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第一章

“对不起各位,今天的传送阵暂时关闭,请各位改日再来!”办理传送阵的是一位有着青色头发的狐妖,这让罗希一晃眼感觉对方是罗青青。

“凭什么这传送阵说关就关,老娘又不是没钱,快点给老娘打开!”一位花妖推搡了一下那个姑娘。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是帮主大人下达的决定,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各位等一会儿再来就可以的!”那位姑娘连忙道歉。

“怎么着以为道歉就可以了事儿是吧?老娘特喵的是打算去渊大陆的,快点把传送阵给老娘打开!”那位花妖说着就准备动手。

然而她的手刚刚抬起来,手中的花伞还没有落到那姑娘身上,一根鞭子就直接穿过她的手心,而鞭子的另一头,则是兔妖希那细白得如女子一般的手。

“她说了传送阵暂时关闭,你没长耳朵吗?”希的声音幽幽地传来,周围的人只觉得响起了来自地狱的招魂曲。

那只花妖没想到有人居然会在城里动手,正准备回击时,下一秒就被另一只细白的手拧断了

文学

脖子。

花妖死了,尸体化作花瓣四处散开,她身上的装备落了一地。

周围的人见到这种场面,下意识退了退,有的则是扭头就跑,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

“今天的传送阵关闭了是吗?看样子我不太走运啊!”希走近那位狐妖,像是在询问那位姑娘,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不……不……刚刚系统问题……现在已经修复了……”那位狐妖吓得想往后退,可是她的身后就是墙壁,退无可退。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第二章

第4393章顾家小公主

墨弦刚想附和,仔细一琢磨,又觉得这话不对。

霍景亦把手机给他,墨弦便忘了这一茬,点开头像。

蓝海白沙,女孩子身着一条洁白的裙子,发丝和裙摆被海风吹得飘扬。

她半侧着身,笑容灿烂而恬静。

刹那间,让人仿佛置身在海边,感受到了阳光的热烈,海浪的起伏,和白沙的细软。

以及……她身上散发而出的淡淡香气。

“是我喜欢的类型。”

墨弦要霍景亦把微信名片推给他。

“不好吧?”霍景亦要拿回手机,墨弦不肯,两人争夺起来。

坐在中间,端着酒杯看戏的慕少言,目光落在了手机屏幕上。

一闪而过的照片。

他看到了那张脸。

确实……是一张让人心动的脸。

……

稚宁赶到宴会地点,已经迟到了。

顾家举办的宴会,宾客甚多,现场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保镖看到了稚宁,“稚宁小姐,您怎么现在才来?大少爷等您很久了。”

“路上出了点小事故,耽误了点时间。”简单解释一句,稚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礼裙,“大哥现在在哪?”

“大少爷在那边,我带您过去找他。”

稚宁带着辛湘离开京都后不久,在一次散心旅行中,辛湘遇到了顾先生,妻子去世多年的顾先生,一个人拉扯大三个儿子,这么多年,一直没找过另一半。

他对辛湘一见钟情。

随即对辛湘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起初,辛湘还顾虑自己身份的低微,不敢接受顾先生,后来在稚宁的鼓励下,和顾先生坚持不懈真挚的追求中,终于点头答应了。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第三章

曾大夫才不在乎有没有重伤,他在乎的是凌画许诺给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乐意跑腿,也乐意为她干活,她说救谁就救谁,只要有一口气,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况,榻上躺着的这个人用的毒,本来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还是要陪着凌画和萧枕演戏,装模作样为萧枕诊治一番,装作十分棘手的样子,将人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曾大夫好一番看诊后,又看了萧枕的伤势,回身对皇帝拱手,给出一句话,“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费劲些,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将他身上的毒素除净。”

这是凌画早就交待好的时间。

凌画的打算是,最好让萧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这一回伤,物超所值,让皇帝与他父子二人关系近些,虽然萧枕已对皇帝不报亲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觉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够借上,那将省事儿不少。

萧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帮他做十五。

皇帝闻言面上明显松了一口气,“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儿敢说八成,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儿,没人能解得了这个毒,这个毒出自百年前的毒圣之手,因太过歹毒,毒圣被人所杀后,留在世上的仅有流落在外的少许,小老儿年少时,看祖父耗尽心血为人解过这个毒,没想到如今又让小老儿碰到了。”曾大夫装的很像,很高深莫测,“陛下若是信得过小老儿,将二殿下交给小老儿就是了。”

皇帝问,“解了毒后,可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会。”曾大夫大手一挥,“只要用心养着,定能活蹦乱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画,“小画当年伤的重,如今活蹦乱跳,都是小老儿给她养回来的功劳。”

皇帝看了一眼凌画,见她肯定地点头,皇帝颔首,“不错,从今日起,你就住在宫里,为萧枕解毒吧!”

曾大夫断然地摇头,“小老儿不住在宫里,小老儿还有药园子要照看。”

“一个药园子而已,朕派人帮你照看。”

曾大夫依旧摇头,“小老儿可不放心,药园子里的草药,都是珍贵品种,养死了一株,小老儿心疼死。”

皇帝皱眉,看向凌画。

凌画想了想,装模作样问曾大夫,“给二殿下解毒,需要几日?”

曾大夫立即说,“今夜一夜,我就能给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后三日一泡我特制的药浴,七日换一副药方子。”

凌画闻言对皇帝说,“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这样,今夜让他留在宫里给二殿下拔剑治伤解毒,明日一早,让他回府,但有需要时,他再入宫帮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换药方子。”

皇帝点头,“也好,朕给你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

曾大夫没意见,“成。”

皇帝对赵公公吩咐,“将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养伤期间,让他住在怡和殿。”

赵公公一惊,连忙点头,“是。”

怡和殿是位于陛下的帝寝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储君时曾住过,后来先皇们懒得去御书房时,便临时用来接见朝中大臣偶尔处理朝事之用。

赵公公带着人抬了萧枕,曾大夫提着药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画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对皇帝说,“陛下,臣发热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这才发现凌画是有些病态,对她关心地问,“怎么发热了?”

“染了风寒,已有几日了。”凌画道。

“你身边不是有这个姓曾的大夫吗?怎么小小风寒,还任其几日不好?”皇帝纳闷。

凌画叹了口气,“臣自当年落了个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两次风寒,发热一两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药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给了小侯爷,总要爱惜身子,以备孕事儿,自然不能再用猛药伤身了,温和的药吃下去,见效慢,要每天半夜烧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难为你染了风寒发着热还夜里出来奔走。”皇帝知道凌画这三年来掌管江南漕运不容易,就是因为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还有坚韧的毅力,无论是遭遇刺杀受伤,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误事情,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为知道,才更清楚,找一个能与她一般接手

文学

江南漕运让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难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