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云鬟酥腰未删节

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 第二章

一桌美味佳肴尽数收进了莫彩彩和覃可可的肚子里,无论去到哪儿,头等重要的事,就是不能亏欠了自己的身体。这话自然是莫大姑娘日常挂在嘴边的,而我们覃大小姐从贯彻到落实做的都十分到位。她们吃的尽兴,与二人形成对比的却是这里的主人,母玉棠。自打刚开始的客套了几句后,她就悻悻的看着几人该说说该笑笑,倒真没把她当一回事来看。

吃饱喝足后的几人互相看了看,便由林知出面与那母玉棠打了招呼,说要回去休息一下。母玉棠连连点头称是,并叮嘱他们好生歇歇。

回到小院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进了花厅里围着圆桌坐下,林野看了一眼外面,眉头一皱,轻轻地捻出一道淡到看不见的蓝色光圈嗖的一下往外抛去。乍听,一阵低到像是猫叫的呜咽声传入到他们的耳里,然后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又从他们的周围消失了。

林知轻蔑的摇了摇头,说道:“母玉棠就这点能耐?”

“非也非也。”

元欢摆了摆手中的折扇,拿到自己鼻下闻了闻,满意的一笑,上回托覃可可调制的香料果真没让他失望,清雅且不失厚重。他放下后接着说道:“可能,不是母玉棠所为。”

“何出此言呐?”

“呵呵,尊敬的大殿下啊,您看她母玉棠可是那种需要随时盯梢我们之人?以她自傲的性子,但凡我们几人在她们北方部族范围内,就都不会脱离她的掌控。”

林知皱了皱眉,不知是对元欢一番解释的疑惑还是对母玉棠的确如欢欢所说那般感到不适。

见众人都没在开口,元欢笑笑,站起身来,体贴的给每个人都倒了杯茶,而后正了正脸色,说道:“来到这儿后,我一直想跟你们说一件事来着,不过这前前后后到底是将此事给遗忘在了脑后面,方才想起,也是应该对你们讲上一讲。”

几人听后,都将带着求知欲的视线看移向了他。

“咳咳,在这儿坐着也是坐着,不妨听听元某的故事吧。”元欢清了清嗓子,不急不慢的对他们说道:“元某虚长了各位几岁,倒是知道些北方部族的一些很有历史的传说。当然啦,这传说始终是传说,真实性还是有待考量的……”

瞧着元欢絮絮叨叨的前缀,莫彩彩翻了一记白眼,催促道:“欢欢,讲重点。”

“小姑娘怎么能这么没耐心…”元欢低声嘟囔了一句,但看到莫彩彩那慢慢眯起的双眼,随即撇了撇嘴,说道:“好嘛,接下来就是重点了嘛。话说这个北方部族应地理位置紧靠着无妄之海,这海的另一边居住着众人皆知的龙神一族,而海中央却也是曾经居住过另一种族的,但大都数人几乎都不会提到他们,可说是不愿意提及吧。”

“为何是,不愿意提及?”林野问道。

“不错不错,小野总是能抓住关键点。”元欢朝着林野露出极其温和的笑容,林野颇有些嫌弃的将头转了开去。然而元欢也并不在意他这一举动,接着说道:“接下来我就来说说这个居住在海中央,且可堪比如神秘的龙族一般的种族的传说。大概在百年前,沿海地区的人们出海打渔前首先是要祭拜龙神大人,而后会将一方纸糊的一叶扁舟先行放入海中,在出海前,人们又会向纸糊的舟船里洒上些许的大米以及晒干的鱼干,随后再将其推入到海里让其随风而去。只要是人眼触及不到舟船后,便是可以真正的自己个儿出海了。也不知是从哪一代开始的规矩,但出海的人大多是信奉此举能保佑他们平安的。老一辈的渔家会告诉自己的子孙,这放出去的纸舟,并不是献给龙神大人的,龙神大人且看不上这些粗陋之物讷,这些东西是给海中央那群“客人”的。何谓海中央的“客人”,那便是据说上半部分是人,下半部分是蛇形的怪物。渔民们靠海吃海,无论海里有什么,都是阻止不了他们下海的。且一开始时,人们并不知这些怪物的厉害,有拿着鱼叉去挑衅他们的,想着捞上来会不会能卖一个好价钱。可谁知那半人半蛇的怪物十分厉害了去,几乎能呼风

