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湿的不像样了|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宝贝你湿的不像样了 第一章

安哥拉监狱·北楼·火刑室

狭窄的火刑室内,温度不断攀升,空气中充斥着焦油的味道。

火焰燃烧着,火舌疯狂地卷着一堆十字架下的干柴,而被绑在十字架上的人也因此承受着火焰的炙烤。

明亮的火焰,照彻了整个火刑室,在墙上留下十字架摇曳的影子。

那高温的火焰炙烤着每一寸空气,在干柴上“劈哩啪啦”地燃烧着,想是不满足一般往上蔓延,逐渐连死刑犯的裤腿都点上了火苗,干燥的布料、人体的表皮的油脂变成了最好的燃物,让肆虐的火舌更加猖狂地攻城掠地。

空气中一股诡异的烧焦味弥漫开来。

那味道像像是动物脂肪被高温烘烤的味道,黑烟卷着刺鼻的气息,令人不忍停留。

但此刻在火刑室中的三个看守者却乐此不彼地看着火刑的执行。

他们满意扬起的嘴角带着相同的弧度,像是死神手中的镰刀,收割着无数条生命。

几步之外的火焰照亮了他们的脸庞,却找不明那一双双眼眸深处的黑暗。

他们看着被判处死刑的死刑犯被死死绑在十字架上,那人在哀嚎,却又像是在狂笑,随着火焰吞噬了他的下半身,他的笑声更加凄然、却又更加放肆,每一声笑声的尾音都带着几分破音的狂妄,就像是在死前也要竭尽所有力气呐喊。

“哈哈哈哈哈——烧得好——烧得好——”

身处一团火光中,被蒙着黑色头罩的死刑犯放肆地大笑着,他仰起头,身体下意识地挣扎了几下,火焰烧到了他的脚踝、小腿、甚至是大腿以上的部位,火焰的灼烧带来剧烈的疼痛感,他饱尝着那团火焰的炽热与痛苦,同样享受着火焰带给他的前所未有的通透——

他的眼睛被黑色的面罩剥夺了所有视觉。

他看不见周围的一切,但隐隐约约从黑布的纤维间隙中看到身下疼痛来源燃烧的火光。

他眯起仅有的一只眼睛,那点点橙红色的火光,交织着,在他面前放大,火舌,也仿佛卷上了他的心脏,卷上了他的回忆。

他在一瞬间,似乎回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地方……

那是圣乔治州的州立警署……

黑色的夜幕下,也是这样刺眼的火舌,熊熊燃烧着,将半个警署吞噬其中……

他疯了一样冲到警署外的街道,但炽热的火舌却将他逼退……

他前进不得,几个手下从身后的街角冲上来,试图将他从着火的警署前拉开,但他挣扎着,挣脱了他们。

“放开我!伊莲娜还在里面!!”

伊莲娜……

伊莲娜……

他还记得那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她。

她坐在审讯室里,右手带着手铐,墙壁、地板、桌面都被火焰吞噬了。

她站在那一团火焰中,眼眸里,有悲哀,有绝望。

但在她看到窗外的他时,却又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

他愣在原地,两人隔着一面火墙,他透过审讯室带着栏杆的窗户看着她,四目相对,一如他的目光第一次落在她身上一样。

她微微启唇,似是想说些什么。

但下一秒,燃烧着火焰的天花板塌了下来,将她压倒在地上。

随即,周围的墙壁都塌了,审讯室被掩在了燃烧的砖瓦之中。

“伊莲娜!!!”

“老大危险!您靠得太近了!会被烧伤的!”

“老大!咱们快离开这里吧!警察们马上就要赶过来了!”

“伊莲娜——”

在他声嘶力竭的喊声中,州立警署的火焰燃烧得更猛了,窜上屋顶的火焰甚至点燃了路边的树木,将半个街区的天空都照亮了。

浓烟滚滚,周围满是居民的呼喊声。

而远处,传来了警笛声与消防车的声音。

他知道回天乏术,知道一切已晚。

只能跪在地上,嘶喊着,却哭不出一滴眼泪,心脏像是被人生生撕开了,拿走了一块最重要的心脉。

他揪着自己的头发,抓着自己的脸颊,在脸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他很疼,很痛。

就在这时。

他看见了街角正站在一个人。

那是一个扎着小辫子的穿着警长服饰的男人。

他也同样抬眼看着漫天大火,眼底也染上了火焰的亮色。

接着,他也看到了他。

警长毫不犹豫地从腰间抽出手枪,对准了十几米外的他。

“不许动!警察!”

……

独眼瞬间睁开眼睛,曾经被遗忘的记忆,再一次被火焰唤醒。

他握紧了拳头,仰起头嘶吼了一声。

“奥斯本·兰姆!!”

