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床上的呻吟声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肉车

龙床上的呻吟声 第一章

维德尼娜拔出了自己的长剑,蛇尾摇了一下,就从柳治身边离开了。

下一瞬间,她便出现在鬼王的面前。

此时的维德尼娜个头也开始发生变化。

原本她直立起来的身体只有两米高,再加上蛇尾最多十余米长。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维德尼娜直立起来走有四米高,加上蛇尾身长接近四十米。

手上拿着的长剑也变长了许多,在鬼王面前,维德尼娜手上八把长剑同时斩出,带上了各种不同气势的强风。

鬼王一开始见到维德尼娜的时候,还以为她是冲上来肉搏的呢。

没想到维德尼娜一出手,就是这样的风暴。

在维德尼娜斩出的风暴里,带着冰雪与海浪的气息。

可以看的出来,维德尼娜对于风暴的理解也不算是太过于全面。

鬼王这是一矛就扎向了维德尼娜,却被维德尼娜的风暴给吹开了一段距离。

这时柳治突然明白为什么维德尼娜一直卡在14级没有办法踏出最关键的一步了。

那是因为维德尼娜没有找到自己的路。

作为一只娜迦,维德尼娜已经达到了娜迦的极限,八臂是娜迦的皇族,但娜迦没有神族,她们信的是海皇或是海洋一系的神灵。

如果维德尼娜想要在这方面成神,那就需要改变娜迦一族的信仰,所以这条路基本上就是被封死的。

这么一来,维德尼娜想要成神,就只有从自己的能力上面来走。

可是维德尼娜现在明显有着三个不同的选择。

一个自然是长剑,维德尼娜有着剑术方面的天份,她的剑术水平超出了一般人的水平。

如果维德尼娜愿意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她可以成为一名剑神。

一个则是守护,维德尼娜心中充满了守护柳治的念头,如果她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她就会成为一名专门守护柳治的守护神。

最后一个,则是现在维德尼娜所用的风暴力量,可以看的出来,除了剑术以外,维德尼娜对于风暴的理解也超出了常人,如果她选择这条路,她会成为一名风暴女神。

但不管选择哪个,其他两条路都会被放下来。

毕竟维德尼娜与柳治不一样,柳治可以让两种神情达成平衡,维德尼娜却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她必须专精。

只有先走出15级那一步,她才可以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但现在的维德尼娜却犹豫了。

她的心中明白自己走剑术这条路是最好的,但她想要守护柳治,而她的本能却走上了暴风女神的路。

看明白这点的柳治很想劝一下维德尼娜,但他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因为柳治明白,只有维德尼娜自己想明白选择哪个,才是最合适她的。

听柳治的安排,那只是最合适柳治的。

所以柳治看出了这一点,他没有阻止维德尼娜出手,只是在那里默默地看着。

而维德尼娜也明白这是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

在与鬼王战斗的时候,维德尼娜不停地出剑。

每一剑刺下去的时候,维德尼娜身边的风暴就会明显发生一些变化,有时风暴会被强化,有时风暴又会变小,有时风暴会变成纯暴风雪,有时又会带着海浪。

龙床上的呻吟声 第二章

……

“狗子,厂长,阿布教练,Rookie,贼贼态,孩神,小饱,谢谢你们大老远的过来支持我们。”

回想起身后还有一大帮好友,苏言赶忙向前,挨个的简单拥抱一下。

“兄弟今天打的真漂亮!这才是我们国人的风采!”

用力拍了拍苏言的背部,小狗有些遗憾地说道:“真不知道以后,我们还有没有机会继续做搭档。”

“……”

张了张嘴,苏言最后还是沉默地合上,只是拍了拍小狗的背部。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如果能在OMG拿到冠军,或许苏言就会回到IG终老下去。

如果拿不到冠军,那么苏言就会一直呆在全华班战队继续奋斗下去,直到最后夺冠。

可以说,只要不出现意外,苏言和小狗的缘分就到此结束了。

“我们能做队友吗…”

看着眼前沉闷的小狗,又看了看后方张开双手,等待他主动的,高冷厂长,苏言摇了摇头,“如果不出现意外,他和猪狗只能当做对手了。”

……

“打的不错,有我当年的味道了,果然不愧是我的粉丝。”

厂长故作高冷的说道。

当然,如果不是它身上那件司马老贼的Q版T恤,会更加的具有说服力。

“明凯,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穿我衣服干嘛?你是变态吧!”

苏言身后,突然传来马哥极为嫌弃的声音。

“怎么样不服阿,老子高兴!”

脸上尴尬之色一闪,厂长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不仅现在要穿,我睡觉还要穿!马哥你就当我的仲夏夜吧!”

二人作为相识的好友,自然也是无所顾忌的恶心对方。

“哈哈,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别恶心对方了,镜头都在看着那。”

松开厂长,寻找下一个目标的苏言,开口劝说道。

很快,大部分的亲友团都拥抱完毕,只剩下一脸认真看着前方广告的王校长。

“….校长…谢谢你来看我比赛。”

微微垂下脑袋,苏言只要看见王校长,心里总是会升起一股歉意。

“唔,今天打的不错。”

斜眼看向身旁尴尬的苏言,王校长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旋即面无表情站起身,故作高冷的说道:“走吧,我定了个餐厅,边吃边说吧。”

说罢,穿着自己的二夹子拖鞋,王校长‘帅气十足’的向着场馆外走去。

“校长,大哥他们还没采访结束,估计还要等一会。”

看着王校长的背影,苏言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

“我先去餐厅等你们。”脚步一顿,王校长尽量保持着高冷风范,头也不回的说到。

“可是..我们不知道哪家餐厅阿。”苏言尴尬的挠了挠头。

“你不知道不会问啊!我先到门口抽根烟,好了叫我!”