文学

唤雨的将渔民们的船只弄翻的弄翻,弄沉的弄沉,而且几乎是只要掉进了海里的人们,就很少会有能活着上岸的。以此之后,人们便不再有这个勇气去与那些怪物硬碰硬的了。出海之前便都准备好礼品一般的食物先行去贿赂那些是人非人的东西,还有的是出到这片海域的渔民只要是快接近那里,便会收住前进的方向盘,打好方向,往别处而去。这可能也是和那种族产生的默契使然,大家和平一点,对他们而言自然也是好的。久而久之,这样的故事便好像成了传说,人们呢也逐渐习惯了在浅海附近打打鱼,再往深处一些的,自然是不愿意前往的了。传说传说,自是有些事实依据转而演变的。”

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 第三章

莫止湛的这一番交代,让众人听得心惊不已。

当然,也免不得有人在心底里咒骂:怎么这么凶险的事儿,都弄不死你呢?

再想起莫止湛口中所提到的医女,好事儿者又问:“对了,你……你方才说,这几年你一直与那救你的医女生活在一起。那……那医女呢?现在在何处?”

说罢,更忍不住调笑:“你这家伙儿,失忆了好几年,也不曾知晓自己有妻子。那医女是你的救命恩人,又与你朝夕相处。你们二人,没日久生情吧?”

这话说得虽像玩笑,可音量却不小。

即便是坐在屏风后头的女眷们,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众女眷纷纷将目光投到了沈扶摇身上,想看沈扶

文学

摇是何反应。

却不曾想,此时的沈扶摇依旧满脸笑容,连半点落寞都未曾表现出来。

与此同时,那一头的莫止湛,已经开了口。

“小晴从小就是个孤女,与她师父相依为命。她救下我的那年,师父正好仙逝。好在有我相伴,她倒也不至于孤苦伶仃。”

提起‘小晴’,莫止湛的声音柔和了不少:“现如今我离开了,总不能留她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说到底,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说罢,莫止湛顿了顿,又道:“我们莫家的儿孙,从来都不是忘恩负义之辈。我寻思着,与祖母和扶摇商量商量。待过上一阵,咱们府里该处理的事儿都处理完了,便将小晴接到京都来。

届时,还望诸位长辈莫嫌弃小晴是个深山里长大的野丫头才好。”

“既是你的救命恩人,自然也是咱们莫家的救命恩人,哪里有嫌弃不嫌弃之说?”

三房三老爷虽不知这‘小晴’的到来,会给莫家带来怎样的变化。但既然莫止湛已经开了口,他总没有不帮着的道理。

“只要母亲和扶摇那头能答应,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当然也会欢迎。”

“是啊。”

长房大老爷勾起了唇,笑道:“人家救了你的性命,你本就应该报恩,照顾好她。”

这小晴还没入府呢,就已经能得到莫止湛如此厚待。入了府后,他们星辰阁那边儿还不知是个什么光景。

呵……

大家都是男人嘛,哪里还能不懂男人的?

莫止湛失忆几年。

这几年来,他在外头与别的女人朝夕相处,相依为命。而那个女人,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孤男寡女的,想不动感情都难。

现如今,莫止湛虽恢复了记忆,也回了侯府。可论起来,他和那医女小晴所相处的日子,比起沈扶摇,要长得多。

届时,来个宠妾灭妻,也不是不可能。

长房大老爷如此想着,便更觉得开怀了。

看热闹这种事情,可不仅仅是他的夫人喜欢。就连他自己,也热衷得很啊。

“湛哥儿媳妇儿啊。”

大夫人刘氏见男子那头聊着聊着,就将话题只转移到了别处。

于是,不免心里痒痒:“你说说,这可怎么是好?”

“大伯母想说什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