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长砸洗浴中心,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军长砸洗浴中心 第一章

上当了!

凤辞和许小鱼都不在!

眼前这两个是冒牌货。

凤桓怒不可遏,当机立断下令不留活口,随后立刻打马撤退。

许小鱼和凤辞是何等人物?这样的攻击不足以令他们狼狈。

利用许小鱼杀凤辞的计划失败,凤桓头也不回的打马离开,赶回京城。

凤桓留下的都是死士,功夫又高深莫测,两个替身暗卫很快就受伤了。

而姜瑞雪凭借着不为人知的底牌,倒是护住了自己跟许明哲,可很明显也渐渐吃力。

也是凤桓反应快,跑路及时,在姜瑞雪四人开始明显落下风的时候,许小鱼赶来了。

许小鱼武力值爆表,是不折不扣的大杀器,没过多久,凤桓留下的绝顶高手死士全部倒了下来。

“五哥,阿雪你们怎么样了?”许小鱼跑过去查看许明哲和姜瑞雪的伤口。

姜瑞雪倒没什么,许明哲不太好。

他才吃了长寿面,被姜瑞雪带着不停躲闪,颠得胃很难受,脸色看着也有些苍白。

“没事。”他摇摇头,“先回驿站。”

本来打算在这里杀掉凤桓,没想到凤桓这会竟然认出了太子和许小鱼是假的。

不过没关系,回京有的是机会!

许小鱼皱眉:“五哥你真的没事?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第一次这样逃命,跑得太急而已。”许明哲解释。

许小鱼见状,没多说什么,让姜瑞雪给那两个替身暗卫处理下伤口,她自己则先赶回驿站。

凤桓知道计划失败,就发出撤退的信号,驿站的黑衣人这会已经跑得七七八八了,只剩下那些源源不绝的活人傀儡还在战斗。

有了许小鱼的加入,很快就将这些活人傀儡收拾了。

四营和锦麟卫都有伤亡,许小鱼帮忙将重伤的人救回来。

文学

明城的官兵赶来时,驿站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了。

明城县令战战兢兢跪下告罪。

许明哲冷声道:“你们为何此时才到?”

“大人,下官收到消息是殿下明日下午才到明城,并不知道殿下今日便来。”县令瑟瑟发抖。

如果知道太子殿下今日就到,就算是给天他做胆也不敢不出城迎接啊。

稍稍一追问便知道,他们收到的消息是错误的。

不过刺杀太子可不是小事,严指挥使留下人彻查此事。

县令想将太子一行人请去另外准备好的宅子过夜。

许明哲拒绝了,让人重新整理了驿站,继续住在驿站。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忙了一晚上也不可能就这么赶路,便又留下来休息一日。

只是谁也不知道“太子”和许明哲几人早已悄悄离开明城,往京城方向赶去。

他们要赶在凤桓前面回去。

凤桓也想赶在他们前面回去。

只可惜凤桓再快,也快不过姜瑞雪的。

到了半夜,许小鱼三人已经回到京城。

至于两个替身自然是被留下,恢复暗卫身份,跟着孟星武他们。

当然,戏还是要演的。

第三天早上,许小鱼和凤辞便从城外入京。

军长砸洗浴中心 第二章

玉真公主与李隆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每年情人节都会被单身狗衷心祝福的那种。

公主这类人在物质和地位上都是崇高无比的,理论上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但是公主也有公主的烦恼,她们的烦恼是钱无法解决的。

历代公主都逃脱不了宿命,那就是婚姻。

在帝王眼里,公主是工具,是棋子,是礼物。番邦国王交好,送个公主去和亲,臣子功劳太大,送个公主以示恩抚,门阀世家要笼络,送个公主来联姻。

总之,公主就是帝王霸业里的祭品,注定无法逃脱的宿命。

也有的公主比较聪明,她们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命运,于是在年轻的时候开始布局,假装崇信佛道,年

文学

岁稍长之后便请求出家为尼为道,从此一生自由,虽然无法正常的嫁人,但至少能够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至于男女之情,除了没有名分,还怕找不到男人?

活蹦乱跳的男人抬进来,榨成人渣抬出去,按厨余垃圾分类。吃的就是个生猛新鲜,广东人再敢吃,敢跟唐朝公主比吗?

