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欲免费阅读全文、抱着我在桌子做

家庭乱欲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这个回答当即就让四星龙沉默。

真是太伤龙了。

“啊啊啊啊!”

然而也是在这个时候,被萨拉玛注射特殊光团的魔人布欧开始变化。

肿胀身躯几乎是瞬息抵达高温状态,手臂,脑袋,身体各处存在气孔的位置开始喷射出岩浆般的气体。

这是从背后偷袭的大好机会。

然而孙悟空却因为身体原因而无法动弹…..

“那是…….”孙悟空吃惊后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只见在巴比迪身后,一道身影在不发出声音的情况下迅速逼近。

是拉彼斯!

他竟然没死,一直在隐藏。

该死的混账,请你立刻去死吧!

手中划出青色的能量弹,这偷袭容易得让拉彼斯怀疑人生。

能量弹在击中巴比迪后,拉彼斯再次凝聚出一颗,而后在爆炸火花中狠狠的压在巴比迪的脑袋上。

没有悬念的直接炸开。

血肉飞溅。

死的不能再死。

“不是,应该先杀魔人……..”

“轰隆隆!”

孙悟空的话还没有说完,代表着爆炸的火花已然升起。

在击杀巴比迪的瞬间,拉彼斯反手就是一记贯穿空间的能量射线。

直接让魔人布欧炸裂。

而且做完这些的间距,不到一秒。

可怕的反应速度。

在众多Z战士中,拉彼斯绝对是最沉稳的一个。

秉承着跟布莱斯一样的理念,能杀就不浪,坚持抵制孙悟空划水行为。

“干得漂亮,不愧是你。”

无线耳机中传来拉姿丽的赞叹,她正跟着一众家属在西之都转回观看。

当然,这里边不包括布玛。

“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我有种不好的……”

“你别乌鸦嘴!”拉姿丽大骂。

现在最忌讳的预感,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一旦成真,那将是最大的噩耗。

“吼吼吼吼吼!”

“撒旦!吼吼吼吼吼!”

兴许是为了回应拉彼斯,爆炸烟雾内传来两道足以震撼的吼叫。

没有错,就是两道!

一道来自于天上,还有一道来自于地面。

“那个是?”

“人形烟雾?”拉彼斯替拉姿丽说出下半句。

谁也没想到,在爆炸火花的上空竟然飘荡着粉红色的烟雾。

最为惊悚的是,随着地面爆炸烟雾的消散,露出了胖魔人布欧完好无损的身躯。

他双拳紧握,身体各个气孔还在发疯似的向外喷涌着粉红烟雾。

自出现为止到现在,从没有表露出任何疲惫的胖布欧,脑门第一次溢出大量的汗珠。

“啊哈哈哈哈!”

天空上传出振奋的大笑,粉红色烟雾化作旋涡,正在以着可怕的速度往中央凝聚。

层层涟漪由外向内。

在所有人的面前凝聚成人形,且随着“啵”的一声,较小玲珑,浑身冒着可怕煞气的小布欧出现。

这正是魔人布欧最邪恶的形态。

正是巴比迪父亲造就的最强怪物,或许他的实力不是众多布欧中最强的一个,但绝对是最具有危险的一个。

是破坏的衍生物。

“那是……新的魔人布欧?”拉彼斯瞪大眼睛。第一次感到不可思议,这种生物竟然还有着分裂新个体的能力。

怎么跟那美克星人有些类似。

不,不对!

