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乡村乱人伦

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第一章

凡是多的,还要加倍的让他多余。凡是少的,连他仅有的都要抢夺过来。

这是一个赢家通吃,输家连呼吸都是一种罪恶的社会。

三生作为一个从一无所有到功成名就,其中的身份转变的亲身经历跟心路历程,让他深谙这个道理。

特殊的出身,不同的经历,让三生过早明悟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探究的人性。

他早就知道,几乎没有人敢对一个一无所有,一穷二白的人太好,纵然这个人内心本善。

早在他吃百家饭的那段时光中,偶然听到一个心底善良,对他也颇为不错的大婶,私下说的一番话。

那天那位大婶家里破天荒的杀了一只鸡,想要改善生活,炖好之后便让自家男人去将三生叫来,让这个没爹媚娘的可怜孩子,也改善一下生活。

只是他家男人刚刚走到门口,就被自己的婆娘叫住了,让他还是不要去叫三生比较好。

当男人骂骂咧咧,埋怨自家婆娘出尔反尔,说什么反正三生也吃不了多少,根本不用心疼那点鸡肉是,大婶接下来的一番话,让自家男人跟刚好走到墙边,拼命遏制口水的三生沉默了。

“我当然不是心疼那点鸡肉,也是真心可怜那个孩子,可是你也知道咱们家就这么点家底,咱们要是对他太好,他要是赖在咱们家怎么办?是你忍心将他赶出去,还是我忍心这么做?”

本来一肚子埋怨的男人,听完彻底没有了火气,好似霜打的茄子一般。

当三生吃百家饭的时候,他们家有了结余,乡里乡亲的帮衬一下,都是于情于理应该做的事情。

若三生真的要到他们家生活,他们就需要考虑穿衣吃饭上学,以及其他所有人的事情。

凭空多吃一口人吃饭,对当时灵隐村所有的家庭来说,都是负担极重的存在。

当时躲在外面的三生,那一刻再也感受不到半分饥饿,踮起脚尖丝毫声音都不敢发出,一溜烟的跑到了荒山上大睡了一觉,醒来时眼角的泪水已经干涸,只余片枯黄的草叶。

那时尚且懵懂的三生,在最初的几天内,本能疏远了那个善良的大婶,只是当他想明白之后,内心只余感恩跟愧疚。

这番连一方当事人都忘到脑后的经历,却被三生深深铭刻在心底。

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别人就算想要帮你,都不敢太用力。

反之,等到他功成名就时,无数锦上添花的功名利禄,都如雪花一样飘来,很多他就算是想要挡都挡不住。

这其中虽有出于利益考量的人情往来,更多的却还是发自内心欣赏三生这个人而已,他们未必想要三生回报,却也十分清楚,帮助三生绝对是有益无害的事情,就算三生薄情寡义,自己丧失的也不过是随手为之的人情。

断然不会有那个善良大婶担心的那种,有可能黏上自己,拖累家庭的麻烦。

这个一个无比残酷,又极其现实的道理。

大多数人究其一生都无法看透,还有部分人明明已经明了,却又不愿意承认。

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第二章

陈阳一直都记得进入第七峰的时候,石逢春要了他的一滴心头血,在一个卷轴上一番写写画画之后要他发下的誓言。

不能泄露七峰的秘密,不能做有愧于七峰和人族大义的事情。

如今陈阳还能感应到,那个卷轴化成的黑点停留在识海里面。

要是陈阳做了违背誓言的事情,那个黑点就会毁掉他的神识,他就直接会成为个二傻子。

等了好一阵,直到陈阳的喊话在山洞里形成的一阵阵回响消失,都没有听到任何人的回答。

“陈阳,你发……”现了什么?

白凤鸣还没说完,陈阳赶紧示意他不要出声。

在陈阳都改变想法,觉得这山洞里可能根本没其他人在的时候,石床旁边的石壁上突然出现一个洞口,里面漆黑一片,根本就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洞里面传出,“没想到还有这些气节,一起进来吧。”

知道有高人在场,又不好用神识查探,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就朝里面走。

进入空口的时候,感觉像穿过了一层什么东西,眼前就突然亮开。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天然形成的石室,石室里面有简单的家具配套,除了一张书桌和几个架子看不出什么材质,其它都是石头做成的。

书桌和每个架子前面都用东西架着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所有用具的摆放都没有靠墙,周围的石壁上面密密麻麻爬满了萤火虫。

这里萤火虫发出的光比外面看见的少了几分绿色,看起来要明亮不少,交替闪烁着,

文学

照得石室看起来十分的梦幻。

两人一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李东子在一个架子前摸索着什么,就像他们刚才是外面石墙上看得到的一样。

李东子的旁边还站在一个人,一个虽然头发胡子都全部白了,但看起来依旧精神矍铄的老人,

在修士的修为越高活得越久这样的大环境下,陈阳也不好对他的年龄做出判断。

两人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礼,“前辈。”

李东子听到两人说话,才发现他们进来了,献宝一样的笑着说道:“阳哥,白师兄,快来看,这位老爷爷收藏了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呀!”

