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宝贝不哭进去就不疼了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第二章

如果是其他人站出来,肯定没有多大的信服力。

石远可是灵琼阁的长老,又深受阁主重视,其他长老以及那些邀请前来的贵宾,自然要掂量一番。

龙辰眉头微蹙,他想不明白,为何石远要突然站出来阻止。

至于原因,不得而知。

场上的局势,对天道会非常不利。

一旦坐实作假,后面的几个环节,没有必要继续参加了,必定被赶出去。

天道会所有人怒目而视,尤其是几名炼丹师,他们非常清楚,这枚丹药,确实出自天道会。

“天道会,你们难道就不解释一下吗。”

这个时候,又是一名灵琼阁长老站出来,让天道会解释一下。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徐义林站起来,只说了八个字。

明确告诉大家,石远在诬陷他们天道会。

这边说话的功夫,天刑怀中的通讯符突然亮起来。

一道道信息,反馈给了天刑,只见他的眉宇越皱越深,看来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无邪,秦长老被调走了,已经不在灵琼阁担任长老。”

消息刚传过来,天刑负责刑堂,除了监督天道会之外,还负责收集信息。

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

“看来灵琼阁不希望我们天道会成长起来,或者说,压根就没打算跟我们合作。”

柳无邪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

调走秦长老,显然是不希望他跟天道会有太多的接触。

如果留在灵琼阁,以后跟石远难免会有交集,秦长老的性格还算正直,不处理石远,迟早会留下隐患。

场上还在激烈的争辩,天道会成员据理力争,没有人相信他们的解释。

连那些支持天道会的修士,都露出狐疑之色。

单凭这些人,真的能炼制出来紫色丹纹吗?

柳家那边焦急万分,一旦坐实天道会作弊,后果不堪设想。

逐出是小,很有可能遭到灵琼阁打击,借助这次机会,铲除天道会。

柳修城岂能看不出来,灵琼阁有意刁难柳无邪。

“既然天道会说丹药出自他们之手,为了公平起见,现场当着大家的面炼制一枚即可,如果还能出现紫色丹纹,自然是真,如果不能,则为作弊。”

这个时候,九玄宗一名长老站起来。

这番话听起来不像是支持柳无邪,仔细一听,对天道会非常有利。

只要现场炼制一枚,即可分辨真假。

“不可,我们灵琼阁凭什么要给他再炼制的机会,作弊就是作弊。”

石远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天道会的丹药是他调换的,岂能不知道天道会丹药品质。

今日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天道会。

“没错,对待这种人,直接赶出去。”

王元厚站起来,支持灵琼阁,无数讨伐声,此起彼伏。

天道会一百来人,很快被无数声音给淹没。

“啪啪啪……”

柳无邪突然站起来,鼓起手掌,蕴含真气而发,将周围的声音,全部压制下去。

“石远长老口口声声说我们天道会作弊,不知石长老可有证据?”

柳无邪笑眯眯的看向石远,既然你说我作弊,总要有证据吧,不然就是污蔑。

“我的话就是证据,我说你作弊就作弊了。”

石远发出一声冷哼,对柳无邪可谓是恨之入骨。

“石远长老好大的威风,这一切都是灵琼阁阁主安排你这么做的吧。”

柳无邪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

不论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温儒尔雅,脸上看不到一丝愤怒。

“柳无邪,你休要信口雌黄,阁主岂是你能亵渎的。”

石远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惊慌。

在场都是人精,尤其是那些巅峰地玄境,通过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能看到很多东西。

“想要污蔑我们天道会,请石远长老提供有力的证据,不然,今日就算是灵琼阁主来了,我也要讨要一个说法。”

柳无邪说完,一股恐怖的气息,横扫整个会场。

气浪翻滚,一般的低级地玄境都承受不住,身体纷纷朝后退去。

尤其是最后两个字,响彻寰宇。

如同一尊魔神,傲立当场。

灵琼阁又如

文学

何,想要污蔑他,首先要有证据。

没有证据,就是信口雌黄。

得知秦长老被调走,柳无邪心里就憋着一口气。

他能拿到一枚请柬,全仗着秦长老,柳无邪还欠他一个人情。

说的义正言辞,说的惊天动地。

灵琼阁又如何,就可以随便污蔑吗。

“我同意柳无邪,既然提出天道会作弊,就要提供有力的证据,不能仅靠一面之词。”

一直不说话的曲肃开口了。

从某种角度,曲肃还是偏袒了柳无邪,毕竟他是天灵仙府的弟子,岂能任人羞辱。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第三章

“离婚委托!”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委托范畴,在周言重生前的那个世界里,这种事情经常是交给律师或者区域法院的。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有着‘侦探’的原因,所以有一部分人是将‘离婚’交给侦探的。

这种习俗是因为,离婚总是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矛盾。

比如抓小三啊,跟踪偷拍啊,找老公偷偷摸摸的在哪个宾馆开房啊,之类的。

总之,有很多事情都是跟侦探挂钩的。

在几个世纪之前,侦探群体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的那段时间,这些活全是侦探在做,所以时间长了,在侦探行业如此发达的今天,离婚这个事情,依旧有一大部分人会来找侦探。

而且,办理离婚案还真的能在《侦探网络》里得到认可。

甚至就有的侦探社是专本抓小三的,啧啧,也不知道是造了多大的孽啊。

于是林溪就想让周言来婚介所待几天,处理处理离婚案件,这样一来,他的委托案件数量也能涨的快一点,不至于晋级考试之后,让其他的侦探社到处闲言碎语。

那么闲话少说,中午12点,周言很是郁闷的来到了林溪给他的地址。

堂堂一个快要成为特伦特级别的侦探,竟然来这里处理离婚案,这搁谁都不乐意啊。

这是一条相对繁华的街道,处于市中心,车水马龙,行人乌央乌央的。

周言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一栋高耸的写字楼,也是不禁一愣。

这写字楼从一楼到七楼,竟然都是婚姻介绍所,四个巨大的鲜红字体【就是爱你】挂门厅上方,那门还特意的装饰成了爱心的形状,看的周言身上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装饰土归土,这名字也烂归烂,但是这家婚介所的生意看起来倒是不错。

就周言杵在门口的着

文学

几分钟,他就看到了不少男男女女里出外进的,有几个穿着一身裘皮,满身撒发着富贵气息的中年妇女还对周言投来了审视的目光。

好吧,人家这些阿姨一个个的正直壮年,有金钱有时间有欲望,就是没有男人,所以来婚姻介绍所来找找小伙子怎么了?

但是咱们周言自觉实力不行,配不上这些阿姨们,所以赶紧避开这些赤裸裸的目光,跑进了大楼。

前台的小姐姐长相倒是一般,这也能理解,你放一个花容月貌的模特在婚介所里,那对男的算是勾引,对女的算是鄙视,你这买卖还干不干了。

“先生你好。”看到周言匆匆走过来,前台很热情的打了个招呼:“请问您有预约么,如果没有预约,请先填写一下自己的情况表,现在还剩下6个相亲派对,122名单身女性,40名没未婚妈妈……”

“打住打住。”周言被这一大套台词震的一愣:“我是来处理离婚委托的,溪言侦探社的周言,我们老板应该和您联系过了吧。”

而那前台一听是处理离婚案的,脸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很不耐烦的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胡同。

“一直走,右转。”

好吧,看起来这个婚介所并不太欢迎离婚案侦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