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第一章

“兮帝呢?祂也不现身?

面对紫薇大帝的询问,帝无极没有回答,只是又叹了一声气,也多了几分疲惫。

众生皆知天庭有四方帝君,但西方王母一直退隐,东方兮帝贵为天帝,却从不驻在天庭,兮帝不是仙教的人,而是神皇剑界之主。

当初兮帝离开帝胤,站在了帝胤的对面,参加弑神之战,乃是为了报答玉皇的造化之恩,玉皇是兮帝的天父,兮帝继任天帝之位,为天庭主持大局,镇压乱象,也是因为这份造化因果。

其实在弑神之战里,兮帝已经生死道消,是帝胤复活了兮帝,重生造化,重铸玄兵之体,按照一世一因果来说,已经算报答完了玉皇的父恩。

兮帝重生之后,本该忘了前世,彻底新生,但玄兵神体的玄妙,还是恢复了记忆,帝胤也算是成了兮帝的杀父仇人,所以兮帝再次离开,回到天庭,为重建天庭主持大局。

天庭重建稳定之后,兮帝就离开了天庭,回了剑界,从此也再没有现身,帝无极和紫薇大帝多次拜见,但也没有任何回应。

所以天庭在名义上有四方帝君,其实只有两位,也就是帝无极和紫薇大帝。

这一万年,帝胤归天之后,看似平静,却一直没有真正的太平,祂们原本以为是帝胤在三界之上,犹如曾经的梵天,掌控着众生的因果命运。

直到这一世的张闲现身,此事才逐渐明白,原来是造化王母与另一位的争斗。

帝无极和紫薇大帝为了查证这些事,也是心力疲惫,但明白了不是帝胤,却又有更多的疑惑浮现。

其中最大的疑惑就是,造化王母与另一位的争斗,为何要引出帝胤?

虽然都是天人极限,但造化王母和梵天,仅仅只是天人极限,并未超脱三界,而真正跳出三界之外的存在,只有帝胤一人。

招惹帝胤重临三界,打扰了帝胤的清净,这绝非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但造化王母这个层次的存在,本就行事非常,非一般所能明白,其中必然隐藏了什么意图,而为了这些意图,整个天地众生都沦为了棋子。

紫薇大帝又说道:“师兄,原始教的邪派余孽已经侵入天界,瘟神也一直蛰伏了这么多年,他们背后有那位上尊的庇护,难以彻查根除。”

“如今帝胤吞食太阳,不再隐匿行踪,显然已经决意要摊牌,以帝胤的性情,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大战,必然掀起一场天地浩劫,局势已经岌岌可危。”

“西王母和兮帝不愿现身,我们也该加快行动,召集诸天会盟。”

“嗯,吾也这样认为。”帝无极点了点头,但语气却有些迟疑了,“不过……”

诸天会盟起源古老,最初是昆仑之民的年祭族会,相当于过年,玉神文明结束后,造物称神,大罗境称神王,各占一方天域,分界而治,故名曰诸天神王会盟,后来到了青铜文明,不再称神,改名为诸天会盟。

诸天会盟,其实就是维持各方天地乾坤的最高盟约,也是各方帝君之间的最高协议,东天域,西天域,北天域,中泱域,所有晋级大罗境的存在,都会被招入会盟,遵守盟约,维持天地稳定。

如果拒绝会盟,不遵守盟约,就会被诸天各界一起铲除。

当然,既然是会盟,就得有一个盟主,原本是由盘王担任,但盘王就是张闲,一万年前众人反抗张闲,推选了新盟主,也就是玉皇。

玉皇率领各方,一起对抗张闲,开启了弑神之战,而这弑神之事,其实也是会盟的最高盟约。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第二章

尹白霜冷笑连连:“我都留她一条贱命了,拿她一些东西又如何?”

百里安不为所动:“男女授受不亲。”

苏靖的衣衫古素如静雪,为佩冠玉,腰间亦是无其他饰物,既然是随身所藏了两百年的乾坤囊,那自然是贴身私密之物。

他与苏靖并无往来故情,自是不可随便孟浪搜身。

“你这古板的脾性这当真是令人

文学

厌恶!”尹白霜淡色道:“若不是厌恶触碰她这个人,我何须你来代劳,既然你不愿,那也简单,我碎了她这一身衣物,那乾坤囊自然而然便找到了。”

百里安蹙眉不喜:“尹大姑娘这是趁人之危!”

尹白霜扬起眉梢:“你觉得你能阻我?”

百里安的胸膛起伏了一下,但很快平复,他深深看了尹白霜一眼,道:“我知道了。”

他慢慢放下方歌渔,将她身子摆正后,这才探手小心地摸入苏靖的衣袖之中,指尖不甚撩过一抹玉润冰凉的肌肤,

百里安眉梢一抖。

心道这姑娘伤得是肩头,伤口虽然骇人,但也不至于昏迷这么久还不见醒。

身子怎么感觉冷得像死人似的,这莫不是受了什么灵魂创伤?

在双袖与腰间都小心翼翼地摸索了片刻,并未瞧见尹白霜口中所说的什么乾坤囊。

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尹白霜漫步而来,冷眼斜视,不耐道:“这个女人要紧的东西可不会随便藏放,你摸那些无关紧要的地方自然一无所获。”

百里安暗自皱眉。

这女子的腰何时成了无关紧要的地方?

