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娇妻被多p的刺激

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 第一章

而就在姜子牙他们离开后,石矶娘娘和姜瑶镜出现在九曲黄河阵中。

“三霄娘娘……”石矶娘娘在九曲黄河阵中求见。

九曲黄河阵中的三霄娘娘闻听声音,当即看向九曲黄河阵外,只见石矶娘娘和一个陌生女子站在外面,当即就一愣,不过既然是石矶娘娘,那自然是老熟人,所以云霄娘娘二话没说,九曲黄河阵一转,石矶娘娘和姜瑶镜就出现在九曲黄河阵中。

“见过三位道友。”石矶娘娘朝三霄娘娘微微行礼。

“见过石矶姐姐。”

三霄娘娘当即还礼,随即上前,拉着石矶娘娘,同时目光转向石矶娘娘身边的姜瑶镜。

云霄娘娘不禁疑惑的开口问道。“这位道友是?”

虽然不清楚眼前此人的身份,但既然是石矶娘娘带来的自然是自己人,当然她们虽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但是她们却能够看得出来,姜瑶镜的神通和修为都不低,且好似体内还涌动着一丝丝的规则在波动,不像是寻常之辈所能够抗衡的。

“此乃大王的王后,姜瑶镜妹妹。”

石矶娘娘微微一笑,看向姜瑶镜,当即将姜瑶镜介绍给三霄娘娘。

在石矶娘娘看来,她们已经将三霄娘娘当做是自己人,而姜瑶镜的身份虽然神秘,但是也没必要去隐瞒三霄娘娘,且日后她们姐妹都还需要三霄娘娘相助,姜瑶镜的身份就是壁垒,反倒是不如直接道出,双方或可有了一个念想,都还是能够去配合的更佳。

当然关键是姜瑶镜日后需要时常自己去做事,并没有其他的人相陪,若是遇到什么,她想要求救,三霄娘娘也不见得会出手相助,毕竟她们都不清楚姜瑶镜的身份,贸然出手,或可惹来一些事端,反倒是不妙。

“哧!”

三霄娘娘闻听石矶娘娘的话语,当即为之一振,他们没想道眼前此人居然是成汤江山的一国之母,当今的王后姜瑶镜,而且关键是姜瑶镜是修道者,且修为还不是一般的高。

她们三霄娘娘修行无数载岁月,才将修为达到这般境界,可是眼前的姜瑶镜应该修行没有多久,可是其修为居然达到了这般地步,简直就是匪夷所思,让三霄娘娘都无法接受。

当然不止是姜瑶镜,其实帝辛的修为境界何尝又不是让她们为之震撼的。

她们很清楚帝辛的修行时间,即便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过就三十载,可是帝辛的境界却已经达到了一种极致,且若是按照这般速度继续下去,那么接下来帝辛或许都有望成就巅峰,真正的感悟天道,演化规则。

“见过三霄娘娘,今日不请自来,还望三霄娘娘莫怪才是。”姜瑶镜瞧着三霄娘娘看向她的眼神变化,不禁微微一笑,其实三霄娘娘此刻的神情,她早就猜得到,而此刻三霄娘娘的真实表现尤其是让姜瑶镜为之一笑。

很显然,她的修为和境界给三霄娘娘带来了一丝冲击,不过此正是姜瑶镜想要的,她可不想因为她是帝辛的王后,那么三霄娘娘才会高看他一眼,而是希望她凭借着己身的力量,以及潜力来给她们带来一丝冲击,让三霄娘娘都认可她。

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 第二章

第1108章大结局

当木尘准备木灵卫的第三道考核之刻?

混沌空间之内,发生了一丝的意外。

“要不要召唤本尊……”

“召唤,谁能想到,这一次的破灭之劫来的如此的迅速!”

这是混沌与因果仙帝的对话,二人的脸色凝重。

破灭之劫,原本一兆年后方才会到来,但不知为何,这一次却提前如此之多。

原本留给众人的时间非常的充裕,但现如今?

破灭之劫?破灭的?则是这一方宇宙。

不,并非这一方宇宙,而是无数的宇宙!

仙界宇宙,仅仅是其中之一!

“冰剑仙帝,别玩了,召唤本尊,让本尊恢复记忆,共同扛过这一次的破灭之劫!”

冰剑仙帝面色一凛,淡淡的点头。

嗡,下一瞬,木灵卫所在的小世界中,木启的容貌顿时变化为冰剑仙帝。

“木尘本尊,你该苏醒了!”

