵,才二十文钱,可以学一个月,考试合格还会发一个毕业证。

袁梅娘干活手脚麻利又勤快,到月底领工钱的时候,她领到了三百文钱。

房租不贵,伙食都是在学院的食堂吃的,学院的食堂本就有点慈善性质,只求收支平衡,因此吃得好却不贵。

刨除这些开销,她还能剩下一半的余钱,把她前段时间交的学费和日常费用都赚回来了。

拿着这笔钱,袁梅娘又哭又笑。

这样好的日子,真是她做梦都想不到的。

日子过得好了,她掂记起娘家的妹妹兰娘来。

父母生了三个女儿才生了儿子。她是老大,兰娘是老二,老三直接送了人,不知道送去了哪里。

她跟兰娘在父母眼里,都是为弟弟而存在的。

她们自走路起就要替家里干活;到了年纪,就会被换一笔彩礼钱,存着给弟弟将来娶媳妇。

等她们出嫁了,父母还巴望着她们能从夫家抠出钱来送回娘家给父母和弟弟花用。

这就是她跟兰娘存在的所有意义。

父母当初给她选夫家,不会考虑对方人品如何,家境如何,女儿嫁过去日子好不好过。

他们只看谁家给的彩礼多。

孙寡妇人为刻薄,孙宝根是个妈宝男而又没能耐没出息,母子俩在那一片都是出了名的。

可就因为他们给的彩礼高,父母就把她嫁给了这家人。

她在孙家的日子,就是兰娘的未来。

袁梅娘在娘家时,跟妹妹一起给父母、弟弟当牛做马。她出嫁后,唯一掂记她的娘家人,就是兰娘。

所以她现在日子过得好了,就想把兰娘拉出火坑。她担心兰娘的一生要被父母给毁了。

想来想去,她抽空去了一趟妇联,把情况跟马夫人和文夫人说了。

妇联才开办一年,尽管用了很多的办法宣扬女子独立自主的理念,但固有的思想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许多女人明明在家里被虐待,可就是不愿意接受妇联的帮助。

像袁梅娘这样的人,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会想着抗争。

现在她自己觉悟了,还想拉娘家妹妹一把,马夫人和文夫人自然没有不支持的。

袁梅娘这个事,是文夫人负责的,兰娘的事自然也由她负责。

她问道:“你想怎么帮你妹妹?愿意出钱还是愿意出力?”

“我愿意出钱供她去女子技术学院学习,培训期间的食宿费用我都包了。等她学会了,就能赚钱养活自己,还能攒点钱做嫁妆。总比留在娘家被父母卖了的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