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未婚妻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医保

“你说交人就交人,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丁凡也不恼,语气平和,小口品着茶。

“一千万,交出李莎莎!丁董,我们各让一步,海阔天空!”范之辉咬牙。

呵呵,丁凡轻笑,将茶杯放下,傲气道:“咱现在好歹也过亿的身价,说实话,真瞧不上千八百万的零花钱。这么说,感觉不是特别愉快。”

“那就是不想交人?可别后悔!”

范之辉再次拿起手机,准备调动八楼的所有人员,展开强攻,他还真就不信了,八十多人,还打不过这几个人。

“放下手机!”

丁凡压压手,笑道:“李莎莎的事情先搁置,可以慢慢谈,除了这件事,范先生还有其他需求吗?”

“娄舒航也是范家人,去了一趟京阳市,居然就莫名其妙的死了,这件事也必须给一个说法。”范之辉强压住火气,还是放下手机。

“娄舒航的所作所为,难道你一点都不清楚吗?”丁凡哼笑。

“他不过是个心理医生。”

“是催眠大师吧!”

“那又怎么样,他开办医院,救了那么多人,本该扬名立万的,不该有这样的凄惨下场。”

丁凡耐心听完,问道:“你们没有替他收尸吗?”

“他的死是一桩悬案,我们也在等着警方最终的调查结果。”

范之辉答非所问,他们不想暴露跟娄舒航的关系,当然不会主动蹚入这池子浑水中,收尸不可能,就当做不认识。

说话间,走廊里的激烈打斗,已经告一段落。

范家派出的三名壮汉,或趴或跪,嘴角留着血沫子,嗓子里发出拉风箱似的粗气,已经全无半点还手之力。

范之辉回头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骂了声废物,脸色却越发的难看。

丁凡抬抬手,顾强立刻回房间去了,范之辉又喊了一声滚,三名壮汉相互搀扶着,踉跄着也回了房间。

“范先生,还打吗?”丁凡笑问。

范之辉没说话,脸都丢光了。

丁凡啧啧摇头,又说:“看范先生不是太服气,我可以派一名女保镖,你们照样可以出三个人,如果打输了,可以考虑交出李莎莎。”

“此言当真?”

“一言九鼎。”

“好,我会告诉他们,对女人手下留情。”范之辉露出一抹喜色。

“不必!”丁凡摆手,叹口气,“女保镖脾气暴躁,是不会对他们留情的。”

切~

范之辉

朋友的未婚妻完整版在线阅读

不屑一顾,拨打电话,很快又出来三名魁梧的保镖,同样赤手空拳,身形比上次的还要高大,一身凸起的疙瘩肉,几乎都要把黑色短背心给撑爆。

丁凡笑着拍了张照片,发到了群里,输入一行字:“这三个更够劲,谁来把他们打趴了?”

“我!”

“我!”

迟丽和蔡菜几乎同一时间发出消息,早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摩拳擦掌,恨不得痛快地打一场。

“那就蔡菜吧!”

丁凡做出选择,也是稳妥起见,如今蔡菜的武功,还在迟丽之上,最近更是进步神速。

刚发出消息,蔡菜的房门就打开了,她急不可耐地便冲了出来。

“为什么不是我?”迟丽还在群里抓狂。

三名壮汉还抱着膀子,认为打一名女人,还有点掉价,甚至相互使眼色,让身边的人先上。

然而,他们的想法大错特错!

眨眼间,蔡菜便冲了上来,出手

朋友的未婚妻完整版在线阅读

快得惊人,嘭嘭嘭几声闷响,不偏不倚,每个人都有赏,三名壮汉便被分别击中胸膛,打得向后退了几步。

小娘们儿,这么凶悍!

壮汉不敢大意,立刻围拢过来,拳脚汇集成的虚影,将蔡菜笼罩在其中。

“范先生?范先生!”

丁凡提高声音喊,范之辉这才转头回来,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行家一出手,基本就能断定胜负,他当然看得出来,这名女保镖的身手,绝不逊色于刚才那位。

“咱们接着聊,有些事情先说清楚了,再斗个你死我活不迟,省得留下遗憾。”

“聊什么?”

范之辉心不在焉,三男打一女原本就丢脸,还打不过,更是把脸彻底丢尽了。

“先说第一次,素昧平生,我们蓝河村回来,你们却派出八名保镖,拦在路上动手,这有道理吗?”丁凡问。

“哼,我父亲当时病了,胡言乱语,还有跳楼的举动,就是你背地里施展了法术,别装着不知情。”范之辉哼声。

纯粹是无中生有,丁凡大感惊讶,“范先生,我这么做,目的是什么?”

“帮着吴家拓展地盘,不满足京阳地界,还要伸手到北益来。”

“是富家告诉你的?”

“富家确实让我们帮忙,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心怀不轨,贪婪无度。而且,做法也非常可恨。”范之辉握紧了拳头。

“话没说清楚,谁告诉你是本人施展了法术?我看富怀南也来了,可以找他对质,血口喷人可不行,要拿出证据来。”丁凡板起面孔。

“哼,告诉你也无妨,是娄舒航。”

范之辉这么说,当然不想再惊动富怀南,让两家之间的良好关系,因此蒙上了阴影。

“你怎么就不怀疑,正是擅长催眠的娄舒航,算计了你家老爷子,回头又栽赃到我的身上?哼,简直莫名其妙。”丁凡冷哼。

“娄舒航为何这么做?他可是受了范家不少恩惠,我父亲也待他如子。”

范之辉一着急,将实话都说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丁凡不屑,眸子里笼罩寒色,“多年前,娄舒航就加入了某个组织,对其唯命是从,他多年不结婚生子,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组织?”范之辉瞪大眼睛,经过丁凡提醒,也觉得娄舒航表现很诡异。

“不能告诉你,知道了没好处。在这个组织面前,你们范家完全不值一提,勉强能做一个不太合格的棋子吧!”

“丁凡,你不要危言耸听,故意转移矛盾,搬弄是非。”范之辉霍地站了起来。

“坐下,我就告诉你一件有证据的事情,你自己琢磨吧!”丁凡压压手,范之辉喘着粗气,又坐了下来。

而这时,蔡菜突然发出了一阵大笑,而范之辉的脸上,却布满了苦味。 

喜欢全职相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