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穿成浪荡女配NP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一章

就在苏木准备动手的时候,鲸落又把几个可以躲避浓雾的位置说了出来,然后分了一些魔龙粪便,全当做抢了线索的赔偿。

这样一来,苏木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下手了。

本来来苏木还打算鲸落要是不配合的话,自己就开天眼,追杀她个三天三夜……

现在看来,这事行不通。

七尺男儿,抢人家一个姑娘装备…也太说不过去了一点吧。

你说,要是贪图美色,那逻辑上还能通,装备。

嗯……打住!

除了这些以外,苏木还得知刚刚鲸落使用的那张符纸是从一个隐藏任务中得到的,专门用来对付幽灵铠甲。

至于隐藏任务,她说是已经关闭了。

最后的最后,两人告别,各奔东西,没有再发生其他什么事。

哦对了,鲸落发来了好友请求,苏木同意了。

不是不高冷,而是在这个林子里,要是啥都一个人,怪寂寞的。

说不定会发生点什么呢?

谁知道呢。

反正,游戏里面只有体验,什么接盘侠啥的,还不至于。

……

到了晚上,就在苏木以为今天将一无所获的时候,偶然间又获得了一个线索。

这样一来,就有两个线索了。

虽然线索目前还无法查看,但等到身上的线索足够多的时候,线索中的消息竟会自动组合,引领你找到魂凼城。

大概是这样,也不大清楚,反正线索多总没错。

下线,伸了个大懒腰。

“今天怎么样?”从厨房走出来的江婉笑盈盈的问道。

苏木抿了抿嘴,“还算顺利吧,我先去洗个澡……”

江婉:“嗯。”

……

……

晚上10点,前往川省迷\\/魂凼的苏天阳在几经波折之后,终于抵达目的地。

一间会议厅,坐着十几个人。

这是一场会议,又或者说是已经开了好多天会议。

在做的科学家,研究人员,神学者,玄学者,一个个都是焦头烂额,面露苦色。

“来,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位是咱们华夏帝国的第一考古队的队长,苏天阳,苏教授。”

研究基地的负责人古贺笑着跟大家介绍苏天阳。

在简单的欢迎之后,一个年轻的神学者想苏天阳提出了一个问题:“苏教授,我想请问一下,咱们华夏帝国最早出现的人,是在什么时候?”

呵……这是一来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考验专业知识吗?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苏天阳笑了笑,说道:“这个嘛……大约在170万年以前,彩云省元谋一带,制榛莽丛生,森森郁郁,那时候还是一片亚热带原始森林。”

“枝角鹿,爪蹄兽等第三纪残存的生物那那里生存繁衍,当然,往后还有很多的动植物。”

“在那个时期,元谋人便使用简陋的石器捕猎它们,根据现在已经出土的两枚牙齿、石器、炭屑,以及其后在同一地点的同一层位中,发掘少了的石制品和大量的炭屑哺乳动物化石。”

“这些都足以证明元谋人是咱们华夏帝国最早的原始人类。”

苏天阳继续说道:“当然,还有一个更早的,巫山人,不过巫山人现在还处于争论,苏某也不敢妄言,胡乱定论。”

“好,说的真好。”那个年轻人赞叹了一番,但惺惺作态的神色没有丝毫掩饰。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二章

方月没学脚法,一脚下去,只是普通的威力而已。

若非现在需要先救人,一旦自己不在,下面的人都会有性命之忧,恐怕方月早就已经冲上去趁他病要他命了。

不过即使现在没有追击,方月这两次轻描淡素的击退,也让[糯棉诡]感到了忌惮。

看到方月这边的战果,斗红衣等人精神振奋,更加卖力的从下面捞人。

将人出来后,就立刻让他们远离脚下的这个人手巨墙。

就这么一会,已经救出半数的人员。

其中大半都是有武道实力的武者。

因为这批人,有足够的求生意志,同时还有实力快速逃离现场。

剩下的,则是那些普通民众,处理起来相对比较麻烦,但也在稳步救援之中。

有方月坐镇,每个人心中都感到安稳不少。

哗啦啦。

黑色圆环落下的夜雨,从[连贯]正式进阶到[小雨]的级别。

细密的雨滴,连绵不绝的落到方月的头顶。

可方月却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冷冷地注视着远处的[糯棉诡]。

“咕咕咕。”

[糯棉诡]身体融入巨墙地面,消失不见。

又来这招?

