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春深锁大乔 今夜花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医保

强者,遇四抽一,弱者,遇十抽七。

遵从者可享短暂平安时光,悖逆者尸骨无存,血魂具丧。

这便是亡国的铁律,一切未曾归于枯萎之王麾下的生物都必然要遵从的血税,哪怕是无血之辈也要献上魂灵和源质,供应亡国永无休止的饥渴饕餮。

血是柴薪,血是火焰,血是力量,血是通货……在亡国,唯独珍贵之血才是唯一的标准,除此之外,一切都如同尘埃。

抽血为税,夺魂为赋,如此残暴的统治,在地狱中已经属于罕见的仁德——可这一份泽被广大的‘仁德’又在如此漫长的时光中积蓄了多么庞大的数量呢?

就连亡国的税吏和弄臣都无法理清这天文数字一般的结果。

可现在,虚无的数字变成了切实的存在,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无穷尽的鲜血从亡国之中深处,自地狱里化为了四方通达的洪流,上抵现境,下达深渊,但凡血河所至,一切便都是枯萎之王的领土。

一切都运行在至上亡者的意志之下。

而数之不尽的大群,便搭乘着无穷的血色洪流,向着现境进发。

转瞬间,跨越了漫长的距离。

王者亲自为战争带来战争的宣告,在那一瞬间开始,无法回避的战争,便已经来到所有人的面前。

此刻,无尽之海上,血色漫卷,千帆相竟。

就连沉寂的利维坦都被这恐怖的力量所压制,纳吉尔法舰队的力量运行在现境之中——不,那原本就是专门针对现境所打造的武器,昔日北欧众神凝固之后所留下的恐怖遗物!

在奥丁的预言中,在诸神黄昏之时,世界便将毁灭。

当众神面临陨落的困境时,火焰巨人苏尔特尔便会带着无数的亡灵,搭乘着以骸骨和死者的指甲所铸就的战舰·纳吉尔法向着人的世界进发,将一切尽数推入毁灭。

当奥丁的预言被众神试图抵抗命运的行为所扭曲之后,纳吉尔法的存在,便随着众神的陨落,自深渊之中诞生。

那是针对现境而诞生的威权。

它是命中注定毁灭一切的使者,在它的面前,不论是彩虹桥的轰击还是大秘仪·查拉图斯特拉的力量都无法使用分毫。

如此,势如破竹的闯入现境防御阵线最外层的封锁,冲入了无数边境之间。

“现境!现境!”

数之不尽的战船之上,大群狂热的呼喊着:“战争,战争!”

就好像顺遂它们的祈愿一样。

在这一瞬间,战争来了。

阴暗的天穹被无以计数的烈光照亮,就像是星辰坠落一般,点点泪光不断的浮现,靠近,放大,释放出无穷的光焰和热量。

就在统辖局中,架空楼层,机密储存室内。

面无表情的管理员向着地球仪泼下了沸腾的油脂,转瞬间,数之不尽的天火就形成了坠落的暴雨,向着海面上的一切,降下!

毁灭的火光不断的迸发,滔天巨浪涌动肆虐,转瞬间,覆盖了三分之一的阴影。

可战船之上,那狂热的呼喊未曾有过任何的中止。

迎着从天而降的烈火和轰击,大群们的眼瞳猩红,不断的鞭挞着拉船的巨兽,催发着更快的速度。

向着敌人,向前……

伦敦,统辖局大楼,最底层,遍布着无数山河的立体地图上,操作员从真空管道的邮筒中拆出命令,取出信号笔,自地图的最外侧,再划下了一条线。

顿时,无穷尽的深海里传来大地的咆哮。

深邃的海渊凭空浮现,紧接着,群山自沸腾的洪流中升起,化为铁壁,阻挡在了舰队的正前方。

而星星点点的暗礁开始以恐怖的速度增长。

就在暗礁和群山之下,无数苍翠的绿色绽放,植物以千百倍的速度生长,像是活化了一样,形成了一只只手掌,搬起土石,端起令人瞠目结舌的巨炮,对准了敌人的所在,释放洪流!