木尘呆呆的望着木启,这老头?在干嘛啊。

见木尘无任何的反应,冰剑仙帝无奈,只能主动唤醒隐藏极深的木尘本尊。

不一会儿的功夫,木尘本尊一脸不爽的苏醒。

待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木尘本尊无奈的叹息一声。

“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没想到?会提前这么多。”

“本尊,这一次,我们能够扛过去吗?”

冰剑仙帝忧心忡忡的询问道

“可以的,我观时间长河,我们失败的概率是一成!”

木尘本尊一如既往的自信,嘴角带着笑容,与冰剑仙帝一同离去。

离去之前呢?木尘本尊剥离自身的这一段木尘的记忆,为其重新塑造肉身,塑造一道画师系统的子系统,安排好一切。

第三道考核继续…….一切?与原来并无任何的改变!

这是‘木尘’的一生,而不是木尘的一生。

至于‘木尘’最后能够走到哪一步?则看‘木尘’自身的本事!

这一刻,木尘本尊终于懂了,哪怕他重新来过,哪怕他重新修炼至巅峰。

但新出现的木尘?永远不再是木尘!

他木尘?是诸天唯一的木尘!

‘木尘’睁开眼,总感觉刚刚恍惚了一下,但旋即眸光清明,望着面前的木启开口道:“前辈,第三道考核是什么,还请明示!”

木启呢?在短暂的失神后,亦与木尘开始第三道考核。

冰剑仙帝呢,亦在同一时间切断与木启的联系。

不,换句话说,木启是真实的幻象,一切尽皆是虚假的

木家?怎么可能具备如此的底蕴,一切?尽皆是冰剑仙帝安排的,但现如今呢?冰剑仙器不想安排了!

他将木启等人具象而出,与木尘对话。

木家?在与冰剑仙帝,木尘本尊无任何的关系。

混沌空间之中,本尊归来……

“本尊……”

“这一次的浩劫,您一人?可以抵挡吗?”

因果仙帝好像知道一些什么,如此的询问道。

“不,我并非一人,不是还有你们吗?”

“不,我们?不一直是你的分身吗?本尊。不要自欺欺人了!”

“紫星仙帝的布局?您应该早就可以踏出吧!”

“嗯,是的!因果,你知道了什么?”

“本尊?这世界?应该尽皆是虚假的吧!”

因果仙帝痛苦的闭上了双眸,如此的发声。其他的仙帝?尽皆大骇,脑海不清醒,有些听不懂因果仙帝的话语。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说这世界尽皆是虚假的?

“这一方宇宙?估计于不知多少年前即破灭!本尊?应该是唯一活着的生灵,他想要扭转一切,他想要重新塑造宇宙…….但我不知道?能否成功。”

因果仙帝如此发声,在场的仙帝无一不震惊。

“因果,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我是虚假的吗?为什么我体内的力量如此的真实呢?”

“幻化出一方宇宙的真实?本尊?你的实力达到了何等的程度?”

“画师系统?哈哈,我好想懂了。”

“画师,画师,原来是这样的吗?”

在场的仙帝亦不是蠢笨的生灵,因果仙帝捅破了窗户纸,答案呼之欲出!

“你…….是怎么发现的!”

木尘本尊并未反驳,而是望着因果。

这一刻的因果,好像有种脱离自身的感觉,仿佛是画中的生灵,具备了灵智,正在跟主人对话一般。

这样的情景,十分的诡异。

“本尊?看来我猜测的并非是错误的!

为什么我会诞生出如此的想法?第一,你太强大了!本尊,这一方宇宙,好像不曾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第二,你沉睡的时候?一些幻象发生了端倪。比如说?暗族的存在?哈哈,什么是暗族?我存在仙界宇宙如此长的时间?为什么从未听说过暗族。

但是呢,你沉睡之际?暗族却突然之间吞噬掉大半的宇宙,即将形成席卷的姿态……这是你的漏洞,最大的漏洞。

你掩盖了、修改了全部生灵的记忆,但是呢?我的记忆?为何不曾被修改呢?

大破灭?什么是大破灭?木尘本尊?”

木尘诧异,不?明明他修改了因果仙帝的记忆…….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情况呢?

“嗯……”

木尘沉吟两秒,不再纠结这一道问题,而后转而回答因果的问题。

“大破灭?是一种‘反’力量!待一切发展在极致之刻,即会诞生而出的一种‘反’力量,他可以摧毁宇宙之中的一切。

但‘反’力量结束之刻,又会诞生了一股‘正’的力量,恢复宇宙雏形,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宇宙方才能够复原!