方月眉头一皱,闭上双眼。

风声,在耳边呼啸。

气流,顺着风向,分散到四周。

很快,方月感知到了,[糯棉诡]在下方忽然变得浓郁且开始有了剧烈的变化。

睁开眼的同时,方月已经看到[糯棉诡]从下面的人群中钻出的画面。

众人惊恐尖叫着四散而逃,却发现,伴随着[糯棉诡]钻出地表,[糯棉诡]的身体也跟着凝结出层层冰霜,将其直接冻结在原地。

“快点逃上来!快点!”

斗红衣大声指挥着,众人纷纷顺着冰雕台阶而上,虽有些慌乱,但大批的人在生死危机前,爆发了潜力,纷纷逃出生天。

等[糯棉诡]身上的冰霜纷纷裂开,化作一地碎冰的时候,它发现方月竟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它的面前。

同样的头顶圆环,同样的手持两米冰刀。

不同的是,正版永远比盗版,更强!

“暗月刀法!”

虽只是先天刀法,可在凝冰心法的支持下,在刀法增幅下,方月的属性直逼两万大关,狂暴的力量,带着冰刀直接朝[糯棉诡]砍去。

[糯棉诡]下意识的倒退一步,发现右脚直接被冻结原地,动弹不得。

那种冰霜之力,比起之前要强烈太多,似乎因为力量集中于一点,就连[糯棉诡]都无法快速挣脱开,只能硬接方月这一刀!

在[糯棉诡]右手快速变为盾牌形态的时候,方月的冰刀直接隐于黑暗之中,划出一轮新月。

再出现的那一刻,已经砍在[糯棉诡]的手盾之上。

呲——

黑血高高溅起,由人手组成的盾牌,直接被砍的裂开两半,冰刀顺势直接砍在了[糯棉诡]的胸口,将它整个人砍得倒飞出去,在胸口留下巨大的伤口。

-68621!

[糯棉诡]倒飞出去,撞上了冰圆柱上,将冰圆柱撞的细碎。

而在这时,血洞窟窿上,斗红衣大声喊道。

“夜大人,可以放手一搏了,人全部救出来了!”

果然,在快速救援中,普通民众已经全部救出,只剩方月一人和[糯棉诡]还在人手巨墙里面。

“咕咕咕!”

[糯棉诡]狼狈爬起,看着胸口的伤势,怒视方月。

就好似已经进入叛逆期的小孩,显然已经忘了当初跟着方月混的时候,吃尸体的时候有多爽。

忘恩负义的东西。

方月冷冷一笑,头顶和周围突兀的钻出漫天的手臂,四面八方的朝他袭来。

但全部在接近方月一定范围后,立刻被冻结原地,化作了冰雕。

身形一动中,方月笔直地冲向[糯棉诡],却见[糯棉诡]向后退去,融入巨大肉墙的墙壁之中。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三章

文学

雷恩将染了药水的绷带缠在了左手上,然后用蜡封了一下,防止毒气外溢出来,伤到身边的人。

现在他的【虚空万毒手】才入门,还不能完全掌控毒素不外溢。大概还得等很长一段时间后,秘法大成之后,手掌上的七彩毒雾异像才会消失,让旁人看不出异常。

走下了沙丘,静候黑金商会的人来。

……

黑金商会这次来了几百人,队伍里有很多雷恩熟悉的面孔。

除了商会的管事护卫什么的,不少是尤弥尔的嫡系机械师人马。

这次他们不仅仅是冲着“黑风领”的拍卖会来的,还要收回被人夺走的火、木、力三个传承图腾。

必有一场巅峰大战。

雷恩他们在这里等了几日,就是等商会的队伍,好一起混入黑风领。

甘尼克斯听到了动静,跳上了城墙,朝着黑金商会的队伍挥手:“老师,卡诺莎姐姐,我们在这里…”

不多时,脚步声渐渐走进。

进入营地的只有两人,卡诺莎和持盾矛的山姆大叔。

大部队则留在土城之外扎营。

雷恩也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卡诺莎。

她依旧美艳无双,一身银白底色的暗花旗袍,勾勒得那婀娜身段婀娜身段一览无余。简单大气的几件珠宝点缀,尽显雍容华贵。

她在进阶传奇之后,斗气掌控越发滴水不漏,现在无论任何人看来,她都是一个娇滴滴的普通商会会长。

凯瑟琳笑盈盈地迎了上去,开口道:“卡诺莎,你来了啊。”

卡诺莎回应一笑,走过去牵着她的手,“小姨,你近来可安好?”

凯瑟琳回应:“说来话长。此次遇到了一些突发事件,多亏雷恩先生,我们才能化险为夷。”

“雷恩先生?”

听到这个称谓,卡诺莎晶眸眨了眨,扭头卡了看不远处的雷恩,“他啊?”

