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延乱小说全文、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家延乱小说全文 第一章

江忠却不理会李铁嘴诧异的目光,对皇帝说道:“陛下龙体乃天下之重,今者卫王爷为了几个饥民让陛下生气,实在可恨,臣以为,该当将卫王爷降职一级,降为兵马小元帅,以为惩戒!”

李铁嘴差点笑出声來,急忙努力绷住脸,做出一付严肃的表情。

江忠这哪是反驳,这是在给皇帝挖坑啊!“为了几个饥民让陛下生气,实在可恨”,皇帝要是认可了这话,不知道究竟是谁更可恨,这不明摆着在御皇帝生气的事比老百姓饿死还要严重吗?至于江忠所建议的处罚,看起來重大,降职,的确算是严厉处罚,问題是,卫青的王爷仍是沒动,不过是由大元帅变小元帅,他仍是大汉军队总指挥,

文学

真正的重要职位镇北王完全不受影响,这种建议,只能说是应付皇帝的。

皇帝却沒有上当,他冷哼了一声:“江尚书这话不对,朕生气不是因为饥民,而是因为暴民,今者卫青当庭抗旨,可当得死罪!”

李铁嘴和江忠心中都是一凛。

他们拼命扭转话題,就是为了不让这个“当庭抗旨”的罪扣到卫青头上,只是皇帝一天到晚的和他们这一班勾心斗角之人打交道,早就熟悉了这班人的手法,根本就沒有上当。

李铁嘴只得退下,心中却暗暗嘀咕。

卫青今天的做法,其实是可大可小,往大里说,是当庭抗旨,可说死罪,往小了说,是与皇帝对处理骚乱有不同看法,至多道歉一句就可以,皇帝为何一定要往大了说,他不会不清楚,现在朝中之人,多与卫青交好,兵部尚书江忠又是卫青的岳丈,卫青是实打实打出來的功名,手下一班武将个个对卫青忠心耿耿,而且大汉现在的军中重职都握在卫青手下的手里,皇帝这样做,轻则伤了重将的心,重则甚至可能激起不测之事,皇帝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一定要处死卫青,这中间应当还别有隐情。

“陛下!”江忠眼见沒能骗过皇帝,只得硬來了:“臣以为陛下今日处罚过重,臣愿以全部功名为卫青求情,请陛下放了卫青,念在臣与卫青为国为君历经忧劳的份儿上,请陛下深思!”

皇帝一声冷笑:“为国为君,卫青作战劳苦功高不错,只是,他手中的赤霄剑却要应了什么样的天命!”

这句话一说,卫青和江忠的脸上齐齐变色。

是谁把赤霄剑的事告诉皇帝的,这可是大事,皇帝可以原谅一切,但如果有除他以外的第二个人“上

文学

应天命”,不杀他还能留着他,这才是皇帝一定要治卫青死罪的真实原因。

“陛下!”卫青知道此事不可沉默,沉默就是默认了:“赤霄剑的确在臣之手,只是,此剑本是意外为臣所得,况上应天命者,裂土封王也是上应天命,臣今日已裂土封王,正应了此命,陛下请不要受人挑拨!”

皇帝一愣,他还真沒想到过,裂土封王其实也是上应了天命,他心知这一回自己有些过于敏感了,但事已至此,总不能就这样向卫青道歉吧!

“无论你是私藏赤霄剑还是当庭抗旨,哪一样都足够杀头了!”皇帝说道:“废话少说,來人,把卫青押往天牢候斩,退朝!”

说罢袍袖一拂,起身就走,全不理会身后李铁嘴和江忠的叫声。

武士押着卫青下去了,皇帝进了后宫,众大臣无奈,只得散去。

李铁嘴紧走两步,赶上江忠,低声问道:“是谁把卫元帅有赤霄剑的事说出來的,咱们要好好查一查才是!”

江忠叹息了一声:“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虽然现在沒了顾怀仁,但这群臣之中,又岂止顾怀仁一人心地阴暗,李御使也不必操心了,查是沒有用的,就算查到了,今天可以防着一个人,明天却还会有另一个人,咱们这朝堂之上,又能有几个是真心为国为民之人,顺其自然吧!”

李铁嘴也叹息了一声。

这话说的的确沒错,只是,卫青难道就这样被处死了吗?

