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和小舞h 翁熄系列30部

唐三和小舞h 第一章

随着曲非烟说完这句话,左冷禅和岳不群的表情渐渐变得非常精彩。

刚开始本来是他们二人在百般诋毁,要将李不负打入到“魔道中人”的行列中去。

然而这个时候,却李不负却突然反将了他们一军!

方证大师、冲虚道长、莫大先生、余沧海、震山子等等正道高手都齐齐盯向了左冷禅和岳不群。

他们虽什么都没有说,然而这种目光也无疑是给了这二人极大的压力。

左冷禅和岳不群互看一眼,却都还是稳住,未曾开口。

蓝凤凰忽然道:“我听说中原人和我们苗家人是有些不一样的。”

李不负半靠在大殿门边,问道:“哦?有哪里不一样?”

蓝凤凰道:“在我们苗家人那里,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大家都直来直去,不会拐弯子。”

李不负道:“中原人呢?”

蓝凤凰道:“中原人可就不一样了。有的女孩子明明喜欢你,却偏偏要说你讨厌;有的人明明恨你入骨,嘴上却还好来讨好你,实在教人觉得好玩又奇怪。”

岳不群和左冷禅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阴晴不定。

李不负笑道:“哈哈,依你看来,岳君子和左盟主是讨厌我,还是喜欢我呢?”

蓝凤凰也笑道:“那就要看他们等下怎么说了。”

岳不群和左冷禅左右为难,却哪里说得出半句话来?

——他们若改口承认李不负其实是正道,那便是打了他们自己的脸,日后必定传到江湖,沦为笑柄。

——他们若不愿改口,那么李不负相助任我行,他们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任我行救走任盈盈了。

方证大师忽然说道:“我听闻华山派的风清扬前辈重现江湖,不知岳掌门可否将之请来?”

若有风清扬镇场,那么就算李不负相助任我行,他们也不需忌惮了。

宁中则心急口快,答道:“风师叔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如今在何处我们也不知,怎么请…….”

岳不群突然打断其语,说道:“风师叔他在华山后山静修,现时并不在嵩山。”

左冷禅突然看了眼岳不群,问道:“风清扬老前辈果真在华山后山静修么?”

岳不群淡然道:“自然是的。内人近日来剑法颇有精进,正是受到了风师叔的指点。”

当初岳不群率众人出华山,下福建的时候,宁中则并未与之一同,那时多半便是与风清扬修行去了。

李不负忽疑道:“我亦在华山见过风清扬老前辈,所以前番受东方不败胁迫之时,曾骗其与我一同上思过崖,正是想请风老前辈出手,除去东方不败。”

左冷禅神情突然一动,似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可后来呢?”

李不负道:“后来发现风清扬老前辈却根本不在华山!”

“我们只碰上了三位嵩山派门人,其中似乎有一位是‘九曲剑’钟镇大侠,他们很巧也在华山思过崖上。唉,只可惜他最后丧身在东方不败之手,令人叹惋。”

左冷禅忽地明白过来了什么一般。

他一开始本在打压岳不群,后来却转而与之合作,其中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正是因为在忌惮华山风清扬;再加之后来钟镇三人上华山偷学思过崖石壁剑法,却意外失踪,至今不知下落,更让左冷禅以为是风清扬不满嵩山,所以出手。

于是就连岳不群率众弟子下福建时,左冷禅虽疑心他是去寻《辟邪剑谱》,但也未敢明目抢夺,只是暗中令人探听。

可如今左冷禅却发觉:岳不群与风清扬似乎根本没什么联结,风清扬也许只是顺手指教了一下晚生后辈,却完全没有要替华山派撑腰争雄的意思。

他是上一代的老前辈,行踪缥缈,已无意于江湖之争了。

左冷禅缓缓道:“原来如此!岳掌门一直瞒得我好苦!”

岳不群不动声色地道:“左盟主说笑了,我瞒过你什么?”

左冷禅冷笑道:“你说你华山派一直是由风清扬前辈主持大局,没想到只是……哼哼!”

