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第一章

随着最后一个剑仙被寅将军杀死,那二三十个福堂的剑仙刺客也终于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而那可怜的玄奘,却是被这一番恶斗直接吓晕了过去,软绵绵地瘫在特处士的怀中。

寅将军一声令下,便要带领众妖返回山寨,却见四大金刚忽然挡在了前方,合十道:“善哉,善哉,各位大王不吝出手相助,当真感激不尽。”

寅将军一愣,恍然道:“原来是佛门四大金刚在此,我还道是哪里来看热闹的闲人呢,失敬,失敬啊。”

四大金刚闻言一皱眉,心中便已生出了几分不悦,以他们四人那独特的相貌,三界还真是少有不认识的,这些妖怪刚才前来截杀东天的杀手,自然早就该注意到了他们,此时却故意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还称他们为看热闹的闲人,着实是无礼得紧。

不过,此时妖怪势大,他们也不敢公然发作,只听赤声火金刚道:“各位大王仗义出手,我西天自会记下双叉寨这一番好意,只是这玄奘还有重任在身,尚请将他交给我们。”

寅将军茫然地看着他们,又顺着眼光回头看了看玄奘,方才恍然道:“原来你们竟是在争夺这个叫做玄奘的和尚啊,真是恕我孤陋寡闻了,不过,这和尚可是我们凭借真本事抓来的,却又为何要交给你们?我双叉寨与你们西天还没这么好的交情吧?”

赤声火金刚神色一紧,道:“大王此言差矣,我西天与你双叉寨当年也曾有过一番交情,总要留些情面,更何况,你们的大寨主云翔,如今更是与我西天渊源颇深,还请各位行个方便。”

寅将军哈哈一笑,道:“你自己也说了,双叉寨就算与西天有交情,也是当年之事了,又有谁还记得?而且,云翔早就不在我们寨中了,眼下寨中主事的另有其人,他与你们有何渊源,却与我双叉寨无关。

你们若是定要留人,便不妨凭真本事来抢,只要能抢了去,我们自是心服口服,却休要妄想三言两语便将人留下。”

这话一出,四大金刚的脸色顿时便沉了下来,眼见那一群凶神恶煞的妖怪已是露出了嗜血之色,却也不由得忌惮起了他们的手段,只得道:“既是如此,不知如今贵寨是何人在主事?可否引我等前去相见?”

寅将军迟疑道:“如今我们双叉寨主事的乃是二寨主……”说到这,他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改口道:“反正主事之人与你们西天并非一路,也不可能将我们辛辛苦苦抓来的人送给你,你趁早打消了这主意才好。若想抢人,便赶紧动手,如果不敢,就乖乖闪开道路,莫要耽误了我们回山的时辰。”

四大金刚见对方果真不肯讲半分情面,也不敢与他们动手,只得叹了口气,闪开了道路,任由众妖带着玄奘扬长而去。

眼睁睁看着众妖卷起风沙远去,紫贤金刚沉吟道:“双叉寨有地主之便,声势着实不差,如今他们将玄奘掳了去,却又该如何是好?”

大神金刚道:“如今这情势,远非你我四人能够左右的,所幸他们似乎并不急着伤了玄奘的性命,如今望海菩萨尚在长安,她也正是负责取经一事之人,不如将此事禀告于她,请她来做决断便是。”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第二章

林皓明之所以露出古怪神色,倒不是被耍了,眼前确实是一件宝物,可宝物确实一件女子的纱裙,纱裙也不知道是什么制成,但是能看到一些火鸟的图案,看上去似乎也是一件跟火焰有关的宝物。

林皓明伸手收了这件宝物,脑子里开始思考要给谁,毕竟自己总不能穿着一件女人的纱裙来应敌。

取宝之后出来,这次林皓明见到其他人也很快出来了,随后一起回到了这一层的中心。

回来之后,众人见到九幽冥王并没有一个人上去的意思,仿佛真的是诚心合作,等着众人都回来,这才去十一层。

林皓明自然知道,这位绝对有自己的目的,眼下这些,恐怕没有他看得上的,而他能看上的东西,多半就在上面,可能是十一层,可能在十二层。

等到林皓明跟着众人一起到了十一层,一上来就见到有十八个金甲武士站立在这里。

人一进入十一层,矗立在周围的金甲武士就自己活动起来,二话不说朝着上来的人动手了。

“我们各自解决一半傀儡!”白浓这个时候吆喝道。

“好!”九幽冥王也一口答应。

那边五大族,每一族对付一个,剩下跟随的小族,分成四股对付另外四个。

林皓明这边,来自三大陆的人各自对付一个金甲武士,三大陆之外的人,在九幽冥王带领之下对付一个,剩下五个,就交给深渊其它几层妖魔种族对付。

十八个金甲武士,每一个都有相当于无法之境的强大力量,可惜毕竟是机关傀儡,没有什么只会,而且围攻的也至少有一两个无法之境的高手,所以就算再强大,时间稍长,这些金甲武士也一个个被击溃了。

