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绽 (h)甜茶微盘|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破绽 (h)甜茶微盘 第一章

就这样,她在这里度过了一个星期,但这份忐忑的心情依然没变。这里的人们似乎都知道军营里来了个人类女孩,但人人都对她不管不顾。组织的人始终没有出现。有时候她觉得无聊,会离开木屋,去外面逛逛,但这里每个人的任务就是日复一日的工作、训练,繁琐无味。每天都如此寒冷,棉袄也无法驱散寒意。

她在训练场周围散步。那个叫恩诺休曼的侏儒亚魔,似乎终于养好了伤,也能在场上看见它那矮小的身影了——但只要魁帕罗托一上场,侏儒就会立刻离开。早倩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昨天夜里下过雨,场外堆积了一些脏雪,早倩看见教官在指挥清洁人员清理那些积雪。当它的目光与早倩对上的时候,它却招呼她过去。

终于想到我了吗?早倩朝教官走去,对方似乎在踌躇着什么。

最后,它战胜了自己的犹豫,选择告诉她真相:“是这样的……稻妻大人让你来这里,是为了试验一桩事情,你知道吧?”

“嗯?不知道。”宁早倩诚恳地摇摇头。她听见教官小声骂了一句。“啊……这就难办了。”教官说道,“是这样的,如果试验成功了,就放你回去。”

“可到现在都没人来找我。是要试验什么?”她问道。

但教官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上头只是传达了这样的指示。”

它没有再说什么,早倩觉得自己问下去,对方可能也真的不知道。她沉默不语。

这是自己来这里一个多礼拜,唯一知道的信息,却仍然一头雾水。她对“试验”这个词十分反感,但至今都不知道组织的人藏在什么地方,会对她有什么动作……

教官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是又一个星期后。这次,对方直接造访了她那间木屋,脸色十分不好。她还没问它有什么事的时候,它就板着一张脸开口了:“去恩诺休曼的房间,它有话要对你说。”

“诶?”早倩很疑惑。照理说那侏儒是个士兵,是这教官的手下,居然会派教官本人来通知她。这样好像也能理解教官的心情为什么会这么差了。这次对方根本没打算解释什么,交待完这通话之后便大步离开,一步一步,沉重如鼓点,仿佛是踩着侏儒的尸体在前进。她有些迷惑,又有些好奇——侏儒应该不是组织的人。

她怀着这样的心情,来到士兵的宿舍。一到那里她就能理解空流走前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了:这里的环境确实比她的木屋恶劣许多,四壁泛黄,角落里布满灰尘,天花板甚至都漏了,也没人来修。她按照教官提供的门牌找到恩诺休曼的宿舍,推门进去,里面有包括侏儒在内的两名亚魔,还有一位老人——是个人类。对方见她来了,和蔼地朝她笑笑。早倩凭直觉感到,找自己的并非恩诺休曼,而是这个老人。

侏儒外的另一名亚魔身上缠着绷带,似乎也受了严重的伤。它见早倩来了,便从床上坐起:“我去给你倒杯茶吧。”

“不用了黑鳞,”恩诺休曼制止了它,“你伤还没好呢。穆宫大人,您先说吧。”

它如此毕恭毕敬的样子,和早倩两周前见到的那个满嘴骚话的侏儒亚魔截然不同。早倩看向那老人,对方咳嗽几声,伸出骨瘦如柴,满是皱纹的手指,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口水:“这次航行花了我不少精力啊……你是宁早倩吧,你好,我叫穆宫隐。”她没有问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我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老人说道,“是稻妻大人把你带到这里来的吧?”

“嗯。

文学

”早倩点点头。她没有透露这件事是空流告诉她的。但没想到穆宫隐无奈地笑了一下:“我知道他想干什么……但稻妻大人做的确实不多。今天我会把你放进去。”这下早倩彻底惊讶了,同时疑窦丛生:既然是他们把自己抓来的,又为何要把自己放回去?她明明什么事都还没做。面前的这人不是造乌组织的成员吗?