恼羞成怒的回头瞪了一眼苏言,王校长气冲冲地快步走着。

“我不就是在问你吗?”

看着王校长远去的背影,苏言无奈的耸了耸肩。

很快,随着十分钟过去,大哥等人的采访也已经结束。

“走吧,咱们去干饭!”

起身接过灵药递过来的鼠标袋,苏言大手一挥,豪气冲天地说道:“今晚的全场消费,由王公子买单!大家冲冲冲!!”

龙床上的呻吟声 第三章

七号坑塌方,凤山矿七个管事,和他们的狗腿子都葬身其中。

这个消息在一早就如一阵风一样,传遍了整个凤山街,震得一众矿工如遭雷击,这矿山塌方的事,过往也发生过。

而且只是个坑道塌方,不足为奇。

但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事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的。

而随着那个噩耗一起传来的,还有另一种小道消息的说法。

据说是困守此地五六年,一直很没有存在感的矿监孙大人,看不惯如意坊豪横作恶,便出手惩治贼子。

这个消息的可靠性…不大。

只要在凤山街讨生活的人,不管是矿工,还是下九流,谁不知道,孙大人身边连个可用之人都没有。

他就是个只会闭门读书的酸子,哪有这本事借天地之力,害死七名管事?

但事已至此,真假不重要了。

普通的矿工只感觉山雨欲来,到处奔走,打探消息,而那些对如意坊忠诚的人,则想着第一时间跑出凤山街,去山外报信。

结果,山路也被封锁了。

只要敢上那条往山外运矿的路,只要敢接近山口,登时就是一声若电闪雷鸣的闷响,只看一道光打来,便会被打断腿。

不只是普通矿工如此,就连那些如意坊用秘法培养,身强体壮,专门用来挖灵矿的矿工,也是如此。

他们的躯体比寻常人更健壮,更耐苦工,还有自愈异能,但饶是如此,依然被那天雷轻松打断腿。

就连走小路都是如此。

在通往山外的路上,横七竖八的躺下十几个不信邪的家伙之后,就再没人敢往外闯了。

又有小道消息说,是孙大人请了修士,封锁了山道,许进不许出,要在此地禁绝如意坊的势力。

眼中所见,便让之前的流言,也多了几分可信。

这凤山街就是个大点的村落,其中就几百号人,消息自然传的飞快,待到中午吃饭时,已是谣言满天飞了。

人心惶惶不必多说,所有人都在等着接下来的发展。

那些忠于如意坊的人,心里更是惴惴不安,颇有种困兽无路可走的感觉。

这凤山矿远在山中,与外界几乎隔绝,平日也没什么,但这会一被封锁,他们立刻就有种变天了的惶恐。

消息送不出去,自然不可能有外界援助到来。

这里已成一座孤岛。

“都去镇子中心,孙

文学

大人要说话给我们听,快走快走!”

吃完午饭,便有人在门外打锣吆喝,专门邀请矿工们的工头,和平素在街上有面子的人去镇中心聚集。

这些被喊来的工头们有十几人,还有些混得开的,加起来三十多号人很快聚集起来。

他们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都有说不出的忧愁。

以往这地方,是如意坊管事们说了算,现在管事们死的不明不白,连那些如意坊的仆役打手们都不见了踪影。

大家没有首领,便乱作一团。

但矿监毕竟是朝廷命官,在这些穷苦大众心中,这会就该矿监出面主持大局。

当然还有心中不满的,想要趁机搞事的,都混在人群中,往镇中心去。

那里有座高台,是每个月管事们给矿工发薪水的地方,这会已被矿监命人清理了一遍,孙大人就坐在其中一把太师椅上。

他穿着浆洗过的官服,还戴上了璞头乌纱,面色严肃,颇有种不怒自威,那身官服,代表着朝廷在凡尘的威严。

乃是凤鸣国正统。

虽然平日里,是个人都能拿矿监打趣,但这会看到眼下场景,这些平头百姓,似也是重新认识了这位深居简出的矿监大人。

有些胆小的,甚至不敢抬头去看。

而在矿监身边,左边站着一人,穿书生长衫,手握纸扇,戴着顶毡帽,还神神秘秘的带着个唱戏用的面具。

那人是谁?

还站在孙大人身旁,似乎很是亲近。

台下人越聚越多,坐在太师椅上的孙大人心头也有些波澜,他瞥了一眼身旁的江夏,后者却稳得很。

手中纸扇毫无抖动,脸上扣着面具,看不到表情,但眼中光芒锐利。

似是胸有成竹。

嗯,倒是有股大将之气,临危不乱,像是做大事的人。

孙大人心中如此想着,但却也明白自己这会的任务,他都不必说话,到此也是只是给江夏站个台。

狐假虎威。

这个词一下子跳入孙大人脑海中,让他有些啼笑皆非。

自己这平日里根本无人搭理的矿监,竟也有被人借虎威的一天。

当真是世事无常。

不过心中既已打定主意,这会孙大人的表现倒是好了很多,他也很好奇,这江夏要怎么安抚这些受惊的矿工。

这可是几百条精壮汉子,虽群龙无首,但要是被人煽动闹将起来,就靠他一人,就算真有仙术在身,怕也讨不得好。

而若是眼前这一幕都过不去,这江悍匪还扯谎说,要和如意坊做过一场…

那就更是吹牛皮了。

尽管如此想着,但如今谣言已经放出去了,他已无路可退,被绑上战车的孙大人,其实心里暗暗也希望江夏能给力一点。

给它如意坊一点颜色看看,也好给自己出口恶气。

江夏见人聚的差不多了,又往四方周围的屋檐看了看,老四在路口封堵外出的人,苏就在藏在附近,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但这会就得靠他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