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男男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医保

岑少卿喜静,一向不太喜欢太过嘈杂的地方,尤其是人潮拥挤的环境。

所以每次去景点都做专车或者直升机。

不过既然是领导吩咐的,他自然要听从领导的意愿。

“那我们明天几点出发?”岑少卿接着问道。

叶灼想了下,“早点吧。八点出门怎么样?”

度假的这些天,叶灼每天都睡到自然醒,八点出发已经很早了。

岑少卿微微颔首,“可以。”

语落,岑少卿接着道:“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安排下。”

“唔,”叶灼正吃着甜品,“随便什么都行,我很好养活的,不挑。”

岑少卿拿起桌子上的佛珠,“那我去厨房看看。”

“去吧。”

南海的特产便是海鲜和椰子鸡。

想着叶灼已经好几天没吃到正宗的川菜系列,便吩咐厨房晚上做一些水煮鱼之类的菜品。

吩咐完厨房之后,岑少卿来到房间,叶灼还趴在床上看书。

“回来了。”叶灼道。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刚刚接到一个电话,晚上可能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

“你去吧,”叶灼接着道:“晚饭安排好了吗?”

“都安排好了。”岑少卿拿起桌子上的腕表戴上,顺便拿起佛珠,酒红色的流苏绕过手指,有种说不出的好看。

转眼间,叶灼的视线刚好落在他的手指上,接着道:“佛珠我看下。”

岑少卿将佛珠递给叶灼。

本在岑少卿手里捏着大小合适的佛珠,捏在叶灼的手里,一瞬间好像是大了一个号,衬得她的手有种说不出的纤细白皙,软若无骨。

小叶紫檀发出淡淡的幽香。

可能是佩戴时间的原因,佛珠表面已经磨出了光泽度。

“这串佛珠哪里买的?”叶灼问道。

岑少卿道:“一个大师送的。”

“哦。”叶灼微微点头,“有些年头了吧?”

“十几年。”岑少卿道。

语落,岑少卿接着道:“你喜欢?”

“我要是喜欢的话,你舍得送给我?”叶灼微微挑眉。

“不送。”岑少卿语调低沉。

语落,岑少卿话锋一转,“毕竟,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叶灼轻笑出声,“岑先生你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岑少卿薄唇轻启,“领导调教得好。”

“别贫了,快走吧。”叶灼将佛珠还给的岑少卿。

“你不是喜欢吗?”岑少卿道。

叶灼将佛珠塞到岑少卿手里,“君子不夺人所好,再说,我又没有当和尚的癖好。”

岑少卿接过佛珠,“那我先走了。”

“去吧。”叶灼跟着站起来,送他出去,“明天能回来吗?”

“晚上就能回来。”

“行。”叶灼微微点头。

语落,叶灼好像想到了什么,“等等!”

“怎么了?”岑少卿顿住脚步。

叶灼拿起一瓶防晒霜,“外面太阳毒得很,我给你涂点防晒霜。”

难道温度不高,但因为距离赤道太近,导致阳光非常毒辣,也因为这个,南海地区早晚温差非常大的。

“好。”岑少卿微微颔首。

“你坐下来。”叶灼道。

岑少卿立即坐在椅子上。

叶灼微微弯腰,给岑少卿抹防晒霜,“闭上眼睛。”

“哦。”岑少卿立即闭上眼睛。

他的睫毛很长,还浓密,闭上眼睛的时候,形成很明显的弧度。

用睫毛精来形容他简直一点都不过分。

叶灼一边给他涂防晒霜,一边感叹道:“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睫毛怎么就长得这么长呢?”

“你这个小姑娘的睫毛也不短啊。”岑少卿道。

“那不一样,你是男的,我是女的,”叶灼接着道:“你说,你是不是偷偷抹睫毛增长液了。”

虽然叶灼的睫毛也不短,但是每次看到岑少卿的睫毛,叶灼还是忍住惊叹。

“如果我说是能让你心里舒服点的话,那就是。”岑少卿捻着佛珠道:“要不要我给你推荐下睫毛增长液的牌子?用了之后,你也能跟我一样,就不用羡慕我了。”

“你怎么这个亚子!”

