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小东西我想吃你的红豆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一章

两人交锋了足足有上百招,陆鸣发现,伏元几乎已经到极限了,他的战力,他浑身的金光,已经夹带着一丝血红色的光泽。

这说明,伏元已经到了极限,那么,这场战斗,该结束了。

陆鸣施展出了洪荒式!

一片大陆,在伏元头顶形成,向着伏元镇压而下。

大陆面积不大,但非常凝实,威能恐怖。

“这是…洪荒大陆?”

“我曾经看过一幅古老的地图,绘制的是洪荒大陆的地图,他的这招,怎么那么像洪荒大陆?”

“就连气

文学

息,都很相似!”

“这是什么招式?”

周围的人,炸锅了。

居然有人能将洪荒大陆凝聚出来攻敌,他们闻所未闻。

伏元的脸色,也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大喝一声,将体内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到古琴之中。

最终,古琴之上,弥漫漫天霞光,化为两道剑光,一道攻向陆鸣,一道攻向洪荒大陆。

轰!轰!

攻向陆鸣的一道剑光,被陆鸣挡了下来。

攻向洪荒大陆的那道剑光,与洪荒大陆发生激烈的碰撞,最终也溃散开来,洪荒大陆也跟着爆炸。

不过,洪荒大陆爆炸形成了强大的力量,依然冲向伏元。

伏元身体狂震,带着古琴,向后暴退。

一直后退了百里,才站稳身形,他的嘴角,留下了一丝血渍。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当中。

好半响,才有人反应过来。

现场,一片哗然。

伏元吐血了,这说明,伏元败了。

伏元,居然败了,败在了一位劣等血脉手上,这真的是不可思议。

伏元的战力,在苍青神境,几乎是无敌的存在,能与伏元匹敌的,屈指可数。

这样的人,居然会败在一个劣等血脉手里,若非亲眼所见,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

一位劣等血脉,居然这么强。

很显然,陆鸣也是三次破极。

一个劣等血脉,居然能够三次破极,前所未有。

是的,所有人都认为,陆鸣的战力,是三次破极,因为陆鸣控制的很好,展露的战力看起来只比伏元强一丝丝。

陆鸣还是抱着隐藏实力的打算,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暴露所有的底牌。

若是让众人知道陆鸣的真实战力,不知道会是何等表情。

不过就算这样,众人表情已经很精彩了,穆兰美眸异彩连连就不用多说,就说刘卫阳,一张脸已经惨白的没有丝毫血色。

他张大嘴巴,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一般。

“厉害厉害,真是厉害!”

此刻,伏元擦掉了嘴角的血渍,看向了陆鸣,眼中的战意,非但没有消退,反而更加强烈。

“陆鸣,我认定了,你就是我一生的对手,我此生,将以击败你为目标,下一次,我一定会击败你。”

伏元大声道。

陆鸣无语了。

大哥,你不用这么认真吧。

不过他能够看出,伏元对他,并没有敌意,好像只是纯粹的将他当做了一位对手。

或者说,当做了一位促使自己进步的对手,而不是敌人。

“好,我等你击败我的一天。”

陆鸣一笑。

他嘴里虽然这么说,但

文学

是他心里不以为意。

他不认为伏元将来能够击败他,即便对方拥有人王血脉也不行。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二章

法天象地,的确堪称是炼体流最顶级的传承秘法。

但修炼不到家,则极容易被敌人抓住破绽!

哪怕是皇者,也不例外。

在苏奕眼中,冉天风的实力,的确比元琳宁强大一截,已经开始凝练玄道法则,但还未真正把所掌握的玄道法则锤炼到完整地步。

这让冉天风所施展的“法天象地”之力,看似强大无匹,实则真正战斗时,很容易暴露出弱点。

“杀!”

身影足有百丈高的冉天风,背后巨大的黑色羽翼扬起,似一对黑色的天刀劈来,将虚空都撕出一道裂痕。

那恐怖的威能,令得千丈范围的天地都随之剧烈动荡起来。

唰!