打量一眼,她嘴角溢出了一抹笑意。

“是啊。”

这时候,凯瑟琳附耳又给卡诺莎说了一句,“你可是找了个好男人…反正我很满意。”

两女嬉笑了起来。

她们差着辈分,可怎么看都是两姐妹的感觉,说话也没半点客气。

…….

之前传递情报没说的太清楚,卡诺莎走进营地,这才发现这里还有个外人。

哦,还带着一只毛发油光漂亮的大黑猫。

瞧着卡诺莎疑惑的神情,凯瑟琳介绍道:“这位是盖伊·维利亚斯先生,那是娜蕾塔,她的超凡力量有些失控,现在兽化了…”

卡诺莎颔首示意,“您好,盖伊先生,娜蕾塔小姐。”

“黑金商会”的大本营之前就在希德,她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就猜到了盖伊的身份,脸上倒也没露出异色。

“你好。”

盖伊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点头也算打过招呼了。无论太下第一的商会会长,还是什么,这世间本就没有任何值得他心有波动的人和事物。

娜蕾塔还是有些怕生,她看着人来,怯生生地躲在了盖伊身后。

故人相见,雷恩也笑着朝二人打招呼:“嘿,卡诺莎夫人,山姆大叔!”

卡诺莎含笑点了点头,倒也没多说。

毕竟,在凯瑟琳眼里,他是自己的“男人”。

刚一见面,又不好表现的太过热情。

山姆大叔倒是很热情,和雷恩碰拳道:“雷恩先生,许久不见啊…”

他打了招呼,刚想多说些什么,却戛然而止。

而这时候,他显然是感知到了什么,眉头一挑,扭头看了看凯瑟琳身边微微高昂脖子的甘尼克斯,轻疑又惊喜,道:“咦…甘尼克斯,你进阶超凡三阶了?”

扭头一看,赫然是甘尼克斯骚包地外放了一些斗气。

终究是年壮气锐,如今迈入了万中无一的高阶超凡门槛,不显摆显摆,颇有些“锦衣夜行”的感觉。

面对教导了自己多年的老师和族里威望甚高的表姐,甘尼克斯自然要汇报一下自己的修行成果。

他一脸灿烂的笑容,回应道:“是的,老师。”

盖伊看着也颇为欣慰。

他自己知道自己这个弟子天赋不差,也一心有变强之心。

但超凡路途很残酷,若无那种生死之间的感悟是不可能进阶的。

看到这里,他也来了兴趣:“哦?你是如何进阶的…”

经历了这么一场九死一生冒险之旅,甘尼克斯早就按耐不住要找人分享这游吟诗人嘴里都听不到的的精彩故事。

“老师,此事要从我们进入沙漠开始冒险说起…”

这一起头,他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这次的冒险经历。

什么遇到“黑骷髅怪盗团”番队长夜袭刺杀,又什么遇到围剿被捕获,再到地宫里大杀四方…

…….

雷恩招呼盖伊坐下。

凯瑟琳和卡诺莎在营地角落的帐篷里坐着闲聊叙旧,一边听着甘尼克斯那话包子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这次冒险的经历。

卡诺莎原本都只是当听个冒险小故事,可却没想居然如此凶险,渐渐听得入神。

甚至听到他们几次险些团灭的经历,也替他们捏了一把汗。

她以为甘尼克斯讲的故事里一定会是他自己是主角,却不想,那小子全程都没掩饰他对某位“先生”的崇拜。

原来…他们这次经历这么多危险。

卡诺莎脑中思绪飘转,听着听着,余光不时瞥向那个作为故事主角的“雷恩先生”,波光闪闪。

雷恩倒是一脸神色如常。

这里也没外人,说了就说了。

……

“红杉之前在光辉城这边的铺子、货物、人脉…不出意外应该是被光辉城那些贵族们吃干抹净了。这次罗萨斯家族的人敢撕破脸对我们对手,日后恐怕也没打算能和我们合作…”

“无妨。黑龙城那边的布局已经完成了,以后光辉城也不那么重要了…”

“…”

两女一边听着,一边不时聊着“红杉商会”这次遇到的麻烦。

而这时候,甘尼克斯也聊到了最精彩的部分,滔滔不绝:“老师,姐姐,我给你们说啊,你们没看到,雷恩先生当时一拳打死了个三阶超凡,拳头透胸而过,鲜血漫天。万军从中取人首级,杀得尸横遍野…”

故事越听越是离奇。

卡诺莎听着有些难以置信,扭头问了问凯瑟琳:“这是真的?”

