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在车里开着车座爱的小说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 第一章

“他们竟然真的这么做了!”

不等恐怖的能量狂潮吞噬自己,因为虚空被强烈的能量干扰,没有再尝试空间跃迁而是疾速退开的云海脑海中掠过了这样的念头。

“弗瑞格联盟”对“异形文明”的仇恨,云海自然是一清二楚。

他想过为了设计埋伏“异形文明”,“弗瑞格联盟”甚至可能不惜牺牲他们更多的势力。

现在看来事实也是如此,云海还是没料到,他们竟然牺牲了全部。

没错,就是全部。

就云海对“弗瑞格联盟”的了解,在这片星域的所有战舰,已经差不多就是他们的全部了。

为了让云海相信他们并没有在“雷兹恒星系”设下埋伏,为了让异形上当,包括联盟“赡养”的那些“异兽文明”,“弗瑞格联盟”做到了极致。

迅速地远离了能量狂潮波及的范围,云海一个闪烁远离了“雷兹恒星系”。

在短暂的沉寂后,他一次空间跃迁又返了回去。

再狂暴再猛烈的能量狂潮,放在宇宙这个大环境下,也会很快消散。

哪怕这个能量狂潮,来源于上千颗的“暗能珠”爆炸产生的。

突兀出现在“雷兹恒星系”的边缘位置,精神感官中出现了大量的生命体,云海不禁在心中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不止是大量生命体的存在,还有精神连接。

有多少异形还活着,云海不知道,但他估计至少还有十亿左右。

换句话说,这一次的星爆,云海在瞬间就失去了十几亿的异形。

这样的损失,如果放在平常云海根本不在意,然而这十几亿的异形却是融合过“黑水生物”进化的异形。

损失,可谓是非常惨重。

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局面,只要没有办法改变时间就不可能挽回局面的情况下,还能有十亿左右的异形活下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不只是异形,还有异兽。

“弗瑞格联盟”的舰队,云海连一艘都没有看到,甚至连战舰残片都没有找到。

显然,恐怖的能量狂潮几乎粉碎了一切。

异形不说,“黑水生物”给了它们强悍的复原能力。

只要没在瞬间被彻底杀死,它们几乎就是不死的存在。

然而在云海的精神感官当中,却还有不少异兽

文学

都生存了下来。

距离星爆更近的它们,云海都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挺过这足以重创它的能量狂潮的。

不过,此时的他并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

精神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对“雷兹恒星系”的扫描,很快就锁定了看似昏迷状态的“炎蝠”,云海一个闪烁便靠了过去。

兴许是的没那么严重,又或者是本能反应很机敏。

在云海闪烁靠近的瞬间,看似昏迷不醒的“炎蝠”身躯突兀一颤。

不等云海出手,可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它一个闪烁便消失了。

“还想走!”

云海心中冷笑一声,刹那间就消失不见。

“炎蝠”逃向了哪个方向,该往哪追,这对云海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空间跃迁产生的空间波动,对云海来说就像是平静的湖面泛起的涟漪清晰可见。

哪怕“炎蝠”先行一步,只要能捕捉到它空间跃迁时产生的虚空波动,云海就能确定它的方位。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 第二章

顾泰安接起电话,腰板笔直地说道:“蒋学的回电,都已经发到我这里了。目前基

文学

本可以确定,你在兴山上搞到的情报是属实的。在北风口附近,或者更远的地方,确实可能存在一个秘密建造的军事基地。军情局这边,我会让他们继续追查,你现在要动用,你在北风口的力量,来追查这个事情,先确定这个基地的位置,再搞清楚里面的情况。”

“是!”秦禹立即起身回道:“我马上跟北风口那边沟通。”

“好,就这样,有什么问题,我会让军情局直接联系你。”

“好,司令!”

二人沟通完毕,结束了通话。

秦禹拿起手机,迈步走到窗口处,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喂,胤哥!”

