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含圣僧女主文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小说

快穿含圣僧女主文 第一章

“棉棉,我曾经尝试过的,可是我也有很多的不能说,所以都是徒劳,就先这样吧。”

“可是,你们这样……”

“好了,不用担心我,放心吧,你再不睡觉,明天我可不叫你起来玩了。”

路棉乔叹了口气,支支吾吾的柔声细语道。

“好吧好吧~_~,晚安!”

顾知意侧身给她往上拉了拉被子,淡淡道。

“晚安。”

顾知意回来躺下之后,闭上了眼睛,一直睡不着。

直到身边路棉乔传来安睡的声音后,她才缓缓睁开眼睛。

她又何尝不知道棉棉说的对呢,可是她怎么坦诚呀?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恐怕也就只有瞒下去这一个办法了。

甚至江淮她都要瞒着,因为她知道,再这样下去,江淮就会和盘托出。

所以她现在有时候真的觉得很累。

而且越发的发现,她好像越来越力不从心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

甚至失眠越来越严重,已经到达不吃药就睡不着的地步了。

还有爷爷……妈妈那样说,就说明时日无多了。

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接受,这个所谓大人们口中必经的事情。

好像她对这种事情永远都做不到接受这两个字。

这一桩桩一件件联合起来,就像一张巨大的网,把她笼罩了起来,怎么都挣脱不出去。

不知道如何排解,纵然她知道这是一个死胡同口,也没有任何的退路可言了。

顾知意偏头看了看路棉乔,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下床倒了一杯水,顺便从包里拿来了一颗安眠药和药糖。

坐在床上,借着外面传来的月光,看着手里的药,看了很久。

“唉……”

快穿含圣僧女主文 第二章

(勿订,待修)

掌心带着内力,凌厉的掌法迅疾如电,全力出了手,隔着几米,似乎都感到拍过来的掌风。

顾云念睫毛微动,只手上突然加快了速度,还需要一分钟才能画完的符文,不到三十秒就能完成。

谨言大师几人立刻同时出手,将突袭的几人全都拦住。

慕司宸始终守在顾云念的身边,这时顾云念的手指画完最后一笔,面前篮球大小的阵图陡然放大,飞出去完全覆盖在地面的封印上。

谁都没注意,伤亡的各派弟子和黑衣人,洒落的血液没在地面留下丝毫痕迹。

死掉的弟子和黑衣人,身体里的血液更是被抽取一空,往着地下渗去。

封印的金光随之也明明灭灭。

就在顾云念画出的阵图落在封印上时,微不可查的一道咔嚓声响起,下面的封印陡然金光大盛,接着就暗淡了下来。

接着,地面开始出现微弱的震动,并且感觉越来越清晰。

随着震感传来,封印之下,出现蜘蛛网一样细微的裂缝,并且一直在扩大,也越来越明显。

有丝丝暗红从裂缝中沁出,迅速地蔓延,触及到封印的阵纹时,血色与金色相抗。

文学

血色每撞击一下,阵纹的金光就闪烁了一下,将暗红的血痕击退。

黑袍人眼中露出惊喜,激动地说道:“血,先祖需要血。快,给我杀,给我拼命地杀。还有天生恶人的血,先祖最喜欢的鲜血,血脉已经被激活,快放她的血,献给先祖。”

快穿含圣僧女主文 第三章

赵胤手上拿了一卷书在看,样子极是悠闲,听了时雍的话,也不动声色,淡淡看她一眼,“累吗?”

马车上有个竖枕,他垫在后背,见时雍怒目看来,抽出枕头放在她背后,拍了拍,“靠一会。”

时雍看他跟踪自己,还这么沉得住气,真想拿枕头狠揍他一顿。

可是宋香在跟前,她得给大人一点面子。

“多谢大人。”

她刚准备靠下去,马车突然左右摇摆了一下,似是车轮碾到了石子,时雍没有来得及靠稳,身子猛地朝赵胤倒了下去,一只手紧紧抓住他胳膊才坐稳。

赵胤顺手扶住她。

时雍也仰头看着他。

四目相对,许久无声。

在宋香面前,两人不好明目张胆地“乱来”,纵是眸底风起云涌,脸上亦是淡淡的情绪。

时雍唇角微微一扬,“撞痛你没?”

赵胤纹丝不动:“没有。”

时雍哼声,坐稳,偏开头去。

赵胤瞥她一眼,继续拿起那卷书,看得认真。

从上车至今,宋香仍然在发愣。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赵胤。

上一次还是那年赵胤同先帝凯旋,打马从长街而过,她同柳家小姑娘一起,挤在人群里,踮着脚,扒着禁军拉出的人墙,看着他自分列的士兵中间缓缓而行,黑马亮甲,丰神俊朗,佩刀泛着逼人的寒光,仿佛伫立于千万人之上……

过去几年,宋香还记得那天的热闹和躁动,挤在人群里的姑娘,无不心如乱麻,小脸通红……尽管那时宋香还小,仍然能感觉到那些姑娘眼里的倾心和爱慕……

可如今,赵胤就坐在她的面前。

比几年前更俊,更冷,更是高不可攀。

这个传说中宠幸着她大姐的男子……

宋香心脏怦怦乱跳,几乎不敢相信赵胤就坐在她的面前。

如同做梦一般,她许久不敢抬头直视。

三个人都静默着,车厢里的气氛很是怪异。

时雍半阖眼睛休息了片刻,见赵胤当真在凝神看书,不由生出几分佩服。

当真是稳如泰山!

她低低笑了一声,“大人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

赵胤扣住书册,漫不经心地抬头,“没有。”

哼!时雍突然抬手,猛地将他手上的书册抽出来,卷了卷放置在腿上,双眼盯着他,“大人何时知道我来这里的?”

赵胤沉吟片刻,“不久。”

不久是多久?时雍哭笑不得。

她不是今天才知道赵胤有派人在她身边,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大胆单枪匹马闯上山,将就他的骨头熬他的汤……

可此刻看他什么都不问,她却有点闷。

“大人知道我以身犯险,还这么淡定。大人可知道,我差点就被白马扶舟砍死在山上了。”

赵胤看她一眼,沉默片刻。

“不会。是他放你走的。”

时雍噫一声,“你怎么知道?”

赵胤反问:“你们下山这一路,可有追兵?”

时雍翻个白眼:“自然。只是我没有让他们追上而已。”

赵胤知道她的性子,也知道她对白马扶舟有成见,没有多说,而是换了个话题,“山上什么情况?”

时雍:“大人不是比我更清楚?”

她话音未落,就听到宋香软软的声音,“姐夫,我知道一些……”

这一声脆生生的姐夫,差点把时雍呛住。

不至于……

她看了宋香一眼,宋香紧张地咽了咽唾沫,紧张地道:“他们招了许多人,在山上种地,纺织,还教他们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时雍:“什么是听不懂的话?”

宋香想了想,道:“天神一出,万物复苏。天神殿主,万物之主。”

时雍:……

白马扶舟也学会洗脑这一套了?

宋香又絮絮说了些她在山上的见闻,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不过,从她的话里可以感觉得出来。今日之前,她在山上还算过得不错,一日三餐都有人送到,也没有受什么折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