黑夜被光芒所撕裂。

燃烧的火焰将天穹烧成了赤红。

而血色弥漫的海洋之上,越来越多的战船从地狱中浮现踪影,投入了这一场无回的狂热征战之中!

而就在亡国的最深处,肃穆清冷的大殿里,归来的王者推开大门,脚步轻快的越过了两侧匍匐跪地的臣属们,只是挥手。

“我回来了,各位,有没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他摘下了斗篷,回到了自己的王座上,探问:“先头部队的情况怎么样?”

王座旁,披着苍白之衣的苍老弄臣俯首,恭谨回答:“如同预料的一般,伤亡惨重。”

“诶?不错嘛。”

枯萎之王笑了起来:“再送一倍的军力上去,再热闹一些……渴望投身于战争,渴望破灭和死亡的家伙,地狱里可是要多少有多少。”

“是。”

弄臣俯首,命令如此执行。

可他并没有离去,而是执着的站在原地,看向了王座上的统治者,疑惑的问:“除此之外,难道没有其他的了么?”

“嗯?”枯萎之王笑了笑,“还有么?”

“当然有。”

弄臣提高了声音,走到王座的正前方,跪地:“请斩逆贼伽拉!”

“啥?”在王座下面,原本还在嬉笑的护卫愣在了原地。

“倘若不是那个疯子挑唆,以陛下堂堂之尊,如何会轻身犯险,险些被对手所伤。倘若有所闪失的话,亡国何存!”

弄臣克制着怒火,肃声禀告:“如此罪孽,万死莫赎!”

“喂,你神经病啊!!!”伽拉狂怒,指着老头儿的面孔一阵怒骂:“陛下不就是出了个门而已么,你……”

弄臣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看过来,神情阴冷:“此处乃王座之下,你敢咆哮殿堂轻蔑威权么!”

伽拉的话语一滞,原本的怒斥竟然卡在喉咙里,只是下

铜雀春深锁大乔 今夜花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意识的握住了剑柄,眯起眼睛来看向眼前的老狗。

两者沉默的对视,直到王座上传来不耐烦的叹息。

“好了,白蛇,别再吵了,我耳朵都要痛。不过是出了趟门而已,何必大惊小怪呢?就是因为你这样的家伙在,害得我回来时都要小心翼翼啊。”

“在下并无……”

“我知道你的忠诚与才能,白蛇,可是你们这些弄臣,总喜欢将简单的事情搞的很复杂。我想去,我便去了,就是这么简单。难道亡国中还有比我更大的规矩和道理么?”

枯萎之王摆了摆手,“况且,提前见一见现境的对手们,有所了解,也是一桩好事。”

白蛇微微愕然,旋即俯首,“可有要注意的对手么?”

“嗯,倒是个不得了的对手,但好像命不长久的样子……人君的万钧重担啊。”

枯萎之王想了一下,无所谓的摇头:“除此之外,便是一帮锐气尽失的老头子,里面倒是有几个还算能入眼。”

“没有见到现境的领袖么?”白蛇瞪大眼睛:“简直是奇耻大辱,对方竟然如此轻慢?!”

“啊,好像有吧,我没在意。”

枯萎之王捏着下巴思索了片刻,了然的点头:“应该是个有些古怪的家伙,或许会很难缠……不过,他身旁有个家伙倒是同你很像。

都是为了换取一梦不惜牺牲所有的蠢货。”

他停顿了一下,并不掩饰自己的嘲弄,垂眸俯瞰:“只可惜,有些梦太远了,牺牲的再多也看不到边缘。

其中的苦楚,你应该深有体会吧?”

漫长的沉默中,白蛇俯首,并没有再说什么。

可王座上的统治者,却兴致勃勃,敲着扶手忽然问道:“被你一打岔,我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赫笛那个家伙,他不是信心百倍的出发了么?结果如何了啊?”

“出乎预料,惨败。”白蛇回答,“全军尽墨。”

“那可太遗憾了。”

枯萎之王挑了挑眉头,似是怜悯,可那嘲弄的笑容,比起遗憾赫笛的惨败,更遗憾的是自己在赶路的时候竟然没有能够第一时间直接观赏他悲惨的下场吧?

