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别墅贵妇好爽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第一章

天空正在荡出辉煌的金波浪,一层层地宛如浸泡开来的宣纸,不多时就染遍了雪山的头顶,苍茫的雪顶皑皑于云巅,雄鹰盘旋着狼戾,宣告天将降大事。

“将军,盛京城的人到了,”一个看不清面容,身体都隐在鳞甲下的将兵,只露出一双警惕的眼睛,双手抱拳施礼,恭敬地单膝下跪。

宣霁没有抬头,只是说道:“下去吧,到了营门好生检查。”

“是,”露出来的眼睛锐利冷漠,自带利剑出鞘的杀气。

随元良不一会儿就进来了,人还没进来,话已经传到宣霁这里了,“盛京的人怎么快就到了?”

宣霁轻酌一口碧绿的茶水,眼神停留在书页间,修长的食指慢慢翻过一页,“是吧。”

“这,

文学

前几日才收到消息,今天就到,这是在防谁啊?”随元良确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些打点、刺探都还没来得及做,来得怎么快,可是他们不可能走得太过匆忙啊。

“中间一来二去,消息耽搁了吧。”宣霁确实不急,其实对于这次归京,他还是挺有兴趣的,好戏已经开锣了,总得有看客。

随元良看到宣霁都不急,心里也跟着放松下来,宣霁都不急他跟着急什么,脚尖一勾,人已经稳稳坐到凳子,“姜斋答应跟我们回去了?”

这次宣霁有了动作,身姿缓动,放下手中的古籍,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正色道:“姜斋当然会答应,她还愁着怎么归京呢。”

随元良不是很了解姜斋,姜斋也用不着他关心多嘴,“那……都会一起走吗?我说姜家二嫂和姜家五姑娘。”

“会,”宣霁点头到,这两个人不跟着走,他还怕姜斋跟他耍心眼子呢,“这也是姜斋希望的。”

“那你就答应了?”姜斋难不成是不知道这一路上有多危险吗,虎豹豺狼层出不穷,牛鬼蛇神蜂拥而至,让两个弱女子跟着奔波,中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宣霁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随元良,又若无其事移开视线,“为什么不?两个女人罢了,而且姜斋这个请求又不过分。”

“不是,你没跟姜斋说这一路上会有多危险吗?”

宣霁脸色一下就有些不好看了,显然是理解错了随元良的意思,“我说不说,她都得跟我走。”

随元良没有注意到宣霁已然变化的脸色,急切着想要说到:“姜斋是……”不用担心,但是姜五姑娘和姜家二嫂没有她那么强的战斗力啊。

没等随元良活说完,宣霁已经凉凉打断了他,重新把书放在手里,摆了摆手道:“行了,不必多言,下去准备迎接京督府的人吧。”

京督府不属于盛京官府任何一个下部,直接隶属于皇帝,每一任接班人都是皇帝亲自挑选,只忠诚于皇帝,不得参与皇位争夺势力中。

昭景帝每次都是直接派京督府的人和宣霁交涉,以保证安全和严密。

随元良这时候又感觉到宣霁身上莫名其妙的怒气,心下一想每次都是因为姜斋,想到姜容可能会受伤,随元良也不客气了,“不是,为什么每次提到姜斋你情绪转变得就怎么快啊,我还没说什么你就翻脸不认人了。”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第二章

曾大夫才不在乎有没有重伤,他在乎的是凌画许诺给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乐意跑腿,也乐意为她干活,她说救谁就救谁,只要有一口气,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况,榻上躺着的这个人用的毒,本来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还是要陪着凌画和萧枕演戏,装模作样为萧枕诊治一番,装作十分棘手的样子,将人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曾大夫好一番看诊后,又看了萧枕的伤势,回身对皇帝拱手,给出一句话,“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费劲些,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将他身上的毒素除净。”

这是凌画早就交待好的时间。

凌画的打算是,最好让萧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这一回伤,物超所值,让皇帝与他父子二人关系近些,虽然萧枕已对皇帝不报亲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觉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够借上,那将省事儿不少。

萧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帮他做十五。

皇帝闻言面上明显松了一口气,“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儿敢说八成,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儿,没人能解得了这个毒,这个毒出自百年前的毒圣之手,因太过歹毒,毒圣被人所杀后,留在世上的仅有流落在外的少许,小老儿年少时,看祖父耗尽心血为人解过这个毒,没想到如今又让小老儿碰到了。”曾大夫装的很像,很高深莫测,“陛下若是信得过小老儿,将二殿下交给小老儿就是了。”

皇帝问,“解了毒后,可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会。”曾大夫大手一挥,“只要用心养着,定能活蹦乱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画,“小画当年伤的重,如今活蹦乱跳,都是小老儿给她养回来的功劳。”

皇帝看了一眼凌画,见她肯定地点头,皇帝颔首,“不错,从今日起,你就住在宫里,为萧枕解毒吧!”

