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黄 色 成 人小说免费阅读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 第一章

接收天庭后,杨戬最先做的不是去救自己母亲,而且放出了十万天兵天将,当然,现在只剩下七万多一点了,丧心病狂的玩家们连金乌都捅死了还几个。

当然,除了倒霉的大金乌,其他金乌都能重入轮回修炼,只能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杨戬等人与玩家的齐心协力下,弱水终于重新被送入了天河之中,而玩家们也理所当然的被杨戬踹到了一边去。

毕竟让玩家们打打杀杀倒是没问题,但让玩家们管理天庭,那就是嫌不够乱了。

好在先是商朝,天庭本来就小猫两三只,因此管理起来并不难,但杨戬想要的可不止是这些。

首先自然是让自己的母亲回归天界,帮忙管理,瑶姬出山时那真的是一脸懵逼,自己只是被关了没几天,自己的儿子就把玉帝拉下了马,这变化也太魔幻了点了吧。

再然后就是根据红后设定的制度加以更改,毕竟任何制度都不是完美的,这个世界力量层次太高,欺上瞒下甚至更容易做到无声无息。

而且如何对待妖怪的事情上也是一件难事,在凡人眼中,妖怪都是邪恶的,在仙人眼中,妖怪同样如此,但问题是,这个世界也是有纯善的妖,就如同狐妹,以及她未来的女儿小玉。

文学

这一切都要杨戬这个天界第一任总统做决定,因此杨戬与天蓬元帅都忙得不可开交,甚至后来连嫦娥与卷帘大将也加入其中,一起为三界的美好未来而奋斗。

其中哪吒最为凄惨,他只是个孩子而已,这种事情让他做简直是在折磨他。

而身为杨戬的师父,此时的张晨翘着二郎腿,让赤玉给自己捏肩搓背,似笑非笑的看着门口跪着的两个狐狸精:狐妹与五哥。

两只狐狸精本来是那个虎力的手下,只不过刚下山不久,因此身上并没沾染人命,自然不是张晨的目标,不过这两个狐狸精却趁着杨戬离开后,来到了别墅面前跪下,想要学杨戬让张晨收他们为徒弟。

这一招原剧情中他们也对玉鼎真人做过,但玉鼎真人一眼就看出了五哥心术不正,拒绝了五哥,只传了狐妹劈天神掌。

事实证明,玉鼎真人虽然没啥本事,但眼光却毒得狠,后来五哥不但花言巧语骗狐妹教他劈天神掌,为了成仙更是阴谋百出,还以哮天犬为威胁,废去杨戬法力,三番两次致杨戬于死地。

说实话,对于狐妹,张晨还是很有好感,毕竟这只小狐狸性格单纯,心地善良,如果收她为徒的话倒也没什么,但有五哥在,那就是给自己养白眼狼了。

“太善良了也不好,让你接受一下社会的毒打吧。”

张晨叹了口气,心念一动,绯红女巫的力量蔓延到别墅外,入侵了他们的大脑,制造了一个幻象,也不能说是幻象,只是将他们未来原本的事情放给了他们看,五哥对狐妹的一次次背叛,甚至到最后的痛下杀手。

半个时辰后,两人如梦初醒,相视无言。

“我可以收狐妹为徒,但不会收你为徒,你决定吧。”

张晨脚踩仙剑,出现在别墅门口,冷声道。

狐妹对五哥的感情说是忠贞不二一点也不为过,哪怕后来看清了五哥的真面目,也愿意为他而死,因此张晨虽然喜欢狐妹的单纯,但并不想让狐妹被五哥一直利用下去。

“仙人,刚才那个是……”

狐妹急声问道。

“那是你们原本的命运轨迹,所以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回万窟山千狐洞,过你们的小日子,要么就让狐妹成为我的徒弟,但真成了我的徒弟,你们就真的很难见面了。”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 第二章

拉过桌子,蒋白棉轻巧跃上,用左手将通风管道的出口栅栏拆了下来。

后面果然“藏”着一个穿黑衣服的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她将这具尸体慢慢拖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龙悦红一眼望去,看到了光秃秃的脑袋、胖乎乎的脸庞和圆睁的墨绿色眼睛。

“赫维格,真的是赫维格!”他比对了下照片,脱口而出。

“死亡有一段时间了,异味已经散掉,但还没腐烂。”蒋白棉跳下桌子,冷静做出判断。

她叹了口气,看了眼龙悦红,自嘲一笑道:

“我就知道这种报酬丰厚的任务绝对不会顺顺利利。”

刚一开始,雇主就变成了尸体!

