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宝贝越来越紧了,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第一章

<!–go–>说真的,岳风只是打算吓唬一下宫敖,根本没有想过去惩罚他,毕竟,岳风只是假的九天上帝,哪能真的去惩罚宫敖啊。

岳风想好了,先吓唬一下宫敖,然后把他打发走,然后趁机离开。

这…

宫敖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岳风,久久缓不过神来。

啥情况?陛下竟然没有怪罪?

自己不会在做梦吧。

要知道,自己刚才的计划,可是犯了大罪啊,就算珍果的事儿,陛下不在意,可是自己对娘娘不满,他竟然也没有放在心上,要知道,陛下对娘娘可是无比恩宠。

按照常理,自己表现出对娘娘的不满,陛下必然大怒,而此时,陛下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帮自己说话…..

一时间,宫敖越想脑子越模糊。

同时,宫敖也觉得眼前的陛下,似乎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有些陌生的感觉。

疑惑之下,宫敖脑海中,忽然有一个大胆的假设。

难道…

眼前的陛下,是假的?

这个念头刚闪起,宫敖自己都吓了一跳,但仔细想想,很有这个可能啊,要知道,就在一个时辰之前,宫敖亲自护送九天上帝离开玉瑶仙苑的。

按理说,此时的九天上帝已经不在玉瑶仙苑了,而此时,陛下却出现在门口,并且,还躲在一棵树后….这一切,很难不让人多想啊。

卧槽!

见宫敖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目光隐隐闪烁,岳风心头一跳,顿时有种不好的念头。

自己易容的是,不会被这个宫敖识破了吧?

应该不会,那易容散天下无双,之前连东凌公主都没看出来,宫敖怎么可能识破?

但不管如何,自己要尽快离开才行。

心里嘀咕着,岳风清了下嗓子,冲着宫敖淡淡道:“行了,别的没什么事儿了,你们继续巡逻吧!”

然而,宫敖却站在那里,根本没动的意思。

岳风皱了皱眉:“宫敖,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陛下。”

宫敖目光闪烁,一副谦恭的样子:“属下没有别的事情,只是想知道陛下要去哪儿,属下好护送!”

一边说着,宫敖瞧瞧观察岳风的表情。

此时的宫敖,越发怀疑眼前的陛下有问题了。

护送我?

听到这话,岳风愣了下,随即摇头道:“我想在玉瑶仙苑附近转转,不需要你们护送!”

说完这些,岳风转身就要走。

此时的岳风,也意识到,宫敖在怀疑自己了,想赶紧溜。

“陛下且慢!”

然而还没走出两步,就见宫敖一声呼喊,紧接着催动身影,挡在了岳风面前。

糟糕!

看到这情况,岳风心头一颤,同时,表面却做出惊怒的样子:“宫敖,你胆子不小,敢挡朕的路?”

呼…

这一瞬间,周围的神兵,也都傻了眼儿,看着宫敖急得不行。

圣将阁下是怎么了?竟然去拦陛下的路,疯了吗?

“陛下!”

面对岳风的惊怒,宫敖丝毫不慌,缓缓道:“陛下息怒,属下不敢阻拦陛下,只是刚刚想到了一件事儿,三天后就是东凌公主的诞辰了,陛下在玉瑶仙苑附近散步,是否在想为公主准备礼物。若是因为礼物的事儿,属下愿为陛下分忧!”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第二章

晚上。

回到家。

林渊没有继续去畅想他未来想要拼凑出西游的宏伟蓝图,而是选择上网冲浪,这是他以及很多人都喜欢的休闲方式。

网上有很多新闻。

比如当下部落热搜第二的话题:

“年度综艺《我们的歌》十强歌手出炉”!

虽然作曲人们休息了,但歌手们还在综艺里比赛,现在已经比出十强了。

节目收官前,估计还会找作曲人出手。

林渊最近没有参加录制,但平时也会关注一下比赛情况。

从这个比赛的热度来看,热搜按理说应该是第一名才对。

是什么爆炸新闻把《我们的歌》热搜都抢走了?

林渊好奇的看了一眼。

此时。

热搜第一的话题赫然是:

“这是燕洲童话界最黑暗的一天!”

什么情况?

林渊忍不住点了进去。

然后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和韩洲顶级童话作家之一大卫文斗的后续瓜——

就在昨天!

白杰输掉了文斗!

话题下面还有详细的新闻报道:

“自从楚狂以一己之力镇压燕洲童话界之后,作为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白杰老师被燕人奉为本土童话界最后的希望,在燕人心中,他们本土那么多童话作家,只有白杰可以击败楚狂,为燕洲童话界在去年的失败中力挽狂澜,或许白杰老师也这么认为,所以他向楚狂提出了文斗,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楚狂以‘没空’为由干脆的拒绝了这次文斗。”

“而在大家都在感慨楚狂恃才傲物之际,韩洲童话作家大卫和白杰展开了文斗。”

“整个燕洲都认为白杰可以轻松击败大卫,证明自己以及燕人写童话的能力,同时也让楚狂看到燕人真正的实力,结果却没想到,在口碑相差无几的情况下,白杰老师的作品销量输给了大卫。”

“他输了。”

“燕人童话的骄傲,燕洲童话的最后希望,竟然在和楚狂对决之前,输给了新加入合并的韩洲作家大卫!”