火焰,燃烧着他的躯体,燃烧着他的灵魂,更燃烧着他仇恨!

就在这时,火刑室的门被撞开了。

被蒙着头罩的独眼只听到三声枪响,接着便是几声沉闷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

身旁,响起了公爵的声音。

“糟糕!来迟了!!”

接着,他听到公爵着急忙慌地跑远的声音。

不多时,便听得“刷拉——”的声音。

冰冷的水瞬间浇灭了燃烧的火焰,那刺痛他皮肤的温度,在一瞬间被压了下去,他已经被烧伤发黑的表皮,在一瞬间被泼上了凉水,这冰冷的水刺激着已经被灼烧死亡的表皮肌肤,引得深层的真皮层一阵阵刺痛。独眼低下头,诡异地“呵呵呵”地笑着,在一片焦味的火刑室中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刷拉——”

冷水从头到脚将他淋了一遍,扑灭了他身上、脚下、火堆上的火焰。

他嗅着刺鼻的浓烟,咳嗽了一声。

他的肺部吸入了许多烟尘,加上黑色的面罩,让他有点儿呼吸困难,脑袋也有点儿发晕,似乎随时都要昏厥过去。

宝贝你湿的不像样了 第二章

风羿现在屋里的情况,暂时是不能让别人进来的。别说2000一小时,就算是2万一小时,他也不敢放人进来!

解释不了!

回绝之后,风羿在业主群里面也说了一下,他不租阳台,省得再有人给他发私信。

并不是每栋的业主都答应租阳台或者允许其他人进入自己的屋子,风羿这也不算特例。

处理完业主群的信息,风羿搜索新闻。

他知道自己昨天晚上肯定发生了一些变化,从超过一吨的体重一夜之间降到200多斤,而身体本能也告诉他,这样的变化是好的、是有利于增加生存竞争力的。

管家说的500公斤的及格线,风羿知道自己这个肯定是及格了,至于达到什么层次的进化,那就不知道了。

不过这一步肯定是成功了的。

抛开这些,风羿想知道他昨天晚上身体发生变化的时候,有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

比如天象异常?

现在钺秀小区相关新闻好像全部都被“天鹅”霸占,不过风羿翻短信的时候,看到了昨天晚上的团雾预警信息。

上一次他在老小区,夜晚也有雾气出现,风羿自己没看到,但有人看到了。

那一次小区物业给的解释是“层云”现象。

而这一次,雾气范围更大,竟然都惊动了监测站直接发布预警信息!

“团雾”?

从“层云”,到“团雾”,那下一次会是什么?

风羿陷入沉思。

下一次……

如果下一次本能告诉他会有大的变化的时候,他是不是该找个人更少的地方?

按现在这个情况看,影响范围肯定是一次比一次大。

这次还好是郊区,钺山这一带水多雾气也多,这种现象还能解释一下,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但下一次呢?

难道要跑进钺山里面去?

风羿在考虑人生大事。

至于天鹅?

天鹅关我屁事?!

风羿沉思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想出来好办法。

管家是不会插手的,那天通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风羿进化到下一个阶段之前,只能独自发育。

而下一个阶段,风羿有预感,也是本能告知——已经很近了。

身体的全面强化似乎就在为初始阶段最后的“破壳孵化”做准备。

发育完全,足够强壮,才能成功“破壳”。

风羿也不知道自己这情况算不算强壮,算不算发育良好,但总的感觉,是健康的!

风羿收回思绪,活动一下手脚。他能感觉到身体与以前的不同。

也没那么容易饿了。

之前用脑过度照样消耗能量,得补充大量食物,但是从他睡醒到此刻,并没有强烈饥饿的感觉。

他不止体重渐渐趋于正常范围,饮食可能也会回归正常。

这是好事!

他也不想每天琢磨如何偷偷摸摸吃那么多的食物,没犯法却跟做贼似的。

他心里压力也很大啊!