岑少卿轻笑出声,“是你非要问的。”

叶灼轻轻的捏了下岑少卿的脸。

岑少卿接着道:“没关系,我睫毛这么长,长得这么帅,还不是你男朋友!”

“岑先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了?”叶灼轻笑出声。

“因为女朋友调教得好啊。”岑少卿道。

叶灼:“......”她怎么就调教出了这么个男朋友。

不知从何时起,她就说不过岑少卿了。

明明以前的岑少卿不是这样的。

须臾,叶灼放下防晒霜,接着道:“好了。”

“涂好了吗?”岑少卿睁开眼睛。

“嗯。”叶灼微微点头。

岑少卿站起来,“那我就先走了。”

“去吧。”

岑少卿往屋外走去。

司机已经在等着了。

岑少卿直接走进后座。

车子一路疾驰着,很快便停在一座古老的四合院前。

南海的建筑比较统一,鲜少有四合院。

但这座四合院,最起码有一百来年的历史了。

车子刚停下,一名管家样的中年男人便从车内走出来,看着岑少卿恭敬的弯腰,“岑五爷。”

岑少卿微微颔首。

管家接着道:“您跟我来。”

岑少卿跟上管家的脚步,穿过大厅,来到后院的茶室。

茶室布置的非常雅静,珠帘叮咚,室内还萦绕着淡淡的茶香。

如果是精通茶道的人一定能闻得出来,这是云山之巅的紫珊茶。

紫珊茶尤其珍贵,珍贵到可以跟环境媲美,论克卖。

且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子虚。”忽然,里面传来一道好听的男声,“你迟到了一刻钟。”

岑少卿挑起珠帘,来到茶室,跟男人对立而坐,“是吗?”

男人指了指墙上挂着的钟表。

此时距离和岑少卿约定好的时间,不多不少,刚好15分钟。

岑少卿端起一杯茶,浅尝了一口。

入口微苦,回味甘甜,好茶!

“什么时候回来的?”岑少卿放下茶杯,问道。

“半个月之前。”男人接着道:“你以前从不迟到。”

引用男男小说完整版

“那是以前。”岑少卿薄唇轻启。

“你变了。”男人抬头看向岑少卿。

岑少卿不置可否,“人总是会变的。”

男人微微蹙眉,“你真的找小女朋友了?”

“不是女朋友。”岑少卿纠正道:“是未婚妻。”

女朋友和未婚妻是两个概念。

“你是认真的?”男人看着岑少卿的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岑少卿微微颔首,接着道:“你也该找一个了。”

听到这句话,男人皱着眉道:“我永远都不会结婚的。”

他不需要女人

岑少卿轻轻摇头。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叫于暮年。

是岑少卿十年前在寺庙聆听佛音时结实的好友。

跟岑少卿一样,于暮年也看破了红尘,一心想出家。

唯一跟岑少卿不一样的是,于暮年不忌口,身边也不缺女人,他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能配得上他。

更没有资格同他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

女人于他来说,就是一件衣服,一双鞋子。

感觉没有意思了,就可以扔掉,重新换一双。

他的生命不应该只被一个女人束缚住。

为了防止被女人讹上,于暮年还特地去做了结扎手术,但每次和那些女人发生关系时,还是装模作样的才去避孕措施。

这些年,让他喜当爹的女人不在少数。

因此,他更加觉得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男人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你摇头干什么?”于暮年问道。

岑少卿接着开口,“你会后悔的。”

“后悔什么?”于暮年问道。

“后悔你今天的言行。”

毕竟,曾经的岑少卿比现在的于暮年还要自信。

结果还是一头陷入了爱情里,无法自拔。

如果时间能重来的话,他绝对不会那么自信。

闻言,于暮年直接就笑出了声,“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岑少卿反问。

于暮年接着道:“子虚,我见过的女人比你穿过得衣服还多,我比你更了解女人!女人都是祸水,玩玩就行,千万别跟她们认真!如果你什么都不是的话,她们连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于暮年早年也期待过爱情。

那时的他15岁。

可现在的他已经33岁了。

岑少卿看向于暮年,“那是你没有遇到对的人。”

“你觉得你遇到了对的人?”于暮年反问。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于暮年看着岑少卿,“子虚,你已经不像你了。”

岑少卿薄唇轻启,“我一直都是我。”

于暮年微微蹙眉,有些好奇岑少卿的小女朋友到底长什么样。

“你的小女朋友长得很漂亮?”于暮年接着问道。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于暮年提醒道:“漂亮的女人都会骗人,就像玫瑰花一样,带刺。”

“你嫂子不会。”岑少卿道。

“我嫂子?”于暮年惊讶的看着岑少卿。

岑少卿捻着佛珠,“我未婚妻难道不是你嫂子?”