“呃……”看到李东子的样子,陈阳在心里不禁感叹:无知者无畏啊!

白凤鸣顺着李东子看过去,眼睛都差点直了,整个架子上全是传说中的顶级布阵材料。

白凤鸣千里迢迢跑来,在山上找了几天都找不到的雪晶石,此时随意的堆在架子旁边的一角,甚至还被拿来垫着架子的腿。

看着那些东西,白凤鸣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哟,还有个俊俏后生!小子,你家中可有婚配啊?”老人少了一眼陈阳之后,视线定在了白凤鸣身上。

“回前辈,晚生尚未婚配。”白凤鸣恭敬的回答道。

陈阳鄙视的看了白凤鸣一眼,这家伙平时不是人家一提他长得俊俏就满脸不高兴的吗?现在讨好的意味也太明显了吧。

“这里的阵法都是前辈布下的吗?”白凤鸣心里有点郁闷,感觉自己像是在出卖色相一样,强忍着情绪继续说道。

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第三章

第160章月底了…

阳光明媚。

哪怕是炎炎夏日,天门山别墅区内因为树林掩映,也透着一股是沁人心脾的凉意。

龙老惬意的坐在花园秋千上,轻轻晃动着。

昆仑还在医院,人总算是醒了,不过还需要一阵子才能出院。

范璐在医院里悉心照料着。

李兰在中午午饭后,也离开

文学

了家。

龙老知道李兰去了哪,可身为奴仆,他没资格阻拦,也不敢将事情告诉陈东,因为他毫不怀疑李兰的以死相逼。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诺大的别墅,只剩下他一个人。

显得有些冷清。

不过,龙老却并不在意,悠然自得。

泯着手中的紫砂壶,龙老惬意的靠在秋千座椅上。

可一通电话,却结束了他悠闲惬意的时光。

看着来电显示上“老爷”二字,龙老登时神情肃穆起来。

“老爷,有何吩咐?”

“你说,月底东儿将要求婚?”

这件事,当初陈东决定之后,龙老便已经汇报给了陈道临。

如今算算日子,距离月底也不远了。

“老爷,就在月底最后一天。”龙老道。

“嗯,我是东儿的亲生父亲,应该做些什么的。”

电话里,陈道临的声音有几分愧疚:“身为人父,错过了东儿的成长,错过了他的第一次婚姻大事,如今他二婚,我总算是赶上了,得弥补的。”

“老爷,此事老奴会安排的,您在陈家处处制肘,若是对少爷有所亲近,怕是老太太……”龙老有些担心。

但,话没说完。

电话里,便响起了陈道临一声冷哼。

龙老神情一肃。

紧跟着,陈道临声音冷厉道:“他们都还以为我是当年的陈道临,却不看看陈家如今谁是话事人!老婆子若敢挑事,那我便以陈家家主身份请她入宗祠,受陈家香火供奉!”

杀意腾腾,刺骨生寒。

饶是龙老也是面色沉凝,后背发毛。

“你无需再劝,东儿求婚一事,你尽心安排,我的准备,你无需操心。”

啪!

电话挂断。

龙老苦涩一笑,眼中却满是憧憬:“连老爷都准备帮少爷求婚了,月底那天,求婚仪式该盛大到何种地步?”

揉了揉下巴,龙老笑容更盛:“顾国华一心想迈入陈家门槛,祈求获得陈家帮助让他商业帝国再次扩大,若是让他知晓,自己奋斗半生的目标,被他女儿三年等待,直接嫁给了陈家继承者,那老小子该是什么样的反应?”

想着,龙老甚至都脑补出了顾国华得知事情真相时的样子。

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古怪,悠闲地靠在椅子上,轻轻晃动着:“缘……妙不可言!”

这时。

别墅院子的门开了。

李兰回家了。

龙老下意识地看去,登时眉头紧锁,心脏抽搐了一下。

李兰进院子后,低头前行,步子飞快。

但龙老依旧隐约看到,李兰脸上那红红的指印!

“夫人,你被打了?”

龙老起身,快步拦住了回家的李兰。

“没你的事。”李兰绕过龙老,继续往家走:“龙老,烦请你不要告诉东儿,这件事我一定能处理好的。”

“可你脸上的印子……”龙老于心不忍。

“我说,不要告诉东儿!”

李兰猛然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