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快穿女主被多人np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第一章

“醒醒,先别睡了。”

“嗯?怎么了?”

推开克沙的办公室房门,里面有些昏暗,仅有窗帘的缝隙能透过微微的光亮,但也能看清沙发上呼噜打的震天响的克沙并不太雅观的睡姿。

烟草味和白人发达汗腺排出的油脂味混合在这不大的房间,空气并不好闻,陆泽走到沙发边,用力摇晃着克沙的身躯,沙发弹簧超出负荷,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克沙睡眼惺忪的坐起,搓了搓脸,呆滞的看向陆泽。

“来个客人,在大会客厅等着呢,我给米奇打个电话,你先过去和他聊聊。”

“好,我洗个脸就过去,一分钟。”

克沙应下后,陆泽率先出了门,走到室外,掏出手机拨打了米奇的电话号码,待接铃声响了八九声后,电话才被接通。

“喂,我这边正好芬妮放学了,我在门口等着呢,想着一会再给你打过去,没想到你先给我打过来了,人到了是吧?”

“嗯,不是说周末来么?怎么周三人就过来了?”

“不清楚,说是有点急事,就问我能不能把日期提前一些,我刚回复他没十分钟呢,没想到人就来了,现在还不排除他联系了其他公司的可能,你去探探口风,最多三十分钟,我就回去。”

“要么合同我跟他谈?你陪芬妮玩一天吧,合同放在这儿,他要是想签的话,你在不在都一样。”

“算了,刚才我答应他一会就回去和他面谈了,我忽然不过去,他怎么想都在情理之中。”

“好,那我等你吧。”

挂了电话,陆泽不禁替米奇遗憾,好不容易父女俩能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机会,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行程更改而浪费了这难得的时光,但无可奈何,如今公司正处于资源上升期,缺钱就别提了,米奇急的每天都大把大把的掉头发。

另一方面是公司内部仍然有很大的导演缺口来消化新签约的这帮演员,环球兄弟不能完全依靠商业资源花费大量资金把演员全部推出去,否则花销太大不说,更大的损失将来自于主动暴露的命门,弱点暴露了,谁都会对你来上一刀,对于电影行业而言,自产自销才是最良性的运转方式。

所以这次的商业谈判目标,并不是仅仅满足于把《鬼影实录》的发行权抢下来,更重要的一点是把这个叫做格里兹曼的男人抢到自己的阵营里。

挂了电话思考没多久,陆泽把手机揣进上衣里怀,刚燃烧到一半的雪茄抽了最后一口,就摁灭在了大门口摆放的烟灰缸中,轻轻咳了一声,残留在口中的烟雾被快速呼出,转身走向会议室。

吉尔眼巴巴看着,见陆泽上了楼,才悄悄走出来,把剩下的半根雪茄拿起回到收发室,普通的打火机点了半天,才重新将雪茄点燃,直打哆嗦的一双老腿搭在桌上,美美的抽上一口烟屁。

……

“久等了,喝杯茶吧。”

会议室中气氛有些尴尬,格里兹曼坐在克沙的对面,看着这一顿能吃俩小孩模样的恶汉不怎么敢说话,直到陆泽端着茶盘进来才让他松了口气,赶紧起身分了杯茶水握在手中,手里握了东西,这股紧张劲儿才慢慢消退。

“很抱歉陆泽先生,我提前到访打扰了二位的正常休息,只是我祖母生了病,过几天要做一场手术,我为了提前赶回去陪她,只能无奈打破了我与贵方立下的约定。”

“没关系,家人更重要,完全可以理解,而且我也很乐意你能提前过来,毕竟可以更早欣赏到你的作品,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惊喜不是么?”