当然,蒋白棉本想感慨的是“这运气会不会有点背”,可考虑到龙悦红的心情,又强行改变了说辞。

为了不让商见曜“胡说八道”,她吩咐了一句:

“去把负责红石集治安的人找来。”

虽然他们早就听说红石集比野草城混乱,但还是相信这里有维护秩序的武装人员。

这么一个集镇能维持下来,肯定有一定的秩序和对应的机构。

“去哪里找?”龙悦红想起这里的人绝大部分都藏了起来,鬼知道负责治安的人在哪里。

真是一个既神奇,又让人无奈的地方!

商见曜的表情里没有一点为难,他笑着说道:

“你没玩过捉迷藏吗?”

说完,他冲出这家名为“枪火”的店铺,来到玻璃扶栏处,对着前方,高声喊道:

“死人啦!死人啦!

“‘枪火’的赫维格死了!”

商见曜的声音如同滚雷,回荡在了整个地下建筑内。

龙悦红呆呆听完,茫然自语道:

“这和玩没玩过捉迷藏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蒋白棉摸了下自己的耳蜗。

白晨代替龙悦红,重复了一遍。

“我觉得,他的意思是。”蒋白棉思索着说道,“小时候玩捉迷藏的时候,可能会喊‘吃饭了,回家了’,然后,那些躲好的人就出来了。”

龙悦红回忆过往,表情微微一变,觉得自己似乎可能大概受过类似的骗。

商见曜喊完没多久,对面玻璃扶栏后,一个用来标注店铺布局的铁皮箱突然打开,走出来一个端着“短脖子”冲锋枪的男子。

“赫维格死了?”他绕到这边,询问起商见曜。

“也许还能救活。”商见曜诚恳回答。

比如说,抓紧时间,上传意识,变成机械僧侣。

这男子望了眼“枪火”内那具尸体,拿出了对讲机:

“韩队,‘枪火’出事了,赫维格死了。”

…………

红石集最底层,猎人公会斜对面的“治安所”内。

蒋白棉等人见到了红石集的治安官。

“韩望获。”他自我介绍了一句。

这是一名瘦高的男子。

当然,他的高是相对灰土平均水准而言,实际上也就和龙悦红相当。

他发色为黑,留着寸头,眉毛杂乱,看起来很凶,脸上有一横一竖两道疤痕,五官里最引人瞩目的是眼睛——眼白有点发黄,眸子是比较纯粹的黑色,而非深棕。

蒋白棉自报姓名后问道:

“接下来就没我们的事了吧?”

“虽然还没做进一步的解剖,但从目前的情况可以判断,赫维格死亡的时间在你们进入红石集前。”韩望获完全没有随便找几个人当凶手的意图。

“你怎么确定这点的?”商见曜好奇问道。

腰间别了两把手枪的韩望获指了指身旁另一名男子:

“韦勒,一位医生,同时也兼任我们治安所的法医。”

韦勒是标准的红河人种,和韩望获的年龄差不多,三十来岁,黄发蓝眼,皮肤粗糙,眼窝深陷,胡须满面。

“你们还有坚持教育?还在培养医生?”蒋白棉颇感兴趣地问道。

韩望获摇了下头:

“韦勒是从‘联合工业’过来的。”

韦勒摊了下手,用灰土语说道:

“我只是看我的上司始终没有孩子,热心地帮了他一下忙,结果就差点被他弄进监狱,折磨到死。”

“你帮忙的方式不对。”商见曜严肃批评道。

“啊?”韦勒有点愣住。

商见曜给出了完美的解决方案:

“你应该使用生物器官移植、神经重建术和人造子宫,自己帮他生一个,这样他不仅不会把你送进监狱,还会和你产生感情。”

“……”虽然对方说的那几个词汇较为陌生,但作为学医的人,韦勒还是很轻松就理解了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我是……”他突然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他明明只是用调侃的方式来自嘲,结果对方竟然这么认真。

而面对这么认真的人,他也不好意思说,他的真实目的不是帮上司生孩子,而是馋上司的年轻妻子。

龙悦红同情地看了韦勒一眼,什么都没说。

蒋白棉忍着笑意,对韩望获点了点头:

“那我们可以走了?”

