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乖女林小喜1全文阅读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二章

那个

文学

人回答:“是的。”

灰手人问:“你就告诉他是了?”

“没有。”那个人道,“我当时……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灰手人道:“为什么?”

“因为我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竟然说我‘才对他诚实的’。”那个人道,“之前他还说……我骗他,而且一口咬定我骗他。这时他又说我对他诚实了,我也……搞不懂怎么回事。”

灰手人问:“梦里你知道他为什么那样吗?”

“后来就知道了。”那个人道。

“你问的他吗?”灰手人问。

“是的。”那个人道,“我直接问他……是不是相信了我。”

灰手人问道:“他回答你了吗?”

“回答了。”那个人道,“他说……他早就知道我说的两件事都是真的。”

灰手人问道:“那他为什么还那么说?你没有问问他吗?”

“问了。”那个人道,“这时我就问他,刚才……他为什么说我骗他。”

灰手人道:“他告诉你了吗?”

那个人说:“告诉我了。他说……他刚才是在诈我。”

灰手人问:“为什么要诈你?你又问了吗?”

“问了。”那个人道,“我问为什么。”

“他又告诉你原因了?”灰手人问。

“对。”那个人道,“又告诉我原因了,他说……如果他诈我,我因为害怕他而……而在他说的那两件事里选了一件事说是自己骗了他,他就知道我给他什么答案完全……是根据他怎么问而决定的。”

灰手人道:“因为他早就知道你说的两件事都是真的,所以才那么试你?”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三章

回去的路上,晏抚放开了防护,任由凛冽之风,冲撞着自己。

姜望实在没有办法说些什么,只能陪着他“撞风”。

在急速飞行之中,若不加以防护,迎面的风如利刀、如重锤,是熬苦的事情。

细说起来,晏抚的亲事,竟真论不出一个对错来。

晏家与柳家,的确是先结的亲。

但若说晏家翻脸无情,也苛刻了些。

柳家老爷子仓促离世后,是晏家出手帮扶了一把,才勉强稳住家势。

柳神通被杀,扶风柳氏未来已失的情况下,仍然是晏平出面帮忙施压,才让列为顶级名门的田家付出更多代价。

晏家真正决定退亲,是柳玄虎不堪大任,柳应麒这一脉已经彻底撑不住家名,将要发生移嫡的时候。

这是太正常的事情。

本来日渐衰落的柳氏就已经匹配不上晏家的门庭了,晏家怎么可能让嫡脉嫡子娶一个柳氏的支脉女子?

宣怀伯柳应麒死死抱着晏家不肯撒手,变成现今这副样子,大概也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他的老父亲死去了,他为之骄傲的儿子死去了,剩下的一子一女,都不足够支撑家名,眼看着就要丢失这一脉的荣誉,放眼望去,只有一个亲家拿得出手……

被退亲的柳秀章,自然是无辜的。她什么也没有做,生活就陡然一落千丈。

温汀兰又有什么错呢?柳家变成这样,不是她害的。

而晏抚……

婚姻大事,他怎么能够自主?

除非他说,他的一切都与晏氏无关。

但怎么可能无关?

就像他自己所说,他生于晏氏,长于晏氏,学于晏氏,得于

文学

晏氏。也只能死于晏氏。

远的不说,若非是晏家的权势在,晏抚何以能够随意递帖到政事堂去,轻松帮姜望解决黄河之会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好像大家都没有错。但最后,很多人都伤了心。

在凛冽的风声中,姜望不由得问道:“晏抚,你真正爱的是谁?”

“哈哈哈。”晏抚忽然笑了。

猛然加快了速度,更激烈地撞进风中。

只留下一句问话,遗落在身后——“我爱谁,重要吗?”

除了呼啸的风声。

无有回应。

……

……

长生宫,演武场中,一场较量刚刚结束。

裹着一身雪白狐裘的少年,望着自己骨节分明的右手。

掌心是一团闪耀着的雷球,其间变幻万物,生灭不息。

他轻声叹道:“表兄你这雷玺,真是穷极天地之理。”

雷占乾没什么形象地仰躺在地上,喘着粗气道:“不也都在你掌中么?”

“咳,咳。”姜无弃咳了两声,右手轻轻一送。

那团雷球脱离了束缚,猛然一挣。

雷光显化,成为一方印玺。

下为四方之地,上为闪电之形。

极见霸道与威严。

径投雷占乾而去,落入他的内府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