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说想要我吗我给你,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

老师说想要我吗我给你 第一章

崇祯也不立刻翻脸,而是故意表现得非常有兴趣。

他说道:“可是我好像听说,朝廷有规矩,这批田的采购资格是家中良田不超过20亩。”

郑成治大笑起来:“朝廷有朝廷的规矩,地方上也有地方上的规矩,又不是卖朝廷的田,说卖地方上的田。”

哦,这样啊,敢情他娘的朕抄了福王,没收上来的田,不是朕的了?

崇祯又说道:“会不会被查?”

“被谁查?”郑成治看崇祯的眼神就像看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人的眼神,“我不怕告诉你,这里面牵扯到皇亲国戚,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查?”

崇祯更是装作大吃了一惊,像一个勤学好问到小学生一样:“哦,不知谁哪位?”

郑成治小声说道:“就是开封那位。”

崇祯心中有素了。

周王!

开封除了周王是皇亲国戚,还能有谁!

开封府是河南省的省府所在,福王的田又分布在河南省多个地区。

福王一倒,周王肯定就不客气了。

文学

但是田又都掌握在地方官府手中,周王也不是说能买就买,这里面必然也牵扯到了巨额的行贿。

崇祯继续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他说道:“在下初来河南,不知开封那位是哪位?”

郑成治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就是周王殿下!”

“他不怕朝廷查他?”

“他是皇亲国戚,太祖之后,谁敢查!”

“可是我听说,好几个藩王已经被朝廷查了!”

“那都是犯了大罪,这种买卖田地的时候,全国各地都是,难道皇帝要将各地的官员、藩王都砍了?你放心,不可能的!”

“那现在怎么卖?”

“很简单,一两银子一亩,这是朝廷对民间的公开价格,朝廷对民间是分期的,但是我们现在不分期。”

郑成治见崇祯非常有兴趣,就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大主,肯定有钱。

“但是,毕竟是与朝廷政策有一点点不同的,所以需要一些额外的费用,上面需要打理,你懂的。”

崇祯连忙说道:“我懂,需要多少?”

“一亩田需要1.5两银子的通融费用。”

“这么贵?一亩需要1.5两银子?”

郑成治顿时像是踩到尾巴的猫了一样,连声音都变尖了:“这还贵!知不知道上面顶着多大的压力在办事!”

“而且我告诉你,这些田你买过去后,都不用交税,都不会出现在官府的黄册里,你稳赚不赔的!”

崇祯脸上立刻堆起了谄媚的微笑:“大人不要生气,我就随口一说,其实我还真是来买田的。”

郑成治哼了哼,笑道:“你想要多少,本官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为你做主,去给你申请。”

其实通融费大约是每亩1两银子,只不过这郑成治要在中间再拿0.5两。

基本上都是中间商赚差价的游戏。

崇祯很认真说道:“我想要10万亩,有吗?”

郑成治一听,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那态度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这真的是个大财主啊!

“有!当然有!”

福王在河南省、湖广省抄出了几万顷的田,一顷等于100亩,一共是几百万亩,10万亩可能有。

“那我该如何购买,钱给谁?”

老师说想要我吗我给你 第二章

这顿饭,荆哲吃的还算老实。

而且别人聊天他吃饭,转挑带骨头的硬菜,大快朵颐,双手并用,吃的不亦乐乎。

旁边的初夏瞥了他几眼,心里叹息:穿的不差,长的也好,怎么就这副吃相呢?

估计是惊鸿将军的穷亲戚吧?

一定是了,嘴里吃着,手上拿着,眼神还直勾勾的盯着我面前的鸡腿…

看他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可惜可惜!

荆哲倒是不知道初夏对他的评价,也没心情知道,因为他此刻的注意力除了在肉上,其他的都在柳惊鸿和女皇身上。

秀色可餐,大致如此。

特别是那女皇,虽然对荆哲的态度很冷,但人家长得漂亮啊,尤其是那股御姐风,是荆哲之前从未体会过的,这更是让他向往。

由此不得不说男人就是犯贱,人家越对他冷面相迎,他还越眼巴巴的凑上去…

美其名曰,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

不过,荆哲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看,总是吃一口肉,然后用余光偷偷打量一番。

送别宴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临近结束的时候,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

这人对荆哲来说也算熟悉,正是曾经跟着柳惊鸿去邙山和京州的副将王德。

进屋之后他也发现了荆哲,愣了一下,随后跟荆哲点点头。

“将军,不好了!”

王德慌慌张张道。

“出什么事了?”

“西疆蛮夷又攻过来了!”

“哦,这事啊,之前不就猜到了吗?”

