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娇吼低喘硬挺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 第一章

文学

这是龙皮所制的族谱,龙皮不腐不烂,且有龙气立符,可防外人窥测,还能最大程度的防止天地规则的破坏。

族谱扉页有云:吾乃昆仑大帝陈昆仑,诞于太古,交天地人三皇,历天地之变,引人道初立。望陈家后人铭记,天之大浩瀚无际,地之袤深不可测,而吾陈家则为天地之变而生。

单单是看了眼这族谱扉页寄语,我就心中升起浩然之气。

不愧是那个永远立于玄门之巅的陈昆仑,短短几句话就让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不过他所说的这个昆仑大帝应该不是他,而是那个最初的神像尸体。

因为这些文字虽然被他刻意用当时能看懂的文字记载,但我还是看得出来字迹和我相仿。看来他也发现了些关于最初的我的一些秘密,在故意用他的身份来给陈家立谱。

我继续翻阅下去,一字一句地看,不敢错过任何细枝末节的线索,毕竟连陈无声他们都能看出老祖宗和雪山神魂有关系,我不可能看不出来。

继续看下去,我看得出来他对这族谱也是用了心。他刻意营造出了一种玄而又玄的氛围,当得上是字字珠玑,难怪让陈家人对其敬若神明,无比的崇拜。

他说:“天下生灵必有一劫,或在天之涯或在海之角,吾陈家生而为天地之变,望陈家后人牢记祖训,不为贪生而怕死,要坚守正道,静待乾坤朗朗。”

“吾昆仑大帝已推演天地之变,布下重重阵法,将指引陈家成为这天地之变的镇守之族。”

“吾已留下无数遗训于谱中神符,望历任族长持族长令潜心参悟,依训行事。”

“另有要事为祖训,日后三年五载,或百年千年之后,归藏圣山将出神魂,此神魂之主为吾挚爱。不论其为祸天下,还是毁天灭地,切不可与之为敌。因果循环,她不欠天地,一切都是我们陈家该承受的。”

看到这里,接下来出现了一道道非常诡秘的符术咒语。

不过这些符图明显已经被开启过,已经失去了该有的神光,成了单纯的符文,没有了神气。想必是被历任陈家族长给参悟过了,符中讯息也已经被他们给拿走了。

看到这里,我除了对‘我’这个陈昆仑装神弄鬼的派头给折服,倒是没发现太多有用的讯息。

其实这些讯息都很重要,既提到了自己的目的,又提到了雪山邪魂与之关系非凡,且让后人不允许与之为敌。

不过这些讯息虽重要,对我来说却已经用处不大。因为之前从陈家老祖陈无声嘴里,我已经得到过这些线索,现在只不过是亲眼确认罢了。

如果仅仅是这些记载,我当真是要大失所望了。

我不信邪的继续翻看,我不相信‘我’费尽周折乘坐神船回到荒古,只留下了这些假大空的东西。

除非他自信到可以化解浩劫,要不然怎么也要留一手,供后人参详。

而继续翻下去之后,我果然再一次看到了他的记载。

当再次看到他的记载,我楞住了。

因为那已经不再是当时能读懂的文字了,居然是一排排字母。

我的嘴巴张成了O字形,一脸的不可思议,因为这他娘的貌似是英文?

这一刻我懵了,‘我’为何要留下英文?这绝不是当时的人可以看懂的,别说当时的人了,就算是再过两三千年都没有炎夏人能够看懂!

他写下这些英文是要与谁沟通?写给谁看的?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 第二章

维度世界里,气氛好似凝固了一般,随意奔跑嬉戏的动物们,也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全都躲了起来,只余下一片寂静。

微风拂过丛林,带起阵阵叶浪,一片树叶随风飘落,打在了嶙峋的湖面,激起了一轮涟漪。

临湖的平台,藤蔓质地的长椅上,一对玉人相互对视,眼神中好似除了对方,便再也容不下其他似的。

“…那就好…我想问的是…你…真的是手机么…”

“…傻…傻妞当然是手机了…华人牌手机,2060型测试款,代号傻妞…”

看着傻妞脸上露出了怯怯的表情,王学斌不由摇头轻笑一声,挑眉继续问道:

“…那我换一个问法,你…还记得自己被制造时的场景么?”

