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第一章

“姑射,你怎么在这里?”

巫山神女牵着洛水神女来到琼林深处,看到了坐在一根树枝上,仰天看着明月出神的姑射仙子。

琼林,其实就是玉树琼花之林。

这是一种成年最少要三百人合抱,将近两万米,堪比一座座接天高峰。

巨大的琼花犹如七彩之玉雕琢而成,里面是清香扑鼻的花蜜。

所谓琼浆玉液,就是用琼花之蜜酿造而成的两种饮品。

瑶池仙子的吃穿用度,确实独步天下,琼花之蜜乃是琼树汲取天地灵气、日月精华,酿造而成。

而一株琼树想要成年,开出琼花,更是需要万年生长,而且离开了昆仑山,只有极少的地方能够存活。

连西王母都不敢种植太多琼树,因为它们的掠夺性太可怕了,整个昆仑山也不过种植了两千多株,成年的也就八百多株。

原因很简单,琼树一旦超过十万年,结出玉实之后,价值就会锐减。

西王母会命人砍伐,用来建筑仙宫天阙,或者云舟飞船之类,是最顶级的建筑材料之一。

回过神来的姑射仙子不说话,甚至没有取下面纱,就那样用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盯着从下方飞来的巫山神女。

“好吧!我想邀请一群姐妹,去巫山玩耍,最近我太无聊了!”

手里抓着一只玉葫芦,巫山神女狠狠的灌了一大口玉液,虽然不像豪侠那样阳刚洒脱,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或者说,长得美,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会很美,或者很可爱。

“姐姐说,都是我们自己姐妹,没有那些无关紧要的外人。”

亭亭玉立的洛神,确实男女通杀,怕不太合群的姑射仙子拒绝,巫山神女才把她拉来撑场面。

“好吧!我坦白!”

轻轻叹了一口气,巫山女神立马变成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

“根据我的观测和推算,今年的巫山云雨潮,很可能是万年难遇的那种。”

“如果不能做好拦截和化解工作,江水的大潮很可能直接冲击神女峰。”

“两岸的诸多部落,都会受灾眼中,不知多少人族无家可归。”

“此事已经上报了西王母,她会和天帝太一氏沟通九大部族。”

“但这样的大事,我们这些逍遥女仙也应该出一份力气。”

“西王母让我来主持,拦截地点就在巫山,还希望各位姐妹能助我一臂之力。”

“姑射你的云海裂空曲,正好帮我对付那些操纵雨云的自然精灵。”

“不然我们施展的法术,很可能就会被那群自然精灵破坏抵消掉。”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谈谈山海界的自然精灵。

它们往往没有什么智慧善恶,伴随大范围的自然天象而出现。

自然天象消失,它们也会神秘消失。

每年的雨季大雨,伴随大风和雨云,会诞生大量的风水精灵,它们很多时候并不会遭到人族的针对。

但总有一些年份,雨季大雨会变成巨大的灾难,人族高手想要干预自然天象,就必须和这群维护自然天象的精灵作斗争。

很多人甚至认为,自然精灵的出现,就是天地不想让强大的生命,干扰自然的运行。

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第二章

手枪一出,刘星面前的老板笑容瞬间凝固,因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刘星会在这个时候掏出一把手枪来。

“不要激动,我的朋友。”

刘星笑呵呵的将手枪放在了桌子上,认真的说道:“正如你现在所看到的一样,我在来这里之前一不小心摔在了田地里,顺便我的钱包也掉进了那片水田中,所以我现在并没有现金用来购买二手保险箱,但是我又很想试一试自己的手气,那么我就想问一问这把手枪值多少钱。”

老板看了看刘星,又看了看桌子上的手枪,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小伙子,你这手枪不会是假的吧?”

此言一出,刘星就耸了耸肩,卸下弹夹拿出了一颗子弹,“这可是童叟无欺的真货,所以我们还是拆开来卖吧,就这颗子弹可以值多少钱呢?”