柳惊鸿淡声说着。

每年一入

文学

冬,西疆蛮夷总要在梁州城外攻几次的,而今年因为月瑶女皇带兵突然加入,把西疆蛮夷打了个措手不及,直接退回了十里河。

而以柳惊鸿的经验,她猜到西疆蛮夷空手而归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休整一段时间之后肯定会卷土重来,并且也告诫了手下的铁骑们,不能掉以轻心,还要多加防护。

这事她早就交代过王德了,只是没料到西疆蛮夷这次出兵会那么快而已,对于身为副将、跟在她身边也算见过大场面的王德会这么慌张,她还是有点不解和不满的。

这时,月瑶女皇放下筷子道:“惊鸿将军,正好本王也未离开,要不就让惊鸿铁骑跟我们的月瑶军一起,再打他们一次?”

这次从月瑶国过来,月瑶女皇带着的都是月瑶军的精锐,所以才能把西疆蛮夷打退。

既然已经撕破脸,她不介意趁着还未离开梁州再跟西疆蛮夷再打一次,更何况还是跟惊鸿铁骑一起,正好让这些月瑶军跟着惊鸿铁骑学习一下作战技巧,涨涨经验,毕竟这种机会难得。

柳惊鸿笑着摆手:“女皇太可气了!你们已经在梁州耽搁了这么长时日,而西疆蛮夷哪次攻打梁州都要持续少则四五天,长则十天半月。女皇若是留下,怕是年前都赶不到京州了!”

月瑶女皇听完,果然沉默。

月瑶国和西疆国因为地处安国以西,跟安国的风俗有些差异,她们那里并没有新年一说,但却知道新年对安国的重要。

她这次还特意带着月瑶特产,准备趁着新年的时候送给安帝,正好商讨和亲事宜,若是年前赶不到就坏了!

老师说想要我吗我给你 第三章

党天启虽然被黑衣小恶魔党天启诱导,但是他的良知还在。

当然就表现的十分抗拒。

“不行不行,我可是一个正人君子,对没错就是正人君子,我怎么能抓着人家的女生的脚不放呢!”

党天启在意识的海洋中摇摆双手,一副我很正派绝不占便宜的样子。

“这可是违法的,我可是新时代的好青年,全家都是良民没人犯过法,要是进去了,我爸还不得打断了我的腿,我家里还有一个厂也有房,自己找他不香吗。”

党天启很怂的说道。

白衣小天使党天启:“对对就是这个样子,你可不能抓人家女生的脚了,万一人家告你骚扰那是要坐牢的!况且你也不是没玩过,张嫣的脚也很好看啊,后宫里面想要什么没有。”

白衣小天使党天启很是正派的挺直腰杆:“但是这不重要,你要负责,你现在抓着人家的脚,人家肯定很生气,心里恨不得把你大切八块!”

“杀人可是犯法的,你要是被这个女孩子给杀了,那她岂不是要坐牢?说不定就会被一颗花生米打爆脑袋,就算她没把你给打死,但是把你打成一个植物人,也得判十几年不是。”

“你要发挥出你男人的责任,要有担当,千万不能害了人家姑娘,所以你要牢牢的抓住这位姑娘的嫩足。”

“呸呸呸,这不是嫩足,这是一份担当,这是这个姑娘的一生啊,舍小我成就大我,舍弃你的一点点名誉,就能成全这个姑娘的一生!”

白衣小天使党天启张开双手拥抱天空,一道圣洁的光芒从天而降照耀在他的身上。

顿时朱由校被说服了,不能放,自己抓的不是人家姑娘的嫩足,而是这个姑娘的一辈子的幸福,舍小我成就大我,请叫我新时代的好青年!

大不了我就牺牲一下,我叫党天启正宗90后,未婚单身狗这个尤其的重要,有房有车有工作,而且很有责任心,长得也不差,小姐姐你也不亏。

光明的正义最终战胜了龌龊的邪恶,党天启大义凛然的继续抓住了凌云的脚不放手。

凌云想要抽回自己的脚,却发现被这个恶徒给死死的抓住了,一只脚被抓住的她根本没法用力,一来是身体不协调,二来就是那种奇怪的酥麻麻的触电让她难以安下心来。

“登徒子你放开!让我杀了你!”凌云也是气糊涂了,一边用力的要抽回自己的脚,一边对着朱由校喊叫。

只是党天启哪里肯放开哦,为了这个小姐姐的幸福,自己要抓的死死的,不然她误入歧途可怎么办,我这是我为了她好

做这种正义的事情,党天启觉得舍我其谁。

于是这两个人便在这个水池中互相相持着,党天启不愿放手,凌云怎么也抽不会脚。

外面三只耳朵死死的贴着大门,这三个护卫觉得他们还是太孤陋寡闻了,还是陛下会玩啊。

听听里面在叫什么,女的叫登徒子,这是在玩演戏吗?

里面玩的一定是纨绔公子欺负良家女的故事。

三人不用看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陛下一定是平日里太寂寞了,所以才想玩一个新的花头。

要知道宫里的那些女子哪个不希望能够被陛下给宠幸,所以有谁会拒绝陛下的美意,恐怕陛下还没露出哪个意思,宫里的那些宫女就恨不得吃了陛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