这两者完全不一样,那美克星人虽然也能够分身,但他们气息却是相同的,但这小布欧,显然跟着胖布欧的气息不同。

“悟空,快离开地球!”四星球中的四星龙再次提醒。

他察觉到事情在逐渐恶化。

面前的魔人布欧实力已然远远超越孙悟空,就算孙悟空能够做到三种力量叠加。

怕也只有死亡。

“四星龙,还没有结束!”孙悟空瞳孔紧缩。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拉彼斯也大骂。

地面的魔人布欧在“吐”出小布欧后,那喷涌的粉红气焰竟然再次达到新的布欧分量。

家庭乱欲免费阅读全文 第二章

第687章鹏皇之死(本集终)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劈下,劈在了那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

文学

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

文学

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沧元界,元初山的一处山顶。

家庭乱欲免费阅读全文 第三章

319

事实上疑点远不止一个。

比如枢密府仔细搜索过皇宫内的排水渠,不光没有找到火药残留,连一丝术法痕迹都无法感应到。

这着实有些颠覆常识,用术法来制造如此大的动静,周边的气必定会呈现少许失衡,根据这些细节,就能反推出对方使用的术法属类和施展位置。但方士忙活了半天,也没能确定源头,这就十分不可思议了。

它很大概率意味着爆炸并非方术引起,而是某种普通人也能实现的常规手段。

问题是排水渠里出了水以外,什么也没有,到底怎么做才能引发足以掀开街道的汹涌地火?

查不清楚事实就无法补救,无法补救就等于对方下次如果再来,还可以故技重施一遍。

这是枢密府无法容忍的结果。

他们甚至已经在考虑彻底封堵城内暗道水渠,新建人工河道排污。

又比如夏凡等人在监牢里活动时,有狱卒提到他对外面卫队的调动情况一清二楚,缘由似乎是有人在别处为他提供信息。

提供信息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提供的。按狱卒的说法,那是一名女子,而且声音能直接传到监牢内,听上去就像是实时对话一般。

远距离高效传讯,绝对是军队梦寐已久的东西。枢密府也知道一两种能长距沟通的术法,但使用起来十分受限,跟夏凡这种相差甚远。

之后他们也根据这点细枝末节的线索,找到了天府街佛塔顶端的窝藏地。现场确实存在人员活动过的迹象,还留下了两根铁制长杆,但……也仅此而已。没人能解释得清这些铁杆跟术法有何关系,唯独能证明的是,夏凡劫走颜箐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精心谋划后展开的行动。

这些迷雾般的信息让宁千世大为头痛,他几天不眠,很大程度也是因为调查寸步难行的缘故。

如果对方是倾听者,那么一系列问题便算是有了个合理的解释。

“不光是夏凡。”乾继续说道,“调查人员已经确认,现场逃离者一共四人,除开颜箐和奥利娜外,还有一名女子,其身份正是曾在枢密府任职的洛轻轻。并且她所使用的飞刃同样前所未见,以我的判断……那极有可能是仙术。”

“所以我的妹妹一下拥有了两位倾听者?”宁千世忍不住攥紧了拳头,“这个消息绝对不能外传,特别是不能让七星知道,不然的话……”

“我知道的。”乾叹了口气,倾听者本就是异类,是方士中受眷顾的幸运儿,相传他们和「天道」也存在一定联系,让这样的人游离于枢密府之外,绝对是当权者的巨大失职。“只是我听说那位洛妃娘娘……不,现在算皇太妃了,在宫里闹得很厉害?”

提到洛玉翡这人,宁千世的脸色都冷了几分,可以说她的行径正是导致洛轻轻剧变的主要原因。当然,如果没有夏凡横插一脚,他反倒会感谢对方为枢密府缔造了一名倾听者,但洛轻轻和夏凡勾结在一块,情况就完全颠倒过来。

至于宁楚南的死,他根本就不在乎。四弟干下的那大堆丑事,宁千世基本都心知肚明。如果枢密府抢先知道洛轻轻觉醒的消息,那这四皇子也不过是他们手中一颗可以用来拉拢人心的棋子罢了。

“我会让宁威远送她去冷宫好好清醒下的。倒是她私养方士这事,可以好好查一查。”宁千世冰冷冷的说道,“有她私底下有联系的方士,一并处理掉吧。”

乾低头望向自己的手掌,面露苦笑,“看来纷争又要开始了。”

“为了七星缔造的新时代,那些沉浸在过去的方士只会成为我们的阻碍。”宁千世看向他,“你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

缄默片刻后,羽衣点了点头,“交给我去做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