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双腿之间,巨人族的新娘

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第一章——从棺材板里跳出来的小姐

苏暖在一片黑暗中醒来。

眼前金星乱冒,头重脚轻。她轻轻咳嗽着,有水,从她的鼻孔里、耳朵里冒出,那感觉,象是泡在水里的豇豆,水出水落的,诡异极了。

苏暖穿越了。

她现在的身份,是朱子国丞相家的三小姐。这三小姐,虽然生在相府,也算是富二代+官二代的苗儿。可就因为一副天生废柴,丹田被毁的小身板儿,整个一个悲催帮的代言。冤枉门的门主。用三个字就可以概括完她一生,那就是“遭透了。”

后娘苛刻,姐姐嚣张,本来金枝玉叶的三小姐,遭遇退婚之后,被亲姐推进后花园的落花湖里,活活淹死不说。到头来,还成了长姐苏洁口里的“无颜面对世人,从而羞愤自尽。”的轻描判述。

这还没完,苏三小姐死后,连灵堂都没有设,只装进一副薄棺材板里面,扔在了她自己住的院子里。

苏暖捶着头叹了口气:“妹子,值得么?至于么?”

其实,苏暖更想说的是,虽然她很“善良”。可若有人敢欺上门来,她也不介意让他走着进来,躺着出去。

这具身体,已经被她据为己有,那么,所有欠债的jian人们,都应该洗净屁股,等着挨板子了。

苏暖吃力地掀开头顶的薄木板,不由得“感激”连做个棺材,都要偷工减料的丞相夫人——这木板若是再厚上几分,以她现在的体力,怕要被活活闷死了。

薄薄的木板才一掀开,屋外的吵闹声,就更显得嘈杂。

苏暖蹙了蹙眉,朝外望去。这是个稍微破落的院落,这院子里的一大半,都被绿树掩映。隔着浓浓的花叶,宛若鱼鳞的光斑,散漫地分布洒了一地。恍若一副单色的水墨画一般,色泽亮润,浓而不烈。

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好了,不管怎么样,晓晓的行踪你总得告诉老爹吧?”

“万一你姐姐出了什么意外,你能安心吗?”

黑袍男子这一席话,终是使得少年犹犹豫豫间,说出了那名为晓晓的少女的行踪。

“老爹,其实晓晓姐没走远,她就是觉得一天到晚呆在炎域太无聊了,所以进了会武战场。”

“进了会武战场?”

黑袍男子听言,虽然心中仍旧焦急,但也是松了口气。

会武战场,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样一来,倒是可以完全确定,宝贝女儿并不会出现什么危急的情况。

“老爹,这可不是我对你说的啊!”

同一时刻,那少年则是连连开口。

他太清楚了,如果让晓晓姐知道,是自己透露了她的行踪,自己的下场该有多惨。

不过黑袍男子,哪里还会理会他的这种小心思。

而是第一时间,就动用手段,尽快确定会武战场中宝贝女儿所在。

黑袍男子乃是炎祖,也是那会武战场的创造者。

之前只是不知道少女的行踪,此刻已经知道了,要再寻找起来,自然容易了太多。

只见他微微闭目,而后再度睁开,前后不过几息的时间,就像是确定了少女所在。

“找到了!”

兀自低语间,黑袍男子抬手一抓,顿时一副光影画面,便是在其面前浮现。

画面之中,只见一青年男子正负手而行。

但外人看不出来啊这一家子亲人哪里看不出来,这可不就是,那妖媚少女萧晓晓所假扮。

“这妮子,还真是不让我省心!”

黑袍男子无奈而叹,不过真正看见宝贝女儿的身影,也算是让他彻底放下心来。

但也就是在这时候,忽然可见萧晓晓的对面,一道俊朗得不像话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了光影画面中。

那道青年男子,可不就是杨凡。

“嗯?”