“你派去在外围盯梢的人,已经联系过我了,我知道他们被控制的那个生活村,你别着急,我这边会跟。”吴天胤知道秦禹打电话来的用意,所以率先回了一句。

“那就好。”秦禹语气严肃地说道:“胤哥,这个事儿,现在已经不光是我在搞了,给你打电话的人,也不是我派去的,他们都是八区情报部门的,专门盯这条线的。你务必用用劲儿,帮我照顾好派去的这些人,搞清楚这个基地的确切地点,以及里面的情况。”

“我明白。”吴天胤点头。

“行,那你有信儿了,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

吴天胤挂断手机,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转身看向了安仔:“给沿路的牛鬼蛇神打个电话,让他们盯上拉人走的那个车队。”

“好。”安仔应了一声,拿起电话走到了窗户旁。

吴天胤弯腰坐在破旧的办公椅上,依旧穿着他标志性的老旧军大衣,摸了摸满是胡须的下巴:“呵呵,真怪事儿了啊,北风口这儿趴了这么一伙人,我竟然不知道。”

……

大约八个小时后,晚上11点多。

安仔迈步走进了吴天胤的住所,语速很快地说道:“对方的车队,根本就没在北风口停,而是直接进了西伯无人区。”

吴天胤立即起身骂道:“他妈的,我就说嘛,北风口这儿要是趴了这么一伙扎眼的人,咱们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秦老黑第一次收集的情报不准确,对方搞的那个什么基地,肯定不在北风口。”

“是的,应该在无人区深处,或者是在更靠近俄六区的范围。”安仔回。

吴天胤背着手,在屋内走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有点尴尬,无人区的道路非常简单,我们的人如果直不愣登的跟进去,那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警觉。”安仔轻声提醒道:“这个活儿不好干。”

“动脑子啊。”吴天胤立即做出部署:“命令,新胜生活村的3号仓库,往外放两架直升机,然后给俄区的米哈伊尔打电话,让他跟波尔塔的空中管制单位打招呼,就说咱们要进货,调二百桶飞机燃油过来。”

“可以。”安仔想了一下回道:“那途径路线就是西伯无人区呗?”

“对,买燃油是其次,主要是让飞机有个正当理由进去,给我盯着对面的车队。”吴天胤点头。

“好,我马上安排。”

“等一下!”吴天胤摆手再次叫了一声:“两架直升机也不保险,万一有雪舞天,他们就啥都看不着了。你这样,你再让新胜生活村的拉货车队出五台卡车,也去波尔塔那边拉钢材回来。记住,一定要用带LOGO的集团采购车。”

“行。”安仔点头。

“去吧。”

吴天胤摆了摆手,立马走出办公室,伸手打开了蒙着挡灰布的军用沙盘,低头看了一眼西伯无人区附近,眨眼说道:“他妈的,这有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周围全是山……上哪儿找什么基地去啊!”

……

次日,晚上九点多。

押解蒋学、孟玺、何大川等人的车队,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行驶,终于来到了西伯无人区深处,并且在俄区巴什基尔矿业集团旗下的一处开采基地落脚。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 第三章

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但最终还是以谁才是胜利者来衡量的。

杜姆博士即便是重新获得了自己身体的掌控权,也无法使用这样一具残破的身体在和疫王的战斗中有什么贡献了。

疫王已经杀疯了!

“见鬼的!”

红坦克巴基大吼了一身,那条金属手臂上一阵阵的红光闪过。

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牺牲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巴基总觉得自己的牺牲会是值得的。

上一次他这样做的时候,让托尼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

他只希望这一会他要是牺牲了,能够唤醒更多的人站在正确的道路上。

美国队长是带来胜利的标志,史蒂夫讲这样的荣耀交给了他,他必定不会辜负这个称号。

即便做不到上帝的义人那样的高尚,他也要成为正义的战士!

稍远的地方,没有带面具的罗夏正扛着世界末日的牌子走在路上。

行人匆匆忙忙的跑着。

疫王带来的恐慌让这些人感觉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一样。

扛着牌子的罗夏居然有幸获得了自己人生之中第一个信任者。

但是此时的他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朗姆洛那边的情况不好,以及那份正在一点点燃烧着的正义之心。

罗夏需要赶过去,但是却被信徒给纠缠上了。

不知死活的记者正在对那边的情况进行着直播,罗夏可以通过大厦外边的巨大显示屏关注那边的事情。

只是他需要立刻赶到战场才是!

身后正义的光翼若隐若现,于是他被更多的信徒糾纏上了。

这个国家的人很多都是信徒,只是有的虔诚,有的不过是装装样子而已。

但是这一刻纯正的信仰让罗夏明白了大天使的力量中,为什么显得那么崇高了。

信仰可以被拿来当做燃料,为战斗增加更多的底牌!

只是眼下最大的危急并非是正在城市中不断肆虐的疫王,而是正在神盾局中不断活动着的那群哭泣天使!