看着一脸笑意的刘星,老板咽下一口口水说道:“小哥啊,你是什么来头啊?你既然知道我连那种地下赌场的保险箱都敢收,你怎么。。。”

刘星可不会给老板把话说完的机会,何况这还是威胁自己的话,所以刘星直接打断道:“就你口中的那些土鸡瓦狗,在我眼中可是什么东西都不是,如果我想要对付他们,那我都不需要亲自动手。”

一脸自信的刘星让老板无言以对,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小哥你就说说,你打算这事怎么办吧?只要不太过分的话,我还是很愿意和小哥你做这笔生意的。”

“我相信我如果真要把这把手枪卖给你,那么老板你也肯定是不敢收的,毕竟这种来历不明的枪支万一有粘上什么案子可就麻烦了,而且在没有渠道的情况下想要出手也不容易,所以我的想法非常简单,我用这把手枪当抵押买几个保险箱,如果保险箱里面的东西值钱的话我就当场把这笔钱还给你,而如果不行的话我就回头再还给你,反正我以后还会来这里很多次的。”

刘星收起手枪,笑着说道:“我再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泽田流星,是名古屋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因为接到一些内幕消息声称官方准备把这片区域改造为工业区,所以就前来和你们工匠村,以及周围的几个村子谈搬迁协议,因此老板你如果在这个时候给我一些帮助的话,回头我在搬迁协议上就可以多给你一些补偿。”

听到刘星这么说,老板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小哥你是打算做一锤子买卖啊;那这样吧,除了最贵的那几个保险箱之外,其它的保险箱你可以随便挑三个。”

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拉下了卷帘门,“这是我这家店的规矩,因为有些保险箱里的东西可能太过于贵重,到时候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就可能会盯上买家,所以我每次开箱的时候都会关上门。”

刘星点了点头,便开始挑选自己想要的保险箱。

还好老板在服务方面做的很不错,每一个保险箱上的挂牌不仅标注了价格,而且还准备好了简介,说明这些保险箱的来历。

所以,刘星准备找一找这些保险箱中有没有和苦井村有关的箱子,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并不高,毕竟一个小村子那里用得上保险箱?

结果苦井村的保险箱是没有,但是有来自工匠村与金鱼村的保险箱。

这两个保险箱都是那种放在办公桌上使用的小型款式,刘星一只手就可以直接拿起来

文学

,所以刘星试着晃动了一下这个保险箱,结果发现这两个保险箱里都有东西,而且从发出的声响来看都有好几件金属物品。

至于这两个保险箱的来历,虽然来自的村子有所不同,但是经历却

文学

大同小异,都是保险箱的原主人因为突发原因去世,家里人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这个保险箱,而他们都认为原主人不可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存档在这个保险箱里,所以他们就直接把这两个保险箱卖给了上门收购的老板。

不过让刘星觉得有些奇怪的是,既然保险箱的原主人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买一个保险箱回家,而且还不把这个保险箱的存在告诉自己的家人呢?

看着有些疑惑的刘星,老板笑着解释道:“我知道泽田先生你在疑惑什么,按理来说普通人是不太可能会买一个保险箱的,而且就算是平时看起来很正常的普通人,他的家人在收拾遗物时突然发现这么一个保险箱,也会觉得这个保险箱里可能有好东西,所以绝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将保险箱卖给我,而这也是这两个保险箱好几年都没有卖出去的原因。”

“但是我现在每次遇见新主顾都会向他们解释这两个保险箱是怎么来的,首先在我们这一片区域的几个村子里,其实至少还有十多个保险箱,因为这些保险箱其实都算是劣质产品,所以推销员是用极低的价格卖到了我们这几个村子里,而有些村民也乐的花点小钱,买这么一个看起来还挺高大上的储蓄罐,何况那个时候也有不少贼人喜欢在乡下偷鸡摸狗,所以这些保险箱出现在这里非常正常。”

听到老板这么说,刘星就意识在这十多个保险箱中肯定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了,在刘星看来这两个保险箱看起来都挺正常的,从做工上来看不像是有瑕疵的地方。

“小哥你别看这些保险箱从表面上来看非常正常,但是它们都存在着非常严重的漏洞,那就是这些保险箱的钥匙都是同一把,而按理来说这些钥匙应该都有所不同才对,因此这些保险箱如果正常售卖的话很有可能出问题,所以就只能卖到我们这种地方来了;当然了,买下保险箱的那些人为了保险起见,都相约把钥匙一起在隔壁铁匠那里熔成了一把匕首,或者说是一块铁片。”

匕首?铁片?

