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深浅po1v2 欲佛

  • A+
所属分类:医保

将四个孩子处理好,满宝确定他们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之后便开了一副解毒汤回去给他们吃,其实就是用生甘草和绿豆熬汤喝,不仅简单也便宜。

医署的药房里就有,文天冬给他们抓了四副药,一家一副,一副只要五文钱。

他递给他们道:“明日再带他们来医署看一看,没事儿便不用再吃药了。”

家长们没想到这么便宜,愣愣的掏出铜钱来付了,牵着孩子走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之所以第一时间抱着孩子过来,是知道误食毒果的孩子很多都救不回来,救回来的也总是会出现很多问题。

当时想着医署里的周大人和文大人是京城的太医,医术肯定比医馆药铺里的大夫强,所以就不假思索的抱着孩子跑来了。

没想到,不仅孩子治好了,药还这么便宜。

病人一走,白善就邀请周满,“我们今晚出去吃饭吧。”

周满应下,“但我得回去换衣裳,刚才身上被吐了一些。”

白善应下,和她一起穿过巷子回家,他道:“才京城送了信来,说太子殿下要出京巡察,会到北海县来看一看盐场。”

他高兴的道:“到时候晒盐法就可大范围普及开来了,说不定江南那边的盐税也会得到改善,就不知道大晋的盐政会不会改。”

“太子主持此事吗?”

白善想了想后道:“应该是太子主持。”

他道:“陛下在让太子积累威望,这是好事。”但也很危险。做得多,有可能错的就多,作为太子,尤其是皇帝身体还很健康的太子,有时候低调和不做多余的事才是最正确的。

但太子的脾气性格,还有陛下和朝臣对太子的期待都让他不能不做。

尤其是皇帝对太子的要求,白善有时候想想觉得太子也挺难的,“陛下希望殿下做霸主,但又不喜他对兄弟姐妹过于严厉,在朝政上也不能急切……”

白善给皇帝做中书舍人的时候,几乎每天都陪同在他身边,他对太子的要求不说白善,就是和皇帝太子不太熟的朝臣都知道。

皇帝自己是个从心的暴脾气,偏希望太子做个霸主的同时又要温文尔雅,君明神清,这分裂的要求白善只是想一想就替太子头疼。

最后他只能“唉”的叹了一口气。

周满也同情的“唉”了一声,俩人对视一眼,同时在心里同情了太子一下,然后就把他抛到脑后了。

周满挥手道:“不管了,走,我们吃饭去。”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俩人带上大吉和西饼出去吃饭,北海县城就这么大,其实他们自觉不用人跟着的。

但大吉和西饼跟习惯了,白善也不嫌弃他们,摸出一把折扇来就和周满晃晃悠悠的去找饭馆子。

此时街上吃的东西多,白善正想找一家看上去客人最多的饭馆子进去,周满突然指了路边一个摊子道:“那家的面看上去好

不知深浅po1v2 欲佛

好吃呀,他家的豆腐看上去也好。”

白善便扭头去看,是路边一个小摊,只摆了四张桌子,其中一张桌子上的人点了几个小菜和面,那豆腐看上去的确不错,很有食欲。

白善想了想后道:“那我们去吃。”

四人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白善道:“来四碗面,再来几个小菜,嗯,加一道豆腐。”

这种小摊位能做的菜

不知深浅po1v2 欲佛

很少,基本上就只有几道菜,点的人还很少,基本上只有路过喝酒的人才会点。

所以摊主一边应下一边问:“要不要给你来碗酒?”

白善拒绝了。

店家看了看白善,又看了看周满,认出他们来了,有些兴奋,“是县令和周大人呀。”

白善和周满都矜持的冲他微笑点头。

俩人,一个前段时间天天开堂审理案子,一个则是走街串巷的宣传医署,所以县城里的百姓大多都见过他们,也认识。

摊主很高兴,也不怕白善不给钱,非常卖力的给他们煮了四碗面,上面铺的臊子和碗里的葱花都比别人家的多些。

菜也很快做好了端上来,四人就拿了筷子开吃。

面很劲道,也不知用什么汤煮的,很鲜美,满宝卷了一根面,基本上忘了桌子上的菜,光顾着吃面去了。

白善额头出了薄汗,夹了一筷子豆腐尝过后微微颔首,给周满夹了两块,赞道:“很不错,你尝尝。”

周满尝了一块,颔首,“他用的酱料好,这是豆酱?”

一直在附近的摊主听见俩人夸奖,立即高兴的道:“是啊,是啊,这就是豆酱,大人们要是喜欢,一会儿小的给您一小罐,带回去就着馒头吃也很好吃的。”

白善便笑问,“多少钱一瓶?”

“不要钱,不要钱,大人们喜欢便是小的荣幸了。”

白善笑了笑,和周满吃完以后也接受了他送的酱料,不过也多给了他一些钱。

摊主很不好意思,执意要退回去,白善就笑道:“你若执意要退,以后我们都不敢来你这里吃面了。”

摊主这才收下。

一直在斜对面不远处的饭馆等着的宋老爷见他们起身后便又肩并肩的往前去,在一个摊位上逗留了一下,便转身进了另一家卖瓷器的铺子里。

宋老爷:……

宋大郎也没想到,从窗外收回视线后道:“父亲,看样子他们不会进饭馆了,我们再想偶遇怕是不妥,要不我们直接递帖子吧。”

宋老爷紧抿着嘴角道:“帖子不是已经递上去了吗?有回话吗?”

宋大爷:“……没有,或许他是没看到呢?”

宋老爷沉默半晌后摇头,“此事宜早不宜迟,等他上堂,这事儿传得更广,到时候对宋家的名望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宋大爷其实是有些生气的,他道:“父亲,宋民如此不听管教,我们明明是让他盯紧了进出大家洼的东西,结果他直接派人溜到新盐场里,还用了我们宋家安插在罗巡检那里的棋子……”

要他说,就不该管对方了。

宋老爷也不想管,却不能不管。

在白善抓宋民之前,他还以为祝淇一行人的动作是有人陷害他们宋家,毕竟有没有派人溜进大家洼里查新盐场,他是最清楚不过的。

他觉得以白善的能力肯定能查出是陷害他们的,谁知道,还真是他们宋家人派去的?

宋老爷现在很被动。

喜欢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