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京圈大院高干文np

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 第一章

圆圆想想都觉得心酸委屈,她的CP除了公开恋情那天轰轰烈烈,之后便低调得连她这个粉头都要看不下去了,当初她注册的ID“今天余驰追回初恋了吗”,一直打卡到两人复合,然后在两人恋情公开的第一时间,把名字改成了“今天余驰盛厘结婚了吗”,至今打卡520天。

不过,既然有“今天余驰盛厘结婚了吗”,那必定有“今天余驰盛厘分手了吗”。

“今天余驰盛厘分手了吗”风雨无阻地打卡一年多了,盛厘跟余驰依旧没有分手。虽然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两人的分手传闻,不用理会就是了,但圆圆每次看到都忍不住开小号骂人,你们是没看见余驰爱盛厘爱得不要不要的样子,有生之年是绝对不可能分手。

盛厘没想到圆圆操心成这样,她无语片刻,回复:【就你操心。】

圆圆:【毕竟我参与了你们恋爱分手再复合的全部过程!这多么的珍贵!我还想看你们俩结婚生孩子,带孩子,看孩子上学,再看你们孩子结婚……】

盛厘:【……】

疯了,圆圆疯了。

盛厘服气,磕个CP能疯成这样。

当初盛厘跟余驰刚公开恋情那几天,黄柏岩和容桦的手机都被打爆了,各种专访和情侣档广告、封面、节目等等,都想邀请他们,但余驰和盛厘都拒绝了,归根到底,两人是演员,风头大盛是好事,但过度消费对彼此并不利。

两人除了公开时轰轰烈烈,过了那个劲头便低调了。不过,虽然两人不上节目专访之类的,但毕竟两人在谈恋爱,出门约会总会被拍到,以及日常生活里的一点小细节,都会被CP粉扣出来放大,磕上十天半个月。

比如,恋情曝光后,余驰偶尔也会戴那个耳钉,CP粉把两人的照片P在一起,就是同款同框照了。再比如,当年两人拍《江山卷》的花絮视频被重新翻出来,竟然也能找到蛛丝马迹了,余驰的目光总是不经意落在盛厘身上,盛厘笑盈盈地几句“余驰弟弟”也成了调戏小男朋友的证据。

盛厘正在打字回复圆圆,肩上忽然一沉,余驰下巴搁在她肩上,垂眸睨着她的手机屏幕,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了,她抬手摸摸他的脸颊,打趣道:“你看圆圆,比我妈还操心。”

陆女士和老盛很早就有觉悟了,女儿是女明星,还是当红女明星,现在有几个女明星早早结婚生子的?所以他们最开始的期望是盛厘能在30岁结婚就很满足了,当盛厘跟余驰恋情公开后,两人又一想,余驰比盛厘还小五岁呢,哪有当红男明星英年早婚的?

于是,两老又默默把要求放低,盛厘能在33岁之前结婚,那就算是皆大欢喜了。不过,他们只跟余驰见过一面,虽然觉得余驰性格很沉稳,但这个圈子毕竟浮躁,他们还是担心恋爱谈太久感情也会变质,总觉得还是早点结婚好。

盛厘这个月21号就要过29岁生日了,最后一个2字开头的生日。

最近两个月,陆女士又操心起来了,明里暗里地问两人这两年有没有结婚的打算,真是操碎了一颗老母亲的心。

“李圆圆说的对,我今年确实可以买房了。”余驰握住她的手放在腿上,十指交握,重新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姐姐,过几天我们去看房吧,在我进组前把房子定下来。”

余驰还有二十天就要进组拍戏了,这个盛厘知道,但他要买房这件事,盛厘不知道,因为余驰从来没说过。

盛厘出道早,早年工作又拼命,说到钱她真的半点不缺,房产和商铺都买了不少,哪怕她现在退休,下半辈子也能挥霍着过了。她是独立惯的性格,自己又有钱,其实并不太关心余驰的资产,以及两人结婚买房的问题,不过余驰商业价值摆在那里,这两年赚的钱并不比她少,而且他比她会投资。

买两套别墅都不是问题。

不过……

以盛厘对余驰的了解,他这时候要买房子,还叫她一起去看,百分之九十九是要当成两人的婚房了。她假装不明白,笑眯眯地点头:“好啊,要我帮忙参考吗?买公寓还是买别墅呀,余影帝。”