金甲武士本身能炼制出来,也非常不简单,故而一旦击溃之后,也成为了大家争夺的战利品。

月琼这边,作为双月大陆来此的第一高手,身边还有几个帮手,其他人也知道,是争不过的,所以帮着出手的时候就有保留,月琼亲自把金甲武士干掉,也就不客气的把废掉的金甲武士占为己有了。

等到所有金甲武士都被干掉之后,大家也把目光落在了这一层的控制法阵上了。

第十层是挂在半空的五色明灯,而这一层,控制法阵核心也一眼能看到,同样挂在半空,不过不再是灯,而是一面散发着微光的铜镜。

铜镜不过巴掌大小,看着好像没什么,但是当有人盯着铜镜看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阵眩晕,不敢再去看。

这还是能来这里的都是高手,修为低一点,直接就会被这铜镜迷失了心智,甚至被其控制也有可能。

就在大家都不敢去看这铜镜的时候,九幽冥王朝着那边道:“诸位,按照之前的约定,这一层应该是我们先破阵吧?”

“没问题,我们可以轮流,阁下要是能够破开十一层禁制,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白浓不在意道。

在他看来,这铜镜玄妙还在十层的五色明灯之上,在没有丝毫准备情况下,他可不觉得对方能够轻易打开。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第三章

安不浪卡在鸿蒙之道上。

他其实已经可以离开,鸿蒙星石遗留的力量还能触发。

给他时间慢慢触发鸿蒙星石中蕴含的力量,借用他爹那仙帝级的力量,他就瞬间可以离开这里,回到鸿蒙道场,圆满结束这一场万界大比。

可他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他知道,鸿蒙之道的终点,不是这里。

即使脚下已经没路了,他也要硬生生地闯出一条路!

安不浪睁开了太阳仙瞳,毁灭神环出现在身后。

他脚踏混沌,身缠逆龙,宛如一尊无敌仙王踏在无限鸿蒙中,双手执拿开天辟地之力,朝没有路的前方劈去。

“给我开!”

轰隆隆!

磅礴无尽的能量炸开。

安不浪感觉到隐隐有种桎梏被打破了。

他脚下再一次出现路,不是鸿蒙之道,而是以他的道铺就的路!

安不浪每前进一步,都会有无数画面在脑海显现。

他经历鸿蒙之道获得一次次馈赠,混沌,光明,深渊,五行,造化,毁灭与死亡,时间与空间……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鸿蒙宇宙的一部分。

他历经了鸿蒙宇宙所历经的。

在这一刻,他仿佛看见了鸿蒙宇宙的诞生,混沌中开天辟地,分划阴阳,从此有了时间与空间,有了鸿蒙至高天道。

很快,阴阳生出五行八卦,宇宙变得绚烂多彩。

在不停的本源交融分化运转中出现宇宙造化,三千大道宇宙万道由此产生,交汇出了生命奇迹。生命亦是从简单到复杂,从愚昧到智慧,渐渐的开始变得昌盛,出现各种文明,出现各种强大的物种,出现万族的繁衍生息以及万界争辉……

一个个顶级强者出现,一个个故事传说开始上演。

鸿蒙宇宙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极

文学

尽的绚烂,极尽的壮大。

这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仿佛一个奇迹,缔造了无数伟大的传说。

但正如阴阳交汇,正反交错。

盛极总是会衰落。

无限的宇宙,是有限的。

不存在毫无边际的发展。

宇宙的历程也会从壮年到暮年。

能量开始坍缩,精气开始流失。

万法寂灭,众生皆陨。

一个个顶级强者对天咆哮,被困于牢笼,被宇宙抹杀,剥夺精气补充宇宙本身。

新生的生命,被压制了生命层次,过着形如猪狗的生活。

世间再无修行者。

时间不停流逝,宇宙在不停衰落。

最终连太阳都枯竭了,宇宙变得黯淡且冰冷。

当最后一个太阳熄灭的时候,一切都归于黑暗,再也没有任何生命存在。

到了最后的最后,连物质与能量都不复存在了。

所有的一切都被混沌淹没,宇宙的所有痕迹都不曾存在,什么璀璨万族,什么动人故事传说,什么名留青史的不朽强者,什么永恒不灭的大教,统统消失,一切都归于无,什么都没有。

就如同一开始那般。

就是一个无。

诞生,发展,毁灭……

一个至高宇宙的历程。

从无到有。

从有到无。

这是一个闭环,一个无法逃脱的命运。

安不浪静观宇宙生灭,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跨度多少亿万年都不止,那是一个至高宇宙纪元的跨度,也是一个宇宙的生命长度。

“唉……”

不知过了多久。

安不浪发出一声叹息,语气中带着几分沧桑和无奈。

鸿蒙的尽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