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第一章

VIP章节

汽车重新启动,向着旅顺火车站行使起来,刘克武的心情却变的异常沉重。78542598745878546怎么自己领导的政党,现在居然也发生了这样的事?

汪全河,那可是自己的得意门生啊他为什么到了地方上,就丢失了他在军政大学里那份嫉恶如仇、丢失了那份赤诚为民的心呢?

中国,我的伟大祖国难道想彻底改变历史,将这伟大祖国提前变的繁荣昌盛、变的国富民强,真的就要首先过了构成这个国家基本元素的人这一关吗?人中国人炎黄子孙难道就真的只能是一朝得势起,忘本失其真吗?

不不管你底下这些人怎么想,这个国家绝对不能走回到从前很长一段时间的老路上去。地主阶级,从山东新政开始就与买办阶级被自己以公私合营、严审严控手段打击到只在极少数地方存在了。

那么官僚资本阶级,该怎么去解决掉他们呢?刚刚将那些满清鞑子二百年来弄出的旧官僚资本阶级打倒,自己的政党这些人现在不正是在向新官僚资本阶级发展吗?

没有阶级对立的国家,才是真正安定的国家。这是一位伟人曾说过很多次的话,也是真正让刘克武从内心里最为赞同的观点。

阶级正在形成,迟早必然对立。该怎么样才能不让新的官僚资本阶级出现,来破坏现在刚刚结束覆灭日本、民选新政府得民心的将上任、全民激励起奋斗心的大好局面呢……

“总理,火车站到了。”一声轻声呼唤,将刘克武从沉思中呼醒。

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前面副驾驶位置上的陈修诚,刘克武只是轻声的“唔”了一声。陈修诚却在这一瞬间,被刘克武那神情给惊住了。

眉宇紧锁、面容憔悴。这还是一个刚刚二十出头、一直英姿飒爽的总理吗?怎么在经过方才那一个小插曲般的事情之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刘克武竟然象是苍老了几十岁、竟隐约间有几分与曾经他给当过临时秘书的李鸿章有几分形似了呢?

在众人陪侍下,刘克武径直走入了旅顺火车站。双脚刚站到二十一阶台阶上,突然身后急促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个声音高声喊到:“报、报告总理,京城事变,黎元洪、黎元洪带兵武装逼宫殿,血洗紫禁城……”

“啊?”听到这个报告,刘克武的脑袋里“轰”的一下。黎元洪他一个小小的北京警察厅长,哪来的兵权?刘克武被震惊的同时,马上想到了这个消息怕也只是片刻之前。

果然,刘克武心神还未控制下来,又一个急报传:“报告总理,东南、华南、西北、西南和中原五大战区司令官、参谋长联合通电。拥护刘克武为大中华帝国国家元首、集体割辫宣誓驱除鞑虏……”

“报告总理,北京严副总理等内阁成员,十分钟前在京召开记者招待会。严副总理代表全体复兴党党员宣布,拥护总理您为大中华帝国国家元首,宣布清朝皇帝已在被杀之前留下遗嘱。其遗诏言明:行共和制、还民众权,主政局天授,元首刘克武……”

消息如雪片般,半个小时时间内,刘克武完全就在被一波连一波的震惊中度过。但是刚刚平息,心理有些庆幸又有些奇怪之间,刘克武未等说话时,房门被打开了

东北军区、华北军区、华东军区、大日本战区、朝鲜战区和乌蒙战区的十八名军政主官,在冯国璋的带领下走入了房间。跟在他们后面的,则赫然是近百名将军,将整个房间外都挤得满满。

面无表情、神情肃穆的冯国璋,正步走入房间一站好,不让刘克武先开口,他就先抢先高声对着刘克武敬过一个军礼后,高声宣号到:“八小时前,经中国复兴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大清帝国皇家军事委员会、中国国民党中常会,三会非正式秘密会议联合商讨决定。今满人皇帝爱新觉罗氏,自愿逊位。想我大中华千古历来乃需正祖,经两党先行秘商,后得其他议会诸议员八成通过。”

“现,由华辅引众军中将官,前来迎接我大中华帝国国家元首、陆海空三军总司令、国家国防委员会主席,责任主政官刘克武,回京上任”冯国璋高声宣完,马上转身看向站在他身后的杨度。

杨度与冯国璋眼神一对之后,马上上前一步,接音朗声说到:“依民主意、奉国民念,经大清帝国咨政两级议会表决,度引内阁全体部长、议会全体常任议员,同众军中将官,共迎元首回京”

这是怎么了?自己这还没动,怎么手下这些人……难道他们疯了?还是历史真的大变了?自己本来也是要慢慢将光绪逼到逊位。可这、可这怎么了?怎么变成自己做了第二个赵匡胤?被部下们就这样完全不按自己计划的提前变成了真正的国家主宰?

