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第一章

旁边的陶子民听到白腾如此说,感叹道:

“怪不得你出去那么久,依然没能得到什么有效情报,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连消息都无了,原来那地方竟如此封闭。”

白腾叹气,然后这个动作牵动了他头上的伤势,让其因痛微微咧了下嘴:

“谁说不是呢,那里面连外面的风都感受不到,我待了许久,结果连他们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甚至连他们的名号都没有弄清楚。整日里,只是有几个叫‘教官’的人,将我们这些临时收的妖怪聚集到一起上课。”

“也不是没有人问过,但他们说,我们都只是预备成员,只有通过了严苛考试,才能成为正式成员,进去得到和那些‘受训生’一样的待遇,到时候才会有专人给我们讲解目标,树立‘精神’。”

“再深一些的话题,那些教官们便会拒绝回答,甚至故作高深。大家都气不过,但确实也是打不过,略有不顺从,便被揍得惨烈。”

白腾和陶子民一时间有些沉默。

方长也没有破坏场中的氛围,而是抬起手,饮干净了杯中灵茶。

旁边没有离开的雪人走过来,接过方长旁边的茶壶,给三人添上,而后雪人便去取锅中烧开的雪水,继续添进壶里泡上。仙栖崖的茶叶很耐泡,几次冲泡之后味道、颜色依然如故。

却是白腾打破了这份沉默,他整理了下情绪,说道:

“之前为了安全,我和首领只筹划了几条单向联系方式,即只能让我把获取的情报发出来,自己制定潜伏计划,不从首领那里接收命令。”

“本以为这样应该很是万无一失,谁成想,进了里面之后,连和外界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最近,由于成绩优异,我获得了一次机会。”

他低头喝了口茶,为其中浓郁的灵力所迷醉了瞬间,而后继续接上思路,讲述道:

“那天,我们正在上课,忽然有级别高一些的教官闯进冰屋来,点了包括我在内几个妖的名字,冲着所有人说:‘最近咱们堂口有次任务,人手不太足,所以挑选你们中最优秀的几位预备学员随行。这是难逢的好机会,只要表现好,回来就能升正式受训生!你们大家都要学习一个。’然后直接带走了我们几个。”

“对于这次出行,我能得知的消息不多,只知道是总部有任务,需要调回一批人,顺便处理许多重要事务,于是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出现了人手不足的问题,才需要征召预备学员。”

“赶路的过程乏善可陈,不允许任何人说话,只是给每人贴了日行千里的符咒,闷头向前走。行走时候我看过两边,随着向南,越来越温暖,最终竟然有未被积雪覆盖的大地。两旁也越来越热闹,村庄、城镇,总而言之大饱眼福。”

“接下来,我们就到了总部。”

方长听到这里,暗自寻思,面前这位白腾,应当是卧底进了妖怪们的玄武训练堂。

听对方所说,这个玄武训练堂竟然在冰盖下面,不知道隐藏了多深进去,实在是难找,或者说,应当比前几个训练堂都难找。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

文学

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第三章

“欢迎光临。”

衣着整洁的侍女礼貌的向着沈渔问好。

这是一家灵符教馆,扬州城最有名的两家。

来到扬州城之前,沈渔专门问过,这两家道场那一家教导的比较好,答案是各有千秋。

问柏青霜,柏青霜推荐了另外一家,不过沈渔还是选择了这一家,原因呢……消费者的眼光是雪亮的,想知道高档消费场馆那家好,看看门前的热闹程度就知道了。

虽然两家门口都是车马稀少,但是这一家的人流还是多一点。

于是,沈渔放弃了柏青霜推荐的博雅居,来到了水鱼馆中,这家道场之所以叫做水鱼馆,因为创始人在大江之上观游鱼而突破难关,于是将自己的道场命名为水鱼馆。

沈渔还是很欣赏这个名字的,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学习制符。

这个世界,只要你有钱,就能学到很多最基础的东西。

“不知道先生,想怎么学习?”

“最好的、最贵的方案。”

沈渔的手指点了点桌子说道。

“先生,我们有个班,马上就要开始,四个人一个班,你可以……”

“不,我要单独授课,单独讲授,可以吗?”

