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飘欲死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医保

他感觉有些左右为难,一边是‘亲娘’,一边是媳妇,他帮谁都不好。

对于何氏抱怨的这些话,辛常喜听了多少有些不高兴的,虽说他也同样不太理解‘娘’的想法,但那毕竟是他的‘亲娘’。

“哼,就你孝顺!”何氏见他有些不悦了,也不敢再说什么难听的话,只是小声的嘟囔一句。

主要是她没胆子反抗绫玖,更不敢跟绫玖对着干,只能在她男人面前抱怨几句罢了。

再者,她目前还只是个刚嫁进辛家不久的新媳妇,真闹腾起来,倒霉的人只会是她。

不过何氏虽然不敢再说绫玖的不是,但并没有完全消停下来,这不,又说起了辛初夏的事。

“相公,你说左家怎么好端端的要退亲,是不是小姑子做了什么……”不检点的事,让左家知道了。

不过她这句话还没说完,便被辛常喜急忙给打断了:“秀娘,慎言!这话要是让娘听到了,可就完了。”

今日不同往日,‘娘’这几日对小妹的态度,他都看在眼里,‘娘’如今对小妹正心疼着呢。

媳妇这话一旦传到了‘娘’的耳中,必定会惹‘娘’不高兴,况且秀娘这话着实有些不好听。

明明是左家的错,‘娘’可都跟他们说了,左家之所以要退亲,不过是瞧不起小妹,想另攀高枝罢了。

小妹并未做错什么,秀娘却这样说,未够有些过份了,让他听了心里怪不舒服的。

这个时候的辛常喜虽然也听媳妇的话,但老实护短的本性还在,自然听不得何氏这样说他小妹。

辛常喜后来之所以会变成那样,与何氏的挑拨离间有关系。

何氏不敢公然与原身作对,便只能在暗地里挑拨母子俩的关系,经常在辛常喜耳边说一些挑拨离间的话。

例如:说原身偏心,说什么明明都是娘的儿子,娘却这么不待见相公,分明是欺负相公老实。

又或是:明明都是娘的孙子,娘却更加喜欢大房的明俊,娘这分明是偏心之类的话。

辛常喜刚开始的时候,可能还不会多想,但这样的

飘飘欲死全文在线阅读

话听多了,难免会有些想法,也觉得原身偏心。

何氏见他又这样说,心里不禁有些不悦,相公的胆子也未免太小了些,她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

相公用得着这么紧张么?

不过何氏终于没再说什么,总算暂时安份下来了。

和辛常喜一样,这个时候的何氏性子虽然太不讨喜,但装得还算‘乖巧’,等她日后生了儿子,才会彻底露出‘原形’。

大概是觉得她有了儿子,就相当于有了护身符,婆婆和相公就算对她再不满,也不会轻易休了她,所以有恃无恐。

只可惜她算漏了一点,原身那个时候既不缺儿子也不缺孙女,她所生的那个儿子又不是辛家的长孙。

原身还真没那么稀罕她生的那个儿子。

而何氏也因为惹怒了原身,没少被原身教训,这才再次变‘乖’,没敢再在原身面前嚣张。

至少她私底下的做的那些小动作,只要不触到原身的底线,原身也睁只眼闭只眼懒得理她。

要不是她后撺掇辛常喜去做什么生意,折腾出了那么多事,还惹上了官司,原身还真不屑和她计较。

不过这一世,何氏应该没有机会上蹿下跳了,毕竟绫玖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容不得这种拖后腿的人。

辛常乐对于绫玖制定出来的‘家规’,倒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他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呢。

至于其中那条要求父母一碗水端平,平等对待儿女的‘家规’,辛常乐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因为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他的孩子,他为什么要区别对待呢?

对于‘嫁出去的女儿,

飘飘欲死全文在线阅读

泼出去的水’这句话,辛常乐是不认同的,女儿即便嫁了人,还也还是他的女儿吗?

当然啦,作为一个未婚少年,这些事都是他未来才需要考虑的事。

他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进几趟山,多弄些肉回来吃呢。

辛初夏坐在床上,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了下来,不过这回不是因为伤心或委屈,而是感动的。

因为她与何氏的想法一样,都以为绫玖制定的某条‘家规’是为了她,担心她因为被退亲的事会在家里受委屈。

这不,心里感动得不行,原本还有些不安的心,瞬间落了下来,只要有‘娘’在,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绫玖自是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太过在意,她要的是结果,过程如何并不重要。

至于原身这些儿子和儿媳妇会不会怨她,绫玖并不在意,他们就算对此再不满,她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因为她有种预感,若是不改变辛家人的想法,历史可能还会重演,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几个便宜儿子再出事不是。

……

“爹,您终于醒了,这回真是吓死狗蛋了,呜呜……幸好爹您没事。”

绫修谨刚恢复意识,头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便被一个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孩子朝他扑了上来,并抱住了他。

这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下意识便想把人给推开,好在他的理智还在。

由于系统已经恢复正常了,绫修谨还特意联系了时空管理局,给它升了一次级。

绫修谨现在穿到新的位面,已经不会再‘失忆’了,就连接收原主的记忆也快了不少,瞬间便接收完了,还不会再头疼。

不过绫修谨此刻实在高兴不起来。

作为一个有洁癖的人,虽然在经历这么多位面之后,他的洁癖症已经改善了不少。

但此刻被一个脏兮兮的孩子抱住,还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流鼻涕,这让他心里就跟被无数只蚂蚁咬了一样,难受得不行。

偏偏这个‘脏孩子’是原身收养的孩子,他还真不能随便把人推开,否则可能要崩人设,这实在太考验他的忍耐力了。

“狗蛋,你先放开爹,爹没事,不用担心我,去给我倒杯水过来,爹有点口渴了,想喝水。”

绫修谨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尽量心平气和地说道,并不着痕迹地把人推开,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狗蛋,也就是‘脏孩子’闻言,连忙应声道:“爹,我这就去给您倒水。”

喜欢快穿之厨子太腹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