但归根结底,都不过是小小的插曲。

无须在意。

还有更大的乐趣在等待着他。

更大的战争,更大的死亡。

他凝视着虚空中浮现的投影,无声的咧嘴,饱含期待。

在至上者的意志之上,地狱之间,庞大的亡国轰鸣着,顺着那澎湃的血河,再度迅速的上升!

向着现境。

.

.

此时此刻,整个世界的视线好像都落在了那宏大的战争之中。

包括来自象牙之塔的眺望。

得益于来自罗素的提前通知,早在枯萎之王宣战之前五分钟,他们就已经收到了可能的消息,第一时间对一切深度进行观测,并锁定了纳吉尔法舰队的存在。

从而,第一时间发出了预警和通告,在所有人面前成功的露了一把大脸!

在现境防御阵线中,象牙之塔的边境是最底层的运转中枢,并不承担作战职责,但此刻却能在最接近的地方观测到全部的状况。

而在教研室里,基本上没有任务的学者们也都汇聚过来,观看屏幕中的投影。

此刻,无尽之海,肆虐的汪洋里,依旧又不断的天火坠落,乃至群山起陆,阻拦在纳吉尔法舰队的正前方。

超远程炮火覆盖从来没有停止过,带来惨烈的伤亡,可敌人的数量却仿佛无穷无尽那样,一点点的向着深层推进……

“纳吉尔法舰队已经闯入了防线的内侧了,统辖局还不打算进行正面作战么?”有学者疑惑的发问。

“那都是没必要的事情,现在进行正面作战,只会徒增消耗。”

副校长艾萨克还在抓紧时间解决自己今天的早餐、午餐和晚餐,在几乎过劳死的边缘反复徘徊了十几次之后,已经再难维持原本的风度,但领结却依旧一丝不苟,身姿笔直,令人惊叹这一份惊人的自制力。

“虽然提早了五天,亡国发起了袭击,但别忘了,地利优势依旧在我们。”

他抬起手,令屏幕上的投影扩展,揭露出现境防御阵线的复杂构造。

最外层,防御层,纠缠蹭,中间层,指挥层,以及最后他们所在后备支援层……就像是千层饼一样,环环相套。

而现在,亡国只不过是刚刚穿越了最外层的边缘而已,无数边境之间,还具备着相当长的战略纵深。

而就在防御层的最前方,那一片隐隐的迷雾中,便有一道高悬的白墙缓缓升起,浮现,数之不尽的人影奔走在其上,匆忙的进行着战争预备。

白墙之后,便是武装到牙齿的大群。

学者们的定律和炼金术师的秘仪不断的加持其上,还有创造主的框架将整个高墙尽数笼罩。

而这只不过是注定在无数厮杀中染红的第一防线而已。

艾萨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微微恍悟。

“统辖局在拖延时间。”

他抬起眼眸,在铸时者的观测之下,无数边境之间的复杂结构,竟然开始了新一轮的调整,在彩虹桥的引导之下,汇聚成了前所未有的复杂程度。

就像是数之不尽的泡沫拥挤的被压在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一样。

大秘仪·查拉图斯特的框架笼罩在其中,无数附属的线路已经延伸向了更深的地狱里……向着哨站的所在。

短短的一个小时不到,现境,已经开始酝酿起属于自己的反击!

没有理想国的世界,依旧运转如常。

在短暂的沉默里,艾萨克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许久,又无力的松开了。

只是无声的叹息。

.

.

同样,就在深夜里,象牙之塔内依旧充斥着喧嚣。

可在地下的建筑里,却罕见人声,每个人都轻手轻脚,脚步匆匆的穿行在走廊之间,抓时间处理资料或者缴纳任务报告。

这里是白狼最为钟爱的地方。

安静,又空旷,无人在意,同时又永远神秘,就像是下过雪的森林一样,令人安心又惬意。

安娜哼着歌,双手插在红色卫衣的口袋里,脚步轻盈的漫步在这一片寂静里。

趁着办公室的人不注意,悄悄的去摸一把笼子里的宠物仓鼠,或者从盆栽里摘两朵花来随行的插在什么地方,或者,拿走藏在柜子里的零食作为战利品……

再或者,在无人的大厅里忽然灵巧的挑起一段芭蕾舞。

这个世界的乐趣仿佛永无止境一样,不存在枯燥和无聊。

可今天,在她熟悉的区域里,却闻到了另外的味道……那个带着消毒药水的气味穿过了她的‘领地’,消失在重重闸门之后,她未曾去过的禁区里。

“入侵者?”