玉真公主就是典型的例子,不愿成为祭品就索性出家,出家后公主待遇不变,也没人逼着她嫁人,她的道观成了她狂欢放纵的伊甸园,而她,仍是唐朝公主。

玉真入皇宫很频繁,常年来往于皇宫和道观之间,见李隆基更是家常便饭,自己的亲兄长,想见就见,从来不在乎时间场合。

李隆基见到这个亲妹妹不由有些头疼,年纪一大把了,听说在道观里男男女女的夹缠不清,这辈子大约是没有嫁人的念头了,将来给她送终的只有他的皇子们,勉强算是不负此生吧。

玉真今日来得风风火火,见了李隆基也不行礼,劈头便问道:“皇兄,长安市井皆言安禄山反了,可有此事?”

李隆基叹道:“皇妹,你是方外之人,军政之事不需多问。”

玉真走到李隆基面前,对高力士的行礼敷衍地点点头,然后扯了个蒲团在他身边坐下,道:“怎能不问?我的道观就在终南山,若安禄山那贼子真打进长安,我的道观怎么办?”

李隆基冷着脸道:“若真被他打进了长安,朕的兴庆宫太极宫都保不住,区区一座道观算什么?”

玉真见李隆基脸色难看,不由忐忑道:“安禄山真反了?长安城……不会守不住吧?”

李隆基皱起了眉:“你今日来做甚?朕很忙,你若无事便去后宫找娘子,找睫儿,莫耽误朕处置国事。”

玉真定了定神,道:“我今日来找皇兄有正事,想给睫儿保一桩媒……”

李隆基饶是心神不宁,此刻也不由提起了兴趣:“何人配得上朕的睫儿?”

玉真是女流之辈,显然对安禄山叛乱一事并未放在心上,她久居方外,对大唐的王师很有信心,在她看来安禄山之乱无非派兵平了便是,大唐如此强盛,还怕区区叛乱?

所以此刻她对万春的亲事更上心。

“顾青此人配睫儿正可,简直是天作之合,皇兄难道不觉得吗?”玉真兴奋地道。

“顾青?”李隆基愕然,随即苦笑。

刚才还在与高力士议论顾青,没想到皇妹来了又提到顾青,而且要保他和睫儿的媒,这事儿在如今这个时节提起来,感觉颇为怪异。

叛军二十万兵马压境,你居然还有心情做媒……

李隆基摇摇头:“此事压后再说,朕须先平了叛乱,否则大唐危矣。”

玉真不甘心地道:“皇兄,顾青和睫儿很配的,而且我知道睫儿心里有顾青,默默喜欢他好几年了,顾青去安西赴任后,睫儿还给他捎去了一副明光铠呢,皇兄您仔细品品……”

李隆基眉梢一挑,意外地道:“睫儿和顾青……何时竟有了情愫,朕却浑然不知?”

玉真哼了哼,道:“皇兄每日沉迷在贵妃娘娘的温柔乡里,哪里管得了身外之事。”

李隆基沉默片刻,渐渐露出恍然之色:“难怪顾青杀商州刺史后,睫儿来为他说情,难怪顾青的平吐蕃策送来长安,她兴致勃勃说服朕纳其策,难怪顾青在安西这几年,朕每次见她都闷闷不乐……呵呵,原来如此。”

玉真见李隆基似乎对此事渐渐重视起来,不由劝道:“皇兄,睫儿说话可是二十出头的老姑娘了,皇兄曾经允诺过让她自己寻找心仪的男人为驸马,这些年能入睫儿之眼则,唯有一个顾青,既然睫儿对他动了心,皇兄若再不从旁推一把,以睫儿高傲的性子,恐会错失美好姻缘。”

李隆基点点头,随即一叹。

这段姻缘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早些说出来该多好,偏偏是现在,大唐北方烽烟四起,半壁江山已被叛军搅乱,此时再提公主婚事,实在是不合时宜,连朝臣都会骂他昏庸至极。

叛军都快打进大唐国都了,你大唐天子却还在想着给公主许配婚事,李隆基咂咂嘴,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昏庸。

军长砸洗浴中心 第三章

@@已经开始更新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