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婬妇全文:公交车顶臀

乡村婬妇全文 第一章

㻬凛。

自从林葬天寄出那封信之后,已经过去了好几周。外界自那个消息不知何时传播了出去之后,直到今日,依然是一番热闹的景象。

公主被退婚这件事,对于皇家来说,意味着更多。但奇怪的是,自从那封来自于林家少主的亲笔书信传到大殿后,宫里一直没有对这件事情表明态度,这下子这件事情就变得有些暧昧不清了。这想必也是那位希望看到的。

林家,究竟以何种态度对待皇家。这应该是整个帝国此刻都在关注的事。

在这片巨大黑色旋涡当中,好似隔绝一切联系的㻬凛的冰天雪地当中,宛如局外人一般自处的龙月心,正端坐在漫无边际的雪地上,静心修炼。仿佛对她来说,唯有此事,值得倾注一生。

“退婚书送到殿内了。”一位白衣似雪的女子出现在她身后,眼神较以往多了些柔和。

龙月心缓缓睁开双眼,手指白皙如玉,指间有仙雾星光逐渐暗淡下去。从她的脸上看不出太多情绪,无喜无悲,举手投足间流露着“完善”,毫无造作,枯坐于此地已经很多年了,时间久到她有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到了不朽的境地。

“我知道。”龙月心说道。

她抬起头,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这里没有所谓的方向,只有一片没有声音的白色。

站在一旁,作为她的导师的女子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不知望着什么,这些年来跟着这位身份不明的老师修行,龙月心从以前总是话很多的性子转变成如今这副清冷的模样,她功不可没。其实有的时候龙月心也在想啊,这位老师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而直到现在,她对于这位老师的模样,都没有个大概的印象,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只听过她风吹不留痕迹的声音,见过她随时都会消失在风雪中的身影,看过她有时也会像自己一样,望着“天边”的某个方向,一看就是很久。

过了不知多久,龙月心收回视线,缓缓站起身来,她的脸上逐渐多了些微微的变化,似乎是遗憾,也像是一种被宿命拉住的无力。她漫无目的地看着周围,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当初的承诺,他还记得。”

哈,也对,他不是一直如此吗?

一旁的女子看着龙月心的侧脸,龙月心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现出半露半吐的微笑。

她真的可以做到吗?绝对的无情?

女子最后再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走出一步,消失在风中,不见身影了。

龙月心回过神来的时候,老师已经不在了,她也早已习惯了老师的来去不定,一个人缓缓走到那处小屋里,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

她望着忘记关门的门口,外面雪白无瑕一片,竟是容不下她多余的苦恼。

今日,突然不想修炼了呢。

——————

立北城。

林葬天和明礼正在看着一幅地图,上面勾画出了目前魔教统治下雪原厄斯,如今的城镇分布情况。

明礼一边指着地图上的路线和一座座城镇,一边说道:“这都是我们林家这么多年,一个个人拿血写就的雪原厄斯的地形图。”

林葬天默默听着明礼一边指着一道道路线,一座座城镇,一边说着一些作为林家少主必须知道的内幕。林葬天手指轻触地图,感受到了某种氛围在全身激荡开来,他看着一个个圈画出来的地方,感受着当下自我所背负的东西,暗自许下了个承诺。

林家,绝不能毁在自己手上。

“接下来,是落雪城了?”林葬天问道。

明礼笑了笑,手指在地图上落雪城的位置,说道:“明天就出发!”

————

与立北城相距不知多远的某处。

有一座矗立不知多少春秋的大山,斧劈刀削的模样,多老树,野草丛生,花鸟不待。

山下有一条流逝不停歇的河水,时时更新,时时不同。

此刻,正有一位僧人模样的年轻人站在河边,单手竖章,他有副清秀光明的模样,身上呈现着恒久的静穆与不朽。

他望着面前碧绿的河水,不知在想些什么,一切的空幻无常在身边经过,照在阳光下也看不到,年轻人呢喃一句:“世事都在走回头路。”

古老的河水,昨日的河水、今日的河水、流逝回流的河水,千变万化的河水……

年轻人抬眼,目光落在面前流逝的河水上,“生命是多么的奇怪啊,”年轻人微笑道。

就在刚才的那一刹那,伟大的佛的教义,令人惊叹,佩服的信仰,年轻人蓦然间感受到了万物归一激荡在胸。就像河水漫过胸膛,触到下巴,却不至于令人窒息,只会让你更快速地将空气更新,在嘴间吞吐。

乡村婬妇全文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

文学

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乡村婬妇全文 第三章

自己身份成谜。

如今遇到太初,曾经深爱他的女人,竟然把自己献祭给上古罗刹。

叶长生想知道那场大战究竟是怎么回事,在他身上都发生了些什么。

这些疑惑需要他亲自去找到答案。

“提醒主人,太初的情况比较复杂。”

叶长生道:“有多复杂,你倒是说啊!”

“佛曰:天机不可泄露。”

“草。”

连系统都给他卖关子。

叶长生迫切的想要知道曾经的一切。

“主人,就算你现在知道了,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是徒增烦恼。”

“因为主人太弱了,知道的越多,越危险,容易重蹈覆辙,相信主人不想再经历一次。”

叶长生道:“你有权保持沉默,我会调查清楚的。”

话落。

他目光落在太初身上,眼中尽是怜爱之色,或许是因为太初为了他付出太多。

叶长生心里对太初有浓浓的亏欠,这一世再遇,岂能让她独自一人承受?

太初身影上气息慢慢缓和下来,眸若星辰,“相公,我体内的罗刹之力被压制了。”

叶长生道:“那就好,以后你莫要再动手了,我来保护你。”

说到这,他顿了下,继续道:“你体内的上古罗刹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将自己献祭了。”

太初摇了摇头,“献祭?我也不知道,那股神秘的力量一直在我体内。”

叶长生陷入沉默中,知道太初的记忆没有全部恢复,他根本问不出什么来。

太初是献祭了自己,然后轮回重生,还是转世重修,亦或者如赤羽那样涅槃重修。

这些都是问题。

现在太初体内的上古罗刹之力被压制,他倒反而不那么着急了,只要太初在他身边,终有一天他会找到所有的答案。

唰。

他衣袖翻飞,虚空笼罩的罗刹之力消失,拉着太初的玉手,两人凌空飘落下来。

太初道:“相公,我现在已是不朽主宰巅峰实力,只要不动用体内罗刹血脉,还是可以与人一战的。”

叶长生一脸严肃,“有我,不需要你动手。”

太初点点头,一个人的时间太久了,唯有孤独陪伴着她,如今恢复些许记忆,让她再次来到叶长生身边。

满足了。

缘分就是这样。

有些人就算是经历无数次轮回,最终还是能走到一起。

这时。

空见,叶十万,任我狂三人上前,来到叶长生身边,他们目光齐刷刷落在太初身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