卫青被关在牢中,倒也沒受什么苦,身为兵马大元帅,镇北王,哪个狱卒敢随便给卫青小鞋穿,况且大家也都知道卫青是为保百姓而下狱,非但沒有难为卫青,反而时时的照顾,典狱长甚至私下里偷偷的请卫青喝了两回酒,除了不能回家,不能见亲人,卫青倒也衣食无忧。

一连半月,皇帝都沒有下旨,既不说放了卫青,也不说杀了卫青。

卫青坐在牢里无事,也想明白了,其实皇帝现在也很为难,放了卫青,等于承认他自己错了,这事关皇帝的颜面,杀了卫青,伤了众将之心,而且皇帝自己也知道这事儿是他小題大作了,不怪卫青,所以只好就这么关着。

这日午后,卫青吃罢了饭,正在牢中枯坐,突然远处传來一阵喧哗之声,只听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居然是一路急奔而來。

家延乱小说全文 第二章

@@这是一个科学和魔法并存的世界。

这里有人追求强大的魔法,也有人寻求永恒的真理。

异世穿越而来的理科学霸,从小小的图书管理员做起,左手魔法,右手真理,一脚踢开了新世纪的大门。

有人称他为魔法的先行者,有人说他是科学的奠基人。

也有人这么形容他。

在新世纪,布莱尔是邪恶的象征。

新书《我的学姐会魔法》已发布,起点中文网搜索书名就可以阅读最新章节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家延乱小说全文 第三章

苏定方沉吟良久,对校尉说道:“回去向英国公复命,就说本帅已然知晓。”

那校尉道:“英国公有令,末将传递命令之后,当与水师一同返回华亭镇,而后再至长安复命。”

苏定方无语。

这是派来一个人监视他?

“如此,汝且下去歇息,本帅要召集众将商议撤军事宜。待到商议完毕,另行通知。”

“喏。”

那校尉转身出去,自有兵卒带他寻了一艘战船歇息不提。

苏定方派人将习君买等将校召集至旗舰,将大军已撤、平穰城之围已解之事尽数告之,顿时惹得水师将校一阵喧闹。

“怎么能撤军呢?”

“这眼瞅着便要破城而入,却又全军撤退,岂不是功败垂成?”

“这一战大了大半年,且不说粮秣辎重耗损无数,那些战死的兵卒就这么白死了?”

“咱们水师在这大海之上受累受冻,不敢耽误大军辎重一时片刻,岂不是白遭罪了?”

一众将校吵吵嚷嚷,既不理解,更是不满。

水师虽然一直未曾作为主力部队参战,未有战损,但一直承担数十万大军的后勤辎重补给,这份任务极其繁琐艰巨。尤其是入冬以来,辽东连降大雪,陆路难以通行,水师不得不顶着巨大的风浪在浿水入海口附近驻扎,以便及时将辎重运抵军中。

待到海岸线冰封,战舰难以靠岸,甚至不得不以火药炸碎坚冰,然后尽量将舰船靠向岸边,各种辎重军械只能依靠人扛马拽,一点一点运到军中,其中之艰难不足道也。

然而即便这般不能作为主力参战还要运输海量辎重,水师上下却未有丝毫怨言,兵将一心,只为了尽快攻陷平穰城,覆亡高句丽,完成统一辽东的宏伟大业。

结果现在毫无征兆的一道命令,便让所有人大半年的努力与牺牲打了水漂……

“当当当!”

苏定方拿起茶碗在桌案上敲了敲,喝叱道:“肃静!吵吵嚷嚷,成何体统?吾等乃是皇家水师,不是商队走卒!”

舱内顿时安静下来。

习君买道:“都督,主帅有令,咱们自然不能不遵。然而大战至此,据胜利一步之遥,这般仓促撤退实在是不应该。且连一个像样的理由都没有,这算是什么事儿?末将等心中不服。”

苏定方沉吟不语。

习君买熟知苏定方性格,这位素来杀伐决断,甚少这般犹豫不定,心中惊奇,试探着问道:“都督,可是有何难以委决之事?”

苏定方这才缓缓道:“按理说,英国公乃是此次东征之副帅,诸军皆为下属,受其节制,自当尊令而行。然则咱们水师却是有所不同……”

话题敏感,后果严重,点到即止。

习君买眨眨眼,见到苏定方向他看来,登时会意,忙道:“咱们是皇家水师啊,乃陛下私军,非是朝廷编制。咱们只听陛下与大帅的,英国公固然位高权重,却如何节制咱们?若是咱们事事听从他的军令,那才是大大的不妥!”

这话就有些强词夺理了,水师的确不隶属于兵部之管辖,算不得朝廷编制。然则东征大计,全军一体,水师又岂能脱离于统帅管辖之外自行其是?

不过他这么一说,其余将校也都回过味儿来,纷纷附和道:“习将军所言甚是,若是之前大军攻城掠地,咱们听命于英国公也就罢了。眼下既然大军已然撤退,意味着东征已经结束,咱们水师自当回归以往之状态。眼下既然没有陛下之圣旨,听不听英国公之军令,那就完全无所谓。”

众人一边鼓噪着,一边眼巴巴的看着苏定方。

这可是东征啊,平灭高句丽更是名垂千古之旷世功勋!之前水师受到排挤,一直未能以主力参战,只能运运辎重打打辅助,大家心里造就憋着一股火气,恨不能上阵杀敌,建功立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