当然,虽然现在不需要大量进食,但吃还是要吃的。

给自己弄了些食物,正常人两倍的食量,那点饥饿感就下去了。

吃完风羿就开始收拾屋子。

食品包装袋等分类收拾好,并人工压缩了一下,占地儿不大。扔地下室。

有明显破损的器物,能挪动的也全扔地下室里锁好。反正现在地下室是空的,用来堆放一些不方便给别人看的杂物正好。

屋里碎裂的地砖没办法,屋子肯定得重新装修。

有些明显异常开裂的柜子风羿直接拆了,徒手拆的。

清理出来的建筑垃圾也都暂时放于地下室,到时候再找机会分批处理。这些也同样人工压缩了一下,减小占地空间。

屋子简单收拾一番,看着没那么恐怖之后,风羿又翻出来一块大地毯,在客厅铺上,将他之前睡的地面,也是地砖碎裂最多的地方给盖住。

这地毯是原房主留下的,只不过常年不在这边住,这一带的空气湿度又比较大,地毯就收起来了。而风羿买下这栋房子,也没有使用过那块地毯。现在正好。

碎渣清除,凹坑略作填补,地毯往上一遮。

这感觉就好像是给掉漆、划伤、有裂缝的墙面贴上了墙纸,乍一看上去也没那么可怕。

这之前,客厅地面就好像是遭受过犀牛踩踏一样,若被人看到,不是轻易就能解释过去的。

现在用地毯一遮,也勉强过得去。

虽然有些不平整,但如果有人进屋,只要不往那边走,也不会有那么强烈的视觉冲击。

若有来客,不至于进屋之后把那么大一块地毯掀开查看地面的情况。

装修师傅们过来前,风羿肯定得把地面再伪装一下,不过现在不急,他还得找装修公司以及办理装修手续。

装修公司还好,他之前记下过几个口碑较好的装修团队,打电话询问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工。只是修整而不是重新设计,装修起来也简单。

不过那些装修团队一听风羿所在的小区,就建议风羿还是先去物业打听一下能不能装修,装修的话能接受什么程度噪音的装修。

宝贝你湿的不像样了 第三章

听到系统的声音后

王莽忍不住心里笑了

这任务摆明了就是让他独自霸占好处嘛

毕竟,三个任务当中,任务一,还有任务二,奖励差距不大

但是任务三奖励却是最丰厚的

偏偏王莽还有这样的条件完成!

因此,王莽只要不是傻了

他都知道该如何选择任务啊!

正因如此,王莽仅仅只是思考片刻后

他便在心中毫不犹豫的默念道:“系统!我选择任务3!”

下一刻,系统熟悉的声音随之响起:

【叮!宿主成功选择任务!请宿主尽快完成任务获得奖励!】

听完系统的声音后

王莽暗自满意点头

随后,王莽才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丛林之中

特于此同时

此刻丛林之中

面对一众妖族同族成员们的指责,白水君沉默了

她的确没给白蟒妖族,带来过什么好的回报

甚至,家族对于她来说,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

一想到这里,白水君也有些沉默寡言,心中更加愧疚了

可让她觉得委屈的是,白蟒妖族的成员,这一次却是误会她了

这次她本身就打算用这个消息,从这尊妖皇手里换取一些好处以及砝码

奈何这些白蟒妖族的同族们,全部都被王莽的威慑住吓到了

这时候,为首的白蟒大妖王开口道:“白水君啊!本长老也不说你什么了”

“你还是把妖皇大人想要知道的消息,老老实实告诉妖皇大人吧!”

“免得惹怒了妖皇大人,到时候真会给我们白蟒妖族带来灭顶之灾啊!”

“是啊!白水君长老,虽然你贵为族中皇族,但是也不能不管全族的死活吧?”

面对一众妖族同族的劝阻,最终白水君还是无奈苦涩的选择了妥协

她语气清冷有些落寞道:“好!我知道了”

“大家放心好了,我白水君不会连累白蟒妖族的”

见到白水君妥协了,为首的白蟒大妖王,更是满意点头道:

“这样一来的话,这位妖皇大人也能记住我们白蟒妖族的好”

“我们白蟒妖族也能顺势投靠妖皇大人,成为妖皇大人的附属王族”

面对白蟒大妖王的话,白水君虽然不太情愿,但是却也不好忤逆

无奈之下,白水君妥协了,朝着王莽所在赶去

于此同时,早就注意到白水君的王莽,已经等候多时了

特别是见到白水君,有些颓废的样子,王莽更是高傲的扬起硕大蛇头

宛如打了胜战一般,语气高高在上的问道:“怎么样?现在想的够清楚了吧?”

“还是说,需要本皇再给你点儿时间,让你好好想想?”

面对王莽高高在上的语气,白水君虽然十分愤怒,但是却冷静道:“不用了”

“小妖现在就可以告诉妖皇大人,接近仙级天材地宝的所在之处”

闻言,王莽却是打断道:“不用告诉本皇了,你随同本皇一起去便是”

“若是本皇发现你骗我的话,本皇自然不会放过你”

听完王莽的话后,白水君顿时愣住了

她本来以为,将有接近仙级天材地宝的地方,说出来就没事儿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王莽竟然要她亲自带着去!

这么一想,白水君就更加愤怒了

她什么好处都没得到,结果却还要跑一趟?

王莽这时候也意识到了,貌似人家没丝毫好处

一念至此,王莽便故作大方道:“安心带路吧!如果收获不错的话!本皇重重有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