“……”

难怪热搜第一的话题说,这是燕洲童话界最黑暗的一天。

燕人被楚狂童话一挑九,已经够耻辱了。

现在白杰出手,本以为能扭转乾坤,结果楚狂不理他。

倒是韩洲冒出来一个大卫,直接把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给灭了。

大卫,踩着白杰乃至整个燕洲童话界上位,在五大合并洲一战成名!

更气人的是,大卫事后竟然发了条动态。

两个字母:

“K.O!”

白杰向大卫发起文斗的时候,大卫的回复是“ok”。

但大卫赢了文斗之后,却把两个字母倒了过来,变成了“K.O”。

有不懂英文的人,去查询了一下,明白了“ko”的意思。

字母……还是那俩字母。

但意思……却截然不同!

简直是杀人诛心!

对此。

各洲都在议论:

“完了,燕洲童话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作为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白杰还没跟楚狂交上手就直接凉凉。”

“先有楚狂后有大卫,燕洲童话,是谁也打不过啊。”

“不过有一说一,大卫是真的强,他的童话确实很棒,跟现在童话界流行的王子公主那一套完全不同。”

“万万没想到,白杰这么厉害的主儿,竟然输了文斗!”

“我本来以为白杰会击败大卫,然后引起楚狂重视,然后二人展开文斗对决呢。”

“楚狂:我还没出手,你就倒下了。”

“……”

感慨的同时,各洲网友当然也没忘了调侃燕人,尤其是新加入的韩洲人!

“咱韩洲猛不?”

“如果不是长篇童话不方便操作,大卫也能一挑九!”

“毕竟,连你们韩洲最厉害的长篇童话作家也败了。”

“韩洲童话,无敌!”

“就这?”

“我以为你们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有多猛呢,结果就这?”

“战斗之洲,在我们韩人面前,也不过如此。”

“我之前感觉楚狂一挑九好猛啊,简直是传奇级人物,但看到咱们大卫老师直接干掉了燕洲童话第一人,我忽然感觉楚狂也没我想象的那么猛嘛。”

“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这边也有大佬能做到!”

“……”

韩人是骄傲的。

蓝星各洲都有自身特色,但韩人身上最大的标签,就是“骄傲”。

他们仿佛不知道什么是谦虚。

而这种骄傲,一旦被催发,就会发展成膨胀。

大卫击败白杰,就催发了韩人的骄傲,让他们迅速膨胀起来。

他们已经直接喊出了“韩人童话天下无敌”的口号!

而此时。

燕人已经自闭了……

面对韩人的嘲讽,他们憋屈到不行。

毕竟之前他们也曾得意洋洋的表示,大卫是撞到白杰枪口上了。

被楚狂拒绝的白杰,正处于愤怒模式,大卫这时候跟白杰文斗,会直接成为白杰的情绪发泄口,白杰会把对楚狂的所有愤怒都转嫁到大卫的头上。

结果倒好,白杰根本打不过大卫。

这时。

忽然有怒极的韩人站出来了:

“赢了我们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大卫找楚狂去!”

诶?

这话说的。

燕人像是忽然找到了反击的方向,一个个涨红着脸表示:

赢了楚狂!

只有赢了楚狂,我们燕人才承认你们韩洲童话是真的牛批!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第三章

元旦过后不到一个星期,黄瀚再次接到了沈晓蓉的电话。

那是沈晓蓉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又没人能够理解她的感受,唯有打越洋电话跟黄瀚诉说。

她特别关注元旦后日本股市的第一个交易日,当天她就看到了哀鸿遍地,一连几天,她眼睁睁看着日本股市在狂泻。

炒股的人如果做到了在阶段性最高位时把股票抛售一空,然后看着股指断崖式下跌,这份喜悦的心情简直是无法形容。

那一刻的沈晓蓉该乐成什么样

文学

子?

沈晓蓉这几天的心情唯有一个字“爽”,如果硬要来三个字,那就是:“爽翻了”。

黄瀚太神了,神得让沈晓蓉无法用理性思维去分析。

电话接通后,从来都是从容淡定的她貌似转了性,叽叽喳喳谈东说西,还不时笑得“嘎嘎的!”。

这一刻的黄瀚少说多听,尽可能让蓉儿说痛快了,凑近电话也基本上听全了通话内容的萧蔷和陆瑶简直是目瞪口呆。

萧蔷嘴上从来不服气沈晓蓉,心里其实佩服得五体投地。

没想到心目中的女神在黄瀚面前比她还要叽叽喳喳,这一刻的萧蔷心里五味杂陈。

她心中没有羡慕嫉妒恨,唯有隐隐作痛的感觉。

那个同桌的小男生已经长成了巨人,我以后怎么办呢?