他后面的词语旁人也许猜不出,但李不负知道一定是“狐假虎威”、“驴蒙虎皮”之类的词。

李不负与左冷禅、岳不群周旋许久,是以一下子就能够想通二人复杂关系中的关窍所在。

唐三和小舞h 第二章

“哒哒哒。”庄sir轻叩两下房门,推开病房门,笑着走进去道:“阿力,雯子。”

“雯子”全名叫黄莉雯,是某个大物流商的女儿,长相秀丽,颇为漂亮,平时习惯叫作“雯子”。

名字加个“子”,倒不是日本佬的叫法,而是某些地区的习惯,就像叫“仔”、“佬”一样的后缀。

庄世楷提提手上的水桶,走进门道:“钓了几条鱼,带来给兄弟们补补身子,正好可以煲个汤。”

关力躺在床上,靠着枕垫,脑袋、手脚、各处都裹着纱布。

身上还插着管子。

他表情虚弱的出声道:“庄sir。”

雯子则搬来一把椅子。

“多谢。”

庄sir坐下道谢。

关力给妻子打去一个眼色。

妻子便借口拿药,离开病房。

马军则带着人守门,把走廊给堵死。

“诶,别起身了。”

“我就是来看看兄弟们…”

这时庄sir手掌虚按,拿起一个苹果,拾起小刀,给关力削皮。

关力笑着说道:“阿sir,别削了。”

他指指管子:“刚刚做完手术,只能挂水,不能吃东西。”

“呃…”

庄sir尴尬的放下苹果,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医生说你状态还行……”

关力点点头,笑道:“是啊,以我当时的状态,没死就算幸运。”

“多谢庄sir请的专家。”

“多谢你替我拼命。”

庄sir答道。

关力目光闪烁,有些感动。

可惜,大男人不擅长煽情,稍稍点到即止便可,关力马上转换话题,问道:“庄sir,今天有空去钓鱼?”

“风暴过去了吗?”

他问着风暴,也在关心案情。

当然,劫匪死光,货物抢回…

这些基本的信息。

关力肯定了解到了。

庄世楷则指向旁边说道:“陆明华钓的鱼,我拿回来给兄弟们煲汤,不过分吧?”

关力表情一滞,目光大亮:“陆明华走了?”

“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庄世楷点点头,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关力松出口气:“死的好!”

他一想到扫毒组兄弟们的惨状,心里便涌起股恶气,要是陆明华不死,手下兄弟们心里的恶气就不会消。

当然,也许兄弟们很甘愿为大佬作妥协,不管大佬动不动陆明华,都会选择听大佬的话,但是有仇不报并非庄sir性格,而且要报就要亲手报!

真正的大佬不是永远站在台上,只会对着话筒说漂亮话,而是能上台微笑着讲话,也能撸起袖子杀人!

“这个交代给你了。”庄世楷轻轻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我去看看其他兄弟。”庄sir拍拍床铺讲道。

“好的,庄sir。”关力单手撑着床板起身,想要恭送长官,庄sir却按下他道:“别送了。”

“等你出院。”

“我给你扎职!”

关力脸上浮现一丝激动:“多谢长官!”

他现在已经是扫毒组总督察,再次扎职以后,便将是扫毒组主管,警司衔、着白制服!

可以说,这一战!是关力奠定卧虎系一哥的大战!

而庄sir自己上位行动DCP,挑个理由给最拼的下属升个职,自然是水到渠成,无需借口,顺便还可以给兄弟们作个表率。

毕竟,关力本身在行动的表现,便值得一身白制服。

“我替兄弟多谢庄sir的鱼。”关力再度出声恭送。

庄世楷摆摆手,单手插袋,走出门口。

“庄sir。”马军守在门旁,小声的道:“我想进去看下关sir。”

两人都是卧虎系出身、一个是总督察,一个是高级督察,都是卧虎系干将。

“也好。”庄世楷微微颔首,没有拒绝,带着一干医护再走向下一间房,一间间病房探视过去……

当天,下午。

风暴结束。

翡翠台,新闻节目。

女主持人脸蛋俏丽,打扮端庄,穿着小西装对着镜头讲道:“各位观众,根据天文台的最新消息,八号风球已经离开港岛,转向西南方,衰减为小热带风暴,渔船署统计如下…”

“共有十三艘渔船翻覆,六艘渔船失踪,总计二十一名船员失踪,水警区正在全力搜救……”

“另于昨日发生的上环枪战事件,警方公共关系科已经发布声明,是源于港岛警务处策划的雷霆行动。”

