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好甜多喷点|男人喜欢你就会想睡你

宝贝好甜多喷点 第一章

余飞虽然可以说是这场战争的导火索,可是余飞想要每一个人要么死的有尊严,要么死的毫无痛苦,他无法接受这些匪徒这种行为,只要是个人类都无法接受。

所以余飞毫不犹豫的拿出来了自己的巴雷特。

砰!

余飞都来不及开枪,东方冷已经开枪了,那个正在凌辱一个年轻女性的匪徒,被一枪爆了头,尸体向后飞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那个罪恶的东西,都明晃晃的还在那里。

东方冷又免费赠送了一枪,让此人哪怕是变成了鬼,都无法再做同样的事情。

那些匪徒惊慌的就开始拿枪反击,可是几百米的距离,他们的枪法实在太烂了,连余飞驾驶的车都无法击中,更别提人了。

余飞和东方冷连续开枪,那些匪徒死去了好几个,剩下的看到遇上了高手准备逃走。

可是余飞和东方冷没有放过一个人的打算,两个人抱着枪,一边往前走一边开枪,不断的有惊慌逃窜的匪徒倒下。

这边是一片小平原,适合种植所以才有了这个村子,所以那些匪徒想要逃走,就得逃到荒野上去,简直就是活靶子,他们试图逃进房子里反击。

可是他们低估了余飞他们的实力,任何一个匪徒,哪怕是露出来一只手,都会被一枪打中。

就这样余飞和东方冷一边走一边开枪,一只走进了村子,可以看到的匪徒都死了,没有死的都藏在房子里。

余飞和东方冷看了儿一眼那些得救之后放声痛哭的村民,继续挨个房子清扫。

很快所有的匪徒尸体都被从房子里扔了出来,尸体将村子里染的到处都是红色。

解决掉最后一个匪徒,余飞他们没有在原地等待村民前来道谢,直接就转身离开了,因为余飞虽然看不得匪徒这丧尽天良的行为,但是出现这样的事情,还是和余飞有关。

不过余飞不后悔,羊国的人他们属于这个国家,那他们推选出来的领导做出来的决定,每一个人都有责任。

整个羊国在针对自己的祖国的时候,也丝毫没有手软过,他们所说和所做,也从未考虑过自己的同胞会因为他们的行为,而遭受什么苦难。

所以做大事有做大事的道理,做小事有做小事的道理,余飞不觉得矛盾也不觉得冲突,更不会觉得愧疚。

这次战争过后,余飞相信羊国人在遭受过战争的洗礼之后,就会期待和平,他们再也不会轻易的试图将别人推入战争泥潭了,之前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在做。

余飞他们走了,没有理会村民要怎么处理死去的村民亲人的后视,没有考虑哪些死去的匪徒会被如何对到,更不管哪些村民得到武器之后,要用于自卫还是伤害其他人。

这天其实很公平,杀人者人恒杀之很正常,他们要是将这些武器用来伤害其他人,总会有比他们更强大的人来杀他们。

秩序或许会暂时失去,但总会有一天会再次降临,因为只有秩序,才能保证人类的不断发展和前进,这也是社会前进的必须条件之一。

余飞让东方冷开车,他躺在副驾驶,打开了收音机,开始听电台之中,关于战事的报道。

羊国的媒体也不全是他们自己人,所以各种媒体各种渠道接收到的消息会有差别,所以中和的听一下,大概就是事实了。

强盗国对羊国久攻不下,所以就是用了核武器,分别针对羊国的两个重点发展区域,而且强盗国为了防止过于激化的舆论攻击,所以他们竟然选择的不是人口稠密的地方,所以两颗核武器的使用,只是为了震慑和威胁羊国。

强盗国的狼子野心已经被看出来了,全世界都明白了,强盗国在明显取得优势,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战胜了就撤离,很少增兵占领的很多先例之下,这次不断的将士兵送来,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要乘势将羊国给拿下,收入他们的版图之中。

羊国虽然在全力反抗

文学

,可是大家之间的实力对比差别太大了,随着战争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强盗国调集而来的军舰和部队越来越多了,已经占据了好几座沿海城市作为跳板了。

其他的国家都想要暗戳戳的帮一帮羊国,当然同情的很少,主要还是不想看到强盗国的目的达成,并且借着羊国尽可能的消耗强盗国的军力和经济实力,将强盗国从世界第一的宝座上给拉下来。

可是强盗国也知道别人会这样做,竟然不断的增兵和加派军舰前来,将羊国的外海不断的进行封锁,然后其他的国家想要援助,后面越来越难了,连物资都给羊国送不进来了。

这样封锁之下,羊国越来越艰难了,各种储备物资的消耗十分的快,顶多在坚持一两个月,就会彻底将自己打的油尽灯枯,彻底失去反抗能力。

而且羊国的民众,自私自利者占据的数量太多了,在强盗国这样强大的敌人面前,很多人开始了动摇,无论他们的军队还是民众甚至政界人员,竟然都有很多人开始试图讨好强盗国,提前认主子,这样在强盗国彻底占领这里之后,他们提前跟着分一杯羹,虽然这杯羹可能是自己人的血肉也无所谓。

宝贝好甜多喷点 第二章

而接下来的百花园可是被誉为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第一景。

百花园占地面积353亩,现收集保存与展示热带花卉植物645种(品种)。百花园植物布景主要采用孤植、纯林大片种植、同类多品种集中收集、专科专属保存、攀缘及水生花卉植物多种方式展示。并力求与地形水域巧妙结合,形成不同的赏景空间,创造“天女散花”、“层林尽染”、“五彩缤纷”和“花开花落”等景观效果。

这些景观可谓是姹紫嫣红,繁花似锦!