那些满清遗老遗少怎么办?李鸿章、张之洞、刘坤一他们那些人,可都是还对满清颇有忠心未改变地。那些被扔到了三江平原上的满人该怎么办?两百年来一直与满人联成一气的蒙古人,会不会造自己的反?

天下泱泱众口、那些仕子官宦,他们会接受现在这个结果吗?不接受,那不是又要让刚刚开始平静下来的中华大地,再次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那些洋人们,他们会怎么做?已成盟友的国家不用担心了,可是那些敌对的国家,会不会趁机否认自己的政府,来故意搅乱中国,以成全他们重新侵略中国的好机会?

一切的一切、一切的一切。在回北京的一路上,身边众人谈笑风生,请示依然连绵不绝。刘克武的心中,却一直在想着这些。

但是当刘克武回到北京,一走出北京火车站的时候,李鸿章、张之洞为首的忠满汉官故吏站在了迎接自己队伍最前面,迅速让刘克武先打消了对内政上的顾虑。连他们都愿意支持自己将满清皇帝赶下去,那其他那些腐儒们,自然不会再成为自己的难题。

而英、法、美、德、俄、意、比、荷八国大使公使和特使也站在了迎接队伍的西面,这也让刘克武清楚的明白了,部下们这一定是暗中筹划绝非一日、唯有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

这些洋人,其实除了英、德两国外,事实上早都多少给自己递过消息,希望自己成为国家真正的主宰者。而德国是自己的盟友、更有梅赛德斯的关系,绝对不会借机向自己来发难。英国,想发难他也得有那个本事算

几天后,经过议会授权、新成立的国务委员会集体表决通过,刘克武《奴满令大致内容:

自满清入关以来,不知屠杀多少华夏百姓?尤其是所谓张献忠屠川更是掩盖满清鞑子当年屠杀全四川的惨剧;

华夏文明发展再度被中断两百多年以致落

文学

后欧美;

同时剃发易服变我华夏衣冠发式令其沦为为两百多年难看的猪尾巴奴隶;

其中胡皇康熙暗令汉人新婚第一夜权必须由满人男子破身污染我华夏血统;大兴文字狱不知屠杀无数文人;

歧视残疾人汝聋人哑人是魔鬼附身,毫无平等政策,全都是歧视政策等等;

自康熙开始签订与俄罗斯条约割让西伯利亚等等北方版图以来屡屡卖国割地赔款等等;

不知屠杀多少科学家工匠大师,压抑两百多年的科技发展等等,并给华夏民族种植歧视科技视为奇技阴巧等等落后观念;

至此特令把全部百万满人全部充为终生奴隶但有例外比如满人留学生满人科学家可以免去奴役但必须剪辫子还要必须戴罪立功为新中国贡献自已才干等等。

为此奴满令后,陕西省首府西安爆发了可拍的流血事件15000名满洲人(有男人、女人还有孩子)都被屠杀。在太原府,满洲人居住的城门洞开,那是为逃跑的人提供方便。在福州、杭州、南京还有其他一些城市,都有满洲人被屠杀李提摩太在华回忆录

当时杭州、河南等地杀满人,把砍下的人头扔进井筒子里,一个一个的井筒子,填得满满的。签字清室优待条件的墨迹未干,那些反动会道门组织的**党徒就对满洲人进行了一场遍及全国的大屠杀。接连杀了好几天,才在以刘克武为首中华政府的一再制止下停刀。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第二章

一夜就这样在批写中过去了,许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

再睡醒时,太阳都已经爬上了杆头,已经是第二天的巳时两刻左右了(9点30分左右)。

听到许安睡醒起来的动静,等候在庭院内已久的徐大便端着饭食和面帕,从庭院外走了进来。

“我睡了有多久?”

许安接过面帕,抹了一把脸问道。

徐大思索了一下,回道:“三个时辰多一点。”

“张季走了?”