“…被制造…”

听到王学斌的问题,傻妞的脸上闪过一抹疑惑,抬手轻轻的敲着小脑袋瓜,迟疑的摇了摇头。

“…傻妞…傻妞…是被科学家制造出来的…是…科学家…”

“科学家是谁?”

看到傻妞的这副表现,王学斌的眉头渐渐舒展,将怀里的傻妞抱到一边,一手搭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轻声问道:

“…别说隐私,我要问的不是这些科学家的具体名字与信息,而是他们各自负责的方向?

是物理学方向,生物学方向、材料化学方向,又或者心理学、人工智能学方向?

你这么一个超越时代的科技结晶,总不可能是凭借一人之力制造出来的吧?

那么,制造你的科学家们,究竟是凭借怎样的知识体系,搭建起你这样瑰丽的造物呢?

一个与真人无异,可以跨越时空、击败神话中人物的人工智能。

却偏偏被用在通讯、医疗、商业、测谎、社会秩序维护等性价比极低的领域,这种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的行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能给我个答案么?”

听着王学斌的问题,傻妞的表情愈发的懵懂了,一闪一闪的,仿佛机器卡顿一般。

见到这一幕,王学斌心里的猜测愈发的笃定,轻轻的拍了拍傻妞那紧致且富有弹性的大腿,起身说道:

“…行了,答不上来就算了,那个吻就当我送你的见面礼…对了…”

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跟着一同站起身来的傻妞,开口问道:

“…你现在的表情模式…是乖吧…”

“…是的,傻妞现在的表情模式是乖,傻妞该怎么称呼您呢?”

“称呼…”

听到这似曾相识的一幕,王学斌不由抬头望向了天空,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就…先叫学斌吧…”

说着,缅怀的笑了笑,向着不远处的阁楼走去。

原地,傻妞疑惑的抬头看了看,头顶上,蓝天白云悬于天际,太阳蒸腾着大地,催起阵阵蒸汽,为清澈的世界添了几分梦幻的色彩。

感受到了光的温暖,傻妞的眼睛舒服的眯了起来,但随即又想到什么,赶忙转身向着王学斌离去的方向追去。

“…学斌哥哥,我还没有给你介绍傻妞的功能呢…”

一条锦鲤越出湖面,惊起一滩鸥鹭,刹那间,世界鲜活了起来。

“…娜娜,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傻妞的来历…跟系统有点像呢…”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 第三章

孙茹还能依稀闻到,当年秦奶奶做的面的味道。

还有她身上充满阳光和肥皂的香味。

孙茹推开每一间房子,看到了当年自己和秦朗住的屋子,看到了秦奶奶住过的屋子,看到了老厨房里的酱油坛子,看到了当年切菜用的树墩儿。

看着看着她的眼眶就红得不像样了!

“老公,你说当年奶奶嫁到秦家,该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

“奶奶当年肯定也是爷爷八抬大轿娶回来的吧,那个年代,能嫁人成亲,能生儿育女,已经是一种奢望了!”秦朗也满是感慨。

当年秦奶奶嫁到秦家,的确是经历了一番波折的。

当年的少女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姑娘,后来开始打仗。

她跟着家里人逃了好远,吃不饱穿不暖。

可怕的是,她还和家里人走丢了。

她在黑暗的树林里走了好远,包袱都不见了,脚上的鞋也跑掉了一只。

耳朵里只剩下自己的喘气声。

忽然她脚一滑,整个人滚下了山坡。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又累又饿,倒在地上根本没力气起来。

再后来她就遇到了一个好人。

那是一个少年。

少年牵着牛,说是出来放牛的,见她可怜,就给了她半个馒头。

再后来,她就跟着少年走。

少年也没撵走她,回到家里,她才发现少年家里就只剩下少年一个了。

于是她勤快地给少年洗衣做饭,日子就这么过了下来。

再后来,两人逐渐长大,少年成长成了青年,她也成了一个大姑娘。

青年每天出去给人家干活,赚点吃的用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