赵妈瞧着笑的老开心了,还说道:“我这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的花!太漂亮了!”

这话说的也没错,别说赵妈一辈子没有见过这么多姿多彩的花朵,就算是赵枫也没见过啊!

除了百花园外,还有一个百香园!

占地面积86亩的百香园,顾名思义,园内是引种保存国内外的重要香料植物,共104余种。

有世界名贵香料植物依兰香、丁香、檀香、土沉香、香荚兰、肉豆蔻、秘鲁香、吐鲁香、降香黄檀、锡兰肉桂、肉桂、白兰花等。

也保存有重要乡土香料植物,如高含金合欢醇型、香叶醇型、芳樟醇型、甲基丁香酚型的细毛樟。

高含柠檬醛的吉龙草,高含黄樟油素的狭叶桂,高含樟脑的勐海黄樟等,它们当中不少是南云特有种,也是世界罕见的香料植物,具有较大的开发利用潜力。

此外,还收集有许多传统的民族食用香料,如当地傣族常用的烧烤配香原料香茅草、刺芫荽,在傣年节做糯索粑粑的配香原料南云石梓花及传统佛教信仰植物铁力木等,可谓是我国最大的香料植物活基因库。

紧挨着百香园的是野生姜园。

如果说百香园和人们的饮食有关系,那么野生姜园则和中医关系极大!

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从20世纪60年代就开始对姜科植物进行收集驯化与保存工作,主要以国内和东南亚国家的热带和亚热带野生姜科植物种质资源迁地保护为主。

该园占地面积约100亩,保存野生姜科植物16属170余种,其中保存有珍稀濒危植物茴香砂仁、拟豆蔻、长果姜、勐海姜,重要中药材砂仁、益智、草果、姜、草豆蔻、高良姜、郁金、莪术、姜黄、闭鞘姜等。

另还保存有做香料,色素,淀粉,蔬菜以及美丽的观赏姜科类植物。

这些姜科植物也是保护区备受重视的,因为中医之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中药,而且更不要说还有一些香料和蔬菜都和这些姜科植物有关了!

从姜园走出来,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四十分!

虽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但是保护区内还有两个亚洲的景区没有游览!

一般人没有导游,可能直接就略过了!

但是符敏可是地道的本地人!

当然不会错过了!

符敏看着坐在路边休息的众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关心道:“老董事长和夫人是不是有点累了,如果您二位觉得很疲惫的话,那我们要不回去吧!”

赵爸和赵妈没有第一时间回话!

而赵枫看了一下爸妈,发现二老确实都额头不断地冒汗!

宝贝好甜多喷点 第三章

第875章牛年大吉!

因为因果劫。

即将落下。

徐来看了看头顶,又看了看阮棠,离别的话语卡在喉咙中良久说不出口。

历神皇此时已踏上前去九王殿的路,与之一同前去的还有九凤大帝。

徐来也该走了。

在劫雷真正降临之前,寻到被隐藏起来的轮回海,进入其中寻到天鬼大帝。

然后。

杀了天鬼远应。

顺便将其他对帝殒纪与界门包藏祸心的帝境一应清除。

如此才能不给仙域,更不给妻子与子嗣留下后患。

要做的事很多,所以要早点离去。

“又要走了啊……”阮棠呢喃中轻叹。

“嗯。”

徐来吐出一口浊气:“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知道的。”

“对不起。”

徐来依旧说着这三个字。

阮棠依偎在徐来怀里,继续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我要一个准确的日子。”

“呃。”

徐来怔怔看向妻子,往常阮棠不会这般追根问底的询问他归来日期。

阮棠坐直身子,盯着徐来,一字一句道:“徐来,你何时回家。”

徐来只能沉默。

能回来吗?

徐来知道己身大概率是回不来的,根本不敢对阮棠保证什么。

他甚少说谎。

更不想在最后的离别时刻说谎。

客厅中一时沉默下来。

阮棠用力掐了徐来腰间肉一下,似笑非笑:

“我只给你半年……不,两个月,两个月不回来我就改嫁,你可不想我跟孩子寄人篱下吧?”

“嘶。”

徐来倒吸一口凉气,倒不是疼的,也不是被吓得,纯粹是配合下老婆大人。

“怕了吧。”

“怕了,真的怕了。”

“早点回来,不然我会担心你的。”

阮棠轻轻咬了徐来耳朵一下:“还有,改嫁的事是骗你的,我这辈子认定你了。”

徐来心头一暖。

用力抱了阮棠一下,起身离去:“记得督促平安与依依修炼,哪个不听话就让清风剑揍他。”

“哼。”

一道傲娇哼声自阮棠储物空间内响起:

文学

“你小心被人打死。”

“走了。”

徐来笑了笑。

他这一行,要么打死别人,要么被人打死。

阮棠目送视线中的徐来渐行渐远,她伸了伸手,似是想要抓住那道身影。

阮棠知道。

只要她开口挽留,这个男人肯定会留下的。

只是她说不出口。

所以伸出的手又默默收了回来,掌心微凉,低头看去是一柄木剑。

清风剑平静道:“徐清风要么死在敌人手下,要么死在因果劫下,你真不拦一下么。”

“不拦了。”

“为何。”

“我拦不住的。”

“你能拦住的,只有你能拦住。”

“身体是能拦住,可心若是被捆缚在黑暗中,就会一点点腐朽。”

阮棠握住的手又渐渐松开,砸落在屋顶的雨水顺着屋檐连成了线,落在掌心中有些凉凉的。

“……”

清风剑器灵看着令人无比压抑的磅礴雨幕,皱了皱黛眉。

她没再多劝,也没有试图跟上徐来。

身为帝器,即便不在帝境身边,可只要对方需要时,只要一个念头也能瞬移而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