许安向向门外询问道,之前替他送饭之类的事,基本上都是张季在做。

徐大笑道:“今日卯时的时候接到得鹰狼卫的调令,本来张季那小子是想和主公辞行的,但是看到主公在睡觉,就没有打扰了。”

许安将面帕放下,他发现自己最近好像有些多愁善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眭固和黄三两个人死在了葵城外。

那个曾经被五花大绑在他面前,郑重的说想要活命的山贼黄三,在归附后拼命的向上攀爬,一路升任为军司马,最后却死在了葵城城外。

不知道他有没有后悔过……

许安和眭固虽然只有短短几面,但眭固确实着实让许安印象深刻,赤石岭首战,他立下了军令状,冲锋在最前,而后更是每战必先。

许安止住了混乱的思绪,问道:“调集并州骑兵的调令发出去了没有。”

徐大很快回道:“昨天晚间亥时的时候,已经派信使送往雁门、定襄两郡了。”

许安点了点头,既然调令已经发了出去,那么营建营垒的工作也要做了。

并州并没有太过缺乏战马,那些当地的豪强家中,还是有着不少的战马,军马也并不是十分稀缺,真正稀缺的反而是武备,弓弩、甲胄、箭矢这些。

许安计划组建一支四千人的骑兵队伍,全营由三千人左右的汉骑,和一千多名黄巾军的骑兵组成。

原来汉军的骑兵占比许安没有办法去控制,因为黄巾军中骑术尚可的骑士,基本上都再汾水之战、葵城之战,还有之前进攻南匈奴的时候消耗了很多。

现在许安麾下能找出的一千名黄巾军骑兵,还是填入了各个部曲中的斥候中。

“四千人……”

许安轻轻的敲了敲案桌,脑海中思索了这支骑兵新骑兵部曲的军制问题。

骑兵的主将的人选,其实只有吕布一人可选。

徐晃虽有勇略,虽然常带领骑兵冲阵,但论起如何运用骑兵来说,他的经验肯定逊色于吕布。

而且徐晃现在已经被许安调回了河东,现在整个河东郡的防务都被许安交付给了徐晃,张燕、何曼、郭泰等人皆是受徐晃节制。

在樊城之战中,就是徐晃率军击退关羽,又紧随关羽展开追杀,并趁机连破关羽十重围堑,彻底解除了樊城之围。又因为治军严整而被曹操称赞“有周亚夫之风”。

历史上徐晃不仅是一名战将,而且还是一名可以独挡一面的大将,而许安麾下正缺少这样的将才。

虽说现在的徐晃并没有那么多战阵经验,但徐晃仍然显露出了远胜于旁人能力。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第三章

昆阳之战发生在六月朔日初一,而初二这天,大司空王邑带着残兵败卒在向洛阳撤退,窦融还在向西奔走的路上。

身在常安的第五伦,则刚刚给士卒分发军饷金饼,并完成了公审民贼的事宜,还在翘首东望曰:“秀儿何在?”

虽然第五伦此时尚不知东方胜负已定,但在“定军心、顺民意”这两桩大事完成后,他睡得比前两夜好了许多。

六月初三,第五伦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军营,去常安城中,拜会一个人。

当然不是定安馆的黄皇室主王嬿,她在第五伦准备造访的人中,得往极后面排,若王嬿是正儿八经的“前朝太后”,那身份还比较特殊,但前前朝太后嘛……就只剩下尴尬了。

第五伦最先拜访的是,乃是替他将几十万枚金饼妥善看管的故共工,宋弘。

才来到尚冠里的宋府门前,宋弘没有出迎,出来的是其妻子,虽然不可以相貌品评人物,但宋妻确实有些丑。据第五伦所知,宋弘家也是关中士族豪门,三代人都是少府,肥差啊!身为二千石、州牧,家有丑妻确实是咄咄怪事。

但宋妻也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引第五伦及其随从入内后,就见到宋弘一身素稿坐在院中。

“宋君这是……在为新室戴孝?”老王生死不知,这早了点吧?

宋弘摇头:“这是我自己的丧服。”

他看向第五伦:“将军此来,是欲将我,也当做民贼审讯么?”