刘星眉头一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想要破开那棵大树的树皮,或许就需要那把由保险箱钥匙打造而成的匕首,因为这也算是克苏鲁跑团游戏的一个经典设定,或者说很多游戏都会有这么一个设定——想要做什么,那就必须得找到什么才行。

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第三章

“时间不多了。”留在原地等待的丁温看了一眼地图时间,然后对他们两个说道:“你们得抓紧点,刚才一连串的淘汰信息,我感觉会引来一些不怀好意的队伍。”

“冻原?”正在返回途中的烟卷意识到了什么:“对哦,他们貌似也在附近。”

丁温:“之前不算近,但现在我就不知道了。”

烟卷沉吟:“以他们的风格来说,确实很有可能。”

丁温:“所以你们要尽快,我们这边是没有掩体的,小黎那辆车没好的地方停,如果他们已经接近的话,大概率会被发现。”

烟卷:“我还有二十几秒可以回去,前提是车速拉满,你知道的,沙城的路是真难开。”

方落晴跟着道:“我比他快一点,不过我应该不用回去吧。”

她现在越来越聪明了,当然不是说以前她很笨,只是对游戏来说,她显得像个小白一样,很多事都不懂。

但现在不同了,这句话看似说的莫名其妙,仿佛没说完,其实却很能体现一个职业选手的水平,丁温自然也能领会她的意思,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没错,你不用回来,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来,可不管来或者没来,我们都要做好来的准备。”

丁温取消之前的3标,在地图上重新做了标记,同时还画了一条不长的直线:“你去这里吧,假如烟卷回来之前我们都是安全的,你再回来;如果不安全,你就在这里找机会,看能不能打掉一个,逼他们走。”

这个位置……

线和标记是给方落晴标的,不过烟卷也顺势看了一眼,尽管已经对丁温的能力适应了,但他看完后还是不禁感叹。

这边附近的地形大多以沙丘和沙坡为主,可跟‘八百沙丘’的地形又不太像,沙丘、沙坡不是连绵起伏的那种,而是几十米有一个,分散的很开。

丁温给方落晴标记的点位是一个沙坡,在该片范围中,这个点位不是最高的,位置也不是最好,只能算中等,不好不坏,而且更关键是,踩在这个点位根本看不到丁温三人这边,它能起到的唯一作用,是可以看到东边最高的一处沙丘。

正常来讲,新3标都不是一个该去的点位,因为站在那的选手,只能照顾到一个方向的敌人。

可丁温的理解能力就在于此,就像他神奇的预测圈型能力一般,在位置选择上,他仿佛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提前抢在了‘可能出现的敌人’前面,猜到了他们会选择哪作为支点。

烟卷是老选手,当然能懂丁温标记点位的利弊,他慢慢想虽然也能看的出来,不过绝不会像他这么快,几乎第一时间就想出来了。

“行,去这的话我就放心了,可以不急着赶路。”

烟卷关掉地图,开始专心开车。

冻原来找机会只是猜测,还没有被证实,所以暗黑童话整体的局势不是太紧迫,他们要是真的敢来,绝对会吃一个小亏。

大亏倒是还不至于,因为作为找机会的一方就算没成功,也还能随时撤退,烟卷和丁温的想法差不多,方落晴到位后,那个点位起码能打掉一个人,但顶多也就是一个人,毕竟没有几支队伍会在同一个侧翼安派两个人,那样太浪费空间了。

跟他们的预料一致,方落晴到位后,果然发现了北方之风的踪迹:“我看到人了,大侧身,他正在拿望远镜看你们这边,老丁,你们小心一点。”

“嗯。”丁温藏在车后应了声,然后问:“可以秒吗?”

“九成把握身体,六成把握打头。”方落晴架着重狙,目光紧盯北方之风:“关键是他老在晃,如果你想我做到百分百一击必杀,我可能需要他停下来,不用太多时间,一秒就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