寻常人不可能是这些玩意的对手,即便是神秘博士在面对这些家伙的时候第一反应也是先跑再说。

康斯坦丁加上一个科尔森和尼克弗瑞,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战胜哭泣天使的配置。

枪械无用,康斯坦丁的魔法在不付出代价的情况下也没有什么好用的东西。

甚至说有些魔法康斯坦丁在释放过一次之后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释放出第二次来。

“这玩意到底怎么处理?”

科尔森混乱的大脑正在颤抖着。

从被恐惧控制到现在的失去了控制源,这样的变化让他适应不过来。

身体即便是下意识的摆出了战斗姿态,但那对于哭泣天使这个群体来说根本没有价值。

格斗术这玩意在面对哭泣天使的时候还不如拿一面镜子过来有效。

康斯坦丁看着眼前的哭泣天使,但发生了一件有些莫名奇妙的事情。

康斯坦丁确定自己没有眨眼,但是眼前的哭泣天使的动作却发生了改变。

一根手指头像是戳了什么一样的立在那里,哭泣天使的身影也往前挪动了一小截距离。

恍惚间康斯坦丁似乎是看到了一个人影在面前一闪而过。

所以他眯上了眼睛,掩盖着眼神的变化。

刚才那个绝对不是错觉,因为哭泣天使的的确确是移动了的。

只是康斯坦丁没有看清楚那个人是谁!

然而尼克弗瑞面前的那个哭泣天使却是忽然停下了脚步,不管尼克弗瑞已经闭上了眼睛,她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康斯坦丁移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在盯着眼前的哭泣天使的同时看了尼克弗瑞一眼,终于领会到了克制哭泣天使的大杀器。

镜子!

那只哭泣天使的目光好死不死的撞在了尼克弗瑞的脑门上。

因为细密的汗珠,让尼克弗瑞的脑袋像是一个镜子一样的反射了来自哭泣天使的目光。

诡异的巧合。

但显然能够起效的时间不会很长。

因为汗珠终归是会蒸发掉的。

而在办公室里的尼克弗瑞已经失去了控制,本体此时收回了自己的灵魂正站在黑蝠王的宫殿之中。

在场的这具生命替身已经被放弃了,这叫做止损。

而他需要做好最差的准备。

“黑蝠王,我想要问一下你知不知道这种东西?”

尼克弗瑞拿出了一个平板对着黑蝠王打开了一瞬间。

他不能保证这个监控中的画面会不会立刻变成一只活着的哭泣天使。

但是他相信黑蝠王那毁天灭地一样的力量。

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尼克弗瑞会请求黑蝠王在神盾局之中高歌一曲的。

付出代价总比人类全灭要来的有价值一些。

只是一瞬间的画面,尼克弗瑞就关掉了手中的平板。

而黑蝠王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愕的表情!

他有些匆忙的比划着,询问着尼克弗瑞这玩意是怎么回事。

即便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的观看,黑蝠王就感受到了那个东西的危险。

这种剥夺存在感然后借体重生的繁衍方式,对于黑蝠王这样的强者来说不算是多么隐秘的东西。

或者说哭泣天使就从来没有想过要掩盖这个群族的生存方式。

但是哭泣天使还是弱点的。

这些玩意的移动方式其实和正常人差不了多少。

在没有交通工具的时候他们是无法飞行的。

为此,在一整个星球的生命都灭绝的只剩下他们的时候,饿死也就成了注定的终局。

只是这个过程十分的漫长而已。

“神盾局中到处都是这个玩意,我已经让还活着的特工不要赶过来了。”

尼克弗瑞对着黑蝠王这样说着。

脸上的冰冷让他看着有些吓人。

“你需要我怎么做?出现在人们的眼前?然后成为下一次战争中被选中的战士?

或者是在神盾局的大楼中高歌一曲?”(比划)

黑蝠王的手语十分的复杂,表情也变得有些精彩了起来。

黑蝠王的悄悄话都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玩意,但是他已经感觉到了尼克弗瑞的决心。

这算是他两之间的一点点分歧。

毕竟黑蝠王和尼克弗瑞之间的理念有些不同。

黑蝠王更仁慈,而尼克弗瑞更冰冷。

异人族的这些家伙本身比核武器都要危险。

梦话都能毁灭一颗星球的黑蝠王活着十分的艰难而痛苦,只是他还有不能死去的理由才坚持着孤零零的守候着这个世界。

异人族只剩下了他一个。

他不想去赌自己死后死亡会不会让异人族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