安娜疑惑的歪头,看着眼前被打开的大门,还有门后面的寂静幽深的走廊,跃跃欲试。

比起入侵者来,她反而更想要知道老师三令五申不准她随便乱进去的地方里究竟有什么——如今难道不是正好有借口摆在她的眼前么?

白狼愉快的微笑着,脚步如同蜘蛛那样悄无声息的踩着墙壁,笔直的走进了那一片为止的领域。

能够听见精密仪器运转时的低沉电流声,还有巨大门扉后面传来的低沉呼吸。

她下意识的按住了短裙下面的刀刃,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却只看到未曾见过的庞大仪器里亮起的光芒。

唤龙笛内侧的大厅。

还有,在微光之前,那个轮椅上出神端详着远方的老人,白发如雪。

“诶?马库斯先生?”

安娜愣了一下,疑惑的走进来,没有看到陪同的医护人员,瞬间恍然:“你这是又跑出来了么?”

“大概是吧。”

轮椅上,那个老人无奈一笑,向着女孩儿眨了眨眼睛:“别告诉他们,否则他们又要来烦我了。

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

不似往日的呆滞或者癫狂,曾经理想国的外交官好像回归了平静,眼神澄澈又安

铜雀春深锁大乔 今夜花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宁。

就算是坐着轮椅,他也提前换上了自己最好的一套礼服,纯白的布料仔细的熨烫到平整又妥帖。

在他的手里,还捧着一束新鲜的花,静静的散发着芬芳。

透过前方,来自唤龙笛透镜的观测,便浮现出来自深渊中的倒影——在一片晦暗中,那一条迅速漫卷扩张的血色河流。

乃至,战争的幻影!

“这是要打仗了么?”安娜疑惑的问,“我听很多人都这么说。”

“或许吧,可那与我无关。”

马库斯低头,仔细的整理了一下怀里的花束,便露出期盼的微笑:

“昨晚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欧顿告诉我,有很多朋友要回来了,所以我要在这里等他们。”

此刻,他凝视着眼前的幻影,可并没有去留意那些过于遥远的战争。在那遥远光芒的照耀下,时间留在他身上的痕迹仿佛都消失了。

皱纹、伤痕和苦痛都已经不再,

仿佛回到了久远的岁月之前,如同少年一样,充满期盼的等待。

安娜沉默了片刻,欲言又止。

许久,忽然转身离去了,但并没有过了多久,她就托着一张从外面‘借’来的椅子回到这里来,放在马库斯的旁边。

坐下。

“真巧,我的老师也要回来了。”她眨着眼睛,期盼的问,“我可以坐在这里陪你一起等吗?”

老人微微疑惑:“你的老师也出门很久了吗?”

“是啊,去了很远的地方,很久很久没见到人了。”安娜无奈感叹:“真希望他别把碰到帽子的第一根树枝捡回来做礼物……”

“听上去真浪漫啊。”马库斯感叹。

“很恐怖才对吧。”安娜摇头,断然的说道:“如果有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塞给林中小屋算了。”

“那样的话,当老师的人也会伤心吧。”

马库斯认真的劝告道:“如果是老师千里迢迢为你带回来的礼物,要郑重收下才对。”

说着,他伸手,从怀中花束里仔细的抽出了一朵,递给身旁的女孩儿。

“分给你。”

安娜疑惑的接过了花朵,细嗅着上面露水和花的味道,抬头时,便看到老人的微笑,“到时候,就把这个送给他吧。”

“嗯。”

女孩儿乖巧的颔首,将椅子搬近了一些,就靠在轮椅旁边。

陪着他一起,凝视着来自远方的微光。

静静等待。

.

在轰鸣声里,无数支架轰然断裂。

在飞扬的烟尘中,槐诗眺望着远方鹦鹉螺渐渐浮现的威严轮廓。

“差不多,也该是回去的时候了吧?”

喜欢天启预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