陆泽才不会问他祖母的病情怎么样,说不定他祖母健康的能一口气翻五个跟斗呢,拿自己的亲人生病、结婚当借口谁又不是没干过,更何况是对亲情更淡漠一点的欧洲人呢,保不准他祖母都用了好几次复活币了。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第二章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家被堵住了,这家伙干啥呢,李栋把车子停靠下,这一看愣住了。

堵门的全是老熟人,王家坝的王贵队长,谢家生产队大队的谢春苗队长,还有桃家码头生产大队的桃范直,汤家口的生产队大队长唐国正。

这是干啥,怎么全跑自己家门口来了,李栋有些懵逼。

“李栋回来了。”

好家伙,李栋一露头全跑过来围着,这家伙干啥,为啥觉着眼神不对劲。

“栋子。”

韩国富一脸无奈,这些人不知道咋就这么快得到消息,一早就过来堵人,好在李栋早上去池城了,可这些人不走,一个个都嚷嚷办厂咋的不带上他们。

这事闹的,别说韩国富没办法,梁书记和高书记都哭笑不得,这一个个跟你不说别的,只是把队里情况一说,困难一说,梁天没办法,名额不好分配。

十个名额哪里够,梁天和高书记这边不好突破,

文学

那就去韩庄,去找着韩国富,李栋,这不在韩国富这边说破了嘴没办法,这不想着李栋年轻,脸皮薄跑过来堵李栋来了。

完蛋玩意,李栋一看这家伙差点没掉头就跑了。

“谢叔,唐叔……,大家都进屋喝茶。”

先招呼好了,至于其他的,李栋不好说话,一会直接推给国富叔,韩国富刚打了眼色,李栋一下就看明白了。

“李栋,你们不声不响搞出这么大动静,你可要带上你叔俺啊。”

谢春苗不要面子,率先开口了。

“要说,韩庄离着咱们王家坝可不远,要带上那也是先带上俺们。”王贵吧嗒一口旱烟,李栋和韩国富对视一眼,心说,这家伙闹腾起来了。

李栋不表态,自己年纪小,不好说话,好在国富叔在,李栋权当带着一双耳朵的工具人,微笑,啥都不说话,你们爱咋说咋说,喝茶抽烟,厂长是国富叔有事找国富叔。

“几位老叔心情,我理解,可这厂子,我真没参合,再有两天我就开学了,哪里有功夫参合这个。”

李栋可不傻,正式工现在已经五十个人,再多就麻烦了,一年工资都至少六千了,加上多的提成,至少上万工资,这要是赶上年景不好的时候开工资都难。

李栋心说,开竹编厂是给大家谋福利,可有多大能耐吃多少饭。

“这娃子,那家伙规章制度,一看就是你的手笔。”

得,李栋不想暴露都不行,实在规章制度写的太好,这不是韩国富风格。“几位老叔,这事我真没办法,现在厂子还没办起来,这就有五十个正式工了,再多,这还咋弄,一月工资好几百。”

“唉,这是俺考虑不周全。”

韩国富说道。“这厂子,办不了就算了。”

大招,国富叔你牛逼,李栋一听恨不得直接比划大拇指,这家伙太狠了,这一说得,其他人对视一眼。“国富,这话咋说的,事情好商量嘛。”

李栋刚和韩国富比划几下,最多再拿出几个名额,最多十个,没办法,昨天回来李栋就和韩国富,韩国兵几人讨论过这事,公社十个名额肯定不够。

这些生产大队队长啥人,肯定要跑来找韩国富,这事不用想的,甚至高大程和毕庆祝都要来。

“是啊,事情好商量嘛。”

大家一看不能逼急了,撂挑子可不成,到时候梁书记还不得骂人了。

“这样吧,国富叔,几位老叔人都来了,这样,咱们再拿出几个名额吧。”

韩国富一瞪眼。“你年轻懂啥,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呢,这就背上这老大责任,能成嘛,别到时候厂子没办好,还落了一身埋怨。”

“国富,这话咋说的。”

“谁埋怨,俺第一个要为你说句公道话。”

最终拿出八个名额,几人分了分乐颠颠回去了,加上公社给的一个大队二三个名额虽然不多,可不能逼急了,要是人家撂挑子还不得怪到自己身上来了。

“这下好了。”

韩国兵登记名单的时候苦笑说道。“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倒是想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

“国兵叔,这事不是这么说的。”

李栋笑说道。“这以后,咱们厂子算是大厂子了,至少十里八乡都知道了。”

“这倒是。”

“对了,栋子,你一大早干啥去了?”