“可以。”韩望获给出肯定的答复。

蒋白棉随即翻腕,看了下电子表:

“这里有旅馆之类的地方吗?”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 第三章

顾泰安接起电话,腰板笔直地说道:“蒋学的回电,都已经发到我这里了。目前基本可以确定,你在兴山上搞到的情报是属实的。在北风口附近,或者更远的地方,确实可能存在一个秘密建造的军事基地。军情局这边,我会让他们继续追查,你现在要动用,你在北风口的力量,来追查这个事情,先确定这个基地的位置,再搞清楚里面的情况。”

“是!”秦禹立即起身回道:“我马上跟北风口那边沟通。”

“好,就这样,有什么问题,我会让军情局直接联系你。”

“好,司令!”

二人沟通完毕,结束了通话。

秦禹拿起手机,迈步走到窗口处,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喂,胤哥!”

“你派去在外围盯梢的人,已经联系过我了,我知道他们被控制的那个生活村,你别着急,我这边会跟。”吴天胤知道秦禹打电话来的用意,所以率先回了一句。

“那就好。”秦禹语气严肃地说道:“胤哥,这个事儿,现在已经不光是我在搞了,给你打电话的人,也不是我派去的,他们都是八区情报部门的,专门盯这条线的。你务必用用劲儿,帮我照顾好派去的这些人,搞清楚这个基地的确切地点,以及里面的情况。”

“我明白。”吴天胤点头。

“行,那你有信儿了,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

吴天胤挂断手机,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转身看向了安仔:“给沿路的牛鬼蛇神打个电话,让他们盯上拉人走的那个车队。”

“好。”安仔应了一声,拿起电话走到了窗户旁。

吴天胤弯腰坐在破旧的办公椅上,依旧穿着他标志性的老旧军大衣,摸了摸满是胡须的下巴:“呵呵,

文学

真怪事儿了啊,北风口这儿趴了这么一伙人,我竟然不知道。”

……

大约八个小时后,晚上11点多。

安仔迈步走进了吴天胤的住所,语速很快地说道:“对方的车队,根本就没在北风口停,而是直接进了西伯无人区。”

吴天胤立即起身骂道:“他妈的,我就说嘛,北风口这儿要是趴了这么一伙扎眼的人,咱们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秦老黑第一次收集的情报不准确,对方搞的那个什么基地,肯定不在北风口。”

“是的,应该在无人区深处,或者是在更靠近俄六区的范围。”安仔回。

吴天胤背着手,在屋内走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有点尴尬,无人区的道路非常简单,我们的人如果直不愣登的跟进去,那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警觉。”安仔轻声提醒道:“这个活儿不好干。”

“动脑子啊。”吴天胤立即做出部署:“命令,新胜生活村的3号仓库,往外放两架直升机,然后给俄区的米哈伊尔打电话,让他跟波尔塔的空中管制单位打招呼,就说咱们要进货,调二百桶飞机燃油过来。”

“可以。”安仔想了一下回道:“那途径路线就是西伯无人区呗?”

“对,买燃油是其次,主要是让飞机有个正当理由进去,给我盯着对面的车队。”吴天胤点头。

“好,我马上安排。”

“等一下!”吴天胤摆手再次叫了一声:“两架直升机也不保险,万一有雪舞天,他们就啥都看不着了。你这样,你再让新胜生活村的拉货车队出五台卡车,也去波尔塔那边拉钢材回来。记住,一定要用带LOGO的集团采购车。”

“行。”安仔点头。

“去吧。”

吴天胤摆了摆手,立马走出办公室,伸手打开了蒙着挡灰布的军用沙盘,低头看了一眼西伯无人区附近,眨眼说道:“他妈的,这有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周围全是山……上哪儿找什么基地去啊!”

……

次日,晚上九点多。

押解蒋学、孟玺、何大川等人的车队,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行驶,终于来到了西伯无人区深处,并且在俄区巴什基尔矿业集团旗下的一处开采基地落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