于暮年不淡定了,“你真的是认真的?”

岑少卿微微颔首。

于暮年不敢置信的看着岑少卿。

觉得自己在做梦。

岑少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堂堂岑家五爷,道上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哪怕放在国际上,都是屈指可数的,但现在,居然败在了石榴裙下。

“美人榻,英雄冢。”

岑少卿淡淡笑着,再次端起茶杯,未曾说话。

于暮年叹了口气,“子虚,你真的考虑好了吗?连悬念大师都说你慧根很好,将来定能......”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岑少卿直接打断,“那是以前。”

语落,岑少卿又加了句,“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我不会!”于暮年的神情非常坚定,“永远都不会!”

说到这里,于暮年转头看向岑少卿,“子虚,你就是见过的女人太少了,所以才会被你的小女朋友给迷住!”花花世界,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岑少卿早年一直禁欲,不沾美色,于暮年就知道,早晚有一天岑少卿会被女人骗。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于暮年从椅子上站起来,接着道:“南海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各有千秋,要不晚上我带你出去玩玩?”

“我劝你洁身自好。”岑少卿看了他一眼,“免得到时候后悔。”

洁身自好?

听到这句话,于暮年直接笑出声,“子虚你在说什么?你不会到现在还是个处吧!”

岑少卿没有回答这话,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默认就是承认。

于暮年接着道:“感情你到现在还没有碰过人家?那你说什么未婚妻?”他还以为该发生的都已经发发生了。

“你以为我是你,到处播种?”岑少卿反问。

如果不是做了手术的话,于暮年的独生子都已经组成一个营了。

于暮年道:“子虚,你根本就不了解现在的社会。就你那个小女朋友,说不定早就不是处了,你被人骗了,还在给人数钱!”

根据于暮年多年的经验,处女比中五百万大奖的几率还低。

至少在他流连花丛的这么多年里,他没有遇到过一个。

岑少卿微微蹙眉,直接就站了起来。

“生气了?”于暮年立即追上岑少卿的背影。

岑少卿微微回眸,“你嫂子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于暮年知道岑少卿的脾气,接着道:“我错了,我给你道歉,我是你兄弟,怕你吃亏,毕竟你没谈过恋爱。”

还有,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

岑少卿看着于暮年,接着道:“我和你嫂子都是彼此的初恋。”

彼此的初恋?

于暮年道:“她之前也看破红尘了?”

“没有。”岑少卿捻着佛珠。

于暮年在心里斟酌着用词,接着道:“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小嫂子?”

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把岑少卿迷成这样。

毕竟岑少卿一直都是个冷静睿智的人。

无论什么样的人,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你想见她?”岑少卿问道。

“嗯。”于暮年点点头。

岑少卿接着道:“我得申请。”

“申请什么?”于暮年楞了下,有些不明白岑少卿的意思。

“申请一下她见不见你。”岑少卿道。

于暮年有些无语的道:“这还需要申请吗?”

怎么听着这话的意思,还要岑少卿去哄着她?

这种情况下,不都应该是女方哄着岑少卿吗?

“当然!”岑少卿理所应该的道。

于暮年接着道:“子虚,你的男子汉气概呢?”

岑少卿什么时候就变成这样了?

“在喜欢的人面前,不需要什么男子汉气概。”岑少卿回答。

于暮年:“......”变了,岑少卿是真的变了。

以前的岑少卿可说不出这番话。

于暮年压下心底的吃惊,接着道:“行,那你回去申请下。咱们现在出去走走。”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跟上于暮年的脚步。

走了几步,岑少卿顿住脚步,接着道:“你带上伞。”

“为什么?”于暮年问道。

岑少卿解释道:“外面太阳太大,会晒伤皮肤。”

于暮年一想也有道理,于是便让管家拿来两把雨伞。

但岑少卿却拒绝了,“我不需要雨伞。”

“你怎么不要?”于暮年好奇的问道。

“我们不一样。”岑少卿言简意赅。

于暮年有些无语的道:“都是大男人怎么不一样!”