与此同时,会武战场内。

望着令牌之上,已经积攒到了五分的分数,杨凡脸色淡然。

之前遇上了四个大族天骄,但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被他横扫。

这让杨凡不禁都是怀疑起来,究竟是他们太弱了,还是自己太强了。

然而也就是在这时,忽然视线之中,出现的一道青年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青年男子的出现,不禁让杨凡心中,也是生出了惊叹。

世间,竟是存在着如此俊朗的男子?

甚至说这种俊朗,更像是一种妖媚,使人看上一眼,就不由自主会沉沦其中。

“不行不行,我可是弯的,怎能被男人的姿色迷惑!”

杨凡连连摇头,迫使自己清醒过来。

自己可是个大男人,被其他男人的姿色所迷惑沉沦,这叫什么话?

而也是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后,杨凡方才敏锐察觉到,这个俊朗得甚至妖媚的青年。

他很强,甚至说太强了!

哪怕是东月,也没有给自己如此之强的压迫气息!

这个青年是什么来路?

与此同时,同样是望着杨凡的身影,萧晓晓的心中,也是涌现一抹光彩。

“还真是不枉费,本小姐劳师动众,进入这会武战场。”

“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家伙!”

岳双腿之间 第三章

轻笑之声落下,宁天抬起手,那断葬黄昏的封印力量落在了狼血妖神和金翼妖神的身上,瞬间便是在他们的身体之上种下了一个封印的烙印!

“这…”

“这是什么!?”

“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地面上,两尊妖神看着身体之上那落下的封印的烙印,顿时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抹惊慌。

“没什么~就是简单的,在你们身上种下了一个能够轻易夺取你们生命的小封印而已,不用害怕。”宁天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两尊妖神。

他所施展的,正是从道老头那学来的断葬黄昏。

当初曾对幽冥玄武使用过,而如今此招更是经过妖族之心提供的力量改良,通过血脉的力量和断葬黄昏的封印,更能起到压制作用。

“简单…”

“能轻易夺取性命…”

“还踏马是个小封印…”

听到宁天的话,两尊妖神嘴角直抽,一口鲜血就从口中猛地吐了出来。

听听…

这是人说的话吗?

“我再问一遍,臣服,还是死?”

宁天看向两人,嘴角勾勒起一丝轻笑,手中断葬黄昏的力量浮现而出,配合妖族之心的力量使用,顿时让这两尊妖神身体猛地一沉,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

瞬间。

狼血妖神和金翼妖神都是感受到了其中的力量,那种力量他们心有余悸!

“咕噜。”

金翼妖神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眼中闪过一抹恐惧,这还用选吗?若是不臣服的话,恐怕他将当场在这里表演一个鸟断妖亡!

生命和尊严,金翼妖神自然是清楚该选那一个。

“本…本神自然是选择臣……”他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目光敬畏的看向宁天,自始至终他压根就没从宁天这里讨到半点好处,宁天在他眼中越是神秘,他就越是敬畏。

然而。

金翼妖神这一句话还没说完,便是被一旁的狼血妖神打断。

只见,一旁狼血妖神十分有血性的抬起头,狼眸中闪过一抹狠色,抬起头咬着牙齿,死死的瞪着宁天,重重的哼了一声:“想要本神臣服?你做梦!”

“本神乃高贵的血狼一族,怎么可能屈服与你一个小小的人族!?”

“血狼,就要有血狼的本性!”

“狼血妖神大人……”

看到这一幕,万妖之巅众妖纷纷泪目,握紧拳头,一脸敬畏的看着狼血妖神,心中不由是感慨万千,这才是妖神该有的气质啊!

“狼血妖神大人,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给您寻一处风水宝地!”

“愚蠢!”

看到狼血妖神这般模样,一旁金翼妖神心中暗自摇头,看似有血性但其实就是在找死!他难道不知道,他身后代表的是什么吗?

是整个狼血妖族啊!