曾大夫断然地摇头,“小老儿不住在宫里,小老儿还有药园子要照看。”

“一个药园子而已,朕派人帮你照看。”

曾大夫依旧摇头,“小老儿可不放心,药园子里的草药,都是珍贵品种,养死了一株,小老儿心疼死。”

皇帝皱眉,看向凌画。

凌画想了想,装模作样问曾大夫,“给二殿下解毒,需要几日?”

曾大夫立即说,“今夜一夜,我就能给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后三日一泡我特制的药浴,七日换一副药方子。”

凌画闻言对皇帝说,“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这样,今夜让他留在宫里给二殿下拔剑治伤解毒,明日一早,让他回府,但有需要时,他再入宫帮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换药方子。”

皇帝点头,“也好,朕给你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

曾大夫没意见,“成。”

皇帝对赵公公吩咐,“将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养伤期间,让他住在怡和殿。”

赵公公一惊,连忙点头,“是。”

怡和殿是位于陛下的帝寝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储君时曾住过,后来先皇们懒得去御书房时,便临时用来接见朝中大臣偶尔处理朝事之用。

赵公公带着人抬了萧枕,曾大夫提着药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画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对皇帝说,“陛下,臣发热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这才发现凌画是有些病态,对她关心地问,“怎么发热了?”

“染了风寒,已有几日了。”凌画道。

“你身边不是有这个姓曾的大夫吗?怎么小小风寒,还任其几日不好?”皇帝纳闷。

凌画叹了口气,“臣自当年落了个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两次风寒,发热一两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药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给了小侯爷,总要爱惜身子,以备孕事儿,自然不能再用猛药伤身了,温和的药吃下去,见效慢,要每天半夜烧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难为你染了风寒发着热还夜里出来奔走。”皇帝知道凌画这三年来掌管江南漕运不容易,就是因为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还有坚韧的毅力,无论是遭遇刺杀受伤,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误事情,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为知道,才更清楚,找一个能与她一般接手江南漕运让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难找。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第三章

花翎牵着冷雪沁挤进人群里。

花翎心里全是卧槽,洞房花烛夜懂不懂啊?

突然全院报警,他衣服裤子都脱l了,他师姐非让他赶紧穿衣服去院门口看看。

简直有毒啊。

他花翎想这一天想了这么久,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竟然都被打断了?丧尽天良啊丧尽天良!

花翎愤愤然,潦草地把衣服穿上,拉着冷雪沁就一路朝院门口来了。

天医盟,百年前被他师父亲手灭掉的宗门!

见众人还是一知半解,花翎看了看白初薇的神色,明白得到默许后开口道:“百年前华国风雨飘摇,国内的修士们也不少是爱国人士,成立了不少修行盟会相助。”

众人点头,就好比当年神仙岛上有医修出来帮忙治病一样。

“其中天医盟这个组织,因为售卖假药,被一举灭了。”

还是被他师父白初薇,亲手灭掉的。

花翎有些迷惑地挠了挠脑袋,“按理来说,这个组织早就应该没人啊,怎么这个时候窜出来?”

花翎神色忽然有些紧张起来,难不成……这是来寻仇了?

组织被灭,这可是深仇大恨啊。

白初薇冷不丁笑着朝金老爷子问道:“你儿子给我徒弟下l药的药从哪儿来的?”

金老爷子先是一怔,然后恍然大悟!

难怪,难怪那人那么准确地就抓住了金小宝走,果然是之前就知道他们金家的人。

敢情,早之前就盯上了他们家?

许星辰忽然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金小宝同学的人身安全最为重要,要不就先把童轻颜给放了?”

许星辰都有些弄不明白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说幸运,每次都能遇见白初薇这个妖女坑他。

说不幸运,好像每一次又能得到天道的眷顾,总能化险为夷。

就连童轻颜也是这样。

他都以为轻颜这回肯定是完蛋了,要被非自然管理

文学

局给弄走。

谁知道风头一转,竟然莫名其妙冒出来了一个白初薇的仇家,交换条件是童轻颜!

段非寒斜睨了一眼,冷声反问一句:“这有你说话的份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