苏奕身影凭空消失原地,而他伫足的虚空,则被劈出一道狭长的裂痕,那恐怖的力量斩在地面时,更划出一道巨大如沟壑般的裂缝。

触目惊心。

让人都无法想象,这一击若劈在苏奕身上,那下场该是何等严重。

可冉天风眼皮却猛地一跳,百丈高的身影猛地朝一侧闪避。

哧啦!

一道剑光在其背后划下,撕裂出一道丈许长的血痕,肌肤上覆盖的黑色鳞片,都没能挡住这一剑的锋芒!

冉天风吃痛,这才察觉到,苏奕的身影不知何时,已来到他背后。

“这是何等身法?”

冉天风心中一震。

须知,他乃是皇者,神念覆盖这片天地山河,可刚才那一瞬,却都没来得及捕捉到苏奕的身影!

唰!

苏奕的身影再次凭空消失。

冉天风顾不得多想,周身气血暴涨,衍化出重重黑色妖光,让得他一身防御力量也变得惊人之极。

与此同时,冉天风神念如潮扩散。

当捕捉到苏奕出现在自己左膝后侧的时候,冉天风瞳孔收缩,猛地一掌朝下方按去。

可终究晚了一瞬。

哧啦!

剑光一闪,冉天风的左膝后侧,黑色鳞片爆绽,再度出现一道血痕,虽不曾伤及骨头,可那刺痛之感,刺激得冉天风脸色都变得铁青起来。

这一刻的苏奕,身法速度太快,似流光明灭,倏尔消失,倏尔乍现,连神念都很难锁定,防不胜防。

冉天风的速度并不慢,哪怕他身影足有百丈高,反应依旧无比惊人。

然而和苏奕一比,却稍逊一筹。

并且,苏奕此刻的身影,在冉天风面前就和一只飞虫似的,这反倒为苏奕提供了极为充裕的腾挪闪避空间。

而冉天风那庞大的身影,反倒让他更容易被打击到。

就见接下来的时间中,苏奕身影飘忽不定,如鬼魅般出现在冉天风那百丈身影的不同地方,出剑如电。

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凌厉。

哧啦!哧啦!哧啦!

一道道剑光闪烁中,冉天风的躯体上,也是陆续出现一道道血淋淋的剑痕,每一剑,都谈不上致命。

可负伤多了,则让冉天风浑身浴血,看起来极为狼狈和凄惨。

冉天风惊怒交集,竭尽全力催动诸般秘法。

可苏奕根本就不和他正面硬撼,一击之后,必立刻遁走。

仅仅须臾间而已,冉天风身上就已覆盖上密集的剑痕,肌肤上的鳞片都不知破碎多少,血水像一条条蜿蜒的小溪似的,在身上汩汩流淌。

极远处,封道姑等人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幕,都差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个灵相境少年,却杀得冉天风这等皇者负伤不断,血流不止!

这若传出去,谁人敢信?

而见此,崔璟琰则暗自喃喃:“看来,这冉天风的确很强大,让得苏兄只能采取迂回战术,无法正面与之硬撼……”

对于苏奕能办到这一步,崔璟琰并不奇怪。

毕竟,她早见识过苏奕剑败孟婆殿三祭祀元琳宁的那一战。

真正让她意外的是,这一战之中,苏奕并未去硬撼,这无疑证明,面对这样一位炼体流的皇者,苏奕并没有把握能够在正面争锋中获胜!

“这才是真正的战斗,扬长避短,攻其不备!”

老瞎子感叹。

这一战,苏奕采取的战术看似简单。

可老瞎子清楚,换做其他人,怕是不知道被拍死多少次了。

毕竟,那是一位皇者!