余驰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就差把“你是白痴吗”写在脸上了。

盛厘已经挺久没见他这副傲娇的模样了,她转身坐他腿上,捧住他的脸,挑眉道:“不会是买婚房吧?你打算英年早婚吗?余小驰,你的粉丝会伤心的。”她顿了一下,叹息道,“她们会哭着喊,驰崽你还是个孩子,你不能结婚啊!麻麻不允许,你别冲动……”

余驰:“……”

他面无表情地把她整个人端起来,丢到一边,

文学

拿着手机起身,居高临下地低头睨她,冷声道:“姐姐想多了,不是婚房,只是买套房子而已。”

盛厘盘腿坐在沙发上,仰着脸笑:“哦,那我也会好好帮你参考的,毕竟我男朋友的家,我肯定会经常去住的。”

“哦,那谢谢姐姐了。”

余驰冷笑一声,弯腰拿起剧本,转身要走。

盛厘连忙抓住他的手,飞速站起来,跳到他背上,“不准走。”

余驰怕她摔了,几乎是下意识就把人托住了,他冷着脸偏头,皱眉道:“盛厘,你幼不幼稚,逗我很好玩是吧?”

“谈恋爱可不就是见幼稚又甜蜜的事吗?”盛厘趴在他背上,低头在他侧脸上亲了亲,声音软下来,“弟弟,你昨晚有点过分了,我好困,背我回房间,我要去睡觉。”

有个小狼狗男朋友,有时候真的招架不住。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圆圆跟小陈就提着一大堆火锅材料去了余驰那边,盛厘和余驰走进家门,他们两个已经在处理火锅材料了。

厨房是开放式的,盛厘走过去问:“要我帮忙吗?”

小陈正在处理虾线,他动作很利

文学

索,转头笑道:“也没什么要做的,就是要把鲜牛肉切一下,厘厘姐不用管,等会儿我弄好这些虾再切,反正时间还早,你跟我哥出去玩吧。”

盛厘:“……”

圆圆在《徐媛》杀青后就进公司做事了,她不再是助理,但她习惯照顾盛厘了,抬头看了一眼在客厅打电话的余驰,笑眯眯道:“对,你跟姐夫去玩吧。”

盛厘:“……”

她看了一眼放在砧板上的牛肉,还是去洗了下手,想帮点忙。

刚拿上刀,就被人从身后夺走了。

“我来。”

余驰把她拽到身后,不容拒绝。

盛厘也不喜欢碰生的东西,有余驰动手,她也乐得自在,不过样子还是要做做的。于是,她虚情假意道:“那不太好吧?你们都忙着,我闲着不太好吧?”

余驰慢条斯理地挽袖子,闻言偏头看她,似笑非笑道:“那姐姐给我们唱歌跳舞助个兴?”

盛厘:“……”

她眯了下眼,小混蛋,还记仇呢。

圆圆抿嘴偷笑,转头看他们,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手上的活都忘了。

她可太喜欢看他们互撩了。

盛厘看着余驰,轻笑一声,“不跳,腰疼。既然不用我帮忙,那我去看综艺了。”

说完,转身走出厨房。

圆圆吸了一口气,腰疼?妈呀,信息量好大!呜呜呜所以说这种正面磕CP的快乐,无人能懂,啊不!还是有人懂的,她表妹小九能懂。小九是圆圆给盛厘找的新助理,今年二十三岁,还很年轻,性格跟圆圆有点像,最重要的是……她以前是余驰的迷妹,被圆圆用各种不对外公开的视频和照片洗脑后,成功变成骨灰级CP粉。

不过,盛厘这几天休假,也给小九放了几天假,她回老家看父母去了。

圆圆看向余驰,她姐夫面无表情地切牛肉,刀工娴熟,想来在家没少给厘厘做饭。

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 第二章

裴允歌眸光微动,看了眼这位计算机导师。

“我。”

导师笑容一僵,又看向苏枳欢他们。

很显然,这个团队里裴允歌看上去年纪最小!

“真的是你??”

导师刚问完,汪绘莺隐隐阴沉的面容,也恢复平常。

汪绘莺忽然道,“裴小姐很厉害,第三到第九战区的bug,应该都是你修的吧?”

她接着说,“但你这么做,是不是违反比赛规则了?其他选手都没办法进去拿积分。”

话落。

所有人目光集中在了裴允歌的身上!