“这不办厂嘛,我搞点布回来,先给大家把工作服做了,这样看着也齐整。”

“工作服?”

好家伙,韩国富和韩国兵心说,这家伙搞大了,还有工作服。

“布钱咋算?”

“我托人弄的大零,不要布票,价格还便宜。”

李栋笑说道。“国兵叔,你按着一尺四毛记账。”

厂子搞起来,再说钱的事,韩国兵一听得,虱子多了不怕咬,都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还在乎一件工作服。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第三章

赵啸仁让人在“金潭御府”的附近,监视着里面的情况,但不许进“金潭御府”。

先后有人从“金潭御府”里逃了出来。

直到赵旭、血饮带着赵啸义和楚女上了一辆无牌照的车,赵啸仁的手下,立刻向他做了汇报。

“二爷,三爷被人救出来了!”g…最@@新章B节W上Z酷D》匠y@网0‘S

“谁救出来得?”赵啸仁急声问道。

“没看清!”

“跟踪他们,一定要弄清对方的身份。”

“明白!”

赵旭已经感知到有人在附近监视着。不过,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旦上车之后,别人想追上他,在临城还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上车后,赵旭一脚油门轰了下去。

车子引擎发着咆哮的声音,瞬间驶离了当场。

赵啸仁派去的人急忙驱车追了上去,可是拐了几条街之后,就将人给追丢了。

“二爷,我们没跟上,被甩掉了!”手下向赵啸仁汇报道。

赵啸仁气得骂了句:“一群废物!走吧,我们去金潭御府瞧瞧。”

赵啸仁带着赵福刚来到了“金潭御府”,见里边死伤了十几个人。有的死于枪伤,有的死于掌毙。

就连武功高强的楚女也不见了!

“金潭御府”里死的人,都是西厂派来的武者和保镖,赵旭和血饮并没有伤及无辜。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能惊动官场。

赵啸仁第一时间让人封锁了消息。

刘冠已经接到了手下人的电话,说东厂的杨兴带人劫走了赵啸义、掳走了楚女,并杀害了西厂十几条人命。

前两天,为了打探赵旭替李战迁坟一事,西厂已经折戟了一批好手,如今又死了十几个。虽然不是西厂的精锐,可也是西厂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人。

刘冠怒不可遏,先是打电话给东厂的杨兴,晌了好久,也不见有人接听。然后,又把电话打到了赵啸仁那里。

赵啸仁见是刘冠打来得电话,吓得手打了个哆嗦,差点儿连手机都摔在地上。

“喂!”

“赵啸仁,在我回去之前,临城对战旭日集团的事情,由你来负责!要是你毫无建树,就等着肠肚溃烂而死吧!”

“我……”

刘冠打断了赵啸仁的话说:“立即派人寻找楚女,全城搜寻赵啸义。重点排查赵旭的府邸!”

“刘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以赵旭在临城的能量,可不是我们能够望其项背的。”

“你傻啊!不会派人盯着他。有什么风吹草动,记得第一时间向我汇报,若是敢有所隐瞒,你等着先给你儿子收尸吧!”说完,挂断了电话。

刘冠又尝试着给杨兴打电话,可是接连拨了两遍,还是打不通。气得他直接给杨兴发了条信息,留言说:“杨兴,你小子是不是想死?敢动我西厂的人,你活腻了你!立刻把赵啸义和楚女交出来,否则你们东厂也甭想好过!”

月潭湾!

赵旭开车进了“月潭湾”后,吩咐熊兵从九堂增派人手,加强“月潭湾”的警戒。

熊兵领令,立刻从九堂兰心那里要了一下人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