岑少卿看向远方,“毕竟我有女朋友给我亲手涂的防晒霜,而你......”说到这里,岑少卿转眸看着于暮年,“还是个单身狗。”

于暮年:“......”

语落,岑少卿便朝前走去。

于暮年索性也不打伞了,立即小跑着跟上岑少卿的脚步。

“子虚,你这样我有点慌。”

“慌什么?”岑少卿问道。

于暮年接着道:“我担心你这个万年老和尚会被人骗。”

岑少卿没有接触过异性,也没有谈过恋爱,想骗这样的人太简单了。

于暮年虽然还没见过岑少卿的小女朋友,但是对她的第一感觉并不太好。

因为岑少卿太护着她了。

都没有深入了解过,岑少卿就这么护着她,他真的了解她吗?

于暮年一直坚信一句话。

了解一个女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床上。

“没人能骗得了我,”岑少卿微微回眸,“除非我甘愿被人骗。”

于暮年一愣,“所以你有没有被人骗?”

“没有。”

于暮年接着道:“如果你的小女朋友真没骗你的话,你怎么对她那么好,那么信任?”

“因为她值得。”岑少卿一字一句的道。

于暮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你这样一看就是没有被女人骗过的!子虚,你冷静一点,先交往着看看,别着急结婚!”

“我这趟过来就是为了求婚的。”岑少卿捻着佛珠。

“求婚!?”于暮年瞪大双眼。

岑少卿微微颔首。

“那你可要想好了,”于暮年接着道:“你能不能等我见完你的小女朋友再求婚?”

“我说了,我要申请。”岑少卿道。

于暮年有些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意气风发的岑五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果然是红颜祸水啊!

“那你什么时候能申请好?”于暮年接着问道。

“看领导心情。”岑少卿薄唇轻启。

“领导?”于暮年眯着眼睛看岑少卿,“你那个小女朋友?”

“嗯。”

于暮年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岑少卿才好了。

......

另一边。

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叶灼晚饭依旧吃的很开心。

连着吃了好几天的清淡口味,突然变成火辣辣的川菜,叶灼的心情都变得好起来。

回眸看向窗外。

夕阳西下,海风徐徐,傍晚来沙滩散步的人有很多。

叶灼来了兴致,立即放下筷子,来到卫生间换了件衣服,打算去海边走走,吹吹风。

几分钟后,叶灼从洗手间走出来。

身上的白色家居服换成淡蓝色的吊带长裙,乌黑的长发变成了鱼骨辫,斜放在胸前,虽然已经临近傍晚,海边的太阳依旧很大,叶灼又拿出草帽戴在头上,这才出了门。

海滩边波浪起伏,冲过来很多贝类和珊瑚。

叶灼脱掉凉鞋,一边捡贝壳,用手机拍照。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

一轮明月从海明上升起。

叶灼站在那边,眺望着明月,海风吹来,宽大的裙摆迎风招展,仿佛随时能乘风归去一般。

这边的美景,皆被一道修挺的身影用相机拍了下来。

须臾,他收起照相机,往那边跑过去。

“叶灼。”

听见熟悉的声音,叶灼抬眸一看,有些惊讶的开口,“宋大哥。”

来人正是宋时遇。

“好久不见。”叶灼接着道。

时过匆匆,他们确实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了。

如果宋时遇记得没错的话,距离他们上一次说话,还是在一年之前。

“好久不见,”宋时遇接着道:“你一个人过来的?”

“跟男朋友一起。”叶灼回答。

宋时遇笑着道:“准备什么时候办事?到时候一定送上一份大礼。”

“真的吗?”叶灼道。

“君子一言。”

叶灼只当他在开玩笑,接着道:“行,到时候结婚一定通知你。”

“一言为定。”宋时遇道。

叶灼看向是宋时遇,“你呢?”

“我?”宋时遇问道。

叶灼微微颔首,“对啊,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宋时遇看向大海的方向,淡淡道:“不急。”

海底是天上月。

眼前人是心上人。

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

喜欢全能千金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