沈渔这次来到了扬州城,携带有大量的金银珠宝。

“可以,先生你看,这是我们的报价单,我们的馆长会过来……”

这时候一男一女走了过来,男子的眉目和高三公子有点相似,年长了不少,而女子沈渔认识,前天在小巷子里,遇到的那几名女性中的一位,当时米夫人抱怨她,说她为了扬州城的产业,当时反对和沈渔联合起来等等。

“这位就是前天你们遇到的高手?”

那名男子表情有点倨傲,看着面色枯黄的沈渔点点头,“玉娘说你的武功不错,有没有登记过?”

沈渔不由自主的翻了一下白眼。

江湖人自然也有路引等东西,但是那些伪造的东西就是用来糊弄人的,平日里谁愿意每到一处,就在天机榜下登记自己的身份?

就连官府也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现在这位中年男子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这位是高怀远,节度使大人的长子。”

那名妇人连忙介绍道,向沈渔使了一个眼色。

“见过高大人,我才来到了扬州城,明天就会去登记身份。”

沈渔没有刻意的激怒这个人,也没有表现出鄙夷等神色,态度很好地应付道。

“嗯,其实扬州很不错的,大帅府也欢迎各路英雄。”

高少帅悠悠的说了一句,那句话就是随口问一句,就像是警察随便问某个人带身份证没有,他的地位根本没有必要针对沈渔。

只不过听闻扬州城来了这样一个高手,于是问一下。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也没有和沈渔打招呼,转身离开了。

萍水相逢,如此而已。

……

三天后。

高少帅离开之后,流程继续走下去,没有什么故意刁难沈渔,必须让沈渔说清楚为什么要跟着她们,没有设置难题,要沈渔证明什么,才能传授制符等等。

她们如果这样做,沈渔直接转头就走,去另一家学习而已。

至于说两家联合起来,都不教导沈渔学习制符?

无所谓,天下这么大,总有一天山水相逢。

下面就是学习制符。

接触了制符,沈渔发现这东西很有意思。

另一个时空,大汉帝国也有法师,不过因为种种的限制,能力并不怎么强,而在这个世界,法师们无疑找到了新的道路。

那就是借助器具等施展法术。

无论是灵符笔、法杖还是别的,起到的都是沟通、放大的效果,沈渔所学的制符就是其中的一种手段。

将内力通过符笔进行转换,变成了法力,然后绘制到特制的符纸上,等到使用的时候,用内力或者真气激发,就可以施展开来了。

沈渔学的很快,练武这么长时间,他已经达到了【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的【内三合】境界,筋骨运行时候,真气可以准确配合,心手合一,完美如意的掌控真气和身体。

因此上,对于普通人来说很难理解和绘制的复杂灵符,沈渔可以很轻松很完美的划出来,再加上他对天地灵气的感受力,沈渔学起来基础灵符,短短三天就入门了,让老师赞叹不已,大声夸奖沈渔的天赋极好。

“多谢老师。”

沈渔很客气的向着苗玉娘点头致意。

然后,他再次拿起了灵符笔,凝聚了心神,调用了内力,在符纸上画出了灵符。

“不,应该是感谢你学习制符。”

创建水鱼馆的前辈早已经去世了,留下的儿子病弱,于是让姐姐苗玉娘负责主持,这个女人为人处世还不错,懂得看眼色也懂得抱大腿。

虽然不识真龙,在跟随沈渔一事上做了错误的决断,不过想一想她全家都在扬州城,大大小小的产业也在此地,就能理解她的无奈了。

这三天,沈渔的老师是苗玉娘和另一位灵符师,她们不仅仅因为沈渔的武功高强而殷勤教导,更重要的是沈渔舍得花钱。

灵符的学习很昂贵,除了数百两银子的学费之外,灵符笔、符纸、特制墨汁等都很贵,这些东西还会持续消耗,除了不差钱的人之外,中等家庭都负担不起这种持续的支出。

当然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武道比起灵符的学习实在是太有压倒性的优势了。

沈渔学了三天花了近千两银子(有点乱花),这些钱足够培养出五名脱产习武的武士了,他们只要练出了真气,就能有产出了。

而灵符呢?

大部分的灵符,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一个几两银子的引火符就是一根火柴,清水符的价格足够大家多带一点水,而这些武者都可以做到。

现在灵符师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大家有点钱学点本领到身上比起买工具不是更好——就像是穿越到古代,大家是愿意学习内力呢,还是选择一把枪械?

前者可以反复的使用,而且出色完成大部分工作还能强身健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