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抱着岳尿

往下边塞水果 第一章

@@喜剧给人创造快乐,快乐转瞬既忘,而悲剧让人痛苦,却能长久铭记于心。

制造了悲剧的你们想必也做好了承受后果的准备了吧。

这个女孩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为了一个陌生人真的要与我们为敌吗?!!!

见到美好的事物,于是想要让它美好的终结,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相对的,见到丑陋的事物,也要予以最酷烈的毁灭,这才符合道理。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引力拳·行星推动

庞然的力量从那小小的身躯中涌出

空气如水面般波动排开

一颗拳头大小的真空弹形成

炽白的环形音爆云在其周围扩散,蔓延,紧接着又被裹挟到一起形成了一团巨大的空气团

内部的气体分子受冲击开始加速运动,发光发热,迅速转换成离子态并以第二宇宙速度向着星球外逃逸@@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往下边塞水果 第二章

“有请来自北京大学的林嘉茉同学和本校金融系的林跃同学。”

说完这句话,主持人拍着手转身离开。

台下响起一阵掌声,当

文学

然,远没有陈寻上台时热烈,然而对于方茴、乔燃等人来讲,这两个名字像是晴空划过的闪电。

找了半天没找到他,原来那家伙跑这儿参加歌手大赛了,还不是一人,而是成双成对。

刚还和沈晓棠有说有笑的陈寻脸色一变,心说怎么哪儿都有他,简直烦死了。

他刚要质问沈晓棠为什么不说林跃参加比赛的事,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没问啊。因为涉及到追方茴的事,他从没跟她讲过两人往日恩怨,而且……这应该是林嘉茉的主意吧,毕竟这个学期开学时出了陈雪来抢人的事,她迫切地想要确定和林跃的关系并昭告天下,免得学校里的女生对心上人生出非分之想。

就林嘉茉那点道行。

呵~

他教出来的徒弟,有几斤几两他还不知道吗?跑来这里参加歌手大赛,还拉上林跃,简直自取其辱。

陈寻在冷笑。

沈晓棠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一脸不解:“怎么了?”

“哦,没什么。”

沈晓棠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追问,因为这时林跃和林嘉茉已经由幕后走出。

面对乌压压的人头,林跃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毕竟见惯了大风大浪。

林嘉茉因为选修了体操课,去年在晚会上有过舞蹈表演,所以勉强HOLD住。

“别紧张,你只管弹好吉他。”

“嗯。”

林嘉茉活动一下双手,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林跃扫视一圈台下观众说道:“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首羽泉的《深呼吸》,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这歌儿在去年可是火的很,摩托罗拉T191广告的主题曲,传唱度很高。

大多数学生没太多想法,只是觉得这歌不错,但是对于那些喜欢K歌的人讲,概念就不一样了。

明明是大火的歌,KTV里却没几个人选唱,因为它听起来很简单,旋律歌词什么的朗朗上口,但是真要拿起话筒去唱,你就会发现这是在为难自己。

歌手大赛的评委跟学生的审美是有代沟,可是不代表他们没有真才实学,他们不认可陈寻式的摇滚,对于流行歌曲还是能够接受的,羽泉是两个人,不说前者的高音专业人士都难学,就是后者极具特色的嗓音一般人也模仿不来,这里不是KTV,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勇气选《深呼吸》来唱。

“他怎么选了这首歌。”沈晓棠算是一名业余歌手,自然清楚这首歌里变速唱法不是谁都能掌握的。

陈寻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找死”。

台上的两个人没有想那么多,林嘉茉深吸一口气,按照林跃说的不去看下面,就像练习时一样,只关注他的背影。

“我呼吸。”

“所有的准备都已就绪。”

“等着你的消息。”

“迫不及待开始倒计。”

“在梦里。”

“我进入了另一个天体。”

“体会那飞翔的刺激。”

“……”

当那句高潮的“深呼吸,闭上你的眼睛”唱响,台下沸腾了,听众们摇头晃脑,喊着林跃的名字,连评委老师也不禁称赞鼓掌。

他居然唱出了原汁原味的组合感,“羽”的高音,爆发力,“泉”的清亮饱满,都可以表现出来。

后排坐得刘云薇、李琦、薛珊三个人看傻了,林嘉茉弹吉他的旋律完全被歌声压了下去,毫无疑问哪怕是清唱,下面的人也会听得津津有味。

“方茴,你怎么从没说过他会唱歌的事。”

薛珊看向方茴,发现那女孩儿正紧抓前排座椅靠背,也是一副震惊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乔燃表现的还算平静,只是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嘴角一抽一抽,眼睛里的情绪特别不自然。

陈寻走了,离开前丢下一句,TMD这个变态!