就比如,他打算臣服,才不是因为自己怕死,完全就是为了顾全大局!

为了整个金鹏妖族,他不得不臣服!

为了大义!

“哦?”

听到狼血妖神的话,宁天眉头一挑,一脸和善宛若是看着勇士般的看着狼血妖神,接着看向一旁的金翼妖神,笑眯眯的问道:“他不臣服,那你呢?”

听闻此话。

金翼妖神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一脸敬畏的看着宁天,讨好一笑:“本神自然是选择臣…”

“哼!”

话还没说完。

一旁,又是传来一道重重的冷哼!

只见狼血妖神艰难的爬到了金翼妖神的身旁,一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一脸重情重义的模样:“人族小子,金翼妖神岂非贪生怕死之辈!?岂会臣服于你?真是可笑!”

“今日,本神就和金翼妖神同生共死!”

“就算是死!也不会选择臣服!这便是我们妖神的自尊!”

“……”

听到这话,金翼妖神脸上那刚刚浮现出来的讨好笑容瞬间凝固,嘴角直抽,整个人都宛若是石化了一般愣在原地。

“本神…”

“本神…噗!”

金翼妖神只感觉胸口发闷,脸色瞬间惨白,接着一口浓郁的妖血便是从口中喷了出来。

草了啊!

这傻狼踏马平日里沉默寡言,现在话怎么这么多啊?

你要死,别拉上我一起死啊!

而就在他心中吐血的时候,一旁狼血妖神一脸凝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认真的看着金翼妖神:“好兄弟,别急有我。”

“我有你马!”

下一刻。

金翼妖神直接破防,心中暴怒!

草!

“看来,你们是选择死亡了,可惜了。”

听到两人的话,宁天微微摇头,一副暗叹可惜的模样。

“不…”

“不是的,本神的意思是…”

看到宁天这般模样,在听到那明显是要送他们上路的话语,金翼妖神瞬间就慌了,连忙是开口,但旁边的狼血妖神怎能如他意?

“金翼兄,你受了伤,不便开口,狠话就让本神来说!”

狼血妖神一摆手,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来啊!”

“上我们啊!”

“妖域妖神,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金翼妖神:“……&%@#”

就算宁天不杀狼血妖神,金翼妖神都想宰了这条蠢狼了。

“那好。”

“放心,你们忍一下,很快的。”

宁天笑了笑,接着抬起手,断葬黄昏的威能开始逐渐发挥,配合妖族之心的力量,顿时压的这两尊妖神不要不要的,表情别提有多酸爽了。

“就这点能耐,也想让本神屈服?”

狼血妖神重重冷哼。

“是么?”

宁天轻笑一声,手气起封印落,瞬间那封印的力量爆起。

原本已经是感受体内妖血倒流痛苦的金翼妖王,再一次的感受到了来自狼血妖神努力争取来的待遇。

“啊!”

“啊啊啊!”

很快。

万妖之巅,都是听到了那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你听,他们笑的都开心啊。”宁天轻笑一声,眼中宛若有着一丝邪魅,似乎是因为三族之心的缘故,他自身的心智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不过这种影响,会伴随他的实力,以及对三族之心的掌控而削弱。

“笑…”

“这是笑吗?”

听到宁天的话,万妖之巅众妖都是感觉寒芒刺骨,这个人族…太恐怖!

就连不远处的不灭龙神和九凤妖神都是神情凝

文学

重了起来,但后者明显是神情有了一些变化,目光中带着一丝复杂,心中不由是喃喃。

“这是…”

“断葬黄昏?虽有招式上有些变化,但…不难看出,是以断葬黄昏为基础。”

“还有那女孩…白柳…”

“他不是死了吗?”

九凤妖神脸上露出一丝回忆之色,而万妖之巅正中心,两尊妖神正饱受宁天的摧折,既然你们不服从,那就打到你服为止!