凯瑟琳带你点头,笑道:“是啊。雷恩先生真的很厉害呢。”

她看着晶眸流光的卡诺莎,忍不住打趣道:“你呀…怪不得你这么挑剔。你挑男人的眼光确实不错的。就雷恩先生这种真正有绅士之风,又有大能耐的人,确实天下难寻…”

“哦?”

卡诺莎听得秀眉一挑。

这才没多久,她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个小姨突然就对雷恩评价这么高了,笑盈盈地好奇道:“咦…小姨你不是也看不上别的男人么,怎么突然对他的评价这么高了。难道你们之间还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儿?”

两人关系虽然差了辈分,可关系却犹如私房闺蜜,说什么话都不用遮拦。

“同患难过嘛,她还几次救过我的命。”

卡瑟琳也直言不讳道:“换做是我再年轻十岁,遇到这种优秀的男人,怕也也要动心的。”

听到这话,卡诺莎贴耳细语,根本不介意,调笑道:“你心动就心动呗。要不,我给他说说?反正他身边的美女也不少,肯定不介意多小姨你一个的。”

“算咯…”

凯瑟琳耸了耸肩,脸上掠过了一抹“你敢介绍我又吃亏”的轻笑。

她没再这个话题上多纠缠,又说道:“你们的事儿,我第一个赞同了。这次回去后,家里其他反对的人都交给我了。”

“…”

卡诺莎听了,含笑不语。

之前黑龙城的消息还没放出去,克洛菲勒家族那些人只以为卡诺莎看上了一个“无名之辈”。她作为“黑金商会”主要掌权人,族老们自然颇有微词。特别是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反对的声音颇高。

可现在嘛…

三日之后,“黑龙城”之名,必定要震惊世人。

雷恩这个城主,也会是天下最具权势的大人物之一了!

……

不多时的,甘尼克斯的故事讲完。

卡诺莎走到了雷恩身前,盈盈笑道:“陪我走走?”

雷恩只觉得鼻息间一股熟悉的香气袭来,“好啊。”

这次“黑风领拍卖会”是场关键大战,他们还有很多细节要商议。

两人边走边聊,朝着遗迹外的沙丘深处走去。

“黑龙城现在怎么样了,大家还好么?”

“那位尤弥尔殿下可是治国贤才。有她在,黑龙城自然没问题的。”

“哦。”

“你这个甩手城主还真是什么事情都没管呐。等你回去了,一定会被领地的发展吓一跳的。”

“.嗯。这次的战斗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次是突袭战,不是正面决战,所以科尔曼战士的飞龙骑会是战斗主力。机械师军团那些大杀伤的火器和机甲只是暗中策应,以防意外。不到万不得,也没准备暴露。日后,或许还能给某些意图某些对我们‘黑龙城’意图不轨的家伙,一个惨痛教训呢…”

“哦。”

“这次之后,我们‘黑龙城’也会彻底对外宣布开放,到时候必定

文学

会吸引大量的猎荒者前往。那时候,是我们领地的机遇,也是真正的挑战开始。到时候,经营、治安、民生都会有巨大大挑战…”

“…”

两人并肩走着,大都是卡诺莎在说。

雷恩听着她嘴里的描述,眼中仿佛就已经看到了一座繁华的城池已经拔地而起了。

两个多月的时间,“黑龙城”已经从当初时刻提防被兽潮尸潮覆灭的小破城,成了一座坚不可摧的爆战争堡垒。

……

聊着聊着,两人走到了一个沙丘上,并肩坐在了哪里。

已近傍晚,天边已经泛起了红霞。

距离拍卖会还有三天,时间还很充裕,他们不着急赶路,今晚会在这里宿营。

正事聊完,两人也开始聊些闲话。

雷恩问道:“卡诺莎夫人,你最近怎么样?”

他还是习惯用以前的称谓,叫她“夫人”了。

卡诺莎回应道:“还不错咯…”

她说了一些近来发生日常琐碎,像是汇报行程。遇到什么喜欢的衣服,好吃的,有趣的见闻…

雷恩也听得津津有味。

两人现在的关系有些特别。

谈不亲密无间,但似乎又很亲密,无话不谈。

“你进阶超凡三阶了?恭喜你啊。刚才听甘尼克斯那小子讲了半天,我才知道你们经历了很多危险…”

“算是有惊无险啊。对了,这次你怎么想起亲自来了?”

“‘红杉商会’毕竟是我黑金旗下最重要的商会。罗萨斯家族那些家伙既然敢动爪子,我这次来,自然是要去把他们的爪子打断的。顺便,还有一些经营上的事情…”

“哦…对了,你给你家里人介绍过我了?”

“对啊。怎么,凯瑟琳小姨没给你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