沈晓棠看着台上站的男生,心情有些复杂。

很多人都在给林跃鼓掌,然而本人并不高兴,不是因为他已经达到荣辱不惊的境界,是因为观众席最后面一排的过道上站着一个人,一个手捧鲜花的人。

是何莎。

她不高兴。

她不高兴是因为他身边的人不是她。

往下边塞水果 第三章

大白天的,别墅都拉着窗帘。

“啊……”

“啊……”

刚靠近别墅,刘建明就听到一阵似哀怨,似痛苦,似舒畅的婉转叫声。

最可怕的是叫声还很是杂乱,现在有不止一个女人。

看了看表,掐着时间点,刘建明猛一挥手,身边的端着雷明顿的警员便把枪口对准门锁直接扣动扳机。

“轰”独头弹从雷明顿枪口喷出,一击便将门锁彻底打爆,随即刘建明猛地撞开别墅大门就冲了进去。

客厅内的大餐桌上,此刻正趴着躺着两个女人光溜溜的女人,两个光头正趴在女人身上努力耕耘,旁边沙发上,地毯上也都有男女交织在一起。

多人运动!

不知道是玩的太嗨了还是因为运动之前吸了‘兴奋剂’,这会儿仿佛根本没听到有人冲进来,依旧在嗷嗷叫着耕地。

刘建明只是看了一眼便移开目光在一层客厅内扫了一眼,“分散开搜索,两个人跟我上楼。”

吼了一嗓子,刘建明迈开大步就朝着楼上冲去,必须第一时间控制这里的所有人,搜查罪证什么的不急,抓了人有的事时间慢慢找。

“砰!”从后门冲进来的阿笙分出两个人去车库后也带人冲进了别墅,上下两层十几个房间,冲建立的六个人一下就分散开来。

一脚踹开一间卧室的大门,刘建明一眼便看到一个家伙正朝着马桶里面倒东西,顿时二话不说直接开枪,“砰砰砰”,对枪法没什么信心的他连续扣动扳机,一连打出去六七颗子弹,人当场被翻在地不停抽搐。

冲过去把地上的白粉收起来挪走,不能让血迹把证据都污染了。

搞定一切的刘建明再次冲了出去,别墅内不时有枪声响起,显然其他地方也有发现。

便在此时,一楼大厅内和一个女人纠缠在一起的光头眼神猛然变的灵动,悄悄扭头发现看着他们的警察正抬头看着楼上,好机会!

用力挣脱开老树盘根的女人,一手抓起桌面的玻璃烟灰缸猛地跳出去对准警员的后脑就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血哗啦啦就下来了,警员哼都没哼一声就栽倒在地。

光头丢下手中的烟灰缸,快速摸过警员手里的枪,随即也不管自己根本没穿衣服,掉头甩着小蚯蚓就朝着门口冲去,冲出去两步又想到什么,扭头回去弯腰从沙发下面拖出一个黑色背包背在背上掉头就跑。

冲出别墅,前面院内就停着一辆车,这就是他之前开过来的,弯腰拉开后门,刚刚要把背上的背包放进去,便听到‘砰’‘砰’‘砰’几声枪响,低头一看,胸前出现几个血洞,鲜血正一股股冒出来,缓缓扭身,只看到身后跳出来两个人,根本没看清楚长相便砰的一声栽倒在地。

华哥和长毛持枪冲了过来,抬脚踢了一下发现人确实死了,弯腰提了一下包裹,竟然一下没提动,“呃……好重。”

拉开一开,顿时瞳孔猛的缩成针尖大小,只见包裹里全是一卷卷的港钞,一眼看过去都是千元大金牛,这一大背包,绝对有几千万。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出了其他情绪。

抬头,发现没人出来,华哥一下掀开后备箱,长毛不愧是老搭档,用力提起背包直接扔了进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