难道穆宫隐和那个稻妻大人不是同伙?无数疑问出现在她脑中,但她第一个想到的,是侏儒的话:每个月都会有一艘船停在港口,带着新兵过来。算起来正好是今天。但她还没来得及去港口就被教官叫来这里了。穆宫隐轻声说道:“港口的船还没开回去,我已经通知我的人带你走了,宁早倩,现在去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她皱着眉,生怕这是个阴谋。但还是尽快脱身比较重要。老人的目光看上去和善,会博得别人的信任。他的眼神中有一种这里大部分亚魔都缺失的善良——唯独同样拥有这种善良的两个亚魔,此刻都坐在自己的身前,包括那个叫黑鳞的也是。

破绽 (h)甜茶微盘 第二章

许清悠一开始抿嘴不说话,她确实是比较菜,这个她要认。

可是到后来她实在忍不住了,就算菜也不至于他全局都针对她一个人说吧。

许清悠在又一次死了之后,哼的一下把手机摔在沙发上,“你再说,你再说我就挂机。”

宁玄没看她,但是嘴角翘起来了,侧脸看过去,那是一个明显微笑的表情。

宁母在旁边根本没怎么注意他们俩的互动,不过一听说许清悠要挂机,她哎哎哎的叫起来,“别别别,不要不要,快点,好好打。”

宁玄这次笑出了声音来,他抽空看了一眼许清悠,“好好好,不说你了,好好打。”

这语气与其说是妥协,但更有一点哄着许清悠的意

文学

思。

声音里有一些止不住的温和宠溺。

许清悠原本凶着一张脸,可对上宁玄笑意盈盈地退让,她突然就有一点不知如何下这个台阶才好的感觉。

过了几秒钟,她也只是再次哼了一下,把视线转了回来。

她把手机拿起来,还没有复活。

那边宁玄和对手依旧打得难解难分。

许清悠抿着嘴,会玩的游戏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天天的没个正事儿。

许清悠炸了一次毛,宁玄那边就老实了,再没有念叨她。

一局打完,依旧是输了,实在是许清悠和宁母两个人太不给力。

宁母把手机放下,游戏没赢,还把她累够呛。

她甩着手,“哎哟,我的妈呀,可紧张死我了。”

年轻的时候没有这样的市场环境,接触不到这些东西,现在老了脑子不够用了,觉得这些东西好玩儿,但是也有点跟不上了。

许清悠缩在沙发上,也把手机放下来,“不玩了,不玩了,打把游戏还要被人各种念叨。”

破绽 (h)甜茶微盘 第三章

第1850章:陈宁的死期,到了!

机舱内!

陈宁望着窗外的天空,有些出神。

坐在他身边的宋娉婷,目光关切的望着他,轻轻的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陈宁一愣,回头,便迎上宋娉婷担忧关切的眼眸。

陈宁笑道:“怎么了?”

宋娉婷轻声的道:“老公,他们撤掉你的职不要紧,你还有我,还有女儿,还有家人。”

“而且,我们还有宁大集团!”

“咱们夫妻一起努力,好好经营宁大集团,把宁大集团做大做强,打造一个医药帝国,造福人类。”

陈宁望着宋娉婷,他意识到,妻子大概是怕他接受不了被撤职的事实,怕他一跌不振。

他微笑的道:“放心吧,我没事,权势对我来说不是那么重要,我也不会因为被撤职就消极沉沦的。”

“我亏欠你跟女儿太多,这段时间我就好好陪伴你们吧。”

宋娉婷闻言笑了,握着陈宁的手说:“女儿每天都想念你,如果他知道你不用回军队,可以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她不知道该有多高兴呢。”

陈宁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而且我们还可以趁机,再要一个儿子。”

宋娉婷听到陈宁这话,俏脸瞬间涨红,宜嗔宜喜的道:“不正经。”

......

京城,叶家。

叶冰心等人,脸色怪异的望着叶守正。

叶守正脸色涨红,很是尴尬的道:“我也不知道刘振平、赵若龙跟田卫龙那几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陈宁明明已经失势了,他们竟然还要为了陈宁,硬要跟我们叶家过不去。”

叶冰心道:“烂船也有三斤钉子,陈宁曾身处高位,现在落魄了,有几个人帮他也正常。”

“不过,人情会用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