“宋君对我误会很深啊。”

第五伦道:“前几日大军初入城中,号令不明,有人竟冲撞尚冠里,惊扰到了宋君,此乃第五伦之过也,但请宋君放心,违背约法的数百人,皆已斩杀!头悬于阙上及辕门,以儆效尤,一同被杀的,还有上千名趁乱施暴的新兵、轻侠,城中秩序为之一肃。”

这是实话,宋弘无法否认,第五伦以下克上,大军入城,居然没大肆烧杀抢掠,这军纪可比新朝王师好了许多。

“至于昨日公审的民贼。”第五伦笑道:“每人都有残民大罪,百姓恨不能生食其肉。彼辈生前,宋君平素就不屑与之为伍,难道在他们死后,就愿意自降身份,与之同席么?”

宋弘缄默不言,若非杀他们的是第五伦这叛军头领,他也会去围观并拍手称快。

第五伦对宋弘作揖:“伦今日此来,是想请宋君,救一救常安人!”

宋弘只埋头道:“常安自有安民大将军来救,怎轮得到我这罪人?”

第五伦叹息道:“宋君,从我举义于鸿门,王莽下令常安戒严开始,东西市的米坊,已经断供十天了!”

“人不吃饭,能撑几天?”

宋弘终于将头抬起来。

第五伦道:“禁令已经解除,但关中如今兵荒马乱,粮食运不进来,米价每石快到万钱了!家中有存粮的还好,若是没有,已经饥肠辘辘,就差铤而走险了。”

宋弘冷笑:“如此种种,究其根源,难道不是将军给关中带来兵灾么?”

第五伦摇头:“新室建立十余年,粮食从数百钱一石涨到千钱一石,非我之过,关东已乱,宋君以为,就算没有我,战火就不会烧到关中来?”

宋弘默然,而关中粮食之所以会这么贵,因为供不应求。

第五伦从袖中掏出随身记录的简册给宋弘看:“我查阅户口薄册,发现上一次料民,还是始建国年间,常安共有户八万八百,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

加上流动人口、驻扎的南北军兵卒,总计约为三十多万,放在后世可能不多,但在这时代,却意味着要以低下的生产力,供应三十万不种田的工商士吏兵,一个郡收上来的租子够么?十个郡都不够!

哪朝哪代都一样,京师一城的繁华,是以周边郡县源源不断输血维持的。

关中虽自古以来有“天府”的美誉,但到汉武帝时人口爆炸,所产的粮食已经不能满足需用,不得不考虑从关东水路调运一批粮食供养首都长安,遂疏通渭水渠道,在水路东端的华阴县建立“京师仓”,功能是转运物资。

而转运的一船船粮食,则继续向西运到常安,存在宫室附近的“太仓”里,王莽还设立五均官来平抑粮价。

宋弘听后道:“太仓不归共工府管,将军找错人了。”

“没错,归纳言(大司农)管。”

“我军已经接收太仓,如今尚有粮食数十万石。”

第五伦记得,当士卒打开太仓门进去的时候,当真是惊呆了,外面的百姓却在吃狗彘食,流民饿死无数,皇宫里粮食堆积如山。这让多是流民佃农出身的兵卒颇为愤怒,又双叒叕吊死了几个太仓粮官。

但那些太仓官员确实是冤枉,京师粮食储备,主要是供应皇宫、军队——比如第五伦的几万南征大军,百姓生计都得靠后。

第五伦笑道:“我军粮食在新丰尚有数万石,足够食用。故而,我欲出太仓粮二十万石,让常安

文学

人不至于饿着。我麾下安集掾任伯卿,管四万人的军粮尚可,但若是加上城外士卒、流民家眷,常安周边一共四十万人……”

他看向宋弘:“却需要一位熟悉常安里闾,管过钱粮的大吏协助。”

宋弘知道第五伦今日所来何事了。

“将军抬爱了。”宋弘对第五伦不似前几天那样张口闭口叛逆,只婉拒道:“我已为新帝看了十年内库,如今无事一身轻,不打算替人卖粮。”

“卖粮?”

第五伦哈哈大笑道:“宋君误会了,非粜也,是发粮!我愿称之为……救济粮!”

宋弘确实么想到,本以为第五伦要借机敛财,岂料他却说自己打算做好事。

其实王莽也干过类似的事,去年流民入关者数十万人,王莽遂置养赡官禀食之,就由那个被第五伦枭首祭旗的中黄门王业主持,结果使者和常安官吏勾结,一层层揩油,导致发到饥民手中的食物寥寥无几,最后不得不煮草木为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