不,不对,你们是怎么知道大破灭的?明明我…….”

木尘本尊好似想到了什么,如此的开口道。

“大破灭?原来这就是大破灭。木尘本尊?我看到了!”

因果仙帝挥手间,驱散了现实,真正的现实,浮现于众人的眼前。

死寂,虚无,无尽的荒凉,如此的气息?冲击着在场的生灵,望着真实的外界,几道仙帝完全承受不住…….

木尘挥手,将笼罩这一方宇宙的幻象撤销掉。

全部的生灵的气息?尽皆融入至木尘的体内。

‘反’的力量在不停的侵蚀,世界?最终?仅仅剩下了木尘,剩下了因果仙帝。

但这一刻的因果仙帝呢?却是以虚影的状态浮现而出!

“原来?这才是仙界吗?”

因果仙帝被面前的一切惊呆了。

四周?尽皆是黑暗,不存在任何的物质,只有永恒的黑暗。‘反’的力量,摧毁着一切!

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 第三章

弧形山岭中,最高的山峰上,淡红的护罩里,石台上摆着几张玉案,有数人正在小酌。

今天有暇,陈景把柳飞儿、周云仙和青鹤喊到一起吃饭,辛苦了一段时间,该放松一下。

至于其它几派弟子,有的在岩浆湖上寻宝,有的在打坐休息,没必要因为一顿饭去打扰,廖寒衣和沈从雪正好赶上了,也来蹭饭。

周云仙匆匆吃饱,在座的都是长辈,她也不好找谁喝酒,就提前告辞,回了自己的小楼。

“啾啾!”一进小楼,蒲桃就从她袖中钻出,在屋中飞了两圈。

“这里是差点,等回山就好了。”周云仙笑道。

“啾啾?”小鸟飞到了她肩膀上。

“回了灵岩山,你就知道了。”

周云仙解释了一句,袖中一震,她取出灵犀看了看,是师弟张陵。

在岩浆湖上寻宝,这事太让人好奇了,几个师弟师妹不好去打扰陈景和柳飞儿,就经常来问她。

“师姐,你好!”张陵的声音传出。

“师姐,你这两天收获怎么样?”这是苏彩云的声音。

“没什么收获,这段时间宝贝少了。”周云仙说道。

从流星天降到现在有一个多月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搜寻,岩浆湖中的灵物明显少了很多。

开始时,运气不差的话,两三天就能找到一件灵物,后来就变成了

文学

四五天找到一件,到现在要六七天才能找到一件灵物。

这是师伯陈景询问了几派的师叔、师伯后,得出的结论。

在这一半岩浆湖中,每天收获的灵物渐渐少了。

“啊?宝贝就要没有了吗?”苏彩云有些可惜。

“不是,岩浆里的宝贝还有很多。”周云仙笑道,“师伯说了,现在浅层岩浆中的灵物少了,但深处应该还有很多。”

“这样啊,不过深处的宝贝不好找吧?”张陵问道。

周云仙道:“是不好找,还很危险,不过也许哪天岩浆的流向改变,就把深层的灵物带上来了。”

“啾啾!”站在她肩头的小鸟不甘寂寞,叫了一声。

“蒲桃你好!”苏彩云笑道。

……

和张陵、苏彩云通话后,周云仙就上楼打坐炼气,恢复好状态,还要去寻找宝贝。

虽然现在岩浆湖中的灵物少了,可她还是兴致勃勃。

不止是周云仙,几乎驻地里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这里产出的都是高阶材料,价值惊人,别说是五六天找到一件,就是半年才能找到一个,恐怕也照样有人趋之若鹜。

周云仙倒不是很在意灵物的价值,她主要是喜欢寻宝的感觉。

这段时间来到的结丹修士越来越多,几派弟子也开始轮流在岩浆湖的边界巡逻。

陈景、柳飞儿和周云仙不用去,毕竟他们发回了消息,建立了驻地,贡献最大,现在自然不用去看守边界。

过了几日,这天下午,天边飞来一只青色大雕,它金瞳铁喙,一根根翎羽宛如青玉,双翅展开足有数丈宽。

大雕背上站着三人,当先一人是个眉眼弯弯的美貌女子,温婉中带着一股威仪,让人不自觉的心悦诚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