这世上的灵道修士,就是全力出手,恐怕都很难破开冉天风周身的防御力量,更别说伤到冉天风了。

也只有苏奕,能够躲闪开冉天风的神念锁定,凭借那堪称恐怖的剑道造诣,不断划伤冉天风。

很快,冉天风似支撑不住,百丈高的身影一晃,倏尔恢复原本的模样,只是那一张脸颊已是惨白透明,浑身都是血淋淋的剑痕。

而这位天冥教皇者看向苏奕的目光,惊疑之中已带上一抹骇然。

“告诉我谁指使你们来的,我可以让你们离开,否则,你们都得死。”

淡然的声音响起时,苏奕已持剑来到冉天风十丈之地,眼神深邃,语气透着不容违逆的味道。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三章

可以回去了。

在那杯加了巧克力的咖啡,喝了一半之后,陆辛有了这种感觉。

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那是一种很难说得清楚的感觉,就像是暗中有什么人,在窥探着自己,一直盯着自己,但无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那个人,整个咖啡店里安安静静,就连穿着黑女仆的服务员,这时候也已经不再与陆辛争辩,而是回到了吧台前,看起来很忙,又像是没忙什么的样子。

很多人有了这种被盯上的感觉,都会下意识的认为是错觉。

但陆辛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

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具体是如何中了招的,但与酒鬼当时的经历相对比,他忽然明白了酒鬼为什么会中招,酒鬼以为,她是因为自己调查这个组织的事情,露了马脚,才被盯上,但事实上,真相很有可能和她想的不同,对方不是因为怀疑她发现了什么,才盯上了她。

原因,可能只是因为她在咖啡里掺了酒。

破坏了人家对咖啡的尊重。

……

……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之后,陆辛仍然慢慢喝完了咖啡。

毕竟很贵。

而且他要确保,对方彻底盯上了自己。

然后他才起身,将袋子背在了身上……妹妹一直抓着他的袋子,想要从里面搜出糖果来,在外面,陆辛习惯装作看不见妹妹,就直接将袋子连同她,一起背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付钱,找零,离开。

陆辛来到了马路对面后,回头看去,就见那咖啡店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阳光之下,它显得隐隐发暗,像是折射了光。

倒映着街对面景物的玻璃窗后面,有目光盯着自己的感觉,更强烈了。

……

……

陆辛乘坐电车,来到了四号卫星城列车站旁的停车场,取了自己提前放在这里的摩托车。

因为不知道自己被那个组织锁定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一开始就与酒鬼约定,进入了那个咖啡店之后,就不再直接联系,以免对方会因为两个目标的接触,引发警惕。

取了车后,陆辛直接登上了高列,返回二号卫星城。

酒鬼这时候应该在某个地方观察着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举动,她就会明白,自己已经成功被对方盯上,而在自己登上高列的时候,酒鬼就会直接去安排对那个组织的抓捕准备了。

只要自己这边确定邀请对方作客成功,一个电话打过来,酒鬼这边就会立刻行动。

“会不会因为我返回二号卫星城,距离比较远,导致对方跟不上我?”

这本来是陆辛的担忧之一。

不过,上了高列之后,他仔细的去感受,发现那种被盯着的感觉更强烈了,也就放心了。

只要盯上了目标,就会如蛆附骨。

到了晚上,自然就会有精神怪物过来找到目标,并且杀害。

这还真是一种杀人于无形的法子啊……

陆辛坐在了高列上,一边按着袋子,不让妹妹打开它,一边闭着眼睛,默默的想着。

月亮变红了,这世上的很多事也变了。

……

……

到了二号星城总站之后,陆辛领回了自己的摩托车,仔细检查了一下有没有刮痕,这才骑着它回家。这一次前往四号卫星城,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所以才带上了摩托,有备无患,但却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一直很温和,居然没有用得上,倒算是白带了……

他没有急着回家,先骑车来到了菜市场,买了几根黄瓜,茄子,割了半斤五花肉,见到有新打捞上来的嘎啦比较新鲜,就也狠心买了一斤,然后挂在车把上,晃悠悠的回家。

骑着这辆摩托车的弊端显露出来了,买菜的时候讲价都不好讲。

人家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摩托车,就把价格涨了好几毛。

将摩托车推进楼道里,仔细的锁好,然后陆辛提着菜上楼,推门进去时,就见妈妈与父亲正一左一右,坐在了餐桌旁边,不知道他们刚才说过什么,这时候都沉默着,气氛压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