“是她修的漏洞??难怪根本就没有漏洞!”

“我去,原来都没进第三战区?!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她修了漏洞,我们怎么拿积分啊??”

“就是!老师,她根本就是作弊!!”

众人一想到裴允歌的积分,就心态扭曲了!

气得牙痒痒的。

这时候。

苏枳欢愤怒道,“汪绘莺,你少血口喷人!允歌明明就留了漏洞!”

其他人也冷笑了,“留了漏洞?那好,漏洞在哪儿??为什么一个人都进不去!!?”

现在,所有人都怀疑,裴允歌根本就是自己在战区里,所以才干脆把bug都修了的!

计算机导师也皱了皱眉,和其他导师互看一眼后,问裴允歌,“你留了bug?”

裴允歌喝着汽水,慢悠悠道,“嗯,每个战区留了三个bug。”

事实上,从第三战区开始,他们每个战区只准备了两个bug。

“骗谁呢?老师,既然她嘴硬,就让她自己攻进去!”

汪绘莺身后的女孩冷笑,“攻不进去,就让她滚出比赛!”

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 第三章

说着说着,梁王就哭了起来,用衣袖抹眼泪:“岳父……我好怕!要不然……要不然算了,若芙怀了我的孩子,我不想孩子还没出生就没有了父亲!岳父……”

闲王咬了咬牙,忍住想要吼着梁王将哭声收回去的冲动,细思了梁王的话,却也觉得梁王说的在理。

白卿言虽然如今手下无兵,可谁知道白卿言会不会设法调来安平大营两万将士,此女行军打仗是个好手,又和白威霆、白岐山一般,心机深沉,不得不防。

为以防万一……还是将白家女眷攥在手心里的好。

闲王想了想,又派人带五百人,前去白家捉拿白家女眷。

梁王听到这话,低垂着眼眸,退到在旁人看不见的偏僻角落,那眼神就如同……整日处在阴暗发霉终日不见日光的地窖之中,嘶嘶吐着信子的毒舌。

·

东门内哪条街道,商铺门板上屋檐上,全都是羽箭,地上鲜血混着残肢断骸还未来得及全部清理干净,可见刚才战况惨烈。

东门守城将军见有人前往东门,立刻戒备,弓箭手箭指白卿言。

直到看清楚快马而来的是白卿言,东门守城将军连忙小跑下城墙,朝着白卿言长揖行礼:“末将见过镇国公主!”

太子殿下和方老安排他悄无声息杀了信王的人,务必控制住东门之时,便交代过,要把控东门……任何人都不能出入,除非见到了镇国公主,可见太子对镇国公主的信任程度。

“刚才东门大战,可抓住活口了?”白卿言坐于高马之上,声线冷沉问道。

“回镇国公主,抓住了二十六个!”守城将军道。

白卿言下马,将手中乌金马鞭丢给白家军护卫,抬脚朝城墙台阶上走:“审了吗?”

“还未曾……”守城将军抬头看了眼白卿言,立刻跟上,“镇国公主难道不立刻出城,带安平大营两万将士前来救驾吗?”

闲王还未动,白卿言心里并不着急。

“把人带上来,我有话要问。”白卿言回头看了眼那守城将军,“我比你更关心太子殿下的安危!”

那守城将军不敢再言,立刻应声,让人将抓到的二十六个活口带上来。

城墙之上,白卿言朝远处安平大营驻扎的方向看了眼,便听见守城将士将活捉的南都军带了上来。

南都军被押上城楼,看到今日在白府门前一箭射穿他们小王将军肩甲的白卿言,再想起白卿言杀神之名,顿时双腿发软。

白卿言看着被押跪于面前的南都将士,开口:“你们是南都军?”

守城将军诧异朝着白卿言望去,却见白卿言面色冷清平静,他用力握住自己腰间佩剑。

几个人都不吭声,白卿言朝跟随她而来的白家护卫军望去,白家护卫军颔首,抽出腰间佩剑,手起刀落……血雾喷溅,一个南都军顿时人头落地。

其余南都军看到滚落在前方的人头,发出绝望惨叫,那人头……满脸惊恐,眼睛都没有合上。

白卿言眸色波澜不惊,慢条斯理开口:“我再问一次,你们是南都军,还是信王的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