“本次雷霆行动由高级助理处长庄世楷指挥,缴获一千公斤毒品,可谓是战绩傲人

文学

啊!为净化港岛社会环境作出卓越贡献。”

“上环枪战便是匪徒试图劫回毒品一次行动,不过三十余名劫匪,皆被警方击毙,英勇的港岛警方再次挫败了毒枭的阴谋……”

唐三和小舞h 第三章

当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持续破解规则障碍的时候,确实会变得轻松几分。

规则障碍的种类虽多,组合更是混乱无比,就像是一团团乱麻交织在一起。

充斥于这座空间当中,阻挡着修士们的前进。

修士在这种环境中,时不时就会碰到破解过的规则,再出手破解的时候就会轻松许多。

当然在更多的时候,是规则力量相互掺杂,从而产生不可预知的变异。

这样的变异规则,其实更加危险。

只因谁都不清楚,在混乱的组合之下,会衍生出什么乌七糟八的东西。

木炭硫磺碰到泥土,混合到一起还是烂泥,可若是碰到硝石之后,就会拥有恐怖的杀伤力。

破解规则障碍的修士们,时刻都不敢放松警惕,毕竟陷阱这种东西,总是会出其不意的造成伤害。

唐震埋头破解,根本不理会其他的修士。

搞清楚了

文学

基本情况,唐震已经放开了手脚,没有必要再刻意隐藏实力。

在某些环境中,太过低调反倒是一种罪过。

唐震隐隐有些理解,问幽神将为何如此张狂嚣张,其实这就是一种减少麻烦的手段。

狂傲的姿态往往与实力对等,能够让其他的修士心生忌惮,继而选择互不侵犯。

如果恐吓计划奏效,在前进的过程中,就能够避免很多的战斗麻烦。

又比近如眼前的鳞甲修士,若是知晓唐震的厉害,估计也不敢对他发出威胁。

没过多长时间,唐震就再进一步。

当他踏出这一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有修士正在观察自己,其中就包括前面的那名鳞甲修士。

他也正抵抗远古生物的攻击,不断着破解规则障碍,只是效率明显偏慢许多。

并非所有的修士都是全才,有些修士擅长战斗,对于术法之类只是粗通略懂。

碰到这样的环境,无疑会非常吃力。

就算是随着时间流逝,经验会不断增长,却依旧无法做到游刃有余。

每一次都是倾尽全力,这样确实疲累无比。

鳞甲修士就是如此,并不擅长破解规则,所以才会远远的甩在后面。

发现唐震再进一步,他的眼神变得异常凶狠,目光仿佛能够吃人一般。

“再继续靠前,我就把你撕成碎片!”

鳞甲修士看向唐震,发出死亡的威胁。

“放心吧,我会给你机会,也希望你有那个实力。”

唐震冷笑一声,不再理会鳞甲修士,而是继续埋头破解。

双方的距离不到一丈,分别站在不同高度的阶梯之上,却因为规则的缘故而无法接触。

其实每一步阶梯,都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彼此之间无法造成影响。

双方想要决一生死,除非身处同一阶梯。

听到唐震的冷言讥讽,那修士发出低沉的咆哮,他明显愤怒到了极点,却又根本无可奈何。

看这鳞甲修士的姿态,明显是将唐震当成了发泄怒火的对象,并且以此掩饰自己的无能。

显然这座神秘的空间,已经对他的神魂造成影响,否则也不会再三挑衅。

不管是何原因,这名主动挑衅的鳞甲修士,都被打上了必死的标签。

在双方正式接触之前,唐震只会默默地破解障碍,等到了交手的时候,他就会将对方全力灭杀。

相比狂暴的鳞甲修士,唐震却始终保持着足够的理智,避免神魂受到消极的影响。

双方之间的争执,也被其他的修士看在眼里,但是根本无一人参与其中。

唐震与鳞甲修士都属于竞争对手,虽然此刻排在后面,却也无法保证会追上自己。

若是双方发生争斗,并且造成死伤陨落,绝对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对于唐震的关注度,同样也在逐渐增加,因为此前的表现,很多修士意识到了他的不凡。

能够进入这片神秘空间,本身就没有弱者,类似的修士他们也见过许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