看到这一幕。

万妖之巅周围众妖都是神情肃穆,看向两尊妖神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敬畏,纷纷泪目。

“这就是妖神大人的魄力吗?”

“宁死不从,这才是妖神该有的魄力!”

听到周围众妖的声音,金翼妖神是有苦说不出。

数十分钟后。

狼血妖神和金翼妖神算是彻底虚了,软趴趴的趴在地上,身体之中那妖血就像是被抽干了一般,两人的心态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怎么样?”

“臣服,还是不臣服?放心,祖师我和善的很,向来不杀人的。”

宁天一脸玩味的看着两人,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断葬黄昏的力量。

靠!

你不杀人,我们也不是人啊!

金翼妖神心中愤愤不平,他的血气也是在刚刚的折磨之中逐渐翻腾,他终于明白了狼血妖神之前为何这么充满血性了,他猛地站起身来,握着拳头,看向宁天。

“士可杀不可辱!”

“有本事,你就给本神一个痛快点的!”

“我臣服了。”

几乎同一时间,趴在地上的狼血妖神弱弱的举起了一个小白旗,声音也是十分虚弱的响起,而两人也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一瞬间。

风也停了,金翼妖神也踏马傻了。

“???”

文学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问号,瞪大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地上的狼血妖神。

“你踏马在逗我?”

“刚刚你拖着老子视死如归,死不屈服,现在老子受尽苦头,好不容易心中的血性被激发出来了,你倒好,直接臣服了?”

“那你刚刚干嘛去了啊?”

金翼妖神心中狂怒,差点就哭出了声。

你这个傻狼,怎么这么贱呢?不打你一顿,你就不臣服了?

经过了宁天的一些小手段,这两大妖神都是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只不过…

一个是被磨平了血性,一个是点燃了血性。

“没想到连狼血妖神大人都臣服了,看来那人族的手段非凡,不过…金翼妖神大人真是个勇士,连这种挫折都能扛下来。”

“我会记金翼妖神一辈子的!”

“我这就去给他寻一个适合下葬的风水宝地。”

议论声,不绝于耳。

一旁,狼血妖神偷偷将那小白旗递给金翼妖神,小声劝说道:“金翼兄,不要这么固执,生命只有一次,从心才是王道啊……”

看到狼血妖神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金翼妖神有一种砍了他的冲动。

也不知道是那个混蛋,非要拉着自己的。

“再问一次,臣服,还是死。”

宁天把玩着手中的断葬黄昏的能量,看向两人。

“臣服…”

“本神也…臣服。”

这一次,两尊妖神没有任何意外,在经过刚刚的摧残之后,他们心中其实很明白,眼前这个人族想要抹杀他们其实轻而易举!

宁天之所以不直接抹杀他们,仅仅只是为了肆意玩弄而已。

这才是眼前这个人族的可怕之处,能肆意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两尊妖神…竟都是臣服了。”

看到这一幕,万妖之巅众妖都是神情落寞,除了一丝恐惧之外,更多的是震撼。

今日本该是妖神域继承者之日,但是谁能想到,仅仅只是伤了一位半妖,就引来了这种恐怖的蝴蝶效应,直至两尊妖神都是臣服!

就…

像是在做梦一样。

【你震惊了不灭龙神,龙池妖王。】

【你震惊了九凤妖神,凤羽妖王。】

【你震惊了众妖。】

【奖励:妖族至尊掌控之力!】

【妖族至尊掌控之力:任何妖族强者提供一滴精血之后,可让宿主吸收进妖族之心中,掌控其精血等于掌控其生死,并且该妖族强者修炼速度加快,其反补一定精血能量给妖族之心。】

脑海中。

系统的声音再度响起。

“妖族至尊掌控之力?”

听闻此话,宁天的目光一下子就看向了两尊妖神,淡淡说道:“取一滴精血给我。”

“精血?”

两尊妖神愣了一下,而后也不敢不听,各自取出一滴精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