尹白霜声色淡淡,语出却是惊人:“心口,她那宝贝得要死的乾坤囊,必然是贴心而藏。”

心口?

那不就是胸吗???

百里安头皮一麻,正欲说话,一道劲风擦起他的黑发,逆吹脸颊。

兹啦一声,便见苏靖雪白的衣袖碎成片片白色的蝴蝶,露出一抹雪白皓腕来。

尹白霜这个不讲理的女疯子!

威胁人真有一套。

他缄口不言,沉着脸,双手合十对着苏靖拜了拜:“得罪了。”

站在远处的嬴袖面上的不屑与厌恶不加以掩饰,慢慢背过身去,倒也自觉做了一回君子。

百里安以手指轻轻拈开她胸前白衣一角,君子非礼勿视,偏开视线,另一只手掌小心尽可能的不触碰到她肌肤。

毕竟这处地方可不比手腕间的肌肤,那挨着碰着,可真就等着被追杀一生吧。

百里安打气万分精神,手指缓缓探入,终于摸到一根软绳穗子。

想来这便是了。

心头正要松一口气,站在他身后双手抱胸看戏的尹白霜目光忽然一动,随即眼底满满浮现出戏谑玩弄之意。

她双手做扑,冷不丁地从他后面啊地大叫一声,吓他一吓。

正全神贯注在那险境之地取物的百里安哪里受得了这个。

肩头被惊得猛烈颤一下,牵动着手臂的肌肉,手掌不由被迫前推。

五指骤然一软,很快便陷入重围。

百里安烫手般地抽出手来,颤抖的指尖还勾着穗绳,绳端连着一只卷边泛黄的老旧乾坤囊。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第三章

物部。

白司吏正在清点账目。

废丹劣肉多发少发无所谓,每个人的俸禄必须算清。

监考有功,调任吏部的王侍郎,前些日子上了奏折,要彻查大乾官吏俸禄体系。

甭管王侍郎在民间有多少带味道的风闻,那也是当今的红人,必须予以重视。

白司吏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来人,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呦,这不是周先生?有些日子不见了。”

“出了趟远门,想起今儿发俸,这不就来看看。”

周易在家休息了几日,发现门外女子又有增多的趋势,连忙来物部点卯当值。

大狱的妖魔,能增长道行,比起女子有趣多了。

现在有神牛看家,周易忽然希冀有个大贼去偷东西,然后看看倒霉蛋什么面相。

“这可太正好了,我这刚刚将您的俸禄清点出来。”

白司吏取出精致的盒子,说道:“两个月,钱两贯,废丹四颗,劣肉二十斤。”

熬了数年,周易的基本工资一文钱没涨,福利翻了一倍。

丹药是几百年不变的精气丸,黑不溜秋,直接扔进嘴里。

吧唧吧唧。

“味道比以前差了点。”

周易觉得这句话耳熟,蓦然间明白,老张才是真的神仙中人。

一路上遇到熟人都打招呼,大家都知道周易脾气好,不会轻易让人挂账,愿意与之结交。

此时已经是午后。

老张躺在椅子上,双腿搭着桌子,吱扭吱扭的晃动声很有韵律。

墙上挂着三幅画,左面是燕赤霄,右面是秦琼,正中最帅的骑牛道人。

陈英扎着马步,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勾勒,已经画出了三分韵味。

周易见到这一幕,莫名的和谐。

“如果能延绵几百年,那就太好了。”

陈英抬头见到周易,面色一喜,小心翼翼将毛笔放在一旁,轻声道:“周哥,你可算回来了,张哥每日念叨你。”

“念叨我什么?”

周易注意到张诚耳朵动了动,断定这厮在偷听。

陈英笑道:“还能有什么,没了您,春风楼的头牌都不理会张哥了。”

周易凝聚阴神之后,神魂滋补肉身。

原本沧桑帅大叔,变成了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又稍稍有些憔悴,兼具故事和气质。

之前与张诚去

文学

春风楼,周易只需眼神注视就能酒水打折,让姑娘们心口发热,晕生双颊。

“咳咳咳!”

张诚忍不住咳嗽出声,警告陈英不要乱说,哼哼道:“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出个京闹好大的动静。”

“京城都传遍了?”

周易笑道:“回来这几天,发现牛肉价格涨了几倍。”

陈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挤眉弄眼的说:“亲眼见到没,那位……”

指了指正中墙上,挂着的骑牛道人。

周易得意道:“当然见到了,我还上前搭话了。”

张诚这下忍不住了,连忙追问:“真的?你小子还能入了那位的眼?说了什么话?”

“当时我正追杀妖魔,仙人从身边飞过,便躬身施礼说了句:前辈万福。”

“切!马屁精!”

张诚脸上掩饰不住的羡慕,说道:“幸好你没给斩妖司丢人,楚王爷亲口嘉奖,奖励了一万功勋。”

周易在金光寺封闭山门期间,不惧妖仙危险斩杀妖魔,拯救百姓,成了斩妖司内部宣传对象。

至于外部?什么外部?

天下太平,宣传什么宣传?

“张哥,昨天你还说呢。”

陈英学着张诚的语气:“老周这人,不懂得拍马屁,要是我遇上了那位,至少能混个牵牛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