陆瑶要好一些,黄瀚她心中如父如兄,她对他有了一份依赖。

也有可能是因为黄瀚出现在她面前时,身边就有张春梅、萧蔷、张倩、王慧玲等等,她习惯了黄瀚身边总是有漂亮的女生。

此时的陆瑶无比震惊,日本股市、华尔街、几千万、几亿美金,怎么被沈晓蓉说得如同一场游戏?

我该不是在做一场梦吧?

成文阁也在旁边听,听得笑眯眯,因为他特希望黄瀚和沈晓蓉在一起。

沈晓蓉是他心目中的神,沈晓蓉上学的第一天他就是怎么认为的。

成文阁毕竟比黄瀚和沈晓蓉大四岁,那时的他成绩很差,但不表示他其他方面也差,恰恰相反,其他方面他比绝大多数同学都行。

然后成文阁就彻底服了学习很行,其他方面也很行的黄瀚。

成文阁打心底里觉得只有沈晓蓉才配得上,说错了,只有黄瀚才配得上沈晓蓉。

成文阁笑得很阳光,萧蔷看了看他,也展颜笑了,这一笑,反而把老实人搞得不好意思了。

电话那头的沈晓蓉还在聊,毫不设防,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又流露出无论怎么努力都远远不如黄瀚的想法。

但是这一回的她没有失落,而是以轻松的语气表态,以后但凡是重大决策都要征得黄瀚的许可。

张春梅默默的陪着沈晓蓉,眼睁睁看着她拿着电话机向大洋彼岸的那个人说尽心中事。

看着沈晓蓉脸上洋溢的满足感,这一刻的张春梅感到茫然,觉得心碎了一地。

她忽然间想就这样安静地走开,可是能舍下和他同窗足十一年的感情吗?

她舍不得,她撞到南墙也不愿意回头,何不如让南墙撞晕、撞傻、撞死,撞到她忘了痛苦没了忧愁。

沈晓蓉还在聊,她还问黄瀚,日本股市这一跌要跌到什么时候?

黄瀚调侃:祝小鬼子跌到天荒地老。

把沈晓蓉逗得差一点笑岔了气,她不认同黄瀚这个说法,认为至多洗牌时惨烈得过了份,股市从来都是记吃不记打,只要时间足够总能再涨回来的。

黄瀚明说了,这根本不是沈晓蓉能够意料到的事,小鬼子能奇葩到吃黄金,就能奇葩到股指跌三十年都涨不回来。

这不是黄瀚瞎掰,因为黄瀚知道八九年最后的几个交易日,世界股票总市值排序,小鬼子的上市公司霸占了世界前五。

前十名中也只有两家美国公司,那是排名第八的IBM和排名第十的埃克森美孚。

真应了那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所有的疯狂都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恶果,九零年仅仅是开始,连黄瀚这个穿越者都不知道日本股市什么时候能够再涨回来。

因为三十年后,日经指数都没回到八九年的位置。

骄傲的沈晓蓉被黄瀚再一次的精准预测折服,表态以后只要有重大决策都要取得黄瀚的同意,黄瀚真心高兴。

以后的机会还多着呢,具备先知这个大杀器,华尔街就是个提款机。

何止是沈晓蓉服了,秦淑洁也佩服得五体投地,得知日本股市一泻千里的消息后,她摸着肚子一脸满足。

她期待自己的孩子将来会跟黄瀚、沈晓蓉、沈晓峰一样的优秀。

整个八九年,秦淑洁从西方国家采购了大量的先进设备和原材料,都是在遭遇制裁前运达。

其中有一多半是“巴统”禁运和贸易限制的。

“好猫集团”不仅仅进口了许多最先进的数控车床,连配套的刀具都买了足够满负荷生产的情况下用五年的数量。

以现在“好猫集团”的生产规模,这些设备都用不上五分之一。

秦淑洁总觉得冥冥中如有神助,黄瀚貌似预测到了中国将要面临制裁,故而早早地布局。

俩人在一起时,她尝试着问过。

黄瀚的解释是国际形势跌宕起伏,国与国,特别是大国之间分分合合乃是常态。

中国跟美国的蜜月期超过十年,“巴统”放宽了对华贸易的限制,以至于中国能够买得到最先进的民用设备。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资本主义的国家和中国具备本质上的差别,中国如果成为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会颠覆西方已有的认知。

他们哪有可能跟中国永远蜜月下去?差不多该到了起摩擦的时候。

既然手里不缺美金,当然要选择“巴统”禁运和贸易限制的先进设备大量购买,以备不时之需。

国内精加工企业亟待提高加工精度,保持稳定的加工质量,唯有这样,才能够提升产品的质量,缩小跟国外同类产品对比的差距。

中国的自行车产量有可能是世界第一,可是性能、质量、款式呢?中国自行车存在的问题当然很多,设计思路落伍、精度不够肯定也是其中之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